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06章:招你惹你

第306章:招你惹你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57  |  更新时间:

“你打算如何着手?”

刘香月看着柳飞,问了一个不可能回避的问题。

这件事难度肯定很大,这一点毋庸置疑,没有人会容许别人在自家后院挖墙角,在商界更是如此。

就目前来看,也许以帮郝幸福大儿子看病的由头主动接近郝幸福是个很好的切入点,但是要知道他的大儿子是很小的时候就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以郝幸福的财力,肯定是求医问药无数,如此都无济于事,柳飞的医术就是再高明,恐怕也难有突破。

更何况,柳飞在几天前就放出风声说他要收购幸福果业集团了,现在整个华夏商界谁不知道这事啊。

他以这种方式去套近乎,人家郝幸福领不领情还不一定呢!

所以刘香月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他,他要么是低调到不行,要么是高调得让人咋舌,真的让人难以捉摸。

柳飞见刘香月一脸的愁容,淡然一笑道:“怎么着手?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我就按照一般的流程来呗,第一步,肯定是登门拜访喽!”

“啊?”

刘香月本来还以为他会有什么好点子呢,谁曾想就想到了这个,心里别提又多郁闷了。

他直接这样去,她几乎可以肯定他会吃闭门羹!

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柳飞也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有些事明知道做了没有意义,但还是要做的,最起码表明一个态度!”

“你铁了心要收购他公司的态度?”

“可以这么说吧。另外就是做样子给宋河洲看,让他可劲地傻嗨,可劲地嘲讽,越这样,他才会越大意。”

刘香月将香肩一耷拉道:“好吧,只是你要做好热脸贴冷屁股的准备。”

柳飞看了一眼刘静月道:“你姐想必深有体会,我脸皮这么厚,会在意这个?”

刘静月剜了他一眼道:“你真是无敌了!”

柳飞站起身道:“好了,无敌是多么得寂寞,我手痒痒了。说吧,你们都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饭吃!”

听他这么说,刘香月立即高兴得合不拢嘴,一口气说了十几道菜。

柳飞以手扶额道:“刘大小姐,你这是想把我给累死呢,还是想把你给撑死呢?”

刘香月尴尬一笑道:“人家这不是很久没吃你做的菜了嘛,好怀念。”

“那我做个六七道的样子吧,不然多了吃不完,浪费!”

说完,他像是走进自家厨房似的忙碌了起来。刘香月要帮忙,柳飞直接让她陪刘静月。

刘香月紧挨着刘静月坐下,轻声道:“姐,瞧瞧,他多好多贤惠啊,你怎么就讨厌他呢?”

刘静月道:“天生的吧,总之不喜欢!”

“额……你这也太伤人了!”

“反正只要你们俩幸福就行,我会控制情绪,视而不见的!”

“……”

又来!

听到这话,刘香月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了,她现在是铁了心地要撮合她和柳飞了吗?

讲真,要不是因为她这个当姐姐的先出现在柳飞的世界里并喜欢上他,她真的会考虑……

现在这不上不下的,让她怎么下手啊?

很快,柳飞张罗了六七道菜,然后打开了一瓶红酒,三人边吃着边聊了起来。

当然,席间基本上是柳飞和刘香月在玩二人转,刘静月只是偶尔插一句。

吃完饭,柳飞直接开着她们的法拉利来到郝幸福所在的别墅前,然后向几个保镖报了自己的名字。

他们似乎早有准备,直接以郝总不在家为由婉拒了他,柳飞也早有准备,让他们告诉郝幸福他来过之后,开着车离开。

他前脚刚走,几个保镖便纷纷议论了起来。

“你们说这人是不是神经病啊?我们郝总和宋总关系这么铁,怎么可能和他合作呢?”

“就是,简直傻缺!收购就收购,还唯恐天下不知地到处说,这即使是郝总有意,也绝对不会答应的!”

“他就是一脑残,郝总要是答应,我绕着三环裸奔一百圈,你们信不信?”

……

柳飞回到别墅,刘香月见他“闪去闪回”,摇头道:“你这形式走得不能再形式了!”

柳飞道:“淡定,先睡一觉,明天再说!”

说完,他来到刘香月早就给他收拾好的房间,往床上一坐。

刘香月则是笑嘻嘻地走了进来,紧挨着他坐下道:“飞哥,你觉得你个人形象怎么样?”

柳飞有些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她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有点莫名其妙啊!

不过,在稍微酝酿了一下后,他还是道:“阳光、帅气、魁梧……”

听着他厚着脸皮说了一大堆,刘香月突然将手机拿到他面前晃了一下,然后笑出了泪花。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眼尖的柳飞还是看到了,她的手机屏幕竟然用的是他的照片,而且还是一张奇丑无比的照片。

照片中,他好像是穿着汗衫仰瘫在沙上,两脚下还垫着个凳子,表情更是**,可谓是形象尽毁。

刘香月见他脸色都变了,娇笑道:“怎么样,这‘柳飞瘫’很有杀伤力吧?还敢说自己阳光、帅气吗?哈哈哈……”

柳飞以手扶额道:“你是什么时候拍的?”

