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10章:被嫁祸

第310章:被嫁祸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59  |  更新时间:

“你!”

看到手下如此不堪一击,郝天这心里也虚啊,可他就是气不过,那保姆在他们家可是呆了五六年了,人非常好,他早就把她当成一家人看待了。Δ』8Δ1中文』Δ网

如今她死得不明不白的,这口气他焉能忍?

想了想,他咬牙道:“他奶奶的,我就不信那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一个,给我一起上,出了事,我负责!”

宋楚恒亦是道:“上!出了事,我和小天一起扛!”

两个大少爷都话了,众保镖哪里还敢迟疑,就要动手,柳飞剑眉一横,像是一阵旋风一般接连掀翻四五个保镖,然后冲到郝天和宋楚恒的面前,伸出犀利的鹰爪,一手抓住一人的肩膀道:“就你们这点虾兵蟹将也敢到我这来闹事?信不信我分分钟教你们做人!”

“住手!”

就在郝天和宋楚恒都吓了一大跳的时候,已经来到门外的郝幸福大喊了一声,跟着他的还要赵娟。

这是要摊牌了?

看到他们这阵势,柳飞微微挑眉,然后把郝天和宋楚恒一推,但是已经哭得双眼红肿的赵娟在走进大厅后突然了疯似地冲向柳飞,边打着边道:“偿命!你个挨千刀的,立即偿还葛婶的命来,我要为她报仇!”

柳飞快闪了几下,郝幸福赶紧上前拉住她道:“够了,如果真是他干的,我一定通过法律手段,让他偿命!”

说完,他双眼喷火地看向柳飞道:“你在给我儿子治病之前,是不是私下接触过葛婶?”

“葛婶?葛婶是谁?那个被撞死的保姆?”

柳飞一脸的懵逼。

他都不知道郝家有这个人存在,更没有见过她,这盆脏水怎么就泼到他身上了呢?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他抽了一下鼻子道:“你们凭什么说是我派人杀死她的,我都不认识她!”

赵娟一听这话,立即不干了,又指着他破口大骂了起来。

刘香月听不下去了,立即道:“郝夫人,你在京城商界圈里也是个名人,就是这素质?”

赵娟咆哮道:“葛婶待我就像是对待她的亲女儿一样,对待我的两个儿子更是没话说,尤其是壮壮,这些年一直都是她在帮忙照顾。她如今遭遇不测,而且还和柳飞有关,我不找他找谁!”

“证据!证据呢?”

郝幸福道:“经柳飞提醒,我也怀疑壮壮两年前不是烧,而是受到了什么强刺激才导致他突然说话吱吱呀呀的,所以我盘问了当年负责照顾壮壮的葛婶。据她所说,当天晚上她正在厨房帮壮壮开小灶,壮壮突然冲进了厨房,当时她手里拿着刀,直接把他给吓得晕了过来,待他醒来后,就持续高烧。”

顿了顿,他继续道:“她是怕我们责怪于她,所以在壮壮难以说话后,就没敢提这事。这也许就是柳飞所说的刺激。能够经他提示,知道当年到底生了什么,我很感激,但是她心怀愧疚,还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柳飞在帮壮壮治病之前找过她,详细询问了壮壮的情况,并给了她一笔钱,让她想办法离间我们郝家和宋家。”

听到这,柳飞真是无力吐槽了,不过他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道:“然后呢?”

郝幸福突然瞪着他道:“她说你这人医术虽好,但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劝我永远也不要跟你合作!我感念她这么多年来对我们全家人的照顾,所以也没有追究,就让她回老家了,谁曾想没出京城竟然就遭遇了车祸!你敢说这事和你没有关系!”

柳飞以手扶额,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这事我都不屑一驳,怀疑我是吧,警方肯定已经受理了这桩命案,想必那肇事者也逃逸了吧?你们去跟警方说,让警方来抓我!在我这嚷嚷只能显得你们心虚和没有证据!”

郝天一听这话,立即怒吼道:“你祖宗的,你真的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目无王法了吗?今天我一定要为她报仇!”

柳飞根本就懒得理他,直接看向郝天道:“郝总,不用我说,你恐怕也会觉得此事有蹊跷。如果那个幕后之人真的是我,你都让她回老家了,我干嘛还要杀她?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我有那么傻吗?另外,她说的这些即使真的都是我干的,你们知道了又如何,大不了永远不和我合作,我有必要杀人灭口吗?”

刘香月道:“对啊,死了那么亲的人,你们很难过,我们也可以理解,但是你们也不能被仇恨冲昏头脑!这事嫁祸得太没水准了好吗?”

赵娟立即道:“还狡辩呢!好,你们就等着接受法律的审判吧!另外,我儿子不用你治疗了,免得哪一天你把他给偷偷害死了!”

