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98章:俏总裁,萌军师

第298章:俏总裁,萌军师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85  |  更新时间:

巧借溶洞阵拿下黄泉六鼠,柳飞算是了却了大患。

即使他们还有众多的手下,但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肯定是树倒猢狲散,柳飞倒也不怕那些小喽啰前来寻仇。

他回到家中做了一顿大餐和众美女庆祝一番后,莫玉、李姗姗和韩颖相继离开。

刘香月手头上倒是有不少事需要处理,但是奈何刘静月不让她走,她也只好多留一两天。

柳飞带着她们两姐妹来到断崖边,指着正在紧张施工的断崖货梯道:“很快这断崖货梯就会修好了,再加上盘山公路修好也是指日可待,相信海鸣山的展会更上一层楼的。”

刘香月一脸崇拜地道:“你这是相当于白手起家,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称霸海元商界,名噪华夏商界啊,真是太了不起了,我现在都无法想象海鸣山将来会展成为什么样子,你又会达到怎样的巅峰了!”

刘静月见自家妹子张口闭口都是在夸他,俨然是没得救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道:“高处不胜寒!”

柳飞歪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刘静月,咧嘴一笑道:“静月,给句实话,你现在是不是依然看我各种不顺眼啊?”

刘静月冷声道:“明知故问!”

“那要不你帮我办个培训班吧,把我培训成你能看得稍微顺眼的样子。”

“无聊!”

刘香月赶紧添油加醋道:“姐啊,我感觉他说得很有道理,反正你现在不是也挺无聊的嘛,就帮他培训培训各种礼仪,教他跳跳舞之类的!”

柳飞连忙道:“对对对,跳舞,这个我喜欢!”

刘香月哭笑不得地道:“哥啊,你暴露了!”

刘静月见他们俩一唱一和的,也是彻底醉了,她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看向柳飞道:“你真的愿意接受我的培训?”

说实话,柳飞本来就是说着玩的,但是看她突然较真起来,他觉得这也是个和她拉近关系,帮她恢复记忆的好机会。

所以,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即道:“刘大总裁亲自给培训,我当然无条件接受。”

“我说什么你都照做?”

“当然!”

“做不到呢?”

“接受任何的惩罚。”

“很好”,刘静月美眸一转,突然指着眼前的断崖道:“跳下去吧!”

“啊?”

柳飞瞬间无语了,这特么不是相当于让他自行了断吗?太狠了!

扑哧!

刘香月何曾见过姐姐这么整柳飞啊,顿时笑得直不起腰来,暗想她这一起狠,耍起小计谋来,她是难望其项背啊。

“怎么?做不到是吧?那就接受惩罚吧,惩罚也是从这断崖处跳下去!”

刘静月见柳飞不说话了,又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按照常人的思维,这绝对是神坑。

但是在柳飞看来,这个一向冰冷的大总裁此时却是俏皮得有些可爱……

他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不就是跳个断崖嘛,多大的事啊,我跳就是!”

说完,他向后退了几步,随后像是一阵风一样冲向断崖边缘。

见他真的要跳,刘静月心里咯噔了一下,慌忙大喊道:“停!”

柳飞猛然刹住闸,但是由于惯性的作用和演戏的需要,他的身体还是窜到了断崖边缘,将几颗石子给踢到了大海中。

“你……”

场面实在太惊险,刘静月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都有些抖,她脸色微白地指了他好一会儿,有些生气地扭过了头。

柳飞闪到她面前道:“你这是关心我了?”

刘静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跳了?”

“我……这不是还没开始培训嘛?刚才只是给你的考验,看你听不听话而已!”

“哦……”

柳飞像是犯错的小学生似的支应了一声,不过看到她脸色微红,眼神闪烁的样子,他真的很想笑。

“咳咳咳……”

看着他们俩在这另类地“你侬我侬”的,刘香月感觉自己活像是一个电灯泡,她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我突然后悔多留在海鸣山一两天了,你们这打情骂俏的,敢进行得再丧心病狂些吗?”

“香月!”刘静月朝着她拍了一下,然后指了指柳飞道:“你不是要培训吗?走吧,回去,先从礼仪开始!”

刘香月赶紧向柳飞挑了挑眉。

柳飞也是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连忙答应。

回到家中,刘静月让寒寒去帮她找根棍子,然后搬了一个凳子放在柳飞的面前,让他坐好。

柳飞有些慵懒地往凳子上一坐,歪着身体道:“刘老师,讲吧!”

刘静月见他跟个猴子似的,就差没蹲在凳子上了,接过寒寒递过来的棍子,敲了敲他的两腿道:“大腿要平,两脚要稳,腰板挺直,目视前方!”

柳飞很是不配合地弯了弯腰道:“不就是坐着嘛,哪有这么多的规矩?”

