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96章:霸道无双,柔情似水

第296章:霸道无双,柔情似水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29  |  更新时间:

追魂、灭魄、夺命、偷心、逐胆、裂骨!

六鼠的绰号起得霸气,所使武功也是非常霸道,皆是以力见长,以爆为王。★

可是十分不巧的是他们碰到了一个几乎将“暴力美学”挥到极致的人。

他一旦开战,双眼如电、青筋暴起、怒冲冠,那股子从骨头里迸出的惊人爆力似乎无穷无尽,移山倒海,堪称“霸道无双”。

七个人的火爆缠斗很快引来了房东,她感觉房子似乎被人给拆了似的,拼了命地敲门,不过他们全都没有理会她。

“喝!”

黄泉六鼠见久攻不下,齐声轻喝了一声,随后三前三后摆出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阵法。

柳飞可是经历过乱石阵、溶洞阵和古井阵的人,这样的阵法自然是入不了他的法眼,他不屑一笑道:“小儿科而已!”

“让就让你尝尝它的威力!”

压阵的追魂鼠突然大吼一声,一拳砸向柳飞的面颊,灭魂鼠和夺命鼠从两翼策应,直捣柳飞的肋部。

也不知道是他们之前有所保留,还是因为这阵法的威力,他们那本就爆燃的攻击力突然大增。

柳飞恍然间竟有点顶不住,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退,偷心、逐胆和裂骨见状,双脚齐飙,迅疾如闪电,与刚才招招追求攻击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前有三鼠的“稳”,后有三鼠的“疾”,柳飞的手脚明显变得有些慌乱,六鼠见状,持续力,忽然,追魂鼠趁柳飞一个不留神,一脚将他踹得后退了好几步,已然暴走的偷心鼠助跑几步,突然一个跳起,反向抡起大长腿踢向柳飞的脑袋,柳飞慌忙用双臂格挡。

“嘭!”

一声如同巨石碎裂般的声音响起,柳飞往一旁踉跄了几步,随后连忙用手撑地,才勉强不让自己倒下。

偷心鼠见柳飞大势已去,抽了一下琼鼻道:“敢欺负老娘,老娘现在就让你下地狱!”

“是吗?”

柳飞邪笑一声,甩了甩双臂,站起了身。

看着他自信的笑容,偷心鼠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想这还不能让他败下阵来,这家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且看我如何破了你们这阵法!”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后,忽然调集体内的五行之气于手脚之上,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偷心鼠一人猛攻。

偷心鼠哪里能够招架得住他这样的猛攻啊,几乎是一退再退,然后赶紧嚷嚷着其他人摆阵。

不过柳飞还是揪着她不放,以疾风骤雨之势将她逼到了墙角,甚至为此还挨了两脚。

在偷心鼠恍然意识到他的意图,伸手去撕红色短裙的时候,柳飞突然暴吼一声,原地跳起,一脚踢在了她的脑袋上,偷心鼠闷哼一声,左右摇晃几下,最终“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竟没有再站起来……

“偷心!”

其他五鼠见状,一个个像是了疯似地冲向柳飞,一时间火力大开,不过柳飞反而是越打越从容了。

很快……

追魂鼠被一脚踹飞!

夺命鼠被砸翻在地!

灭魄鼠捂着肚子嚎叫!

裂骨鼠手骨骨折!

逐胆鼠则是吓得毫无战意!

……

赫赫有名的黄泉六鼠这个时候还真成了怕见猫的老鼠,柳飞显然就是那只猫。

就在柳飞准备把他们六个全部给抓起来时,追魂、灭魄和夺命三鼠同时朝他扔来了烟幕弹,房间内顿时浓烟一片,而且甚是呛人。

意识到他们要逃,柳飞凭感觉和听觉赶紧退守门后,但是当浓烟稍稍散去的时候,他才现原来是追魂和夺命二鼠制造的假象,他们已经借助随身携带的软绳从窗户逃窜。

以他的度,追上殿后的追魂和夺命二鼠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他并没有去追。

一方面,他是怕他们挟持人质,增添无畏的麻烦;另外一方面,他有更大的计划。

平心而论,黄泉六鼠的身手绝对不是盖的,他们联手的话,蝎子和幽狐都有可能被他们虐成渣渣。

尤其是刚才那阵法,虽然看着再简单不过了,但是却威力无穷。

这让柳飞想到了“大道至简”的道理,看似简单的东西,往往能爆出惊人的表现。

他在刚对阵他们这阵法时,真有点手足无措,但是很快他便现了破绽。

先,这个阵法并不是围绕着追魂鼠而设计的,而是偷心鼠!在他们这些人当中,偷心鼠虽然是个女流之辈,但是武功却是数一数二的。追魂鼠名为压阵,实则是为她吸引火力,让她有更大的攻击空间。

而且她的那两条逆天大长腿,很适合这样的阵法,一旦打起来后,很晃眼也很致命。

其次,这个阵法是在保证攻击力的情况下追求度,然而作为绝对的阵法核心,偷心鼠并没有把绝对的度给完全展现出来。这也就直接降低了阵法的威力,不然柳飞很难如此轻易破阵取胜。

而导致她度下降的原因,就是因为她穿了短裙。她的修身短裙明显制约了她的攻击度。她在柳飞的猛攻下突然去撕短裙,很明显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都说人是有羞耻心的,这一点确实没错。偷心鼠就是脸皮再厚,恐怕也很难只穿着红色内内和他打,而这也算是她使用“美人计”的代价吧,如果像那天晚上她一身黑色劲装的衣着,也许就不会拖同伴后腿了……

当听到已经喊得声嘶力竭的房东吼声再起时,柳飞打开门,一个中年妇女立即指着他的鼻子咆哮道:“你在房里打仗啊?”