郝天则是补充道:“还有,我们郝家永远也不会和你这个杀人犯合作的,你就等着坐牢吧!”

柳飞真是受够了,直接打电话给京城警局替他们报了警,然后坦坦荡荡地到警局接受一切盘问。

十分巧合的是他在警局碰到了幽狐,幽狐在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哭笑不得地道:“这祸嫁得太没水准了。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嫁祸人头脑太简单;一种是这事生得太突然,让他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和更多的时间来处理。”

柳飞道:“我都无奈了,我也不是第一次被嫁祸了,但是真是第一次被这么没水平地嫁祸!不过,对方这无疑也暴露了,这事水很深啊!”

幽狐道:“这事证据不足,你先回去吧,另外,黄泉六鼠的案子处理得差不多了,没有涉及到古墓,你可以放心了。”

“谢了,兄弟!看来我需要亲自动手抓出真正的幕后凶手了!”

说完,他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警局,郝天看到他这么快就被放出来后,情绪异常得激动。

柳飞根本就没有鸟他,直接回别墅。

刚在大厅坐定,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呢,一个保镖突然急匆匆地跑到他面前,将一个信封递给他道:“这是我们刚才在院子里巡逻的时候,在院墙边现的,上面说由你亲启。”

柳飞看了一眼同样一脸狐疑的刘香月和刘静月,赶紧打开信封看了看,当看到是四张没有显示日期的模糊照片时,他凑头仔细看看,顿时惊得说不出说来。

刘香月凑头看了看道:“这个女子好像是赵娟,这个男子的身影怎么这么眼熟呢?”

刘静月嘴唇半张道:“宋河洲!”

刘香月惊呼一声道:“我的妈呀,这……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说赵娟和宋河洲有染?我的三观啊……”

柳飞又盯着几张很是模糊的照片看了看,尤其是其中一张两人看起来像是在热吻的照片,大脑快飞转。

郝幸福夫妇和宋河洲夫妇走得特别近,这在京城商界圈几乎是众所周知了,而赵娟四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却像是二三十岁似的,风韵犹存,要说他和宋河洲之间真的生点什么,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这是哪个好心人把这么惊人的照片给他的,背后的企图又是什么?这不得不让人深思啊!

刘香月缓了一会儿后,彻底按耐不住了,立即怂恿道:“飞哥,还在等什么呢,我就觉得那女人有问题,现在已经是铁证如山了,你还在犹豫什么?我知道你在琢磨给你这几张照片的人的企图,我估计他也是想看到宋河洲身败名裂!”

柳飞示意她安静,然后在心中理了一下思绪道:“之前郝总说过,在郝壮壮烧的时候,他在外出差,我想有没有可能是宋河洲在他家中和赵娟偷|欢,被郝壮壮无疑中看到了,然后宋河洲便威胁他不要说,他之前一直重复的那个‘杀’字倒更像是宋河洲对他说的。”

刘香月顺着理下去道:“我估计那个保姆当年也很有可能看到了,只不过宋河洲和赵娟通过恩威并施的手段才让她闭嘴的!”

柳飞摇头道:“以宋河洲心狠手辣的风格,肯定不会留她活到今天,不出所料的话,她肯定不知道赵娟和宋河洲之间有染!而她之所以会死,肯定是在今晚看到了不该看的。”

“不该看的?”刘香月怔了一下,随后头皮麻道:“你之前不是说壮壮又重新说话了吗?难道是赵娟不想让两年前的事情以及她和宋河洲之间的事败露,所以狠下心对自己的亲儿子下手,然后被保姆给撞见了?”

柳飞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沉声道:“自从赵娟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充满敌意!她和壮壮之间的关系也一直很微妙,现在看来,肯定不是她很严厉这么简单。罢了,事到如今,我去一趟郝家吧!”

刘香月立即起身道:“我也去。”

柳飞摇头道:“你就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吧,这事也许还不仅仅如此。”

说完,他站起身往门外走。

一直没有吭声的刘静月却是突然站起身道:“等等!”

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了?”

刘静月抿了抿嘴,突然摆手道:“没……没什么……”

柳飞会心一笑,连续两个闪身窜到她面前道:“你这是在担心我的安危?”

“去死!”

刘静月突然抬脚踩了一下他的脚面,柳飞跳了几下,转身往外走道:“放心吧,龙潭虎穴我闯得太多了,会平安回来的。”

说完,他迅消失,待来到郝家别墅前,几个保镖立即拦住了他,死活不让他进,也不去通报。

柳飞无奈,转身走了几步,就在他们以为他会像之前三次那样灰溜溜地离开时,他却突然转身,手脚齐出地把他们都给秒了,然后推了一下大门,见大门被反插上了,索性直接翻墙而入,直接冲向大厅。

一路上又有几波保镖出现,但是压根就拦不住,被他给活活地逼到了大厅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