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07章:良药苦口,忠言逆耳

第307章:良药苦口,忠言逆耳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9  |  更新时间:

郝幸福夫妇在宋家吃了午饭后,一起回到家中带着大儿子郝壮壮来到京城大医院,找到万子欣进行例行治疗。

万子欣虽然刚三十出头,但是已经是京城大医院的副主任医师了,在青少年痴呆症这方面很有造诣。

这一年多来,一直都是他在对郝壮壮进行治疗,虽然说郝壮壮的情况并没有明显改善,但是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好动了。

这让郝幸福夫妇看到了一点点希望,所以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帮他治疗。

万子欣帮郝壮壮检查了一番后,看向郝幸福,十分认真地道:“郝总,我想把壮壮介绍给一位医生,不知道……”

他话还没说完,郝幸福眉头一皱道:“万医生,咱们这也算是老相识了,你不用拐弯抹角了,直接说吧,是不是柳飞?”

万子欣心里咯噔了一下。

柳飞则是直接走进病房,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没错,是我。”

郝幸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颇有深意地说了一句:“有意思吗?”

他的夫人,赵娟的反应则是非常激烈,直接指着柳飞大声道:“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老公是绝对不会和你合作的,更不会让你给我们的儿子治病!”

万子欣见场面尴尬,连忙道:“二位,容我说一句,去年的那场震惊整个华夏的中西医擂台赛不知道你们听说了没有?柳神医的医术现在在咱们华夏医学界都是公认的,医德更是没得说,我觉得让他尝试一下未尝不可。”

赵娟断然拒绝道:“绝对不可能!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自己的儿子交给一个居心叵测的人治疗的!”

赵娟这么决绝的态度倒是出乎柳飞的预料。

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有哪家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好,更没有哪家的父母会放弃哪怕任何一点治好生病子女的机会。

他们这也算是第一次见面。他又没否认自己是带着目的来的,他何至如此?

仔细打量了她一番,柳飞这才现她身材很好,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再加上很会打扮,看起来好像只有二三十岁的样子。

他又看了一眼郝幸福,现他就显得老多了,很明显,这位夫人是在家当全职太太的。

想了想,他道:“我想我此时也没法否认我是带着目的主动接近你们的,但是你们真的想看到他这样一辈子吗?我刚才只是观察了一下,就现他的病情可能比你们想象得要严重。”

“放你他娘的狗屁!你怎么说话呢?你作为几家公司的老总和所谓的神医,就是这素质吗?”

赵娟怒不可遏地嚷嚷了起来,而郝壮壮则明显是受到了惊吓,主动躲到了郝幸福的身后。

郝幸福的脸色也是变得极其难看,厉声道:“柳飞,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和你合作的,更不会让你给他治疗!”

柳飞不慌不忙地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我现在的身份只有一个,医生,他在我的眼里只是一个病人!即使你们对我再充满敌意,让我搭脉诊断一下,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又有什么?你们又不会损失什么!至于合不合作,那是另外一码事,我不可能强迫你们,而且很明显也没用。”

万子欣给郝壮壮治疗了那么长时间,看着孩子那么可怜,也是付出了真感情的,他趁机道:“对啊,请你们好好地考虑一下。目前想找柳神医看病的人多如牛毛,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在之前的那场中西医擂台赛上,他可是完败了岛国神医宫泽先生

的,之后更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治好了多位疑难杂症患者,现在他也开着制药公司,不断推出各种新药呢,这样的医学天才绝对是可遇不可求。”

郝幸福看了一眼柳飞,表情有些复杂。

赵娟还是一口拒绝道:“还是不可能!他的医术我们也有所耳闻,但是壮壮这病治疗了十几年都没有治好,他要是有这能耐岂不是成神仙了?”

“呃……”

听她这么说,柳飞简直无力吐槽了。

他这还是第一次求着给人看病的,结果被拒绝成这个样子,让他情何以堪啊。

咬了咬牙,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连续两个闪身,闪到郝幸福的身旁,一把抓住郝壮壮的手,迅地帮他把了一下脉。

在郝壮壮吓得脸色大变时,他将手一松,退了几步,眉头紧皱地摇了摇头。

赵娟刚要冲着他破口大骂,郝幸福赶紧向她使了一个脸色,然后道:“既然诊都诊了,那就说说吧。”

柳飞道:“他这是青少年痴呆症,幼年时高烧所致,大脑育迟滞、自控能力差、好动、寡言、胆小……”

听到他说这些,赵娟再也忍不住了,指着他道:“你一个神医就是这水平?这些还用你说?你不会是打听来的吧?”

