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64章:医者不自医

第364章:医者不自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2  |  更新时间:

李姗姗出现那种状况没多久,陶春意便来了。

要说这两者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但是陶春意也太明目张胆了些。

这种坦坦荡荡的举动反而让人很难怀疑这件事是她在背后搞的鬼。

反正现在无论是那个推荐他去春意酒吧的男医生也好,还是那群在小树林中袭击他的黑衣人,亦或者酒店的服务员金富贵都在被调查,柳飞暗想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和她过过招,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遂冲着她咧嘴一笑道:“我有什么好怕的?我只是怕你会后悔!”

陶春意嘴角高翘道:“你姐姐我做事,可从来不后悔!”

说完,她用指尖捅了两下柳飞的胸膛,然后猛然用力一推,直接把他给推进了房间。

看她十分麻溜地把门给关上,柳飞道:“我这里可是只有一张床!”

陶春意走到床边,翘起雪白的大美腿坐下道:“这有什么关系?我睡床上,你睡床下喽!”

柳飞摇了摇头,忽然想到床单上还留有血迹呢,作势把被子往上掀了掀,然后紧挨着她坐下道:“你这半夜三更的不睡觉,穿着浴袍跑来酒店干什么?”

“哈哈哈……你可真幽默”,陶春意娇笑一声,突然歪头勾住他的下巴道:“姐姐为什么来,你心里还不清楚吗?姐姐在酒吧的时候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吃定你了,这显然是来兑现承诺的!”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早就发过誓,我这辈子只会看上一个男人,而且只会倒追一个男人,而你就是那个男人!”

柳飞波澜不惊地道:“那看来我很荣幸?”

陶春意笑了笑道:“心里有我,你才会说荣幸,心里没我,你会说厌烦,所以这么看来,该说荣幸的人是我才对,是不是啊,柳飞,柳神医,柳大总裁?”

“……”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他的底细调查得那么清楚,柳飞也是服了这个女人了。

他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后,微微摇了摇头道:“咱们给彼此留点神秘感和念想不是挺好的吗?”

陶春意一脸幽怨地道:“这本来是挺好的,但是奈何我没能给你留下念想,所以我来了,查你底细,住你的酒店,来到你的房间,坐上了你的床……”

够直接!

够坦白!

柳飞恍然觉得和这个女人聊天很有意思。

他忍不住打量了她几眼道:“你住在隔壁?”

陶春意道:“斜对面!在你和你的小秘书出去吃宵夜的时候,我恰好住了进来!真是活活地被你们给撒了一把狗粮,姐姐这心里当时也是拔凉拔凉的!不过好在你现在没女友,所以这把狗粮我还是还给你,希望咱们俩能一起撒给别人!”

句句是誘惑,言言必勾人!

这样的女人也是绝品。

要不是刚和李姗姗经历了那种事,柳飞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她给撩得怦怦乱跳了。

想了想,他饶有兴致地看向她道:“你真的很喜欢我?”

陶春意丝毫不遮掩地道:“当你走到舞池正中央,伸手勾住姐的香腮的时候,姐就喜欢上你了,而当你霸气无比地喝完三十六管鸡尾酒后,姐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你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当你知道我是谁以后呢?”

“有影响吗?”

“额……”

这个女人确实够犀利,柳飞竟有点无言以对了。

在真爱面前,身世、背景、地位等等都不是问题,但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她对他是真爱吗?

陶春意见柳飞突然不说话了,猛然往后一躺,然后头枕双臂,抽了两下鼻子道:“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分明就是荷尔蒙的味道,莫非你一个人在房间里……”

说完,她竟然转身就去掀被子。

柳飞眼疾手快,斜身一倒,直接用头枕住被子道:“我犯得着自己解决吗?”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掀?”

柳飞邪笑一声道:“我没不让你掀,关键是如果掀了没有你想看到的东西,那该当如何?”

陶春意眨了两下星眸,微微一笑道:“诈我是不是?行,如果没有,姐任凭你处置,今晚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那如果我压根就不想对你怎么样呢?”

“你!”

陶春意突然大怒,一个侧身,用胳膊肘子压住了柳飞,然后用手划了一下他的鼻子道:“那要是姐主动对你怎么样呢?”

说完,她猛然凑头亲向柳飞,柳飞一把捂住她的嘴道:“适可而止吧,你不是我的菜,我也不是你的猎物,还是那句话,各自安好!”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陶春意竟然就势亲了一下他的手掌心,一手还突然袭向他的身下,他神经一蹦,猛然伸手推了她一把,谁曾想这一把竟然直接推在了她身前的傲然上……

陶春意嗔怒道:“你这人还真讨厌!嘴上说不想,但是身体比谁都诚实!”

