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13章:一失足酿成永生恨

第313章:一失足酿成永生恨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3  |  更新时间:

宋楚恒的出现,明白的,心如明镜;糊涂的,一头雾水。81中文网

当然,还有两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自然是两个当事人。

宋楚恒何曾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啊,他双眼喷火地看着柳飞道:“混蛋,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

柳飞一脸淡定地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报警喽?行,那我现在就报警!”

说完,他掏出了手机。

“你!你报就报,谁怕谁!”

“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

说完,他深有意味地看了一眼赵娟,赵娟实在是撑不下去了,立即飙道:“柳飞,你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立即滚!我们郝家不欢迎你!”

刚才是她主动让保镖将他困下,现在又主动下逐客令,而且对他派人绑架宋楚恒的事只字不提,这本身就已经说明问题了,也让柳飞进一步笃定了内心的猜测。

他微微一笑道:“今天这么热闹,怎么能少得了如此优秀的宋大少爷呢?郝天,你们俩平时形影不离的,你难道没有对他今天不出现感到好奇吗?”

郝天皱了一下眉头道:“那是因为他身体不舒服,不然的话,你以为你能如此嚣张?”

柳飞摇头道:“果然是好兄弟啊,到现在还和他一个鼻孔里出气呢!我就怕我说出了真相后,你恨不得拿刀宰了他!”

郝天看了一眼眼神有些闪烁,完全没了往日自信样的宋楚恒,心中甚是忐忑地道:“你……你什么意思?”

郝幸福亦是道:“柳飞,你不要在这拐弯抹角了,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你不会是想说楚恒就是杀害葛婶的凶手吧?”

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道:“郝总,在我说之前,你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郝幸福道:“我郝幸福这辈子什么事没经历过?你但说无妨!”

赵娟见状,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双拳一握,就要冲向柳飞。

柳飞连忙指着她道:“郝夫人,你可不要再干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蠢事了。我在说宋楚恒,和你没有多大的关系吧?”

“你……”

赵娟被他这么一堵,哪里还敢动。

柳飞扫了他们一眼,颇为委婉,但又算是相当直接地道:“宋楚恒和在场的一个女人有染。”

郝幸福父子一听这话,连忙看了看。

在场的女人?

除了宋楚恒的亲妈不就是……

郝天双眼欲裂地懵了好一会儿,突然抡着铁棍冲向柳飞,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不可能”。

柳飞侧闪了一下,一把夺了他手中的铁棍道:“壮壮是不是喊宋楚恒叫哥?”

郝天看了他一眼,眼神已经代为回答了。

郝幸福则是左右摇晃了好一会儿,然后五指抖地指着柳飞道:“你……你信口开河!这绝对不可能!我是绝对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赵娟则是趁机道:“老公,别相信他,我和楚恒怎么会……怎么会……这小子为了离间我们郝宋两家已经到丧心病狂的程度了。”

宋河洲夫妇见状,也是一切讨伐柳飞,不过显得特别没有底气。

柳飞不慌不忙地道:“既然不承认,那让壮壮来,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了。郝夫人,我想你一定不会反对的吧?”

想到之前郝壮壮在大厅门口喊的那些话,赵娟嘴唇剧烈抖动了好几下,慌忙道:“不!一个傻子的话怎么能信?”

“老婆,你说什么?”

郝幸福万分错愕地看着赵娟,她竟然说壮壮是傻子,这在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他咬了咬牙后,看了看宋楚恒,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将眼一闭道:“去抱壮壮!”

赵娟大惊道:“老公,你怎么能又相信这个外人呢?你是想毁了这个家吗?”

“我相信自己的儿子,哪怕他是个傻子!”

郝幸福大声咆哮了一声,直接冲出了大厅,很快带着郝壮壮回来,当郝壮壮看到宋楚恒后,他立即恐惧万分地指着他道:“他……就是他,要……要杀我!欺负妈妈……欺负妈妈!奥特曼,杀他!杀他!杀他!”

一句话!

仅仅一句话,不懂的人也懂了。

郝幸福直接瘫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郝天则是缓缓转头,双眼充血地看着宋楚恒,随后冲到他面前,朝着他狂扇了十几巴掌,直打得面庞红肿,嘴角溢血,然后怒吼道:“为什么?”

问完,他又不停地摇头道:“两年前,我大哥尽管傻里傻气的,但是还一口一个哥地喊你,把你当亲哥看待,但是这两年来,你从来不和他出现在同一个场合,甚至还以各种理由不愿意见他,就是因为这个吧?你这个畜生!”

说完,他又朝着他的小腹狂掏了一番。

宋河洲夫妇想阻止,但是根本就说不出口,更做不出动作。

赵娟见彻底瞒不过去了,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咬牙切齿地看着郝壮壮道:“你可真是妈的好儿子啊!”

