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09章:扑朔迷离,倒打一耙

第309章:扑朔迷离,倒打一耙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86  |  更新时间:

“杀!”

“杀!”

“杀!”

……

虽然被父亲紧紧地搂在怀里,但是郝壮壮还是万分恐惧地看着柳飞,不停地重复个这个字。81中文网

尽管他口齿不清,语音模糊,可是一直这么重复,就是耳背的人恐怕也可以确定是这个字。

而很显然,这个字并不是针对柳飞的。

郝幸福也察觉到儿子的异样,不过在松开他以后,他却是用手摸了摸他的头道:“傻儿子,你不是奥特曼,他也不是大怪物,他可是你的恩人!”

说完,他看向柳飞道:“柳神医,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儿子就喜欢看奥特曼,他不是有多动症嘛,一给他放奥特曼,他就会立即安静了下来。”

柳飞沉声道:“我记得你说他是两年前突然说话吱吱呀呀的,当时生了什么,你方便透露一下吗?”

郝幸福道:“这有什么不能透露的。我清晰地记得那段时间我在外出差,然后回来后就是这样了,据我老婆说是他又烧了,然后说话就变得吱吱呀呀的了,当时医生也帮他检查了声带,得出的结论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听他这么说,柳飞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得了这种病的人是沉默寡言,但是只要不是生下来就失声,还是可以说话的。

当然,这个也分病情的严重程度,如果非常严重的话,大概就是郝壮壮现在这个样子,说话吱吱呀呀的,根本就听不清。

稍微轻点的,其实还是可以说清楚的。

综合来看,郝壮壮在说话这方面并不是太严重,两年前的那次烧估计也不能把他变成这个样子,柳飞隐隐觉得这里面应该有隐情。

想了想,他继续道:“那次之后,他是不是变得特别恐惧,更加胆小了?”

郝幸福怔了一下,慌忙道:“对对对,自从那次以后,他的胆子就变得特别特别小,而且整天疑神疑鬼的,不知道到底在怕些什么。”

柳飞再问道:“在那之前,他会像现在这样不停地说‘杀’吗?”

郝幸福仔细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刚才之所以向柳飞那样解释,也是受到奥特曼不停地打怪兽的影响,认为里面打打杀杀的对儿子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柳飞托着下巴走了几步道:“他在那次烧之前喜欢看奥特曼吗?”

郝幸福道:“喜欢,但是看得不算频繁,从那以后,他才显得特别入迷,整天都嚷嚷着要看。不知道你为何这么问?”

柳飞干咳一声道:“我个人判断,这更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而不是烧。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判断。”

郝幸福双眼睁大,缓了好一会儿,就在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赵娟突然推开门嚷嚷道:“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好啊?”

说来也奇怪,情绪已经稍稍稳定下来的郝壮壮看到她后,突然躲到柳飞的身后,然后不停地朝着她道:“杀!杀!杀!”

柳飞愕然,郝幸福则是直接质问道:“老婆,你实话告诉我,两年前壮壮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赵娟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慌,随后连忙道:“什么刺激?不是烧吗?当年你在外出差,是我和保姆及几个保镖一起火急火燎地送他去医院的,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郝幸福沉默。

赵娟转而看向柳飞,突然破口大骂道:“王八蛋,你是不是和我老公说了什么了?你可不要挑破离间,我可是壮壮的妈,他就是再怎么样,那也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会对他做什么呢?”

说到这,她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

郝幸福连忙道:“老婆,你别这样,我们谁也没有说你做了什么啊,而且我们俩从小青梅竹马,我还能不了解你吗?我们只是想彻底搞清楚两年前的状况,尽快让壮壮重新说话。”

“说话……说话……”赵娟嘀咕了两声,突然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冲到壮壮的面前道:“我的儿子好像又说话了,没变成哑巴,没变成哑巴!”

郝壮壮见她哭得肝肠寸断的,也不说“杀”了,而是小心翼翼地伸手帮她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赵娟见状,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情绪,直接把他揽入怀中。

郝幸福则是异常激动地道:“他变得懂事了……”

柳飞道:“经过这段时间的持续治疗,他的病情停止了进一步的恶化,而且似乎也很想,很愿意说话了,这个苗头是不错,但是还得慢慢来。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明天继续治疗。”

郝幸福千恩万谢后,正准备带着郝壮壮离开,郝壮壮却是拉着柳飞的手,死活不愿意松手,而且嘴里不停地嘀咕道:“奥特曼……杀……他……”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他是谁?”