柳飞心平气和地道:“他之前会说话,现在只能吱吱呀呀……”

赵娟脸色大变。

郝幸福则是慌忙道:“这……这是你诊出来的,还是听万医生说的?”

万子欣连忙道:“我以我的人格誓,他说的这些,我们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流!”

说到这,他转头看向柳飞道:“柳神医真是名不虚传啊,只是简单地把一下脉就诊出这么多,实在是让人望尘莫及,佩服佩服!”

柳飞摆了摆手道:“如果我所诊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他四五岁时高烧所致,这些年虽然大脑育迟缓,但是得益于你们给他持续治疗,生活条件也高,所以他现在的智力水平应该在九岁、十岁的样子。”

郝幸福快回想了一下郝壮壮平时的行为举止表现,慌忙道:“对对对,应该是在这个岁数!”

说到这,他显得很悲伤,毕竟他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现在智力还是这个水平,愁人啊。

他要是像二儿子那样,肯定早就结婚生子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柳飞又打量了一番赵娟,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赵娟恐怕在十八岁左右就生下了郝壮壮。

当然,在山村,年轻人结婚普遍都早,几十年前恐怕更是如此,所以这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赵娟见柳飞看着她,有些厌烦地道:“看什么看?说这么多废话有什么用?一句话,你能不能治好他?”

“柳总,您说说如何治疗吧,只要能够治好他,我们多少钱都愿意出!”

相比于赵娟,郝幸福的态度明显生了一些变化。毕竟人家是来为他的宝贝儿子治病的,虽说另有目的,但是人家都说了不会强迫,他也犯不着处处敌对他!

柳飞开诚布公地道:“你们给他治疗了十几年都没有治好,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他这个病完全康复的概率有多大!实话说,他这个病目前在恶化,他的神经正变得越来越脆弱,我暂时只能先想办法阻止这种恶化,然后让他说话。”

郝幸福大喜过望道:“你……你的意思是他还可以说话?”

柳飞点头道:“他现在吱吱呀呀的,更多的是心理原因。我家里有个小姑娘,叫寒寒,这半年多来我一直在帮她治疗,她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一句话都不说,但是现在成了话唠,她也是心理方面的原因,所以我还是有些经验的,这个应该没问题。”

郝幸福连忙道:“别的不说,如果你真能够让他说话,我必有重谢!”

柳飞道:“如果能让他说话,费用为五万,实现不了,只收医药费,你看怎么样?”

郝幸福怔了一下,连忙道:“没问题,这个绝对没问题。”

他也看出来了,柳飞只是不想让他想太多,更不想让他觉得欠他的人情,既然是治病,那就一切都按照治病的流程来。

赵娟对于柳飞的这个做法也颇为诧异,她干咳一声道:“你这人倒是很与众不同。”

柳飞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立即对郝壮壮进行第一次针灸和推拿治疗。

治疗完,郝幸福现儿子的精气神明显好了一些后,十分激动地道:“太神奇了,你的医术果然名不虚传。”

柳飞道:“我只是帮他疏通了气血和经络,这种情况是暂时的,想要阻止他病情的恶化,还得慢慢来!这样,我先给他连续治疗三天,你们上下午各带他来万医生这一趟。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暂时不要告诉宋家父子。我在这也承诺,治疗你儿子和合作绝对是两码事。若有违背,你可曝光,也可追究法律责任。若你实在不放心,咱们签个契约和声明也行。”

郝幸福连忙道:“不不不,你都把话说到这了,我相信你!”

赵娟连忙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然后看向柳飞道:“柳总,您要收购幸福果业集团的消息肯定是您放出来的,我们不关心你到底有何企图,总之为了我们双方都心安,我觉得签个声明,双方都签名,按上手印更稳妥,您觉得呢?”

柳飞很是爽快地道:“没问题。万医生,麻烦提供纸、笔和印泥,并且作为见证人!”

过了一会儿,柳飞在声明上按下手印,然后将声明书交给郝幸福道:“这下可以放心让我治疗了吧?你们即使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万医生。”

郝幸福连忙道:“我们对你的医德肯定是相信的!”

待他们离开后,万子欣哭笑不得地道:“柳神医,真是委屈您了。我和香月是好朋友,她来找我让我作为你们沟通的桥梁时,我觉得以你的医术,应该很简单,实在没想到他们对你的提防心这么高。”

柳飞笑了笑道:“这个没什么。不知道你现什么,郝壮壮好像很害怕他母亲。”

万子欣道:“确实!郝夫人脾气不好,也很严厉,不过郝总平时工作太忙,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照顾壮壮,我有好几次看到她坐在病床边默默抹眼泪,哎……”

柳飞若有所思地抹了抹鼻子,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