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21章:以假乱真,另有企图

第321章:以假乱真,另有企图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15  |  更新时间:

一人冒雨拿着梁静妍的贴身信物离开。81Δ』中文网

很快,七个衣服各迥的男子出现了,其中一人还背着穿着一身雨衣的老族长。

梁静妍看到爷爷后,欲言又止。

老族长则是微微一笑,然后对觊觎《乾元谱》的六个人道:“不要伤害他们,我带你们去!”

说完,他示意了一下自己的七个孙子,在前带路。

六个男子面面相觑一番,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这样?

虽然说他们已经是胜券在握了,但是谁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很难对付啊,他怎会轻易屈服?

为的男子略微犹豫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梁静妍,将手一摆道:“不管了,他们要是敢耍什么花招,那我们就直接杀了他的宝贝孙女!”

其他五个人点了点头,赶紧押着柳飞和梁静妍跟上。

对于擅长解绳的柳飞来说,他若想逃脱,其实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一方面,现在老族长和梁静妍都中了极其罕见的毒,他就是挣脱拿下他们,他们要是不拿出解药,那也是无济于事。

另外一方面,他对制出这样罕见之毒的人和《乾元谱》都很感兴趣,所以想再等等,静观其变。

由于天下大雨,山路泥泞,非常难走,所以他们走得并不算快。

不过柳飞也有留意到老族长的七个孙子皆是步伐轻松,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他们的身手也都不错。

在山中曲曲折折地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他们来到了一处悬崖旁,悬崖不是太高,甚至可见底,但却异常陡峭,若是恐高,站在边沿,恐怕会被吓个半死。

老族长让孙子放下自己后,在他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了几步,然后摆了摆手,七个男子全部转过身,背对着悬崖。

为的男子见状,怔了一下道:“你们这是搞什么鬼?”

老族长道:“这是规矩!你们若是想得到宝贝,也必须转过身去。”

“不转呢?”

“随便你们。”

老族长倒是够淡然,为的男子想了想,也是让手下看紧柳飞和梁静妍,同样转过了身。

当然,柳飞和梁静妍也必须得转。

很快,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从断崖下传来,老族长让孙子背着他走了几步道:“老三,绳索!”

一男子点了点头,将一根绳索的一头系在一颗大树上,然后将另外一头甩下悬崖。

他拿出一双特质手套,背起老族长,先沿着绳索滑了下去。

为的男子慌忙走到悬崖边看了看,待现在悬崖腹部竟然闪开了一道石门,他两眼放光地道:“我说怎么找遍整个山脉也没有找到呢,原来藏在这里,真是够狡猾的!”

说完,他让人先给柳飞和梁静妍松绑,然后采用“两看一”的方式带着他们沿着绳索滑下去,进入洞口后,又立即把他们给绑上。

柳飞还是没有任何的反抗。

至于梁静妍,在留意到爷爷的眼神后,也没有反抗。

待所有人进入石门,老族长在孙子的背着下,6续用火折子点燃一些煤油灯,然后顺着曲曲折折的石阶一直往下走。

走了大概十分钟,前方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珍藏了众多心灵手巧模型的石室,布置非常得简单,一眼望过去,几乎可以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囊括眼底。

为男子见状,勃然大怒道:“老东西,那样的传世之宝怎么可能会藏在这里?你特么是在耍老子是不是?”

老族长有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让孙子把自己背到一个镌刻在石壁上的太极图面前,似乎只是随意用手拨动了几下,但是又好像根本没有碰到石壁。

不过这些显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一面石壁突然闪开,一个更大的石室出现在他们的眼中。

远远望去,可以模模糊糊地看到众多更精致且更大的机关模型。

在石室的正中间,似乎还有一个大石桌,石桌的表面是凹进去的,里面似乎是一个十分精致的城堡模型。

老族长还是先到石室中把煤油灯点燃,然后指了指石桌道:“这个攻守城堡的模型存在了多长时间,我也不记得了!我听我的爷爷说他曾经从这个模型中看出了整整八十种攻防变化,两百八十处机关设计。我是没能看出那么多。”

柳飞连忙凑头看了看,但见石桌的凹槽里有一个大城堡,城堡前有众多的人马,城堡里也有非常多的正在忙着守城的士兵和百姓,模型里的东西和人全部都是栩栩如生的,看着甚是壮观。

他对这些东西向来不擅长,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更是觉得头大。

为男子看了几眼后也是觉得头昏目眩的,他连忙道:“少在这磨蹭,老子对这不关心,《乾元谱》呢?”