柳飞拿起袋子道:“我要看这间租户的信息。”

房东怔了一下道:“她人呢?你谁呀,你想看就看?”

柳飞摇了摇头,立即给娄峦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娄峦带着一帮人火赶到。

房东没想到柳飞这么牛,当即给他看信息,柳飞扫了扫电脑屏幕道:“这些信息全都是假的,身份证也是假的,麻烦房东你下次多注意点,不然出了大事你可要负责!”

说完,他把娄峦拉到一旁,把事情的经过和他说了一下,然后皱了一下眉头道:“看来唯一露出真面容的偷心鼠戴的是假面皮。”

说到这,他突然有点后怕,如果她是个极品恐龙妹,那幸亏他今天完全无视了她,不然待抓到她,看到她的真面目,那他岂不是要恶心一阵子?

买了点菜,回到家中,他有点不情愿地把公寓里生的事告诉了幽狐、蝎子等人。

蝎子确认他没受伤后,立即笑得前合后仰道:“看来我说得一点都没错,你被六只老鼠看上了,没失贞操吧?”

柳飞毫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脸色一变道:“说正事,该收网了!”

一听这话,蝎子、幽狐等人哪里还有心思开玩笑,赶紧询问他的计划。

他向韩颖使了一个脸色,然后带着他们三来到门口,小声道:“我决定兵行险招,一锅端!”

说完,他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们。

三人皆是大惊,不过都无法否认这个计划太特么绝了!

吃完午饭,柳飞通过监控录像又现主峰附近的一棵树上插了一把匕。

他独自一人取了回来,然后打开给他们看,十分淡定地道:“看来我把这六只死老鼠给彻底惹毛了,呵呵……”

刘香月看着似乎是用血写的鲜红的“死”字,有些担心地走到柳飞的身旁,扯了扯他的衣袖道:“他们这是要狠了,你有没有绝对的把握将他们拿下?”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只要他们上钩,铁定全部拿下,很快你们就可以睡安稳觉了!”

莫玉半开玩笑地道:“我要是再不回去办公,恐怕就要被老板炒鱿鱼了!”

刘香月连忙道:“那你就到飞哥的公司上班呀,省得飞哥亲自动手挖人了,多好。”

莫玉看了一眼柳飞道:“我的能力恐怕入不了飞哥的法眼,咱们认识那么长时间了,我印象中他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要挖我,我这心里面真是拔凉拔凉的啊。”

寒寒美眸一转道:“玉姐姐,别伤心,搞不好先生是打算为你创建一个大公司呢。”

莫玉先是一惊,随后抚着她的头道:“哎呀呀,小寒寒啊,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你简直就是一人精,真是太会安慰人了。不过我觉得等那一天到来,我恐怕都人老珠黄了!”

柳飞笑道:“玉姐,我不是不想挖,而是哪敢挖啊,徐总还不得拿着扫帚追着我满大街打!”

莫玉向他挤了挤眼道:“这个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

……

当天入夜以后,柳飞和韩颖拿着潜水服鬼鬼祟祟地来到细柳河边,然后潜入暗河,再次来到溶洞阵中。

旧地重游,两人的心绪自然是不一样。

韩颖脱了潜水服后,有些羞涩地歪到柳飞的怀里,然后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道:“飞哥,咱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这么单独在一起了。”

柳飞不无感慨地道:“是啊,自从我回到柳家村后,各种事情是一件紧接着一件,这段时间更是如此,和我当初想象得很不一样!不过既然选择走这条路了,那无论如何也要走下去,你说是不是?”

“嗯!”

韩颖点了点头后,抬起完美无瑕的脸蛋,含情脉脉地看着柳飞,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怎的,柳飞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两人之前在梦境中不停地洞房花烛夜的情形,再也把持不住,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刹那间,两人是烈火遇干柴,一而不可收拾,溶洞中自是掀起无限涟漪,像极了在梦中洞房花烛夜时的情形……

一番酣畅之后,满脸红晕的韩颖依偎在柳飞的怀里,一言不,但是眼里、心里全是情。

柳飞何曾在如此封闭且静谧的空间里做过这种事啊,有点怪怪的感觉,不过似乎也别有一番情趣。

细柳河边,一道婆娑的身影东张西望的,显得甚是孤独,如果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他们准备的,唯独除了溶洞内的那份旖旎,估计他会气得吐血而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