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63章:情是药,爱是毒

第363章:情是药,爱是毒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34  |  更新时间:

“不好!这是被下了那种药了?不对!这分明是毒!”

面对性情大变,主动投怀送抱的李姗姗,柳飞稍稳心神后便把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这一诊,他的表情就像是漫天遍布的乌云,不过饶是如此,也是急速变化着,一会儿千云齐聚,一会儿万云停歇……

他担心、震惊、疑惑、头大!

不知是因为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还因为目前的情况太过棘手。

他看了一眼脸蛋急速变红,额头已经直冒汗水的李姗姗,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而且之前也不是没看过,遂一咬牙,把她的衣服尽数脱去,然后手拿银针,快速帮她针灸起来,希望以最快的速度,将她体内的药劲散去。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药劲,更低估了李姗姗的抗拒。

她已经从一只乖顺的小绵羊秒变成了一直占有欲极强的大老虎,哪里肯安心躺在那里让柳飞帮她针灸啊,分明就是无时无刻不想把他给“吃”了!

而这种吃,和陶春意在酒吧里当众所说的“吃”是一个性质的……

柳飞也知道这种狂躁表现下,掩盖的是发泄不了的折磨以及神秘毒药的蚕食,可是她毕竟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但凡还有一丁点的希望,他都不希望她在这种情况下,稀里糊涂把自己给送出去了。

所以他索性弃了银针,直接将五行之气聚集在手掌之上,帮她推拿,希望把她体内的毒给直接逼出来,最终他是把毒给逼出来了一大部分,可是他这样的举动直接让李姗姗变得更加癫狂。

她咬着嘴唇道:“飞哥……太难受了,救我!救我!”

看到她的美眸已经发红,嘴唇已经被她自己给咬得出血,柳飞意识到再耽搁哪怕几十秒,她都有可能被折磨致死,遂放弃治疗,直接把她抱起,融进了怀里……

当狂暴变为柔情,当红眸化为秋水,当冷汗蒸为香气,一切都湮没在那还残留的丝丝温存中。

李姗姗脸色微红,死死地抱着柳飞不愿意起身。

她到现在为止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已经把最宝贵的东西交给了他,这个让人获得新生的男人,这个让她渴望成为他的女人的男人。

然而,她很不想以这种方式,这让她内心很空荡、很迷茫、很不知所措。

柳飞看起来神情有些呆滞,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手一直搭在李姗姗的脉搏上。

他在帮她把脉,还在确定她体内的到底是药还是毒……

要说他的心情不复杂,那是不可能的事,毕竟从两人在办公室亲吻到现在融为一体,这个时间间隔实在是太短,太短了,这一切如同突然袭来的疾风骤雨一般让他们俩都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更别说做好心理准备了。

但是如果拉长时间段,他们其实已经认识了很长时间,也相互信赖了很长时间了。

他对她的感觉很微妙,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至于她对他,他自然能够感觉得到,她是喜欢他的。

所以基于这样的基础,既然发生了,那就面对啊,更何况这还事关她的命!

只是,不久后他便会发现这也事关他的命,命运不仅以这种猝不及防的方式把他们俩撮合在了一起,而且还把他们俩的命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李姗姗见柳飞一直不吭声,抿了抿嘴,轻昵道:“飞哥……我……”

柳飞松开她的手腕,看着她,直接道:“对不起,刚才情况太危机,我没能把你体内的……”

他话刚说到这,李姗姗直接将一根手指竖在了他的嘴前,然后摇了摇头道:“我知道我刚才是什么情况,如果你不帮我的话,我恐怕已经死了!刚才我的心就好像是被成千上万条虫子给啃噬一般,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柳飞用力地搂了搂她,然后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别怕,已经过去了!我刚开始的时候以为是药力变态的那种药,后来感觉是一种奇怪的毒,刚才帮你把脉的时候发现你体内竟然一点残留都没有了。我明明没能把你体内的那些东西都给逼出来。”

李姗姗一脸错愕地道:“怎么……怎么会这样?”

柳飞道:“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神秘的似药似毒的东西,还得查!”

说完,他快速穿上了衣服。

李姗姗看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后,也是快速穿上了衣服,不过在下床的时候,她一个踉跄,差点倒在了地上。

柳飞眼疾手快,连忙扶住她道:“你……你没事吧?”