柳飞道:“以他两年前的心智,他看到那一幕,也只会觉得宋楚恒是在欺负你!以壮壮对你又爱又恨的情况来看,你当时也参与威胁他了吧?”

赵娟干笑着走了几步道:“是又如何?你倒是一刀杀了我啊!”

郝幸福闻言,忽然冲到她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悲愤至极地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赵娟冷笑一声道:“为什么?我骨子里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工作太忙了,根本就满足不了我!而在两年前的一天,你和小天恰好都不在家,楚恒来访,我就留他吃了个饭,喝了几杯,他那时正血气方刚,而我也正如狼似虎,一时没控制住就酿成了大错。可是从那以后,我们就像是上瘾似的,这两年一直保持着这种不正当的关系。”

顿了顿,她继续道:“至于葛婶,也是我派人杀的!两年前,她是没有看到不该看到的那一幕,但是我和楚恒威胁壮壮不要乱说后,壮壮第一时间冲去厨房找她,然后被她手里拿着的菜刀给吓晕,了高烧。如之前所说,这个事确实存在。我对她动杀心也是因为看到壮壮的情况越来越好,我见他对两年前的事记忆犹新,随时都有可能告诉你们,头脑一热,也不知怎的就拿枕头捂在了壮壮的脸上,恰好被她给看到了……”

缓了缓,她嘴唇抖地道:“她当时就冲进来质问我,我稀里糊涂地胡乱搪塞了一番,然后就给了她一大笔钱,让她离开郝家。她也是个聪明人,也感念我这么多年对她的各种好,遂让我誓不再对壮壮怎么样,就收拾东西走人了。可能是心虚,也有可能是害怕她会和你说,我还是不放心,就立即打电话给那个人,让他开车撞死她。”

听到这些,郝幸福剧烈摇着头的同时,手下的劲道越来越大了,郝壮壮见状,突然鼓起勇气冲到他身旁,不停地捶打着他道:“爸,爸,不要欺负妈妈,不要!”

郝幸福一把将他推到一旁,然后满眼泪水地看着赵娟道:“看到没有,傻儿子到现在还维护着你呢,你这个当妈的是怎么对他的?说,那个人是谁?”

赵娟强忍着泪水,有些艰难地道:“他叫卫枫,是个很帅的痞子,我承诺只要他帮我杀了葛婶,将来郝家麾下公司百分之十的利润归他,并且我会一直服侍他!”

又是一个!

这绿帽子戴得……

柳飞此时真的特别同情郝幸福。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为求一己私欲,毫无底线的女人!

郝幸福似乎已经麻木了,缓缓地道:“我看你是一直把她当成你的小白脸供养着吧?你在他身上花了多少钱了?”

赵娟坦然道:“不知道,两个月前送他的一辆车就几百万了。”

“你!”

郝幸福手下猛然力,赵娟也没有任何的挣扎,柳飞见马上要出人命,连忙上前掰开他的手,把他扶到沙旁。

宋河洲略微犹豫了一下道:“幸福,我们也是刚知道这事没多久,是他们觉得要捂不住这事了才告诉的我们……”

柳飞直接打断道:“之前她杀了葛婶,是太仓促,所以直接往我头上推,想让郝总拒绝我给壮壮继续治疗并难以调查此事,反而造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让我坦然面对并深信这浑水很深。然后你这个老狐狸索性将计就计,和她摆拍了几张照片送到我那,让我自己跳进你们挖好的大坑里,和郝总结下不共戴天之仇,同时你们也能继续隐瞒此事,保持郝宋两家和好,一举两得。我说得对不对?”

宋河洲沉默。

柳飞义愤填膺地道:“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称兄道弟的人的?你就是这样把他们父子给蒙在鼓里的?宋河洲,谁才是卑鄙小人?谁才是厚颜无耻?今天要是我直接从郝家离开了,你们是不是打算隐瞒郝总一辈子,然后再合力让壮壮永远都当一个不会说话的傻子?”

宋河洲面目涨红,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够了!”赵娟突然咆哮一声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一失足酿成永生恨!我对不起幸福,对不起葛婶,对不起壮壮,对不起这个家,已经无颜再活在这个世上了,就让我以死赎罪吧!”

说完,她突然吐出了半块舌头,然后微笑着看向郝壮壮和郝天,缓缓地闭上了眼。

“妈,不要啊……”

郝壮壮和郝天见状,直接扑向她,泣不成声。

郝幸福则是突然揪住自己的衣领,吐了一大口鲜血,缓了好一会儿,他才颤巍巍地道:“假的,都是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宋楚恒将眼一闭,“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吭也不响,没人知道他这个时候在想些什么。

宋河洲夫妇则是用手捂着脸,不敢再看一眼。

柳飞看了一眼站在宋楚恒身旁的两个戴口罩的人,摇了摇头,叹了一声,他们同样是摇了摇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