刘香月嘴角高翘道:“我就不告诉你!”

“删了,删了,赶紧删了,太特么毁形象了!”

“我就不!我要一直保留着,只要你自恋,我就拿出来给你一万点暴击!”

“我的姑奶奶啊,我招你惹你了?”

“我招你惹你不行啊?”

“你!”

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猛然转身,伸手就去夺。

“啊……啊……”

刘香月惊呼几声后,来回闪躲,随后直接仰在了床上,柳飞就势摁住她的两肩,让她难以动弹,刚要腾出手去抢,刘香月忽然把手机沿着她的裙口,放在了她那傲人的胸脯间,然后昂挺胸地道:“欺负人是吧?你夺,夺啊!”

“你!”柳飞低头看了一眼就在眼前的伟岸,差点喷血,然后万分无奈地道:“明明就是你在欺负我。”

说完,他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们,赶紧转了一下头,这才现刘静月正站在门口,神情复杂地看着他们呢。

刘香月则依然嘚瑟道:“嘿嘿,和我斗,你还太嫩了点!”

“你姐……”

柳飞小声嘀咕了一句,赶紧松开她,刘香月猛然坐起身,看了一眼刘静月,又回想起刚才的画面,脑袋像是瞬间炸了一般,慌忙辩解道:“姐,不是你想得那样!”

刘静月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冷声道:“你们声音小点!”

说完,她随手把门一关,然后了疯一样跑回自己的房间,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刘香月看了一眼柳飞,朝着他一顿乱打后,连忙跑进刘静月的房间去解释。

柳飞则是往床上一躺,哭笑不得地摇着头,这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再这么下去,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姐妹俩了!

翌日,刘静月明显对他又疏远了些,而且精神状态很不好,这无疑让柳飞更加头大。

不过他也无计可施。

他再次开车来到郝家,门口的几个保镖换了个说法,直接说不见。

柳飞还是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按照刘香月给他的联系方式,来到京城大医院找到了一位年轻的医生,和他聊了一两个小时,然后再次来到郝家门口。

保镖们又换口吻了,直接让他不要再来烦人。

柳飞笑了笑,开车离去。

他离开没多久,一个长得消瘦,但是显得格外有精神的男子带着一个穿着一袭白色长裙,显得很有韵味的女子走出了别墅。

一保镖连忙道:“郝总,刚才那柳飞又死皮赖脸地来要见您,已经被我们给打走了!”

郝幸福沉声道:“事不过三,他估计就是做做样子,应该不会再来了,老婆,我们一起去宋家吧。”

女子点头道:“嗯!”

两人离开后,一保镖小声道:“咱们老板真有福气,老板娘都五十多岁了还包养得这么好,简直就是不老女神啊!”

另一保镖连忙道:“放屁!明明只有四十多,听说她比老板小了七八岁呢,年轻的时候是远近闻名的村花。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快闭上你们的臭嘴!你们是想被炒鱿鱼啊,老板娘也是你们能议论消遣的?”

一直没吭声的一个保镖赶紧嚷嚷了一句,他们瞬间不吭声了。

郝幸福和夫人来到宋家,其夫人和宋河洲的夫人一起打麻将去了,他则是直接来到客厅和宋河洲边品茶边闲聊了起来。

当听说柳飞已经找过他三次了,宋河洲甚是无语地道:“你说这家伙是不是有病啊?华夏商界谁不知道咱们兄弟俩关系铁,他放出风声故弄玄虚也就罢了,竟然还人模人样地登门拜访,这做样子给谁看呢?有意思吗?”

郝幸福蹙了蹙浓眉,抿了一口茶道:“都说这柳飞行事怪诞,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我这次算是充分领教到了!不过不管他搞什么名堂,您放心,我这人向来是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的。您当年对我的恩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肯定不会跟他合作!”

宋河洲哈哈大笑道:“咱们兄弟俩说这些干什么?我难道还不相信你吗?我估摸着这肯定又是他故意撒的烟幕弹,我已经派人去联系所有规模在几十个亿的果业公司以及花卉公司了,这次绝对不能让他收购成功!”

郝幸福道:“话说他有这么多现金吗?我总感觉他这是跳梁小丑的行为,自讨没趣而已!”

宋河洲摇头道:“他养的那些黄唇鱼完全就是金山银山啊,另外,你可别忘了,他现在和刘家是战略合作,他没钱,但是刘家有钱,这次绝对大意不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