李姗姗满脸通红地看了一眼白色被单上残留的点点殷红,又微微动了动两腿,异常尴尬地道:“没……没事。”

柳飞扶着她走了几步,见她走路很别扭,意识到问题所在,也是挺尴尬的,不过这能让他说什么呢?

刚才那种情况下,她整个人都是癫狂的状态,而他又一直被莫玉称为“牛犊”,所以两人完全就是天雷勾地火。

李姗姗稍微缓了缓后,带着他来到自己的房间,回忆道:“我回来后,就坐在床边发了一会儿呆,也没有干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变成那个样子了!”

柳飞四处看了看,当看到垃圾桶里有一瓶矿泉水瓶后,他连忙拿起来,打开盖子闻了闻,也没有什么任何的气味,只得看向李姗姗道:“这个是你喝的?”

李姗姗看了一眼,慌忙道:“在酒吧的时候,你不是不让我喝酒吧里的酒水嘛,我们又是一路走着回来的,回来之后实在是太渴了,我见小冰箱里有矿泉水,就拿出来喝了一瓶,难道是矿泉水的问题?可是我明明记得矿泉水瓶是密封的,没有被拧动的痕迹……”

柳飞本来以为是她在酒吧喝了什么东西导致她突然出现这种问题呢,现在仔细推敲起来,这瓶矿泉水的嫌疑无疑最大。

他立即把酒店的经理找来询问,当得知小冰箱里的东西都是每天一换时,他立即道:“那个换东西的服务员呢?”

经理皱了一下眉头,连忙道:“他下午的时候请假了,到底怎么了?是他换的这些东西有问题吗?”

柳飞本来想发怒的,但是转念一想,他连忙道:“没有,没有!就是我这朋友有洁癖,看不惯东西乱摆乱放,而他做得很好,所以就想在你面前夸一下他,你该给他涨工资了!”

听他这么说,经理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笑了笑道:“这也是他们分内的事,应该的,应该的!咱们这小金啊,一直表现得都特别得出色,即使您不说,我也会给他加工资的!”

柳飞饶有兴趣地道:“小金?请问他叫?”

经理连忙道:“金富贵,很吉利的名字,我们大家都习惯称呼他为‘小金’!”

“那他这次请假什么时候能来上班?”

“据说是他母亲生病了,他也是个孝子,什么时候来还不清楚。”

“原来如此,我和我朋友打算在这住几天,本来还想让他继续为我们服务呢,既然这样,那等他上班的时候,你帮我感谢一下他吧,他工作做得很不错!”

经理点了点头后,又和他闲聊了几句,然后离开,不过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他忍不住吐槽道:“神经啊,这大半夜大张旗鼓地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这个?我还以为发生了多大的事呢!现在的这些顾客,尤其是这些有钱的顾客,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我想稍微省心点都不行。”

他身旁一男子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年头有钱的就是大爷!他们这一批都是来参加中医研讨会的,今天下午的时候,研讨会就结束了,很多人都离开了。他们俩看样子是想在金陵玩几天,咱们小心伺候着就是。”

经理微微摇了摇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李姗姗见柳飞怒而不发,小声道:“你这是不想打草惊蛇?”

柳飞点了点头,直接给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沉声道:“帮我查金富贵!”

说完,他又让李姗姗收拾东西,一起出去吃夜宵。

李姗姗明白他的用意,连忙配合,两人出了酒店,沿着人行道走了一会儿,突然,一声猫叫声响起,柳飞将空矿泉水瓶往路边的草层里一扔,然后继续往前走。

李姗姗瞥见一个黑色的人影一闪而过,速度极快,十分好奇地道:“他是?”

柳飞微微一笑道:“我们的帮手!”

当两人来到一家烧烤店后,都随便点了一些,然后聊了一会儿便返回酒店了。

柳飞这次没有再大意,亲自进房间帮她检查了一番,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就在他刚盘腿坐在床上准备修炼《元气五行诀》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他以为是李姗姗,连忙下床打开了门。

然而,当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白色浴袍的女子斜靠在门旁的时候,他瞬间无力吐槽了:“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

陶春意伸出藕臂撩了一下还湿漉漉的秀发,侧身就要进入他的房间。

柳飞一把抓住她的香肩道:“你想干什么?”

陶春意嫣然一笑道:“你紧张什么?人家就是想进去坐坐,和你聊聊人生,聊聊理想什么的。你不会真怕我吃了你吧?这可不像你在酒吧里睥睨一切的风格!”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