“年轻人,你太心急了!”

老族长将手伸到城堡攻防模型中,微微扭动了一下其中的一个小士兵的模型,只听“轰隆”一声,石桌正上方的石壁突然凹陷进去一块,紧接着一个金黄|色的卷轴被推了出来。

老族长拍了拍背着他的孙子的肩膀,然后又于密密麻麻的人物模型中,转动了一个将军的模型,卷轴突然落了下来,他的孙子伸手稳稳地将其接住。

老族长拿着卷轴道:“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你必须得先把解药交出来。”

为的男子死死地盯着金黄|色的卷轴道:“这卷轴外面是精铜打造的保护机关?”

老族长道:“没错,除了我,没有人能够在不毁坏它的情况下把它给打开。”

“那你先打开,如果是真的,我可以先给你们一半的解药,待我们安全离开你们这,再告诉你们另外一半的解药被我放在哪里。”

老族长干笑道:“年轻人,不要在我这个一把年纪的人面前提这么幼稚的交换条件。”

“你说怎么办?”

“看到斜前方的那一团绳子了吗?你先给我们一半的解药,然后把这个绳索也系在悬崖边上,到时候你们先上去,我们就呆在洞口,两根绳索一根绑卷轴,一根送解药,一上一下,同时到两方的手中。如果你们要是敢再给毒药,我就是举家族之力也会将你们诛杀!”

男子道:“坦白讲,我只想要《乾元谱》,并不想要了你们的命。这样的交换还是需要彼此的一点点让步的,不然可能永远也达不成,行,只要这真是《乾元谱》,那就按照你说的做。”

老族长也没犹豫,手指快地在卷轴的一侧拨动了几下,很快,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精铜机关打开,一卷泛黄的帛书映入众人的眼帘。

老族长颤巍巍地将帛书打开,为的男子异常兴奋地凑头看了一眼,当看到上面介绍的全部都是用古文介绍的各种奇门遁甲之术,异常精妙后,他伸手就夺。

老族长早就防备,连忙缩回手道:“先给一半的解药!”

“好说!”

男子在身上摸索出五六个小葫芦,然后把其中的两个小葫芦递给他们道:“一个葫芦里只有一粒药丸,你和你孙女所中之毒必须要两粒药丸才能彻底解毒,服下吧,你们会立即感觉到身体好很多。”

老族长拿过小葫芦,倒出药丸服下,待确定是解药后,他示意了一眼梁静妍。

梁静妍点了点头,一个男子把药丸塞到了她的嘴中。

为的男子十分嘚瑟地晃了晃手中剩下的小葫芦道:“看到没有,这些葫芦的外形几乎一模一样,里面的药丸颜色和大小其实也是一样的,我知道你们一个个的身手都很不错,即使动手硬抢了去,你们也分不清哪个是解药,哪个是毒药。”

他这是炫耀,也是警告,老族长焉能不明白。

他沉声道:“你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个给你毒药的人!有他在,身手再好恐怕也无济于事。”

为的男子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先带着人到断崖边,按照老族长所说一绳交解药,一绳拿卷轴。

拿到卷轴后,为避免夜长梦多,他立即带着几个手下离开。

老族长和梁静妍先后服下解药,感觉毒已经解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提卷轴的事,而是又回到石室中,在接连打开了几道大门,沿着昏暗的通道走了十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山洞中。

柳飞见他们没有一个着急的,早已明白了什么,摇头道:“他们将计就计,你们也将计就计,我倒是成了你们共同使用的棋子了,好心累啊!你们会杀了他们吗?”

老族长道:“我从不杀人,乾元坞也从不杀人。”

“让他们自我了结?”

老族长朗声大笑道:“乾元坞的叛徒,自然由祖宗流传下来的规矩处置,这个就不牢你费心了,至于外人,自然也有办法让其付出代价,总之我们不会做违法的事情。我们知道你和警方关系甚密,你大可不必报警,哈哈哈……”

这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但是也无形透露出他们这次把他请到乾元坞来,绝对不仅仅是帮人看病这么简单,柳飞立即提高了些警惕。

老族长用手捋了捋长须,深有意味地道:“你不必紧张!我听了你的计策后觉得还不够稳妥,所以预想了这‘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之计,如果你们能够一举将他们拿下,自然不用使用,如果不能则启用!”

顿了顿,他继续道:“现在看来还是有备无患得好!他们将计就计了,我就用我爷爷珍藏、制造模型的地方引他们上钩,至于他拿的那帛书,只不过是以假乱真的废品而已。”

他风淡云轻地说着,柳飞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