赵娟似乎意识到什么,脸色大变,硬生生地掰开郝壮壮的手,然后道:“这孩子真是看奥特曼看得走火入魔了,他肯定是妖怪。”

她话音刚落,郝壮壮却是突然了疯似地摇头。

赵娟也不再任他胡闹,强行带着他离开了。

柳飞一把拉住准备离开的郝幸福,然后深有意味地小声道:“最近多抽出点时间,好好地照顾壮壮,免得出现不好的症状。”

“不好的症状?”

郝幸福看了他一眼,意识到他这是话里有话,连忙道:“你不会是怀疑我老婆吧?”

柳飞道:“不不不,我只是这么一说,现在他的病情好不容易出现了可喜的变化,这不是怕生什么意外,让我们一切的努力都功亏一篑嘛!放心,我不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看得出来,你们夫妻很恩爱,我怎么可能会离间你们?而且天底下哪个母亲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啊。”

郝幸福已经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点了点头道:“我想我明白了,多谢提醒!”

……

柳飞回到别墅把心中所想告诉了刘香月和刘静月两姐妹,两人皆是大惊。

刘香月道:“不是吧?这里面水这么深?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两年前有人要害壮壮。可是他都那个样子了,谁还会去害他呢?”

刘静月言简意赅地道:“未必是害!”

柳飞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道:“没错。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他是受到了某种强刺激才不会说话,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不敢说话的。”

刘香月托着香腮想了想,突然打了一个响指道:“飞哥,我怎么感觉是郝壮壮看到你会武功后,把你和电视里的奥特曼联系在了一起,认为你可以帮他的?”

刘静月道:“这个应该很有可能!像他这种心智的孩子,最喜欢最简单的对比,奥特曼很厉害,柳飞也很厉害,他很容易把两者联系在一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事背后绝对不简单。”

柳飞点了点头道:“确实有这个可能。不过这毕竟是他们郝家的家务事,我和他们的关系现在又极其敏|感,实在不方便插手。算了,暂时先不想了,做饭吃去!”

刘香月立即笑嘻嘻地道:“看来今天我和我姐又要大饱口福了。”

柳飞看了她一眼道:“老规矩,说吧,你都想吃些什么?”

刘香月连忙说了三四个,然后磨着让刘静月说,刘静月实在是受不了她,说了两个,柳飞当即去做。

张罗好晚饭,三个人围着桌子吃了起来,可是刚吃到一半,一个保镖突然气喘吁吁地跑进来道:“三位老板,大事不好了,郝天和宋楚恒带着二三十个保镖气势汹汹地冲来了,我们根本就拦不住!”

柳飞猛然站起身,不过随后又坐下道:“别拦了,让他们进来吧!”

“这……他们看着像是要杀人啊,要不报警?”

刘香月瞪了他一眼道:“飞哥让你们放他们进来,那你们就照做,哪那么多废话!”

“是是是!”

保镖稍微迟疑了一下,赶紧跑了出去。

柳飞则是给刘静月夹了一道菜道:“女神,猜猜看,他们这是怎么了?”

刘静月剜了他一眼道:“搞不好是你被倒打一耙了!”

柳飞抿了一口红酒道:“我也觉得极有这个可能。这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话音刚落,头梳得流油,长得颇为帅气的郝天和宋楚恒带着二十多个保镖纷纷涌进大厅,和刘家保镖形成对峙。

刘香月十分霸气地将手一摆道:“你们都闪到外面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来!”

众保镖万分震惊地相互看了看,咬了咬牙,只得退到大厅外。

怒不可遏的郝天立即将手一摆道:“好胆量啊,立即把他们给我围起来!”

饭桌被围了几层后,柳飞一边晃着酒杯一边道:“这深更半夜的,是什么风把两位大少爷给吹来了?吃饭了没有?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喝几杯?”

郝天紧攥拳头,向前冲了两步,不过想到柳飞的身手后,他又稍微向后退了退道:“你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把杀人凶手给我交出来,不然我今天就和你拼了!”

“杀人凶手?壮壮出事了?”

柳飞突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特么来得也太快了吧?细思恐极啊……

一听这话,郝天立即指着他道:“装!还装!分明就是你派人撞死得我们家的保姆。”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你家保姆被撞死了?郝少爷,咱能不能先说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啊,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你在说什么。”

“还装!所有人听着,跟我上,削了这孙子!”

众保镖正要动手,柳飞猛拍了一下桌子,忽然站起身,鹰眼圆睁道:“我看谁敢!”

“我敢!”

一保镖咆哮一声,一拳砸向柳飞的后脑勺,柳飞连身也没转,直接将腿后踢,他便哀嚎一声,飞出了三四米。

众人见状,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也太凶残了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