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12章:原来是他

第312章:原来是他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54  |  更新时间:

是郝壮壮!

他应该是从卧室里跑出来的,身上还穿着睡衣呢。81Δ』中文网

“奥特曼……杀!杀!杀!”

除了傻笑外,他还万分激动地看着柳飞大喊着,虽然看起来很痴傻,但是那股子尽头似乎把这几年,乃至这十几年来郁结于心的那份不甘和沉郁全部都迸了出来。

能够在这样的场合下,在敌人的阵营中还能够有一个小迷弟支持自己,柳飞瞬间战意大增。

当然他也是有意想让他彻底看嗨的意思,所以出招的度更快、更猛、更犀利,从内而外散出的狂暴之气也是更为吓人。

“嘭嘭嘭!”

“啊啊啊!”

“噗通……”

随着他的这番爆,周围三四米内的所有人,不管是高手还是废物,管他是徒手,还是用武器,全部都被他给打趴下,哀嚎声一片……

看到这画面,宋河洲夫妇目瞪口呆,郝幸福父子双眼圆睁,赵娟则是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几下,然后看了一眼跟着他傻嗨的大儿子,立即大吼道:“快把壮壮抱回屋去,千万不要让他伤到壮壮。”

离郝壮壮很近的几个保镖见柳飞完全狂了,真有可能伤害到郝壮壮,哪里还敢迟疑,立即跑到他身旁,就要将他抱回卧室。

不过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遭到了郝壮壮的激烈反抗,情急之下,他甚至像是一头怒的豹子似的,谁敢碰他,他就张嘴咬谁。

那股子疯劲从某些程度来说倒是和柳飞很像。

“我要看奥特曼,我要看奥特曼!”

“杀!杀!杀死他!”

“他欺负妈妈,他欺负妈妈!”

……

郝壮壮在拼了命地反抗之余,嘴里也在不停地大喊着,让人称奇的是他每个字眼都说得异常清晰,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吱吱呀呀的了。

郝幸福看到这一幕,既喜且忧。

喜的是自己的儿子终于可以清清楚楚地说话了;忧的是他好像特别喜欢柳飞,甚至似乎还对柳飞产生了某种依赖,然而柳飞现在和他们可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他必须要斩断他和柳飞之间的任何联系。

赵娟的反应和郝幸福完全不一样,她显得特别得震惊,嘴角都不由自主地抖动了起来,明显不是因为郝壮壮重新说话而高兴的,而是似乎夹杂着某种莫名的恐惧。

这种恐惧很复杂,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

至于她到底在恐惧什么,恐怕只有她心里最清楚。

不过,她的反应倒是极快,稍微缓了缓后便又大声道:“你们这帮废物,我养你们有什么用?不管他愿不愿意,你们就是抬也要把他给抬回卧室去,然后留两个人看着,不要让他再出来!”

见她彻底怒了,几个生怕伤到郝壮壮的保镖相互看了一眼,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拉胳膊的拉胳膊,抬腿的抬脚,连拉带抬地把他往卧室送。

而就在这个时候,郝壮壮突然哭了,他边哭着边歇斯底里地大吼道:“奥特曼……弟弟……哥……欺负……妈妈……”

赵娟闻言,两腿抖了几下,大声道:“吵死了,给我捂住他的嘴!”

他话音刚落,再也听不到郝壮壮的声音了。

柳飞则是在心中快地盘算了起来。

奥特曼自然指的是他,弟弟肯定是郝天,至于欺负妈妈,如果说两年前他真的看到了他的妈妈和别人那个的画面,而赵娟又出那种声音的话,对于他这个心智的人来说,恐怕很有可能是误认为妈妈被欺负了!

只是他刚才已经确定过了,宋河洲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太监,不太可能和赵娟有染,如此一来,还有可能是谁呢?

郝壮壮喊的哥?

可是他明明就一个弟弟,哪里有哥啊?

想到这,柳飞心里突然乱成一团麻。

就刚才郝壮壮前前后后说的那些内容来看,他基本上可以肯定两年前他肯定看到赵娟和别的男子偷|欢的那一幕了,而且极有可能被现,然后受到了威胁。

至于威胁他的人,搞不好就是那个男子。

不过,排除了宋河洲,这还会有谁呢?

哥、照片、陷阱、宋家、郝家、恐吓、杀人……

当柳飞在大脑后把这些七七八八的碎片拼接在一起的时候,他扫了一眼郝幸福夫妇以及郝天,又扫了一眼宋河洲夫妇,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虚影,恍然大悟。

尼玛,三观再一次被毁了!

柳飞竭力全力地缓了缓,才勉强让自己的三观不至于完全崩坏……

宋河洲、郝幸福等人见柳飞此时就像是戏台上的小丑似的,表情千变万化,看起来甚是滑稽,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这家伙怎么了,犯癔症还是神经呢?

赵娟见众保镖战战兢兢的,全都围而不攻,顿时火了,大吼道:“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啊?上啊!他就是钢筋铁骨,今天也要把他给我拆了!”

众保镖刚要动手,柳飞将手一摆道:“不打了!”

众人一片哗然。

柳飞扫了一眼他们道:“我不是针对谁,但是我真的很想说一句,你们全都是垃圾!”

“草!他竟然敢公然侮辱我们!”

“玛的,和他拼了,今天不打得他哭爹喊娘,我们誓不为人!”