刘静月有些生气地道:“你作为几家公司的老板,是混生意场的人,如果坐都没有个坐样的话,很容易让人觉得你没教养,不靠谱。”

见她很是耐心,柳飞硬着头皮配合着,但就是不满足她的要求,刘静月怒了,直接惩罚他做一百个俯卧撑,柳飞照做后,还是没个坐样。

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和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看他这个样子,刘静月实在是受不了。

她把棍子交给寒寒,然后亲自动手到他的身后摁了摁他的两肩,又捶了捶他的腰侧,柳飞一边强憋着笑容一边道:“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

“什么差不多,看你的两条大腿,跟翘着二郎腿有什么分别?”

刘静月又捶了捶他的两腿,柳飞见差不多了,微微一笑道:“我想我明白了,我今后勤加练习就是,下面练站的?”

刘静月送他一个大白眼,直接走进厨房舀了一盆水端到他面前,然后往他的头顶一放道:“以军姿站好,目视前方,如果盆里的水洒一滴,你就绕着海鸣山跑十圈吧!”

绕着海鸣山跑十圈……

听到这话,柳飞差点崩溃!

她知道海鸣山山脉有多大吗?而且有一面可是大海啊,让他怎么跑?

刘静月见柳飞面露难色,当即道:“打退堂鼓了?那行啊,今后不要再在我面前说我们俩之前怎么怎么样!”

柳飞连忙道:“别,我顶,我顶还不行吗?”

说完,他用手调整了一下盆子,寻找了一个平衡点,然后将其放好,以军姿站着。

刚开始的时候,他站得很标准,但是渐渐的,他开始耷拉着肩膀,弓着腰,活像一个小老头,但很诡异的是盆里的水竟然没有洒。

刘静月看不下去了,走到他面前,一边帮他矫正一边道:“你一个那么能打的大老爷们只能站这么会儿军姿?太丢人了吧?”

柳飞厚着脸皮道:“看着是个人样不就行了,干嘛非要整得像块板砖似的?”

他此话一出,一直站在一旁强憋着笑容的刘香月实在撑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寒寒则是努了努嘴,突然跑到柳飞的身后推了他一把。

柳飞一个踉跄,头顶的盆子突然翻落,一股冷水沿着刘静月的面颊,直灌她那傲然的胸脯。

她穿的是白色短裙,被水这么一洒,身前轮廓顿时外泄,这还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柳飞伸手去接盆的时候,手背恰好落在了她身前的弹柔上,一时间,刘静月石化,刘香月香唇半张,小寒寒则是捂着嘴咯吱咯吱地偷笑……

“啊……”

反应过来的刘静月低头看了一眼后,忽然大叫一声,然后猛然推了柳飞一把,抱着胸跑进了卧室中,把门一关,谁也不让进。

看到这画面,柳飞怔了怔,他这只是碰了她一下,她就是这反应,如果被她知道,在帮她驱毒的时候,他已经把她全身上下都给看了很多遍后,她岂不是要杀了他?

“咯咯咯!”

“咯咯咯!”

……

见计谋得逞,寒寒似乎特别开心,这会儿已经趴在沙上笑了起来。

柳飞哭笑不得地坐到她身旁,然后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捏了捏她的娃娃脸道:“你个小坏蛋,谁让你这么干的?”

寒寒笑嘻嘻地道:“我看你们挺费劲的,所以就想帮一下忙嘛!先生,你就别装了,你怎么可能不会坐,不会站?只是不想而已!静月姐姐那么冰雪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装的?她只是在装糊涂而已!”

这都被一个小丫头给直接揭穿了,柳飞顿觉这老脸有些红啊……

刘香月则是赶紧紧挨着柳飞坐下道:“飞哥,你把这丫头养成精了啊,连她都看出来了,哈哈哈……要我说,这是个好现象!这说明,我那冰冷的姐姐在找合适的渠道试图接近你,了解你,看看能不能回想起以前的事情。”

柳飞无奈一笑道:“那这么一看,我还成了那个后知后觉的呆子喽?”

刘香月推了他一把道:“去你的。你明显就是在配合着演戏,会没看出来?话说这样是不是意味着我姐姐的情况出现好转了。”

柳飞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吧,毕竟她现在不单单只是回避,而是开始寻求记起了。只是情况还是不容乐观……”

寒寒嘟了嘟小嘴,突然道:“香月姐姐,先生,要不你们俩当夫妻,刺激刺激她,也许就让她恢复记忆了呢。”

“你!”

柳飞和刘香月相互看了一眼,几乎是同时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

寒寒十分不服地道:“人家是在很认真地说好嘛,你们俩都是大人了,还羞羞什么啊?我记得有人曾经和我说过一旦爱上一个人,那便是深入骨髓的,静月姐姐虽然没了五年的记忆,完全忘记了和先生的交集,但是她的潜意识里应该是有先生的,刺激刺激,兴许真的能让她记起什么!”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