“啊……啊……”

她话音刚落,柳飞突然表情极其痛苦地哀嚎了起来。

陶春意摇了摇头道:“小子唉,这样的小伎俩,姐早八百年就玩腻了!何必呢?别装了!”

柳飞双手攥拳,猛然把她推到一旁,然后盘腿而坐,快速调集体内的五行之气压制体内翻滚的剧毒。

转眼间的功夫,他已经是冷汗直冒。

陶春意见竟然是真的,慌忙道:“你……你这是怎么了?我……我马上打120,你可一定要撑住!”

柳飞在极短的时间内一连调集了几波五行之气也没有把这突如其来的毒给压下去,更别说逼出来了,这可让他彻底慌了。

天下间竟然还有五行之气逼不出来的毒?

这特么是什么毒啊?

而且他是什么时候中的毒?在他中毒之初,他体内的五行之气怎么一点预警都没有?

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

都说医者不自医,他现在真有点当局者迷了,所以当陶春意说要打120的时候,他想都没想,直接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小会,柳飞终于利用五行之气的强大力量把体内的剧毒给强压住了,他也没那么痛苦了,但是他表现得依然很痛苦。

这么做,自然是为了迷惑陶春意!

她出现得太突然,他这毒来得也太突然,他自然没法相信她。

在他让她去把李姗姗喊来后,李姗姗看到他这样子,哪里还有心思问陶春意为什么在这啊,直接把他给抱在怀里道:“飞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

柳飞有些吃力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恍然间,他感觉自己体内的剧毒似乎彻底平息了下来。

这无疑让他更加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很快,救护车来了,他被紧急送到了金陵大医院,几位专家联合他给检查了一下后,竟然一致认为他没中毒,可能是着凉了……

听到这诊断结果,柳飞差点爆粗口骂娘了。

谁着凉会着得肝肠寸断,心如刀绞,痛不欲生啊?

李姗姗也是接受不了,连忙道:“这怎么可能?麻烦你们再好好地帮他检查检查,全身上下都检查一遍!”

一医生道:“我们真的没骗你们,不过既然你们这么说,那就做全身检查吧!”

做完全身检查,等到天亮以后,结果终于出来了,还是没有什么问题。

又听到这样的结果,李姗姗真的要抓狂了,直接要换一家医院,陶如意连忙道:“这已经是金陵最好的医院了!我想我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毒。”

柳飞十分意外地看向她道:“什么毒?”

陶春意有些失落地道:“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吧!在离开你的房间之前,我还是看到了床单上的那片片殷红,你们俩昨晚是不是那个了?”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李姗姗则是满脸通红地低下了头。

陶春意叹了一声道:“男人果然没有一个不花心的!不过没关系,在你和我在一起之前,你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和我在一起之后,你心里只能有我一个!”

李姗姗慌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被下了那种药,药劲太猛,随时都有可能要了我的命,所以飞哥才……”

陶春意咬了咬薄唇道:“如此说来,那我更可以肯定这是什么毒了!不知道你们听说过蛊毒吗?尤其是情蛊?”

“情蛊?”

一听这话,柳飞感觉头皮都炸裂开来了。

情蛊,是传说中古代苗族的蛊术,十年方得一蛊,是蛊中的极品,一般为女子所用,谁要是中了它,就要死心塌地地爱着下蛊之人,不然就会被蛊毒折磨致死。

对于这情蛊,柳飞肯定是听说过的,但是这仅限于传闻,他从来没有碰到过,更没有人因为中了这情蛊而求助于他的。

再加上前些年湘西苗寨已经公开声明他们并没有什么蛊啊,巫术之类的,让大家不要再以讹传讹了,所以在柳飞看来,这玩意根本就不存在。

即使退一万步讲,这东西真的存在,考虑到蛊是将上百种毒物放在一起,让它们互相残杀,最后活下来的就是蛊,所以蛊本质上还是毒物!

情蛊作为蛊的一种,自然也是毒物!

按理说他的五行之气完全可以将它们从他的体内逼出来才是,可是现在不但做不到,而且根本就查不出来。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是情蛊的可能性也不大。

李姗姗明显是听过有关情蛊的传闻的,她慌忙看向柳飞道:“我绝对没有下这种蛊,我也不会啊……”

柳飞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怎么可能害我?这肯定不是你所为。”

“那是不是?”

李姗姗刚想说矿泉水瓶的事,柳飞赶紧向她使了一个脸色,然后看向陶春意道:“你对这情蛊很了解吗?”

陶春意道:“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然后看到你的情况,做了一个对比,感觉特别像!而且现在除了这个,好像也拿不出其他的解释了!”

说到这,她突然俯身凑到他耳边道:“我觉得可能是我在你房间的时候勾起了你的荷尔蒙冲动,从而让你受到了情蛊的惩罚。其实判断它到底是不是情蛊也很简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