……

柳飞的这么一句不识时务的话,可谓是一层石激起千层浪,彻底把众保镖给惹毛了。

不过柳飞却是慢悠悠地将手往腰间一伸,五指之间已经出现了四根银针,他有些懒散地道:“我都没用武器呢,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如果我要是祭出银针的话,你们觉得……”

“那也要杀了你!”

“可是他们呢?”

柳飞突然转头指了一下宋河洲、赵娟等人,众保镖怔了一下,宋河洲等人急要闪躲,柳飞摇了摇头,猛然将银针一甩,一根银针划破夜空,化作一个亮点从宋河洲的眼前两三厘米的地方窜了过去。

宋河洲惊呼一声,向后一倒,要不是他的夫人扶住他,他恐怕就被直接吓得瘫在地上了。

宋夫人咬牙切齿地道:“疯子,你这个疯子!你今天要是敢对我们动手,你……”

柳飞将手虚摆了一下,她立即吓得不说话了。

“我都说了,不打了,是你们非要逼我动手的!你们这么多人,有些身手还挺好,打起来确实挺费劲的,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完全有能力于万军之中取上将级的,所以你们最好都听话,暂且罢手,听我说两句!”

说到这,他拿出手机,一边快地着短信一边道:“郝总,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我就是杀害葛婶的凶手吗?这样吧,给我二十分钟的时间,我证明给你们看,我不是!”

宋河洲立即道:“幸福,千万不要再相信他,他这人阴险狡诈着呢!”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道:“老狐狸,要论阴险狡诈,我哪里是你的对手啊?放心吧,我本人就留在着,让你们看着,自有人帮我去证明。反正都已经闹腾那么久了,你们多等这点时间也无妨!而且搞不好会直接抓到幕后真凶!”

赵娟断然拒绝道:“臭小子,我看你是想搬救兵是吧?别把我们当傻子,这事没得商量!”

柳飞干笑一声道:“搬救命?郝夫人,咱能不搞笑行吗?就这些人还需要我搬救兵?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们了!”

“你!”

“好了,我不想和你做无畏的口舌之争!郝总,现在就看你怎么想了。”

郝幸福厉声道:“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

“好吧,这是你逼我的!”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后,突然大吼一声,像是一头暴走的老虎一般直接冲向宋河洲。

“来人呢,拦住他,快拦住他啊!”

宋河洲见情况不妙,赶紧大喊,柳飞则是银针齐飞,手脚并用,仅仅几十秒便冲到了宋河洲的面前,然后一把锁住他的脖子道:“谁都别动,不然我就让这只老狐狸去见他的祖师爷!”

郝幸福大惊道:“柳飞……你……你千万不要乱来!你这可是犯法的!”

“哦,那这样呢?”

柳飞直接拉着宋河洲往沙上一坐,然后和他勾肩搭背的,一脸的微笑。

太贱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柳飞则是翘起二郎腿道:“放心吧,我就是和宋总聊聊天,二十分钟左右,不会让他缺胳膊少腿,更不会让他鲜血横流的!而如果你们不同意,那你们爱咋滴咋滴,我甚至欢迎你们去报警!”

“……”

宋夫人直接气得捂住了胸口,赵娟则是把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郝天拿着铁棍悄然来到了沙后面,但是两手一直在抖个不停,压根就不敢动手。

很显然,柳飞是吃定他们“家丑不可外扬”的心理,硬来了!

宋河洲和赵娟有染?宋河洲是太监?

这特么哪个传出去都会惊爆华夏商界啊,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宋河洲麾下可是有好几家上市公司呢,一旦这些东西散布出去引起股价震动,造成的损失可是难以估量的。

宋河洲也是个明白人,他战战兢兢地道:“柳总……咱们有事好商量!不就是二十分钟嘛,等,咱们等还不行吗?”

柳飞拍了拍他的脸道:“宋总果然是明白人,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二十多分钟后,当有保镖说有两个戴着口罩的人押着一个头上被罩着黑袋子的人要进来时,柳飞道:“看来真凶抓到了,郝总,让他们进来吧!”

郝幸福压根就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玩什么,但是他现在也没办法,只得点了点头。

很快,三个人来到了大厅。

柳飞松开宋河洲,站起身走到三人面前,刚想扯去那人头上戴着的黑袋子,突然又缩回手道:“宋夫人,郝夫人,你们确定不让这些保镖回避吗?”

宋夫人和赵娟相互看了一眼,似乎意识到什么,脸色瞬间苍白。

柳飞又看向宋河洲道:“宋总,您呢?如果不让他们出去,那我现在可就要掀黑袋子了哈,反正丢人的又不是我!”

宋河洲本来已经站起身了,听他这么说后,直接瘫坐在沙上,缓了好一会儿才怒吼道:“听见没有?都特么给我立即滚出去,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靠近!”

众保镖一片狐疑,不过还是照做。

柳飞把门关好后,直接扯掉男子头上戴着的黑袋子,然后摇头道:“你们俩也真是的,怎么能用胶布封住宋大少爷的嘴,还用塑料袋罩住他的头呢?太委屈他了!”

郝幸福和郝天一见是宋楚恒,全都懵逼了,这是怎么回事?

宋河洲、宋夫人和赵娟三人则是一个比一个的脸色难看,很显然是知道些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