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93章:都是温度惹得祸

第293章:都是温度惹得祸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68  |  更新时间:

“他们会在两个小时后醒来的,小飞飞,洗白白等我哦!”

偷心鼠跟着追魂鼠、夺命鼠等人离开之前,又朝着柳飞嗲里嗲气地说了一句,顿时把柳飞给恶心得直接朝着她连甩了三根银针。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她就像是风中的细柳一般飘忽不定,竟然把他的三根银针全部都给躲了过去。

她虽然没有亮招,但是以她躲避银针的身法来看,身手绝对在追魂、夺命等人之上……

“小飞飞,你好凶啊,吓死人家了,改天你可要补偿!”

偷心鼠用手抚了抚壮观的胸脯,扭了扭身体,隔着她那遮面的黑布都可以感受到她脸上窜出的那股子魅意。

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暗暗誓要是这娘们落在他的手里,一定要让她永远也媚不起来!

待他们完全离开后,他赶紧走到幽狐身旁帮他把了一下脉搏,然后施展银针,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让他醒来!

他又将蝎子给弄醒后,先和他们俩一起把所有人都给转移到院子里,然后把寒寒给卧到床上道:“确实是黄泉六鼠!”

蝎子连忙道:“你和他们交手了?他们的身手怎么样?黄唇鱼有没有被偷走?”

柳飞把他们昏迷后生的事告诉了他们。

蝎子一脸不解地道:“靠,为什么我们都昏迷了,就你没事?”

柳飞干咳一声道:“我百毒不侵!好了,你们觉得他们是怎么让那无色无味的迷烟窜入我们体内的?”

幽狐托着下巴走了几步,眉头紧锁道:“既然你确定是无色无味的迷烟,以烟雾的易扩散性来看,他们应该是借助了风这一媒介,可是今晚的风并不大,他们要是借助风的话,势必离我们比较近。我们以及小黑、小白不可能毫无察觉!”

蝎子亦是道:“对啊,而且玉莲、云柔、寒寒她们全部都在屋里,房门紧闭,怎么也昏迷了?按照你所说,应该也在我们昏迷前后,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柳飞也是越想越想不通,他赶紧打开监控录像看了看,结果不出他的所料,这次他们又是利用监控盲区下的手。

海鸣山那么大,他不可能漫山遍野地安装针孔摄像头,产生盲区很正常,但是这次他还是较以往增加了数倍,饶是如此还能被他们轻易躲过,看来他们这“黄泉六鼠”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三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柳飞猛然站起身道:“除非我们都去过一个地方,而且那地方不能监控!”

蝎子一拍大腿道:“尼玛,厕所!”

幽狐也是拍了一下额头,哭笑不得地道:“这几个家伙还真是无孔不入,我们去看看!”

三个人来到屋后的厕所看了看,并没有现什么异常。

蝎子一头雾水地道:“怎么会这样?”

柳飞又到女厕所看了看,然后捏着鼻子来到厕所后面,用木棍掀开粪坑盖子瞄了瞄。

当现粪坑边缘有几个明显凸出来的细管口,他用棍挑了一下,几个装着气体的瓶子浮了上来。

他赶紧示意幽狐和蝎子上前看一下,然后带着他们俩一起闪开七八米,吐了一口粗气道:“这帮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竟然用这一招!”

蝎子摇头道:“真是服了,这么恶心的手段也想得出来,这帮家伙贼当得出神入化啊!只是还有一点让人想不通啊,我们既然都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呼入的这些无色无味的迷烟,为什么会在差不多的时间段昏迷呢?这不科学啊,毕竟我们上厕所的时间不同!”

幽狐立即附和道:“这确实是个大问题。从入夜到凌晨两三点,时间跨度还是挺大的,这些气体瓶他们可以先后放,保证我们都呼入,但是他们是如何让这些迷烟潜伏在我们体内不作,然后再一起作的?”

说到这,他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道:“这六只老鼠可真会玩!”

柳飞仔细琢磨了一会儿,打了一个响指道:“很明显是利用什么东西诱了潜藏在我们体内的这些迷烟。”

蝎子慌忙道:“难道还是借助风这个媒介,我们呼入的空气中被动了手脚?”

幽狐道:“这个问题不又回去了吗?他们是如何在距离我们较近的位置,在我们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利用空气和风做手脚的?而且寒寒她们可是呆在屋里呢!”

柳飞抬头望了望星空道:“也许只有一种可能了!”

蝎子和幽狐连忙道:“什么可能?”

“温度!我看过最近的天气预报,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差不多是海鸣山温度最低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温度应该满足诱我们体内迷烟产生作用的条件。”

蝎子大惊失色道:“不是吧?这特么玩得也太高级了,咱们怎么和他们斗?”

柳飞苦笑一声道:“他们可是说了,一年多没犯案了,太无聊,想多玩我们几次,显然是要玩死我们啊!这次他们偷黄唇鱼我们败了一局,但是下一次,绝对不能再败,不然……”

他并没有把偷心鼠要偷他的事告诉他们俩,一方面,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嚷嚷着偷,太难以启齿了;另外一方面,他觉得肯定可以保护好自己,为今之计,是避免黄泉六鼠以此放烟幕弹,他必须得保护好身边的这些美女们。

蝎子和幽狐也知道柳飞重情重义,他身边的这些人肯定要比两条黄唇鱼重要太多了,而且他们兄弟三人何曾受过这样的欺凌啊,接下来一战绝对算得上是雪耻之战,不容有失。

三人当即密谋了一番,待娄峦、韩颖、寒寒等人全部都醒来后,他们简单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们,他们听后也是异常震惊。

天亮后,柳飞实在挂念莫玉的安危,亲自到凤凰市把她接到了海鸣山,然后让李姗姗也到他的家中办公。

处理完这些,他让蝎子和幽狐保护好她们,带着刘静月来到京城参加他和刘家的战略合作新闻布会。

很显然,这个会他是不参加不行了,而且他也担心黄泉六鼠手伸得太长,会危及到刘香月的安全。

在战略布会上,柳飞和刘香月共同宣布,两家麾下所有公司将展开全领域、多方位的合作。

至于合作的具体细节,双方并没有公布。

布会结束后,柳飞和刘香月、刘益帆、刘益航进行了私聊。

刘益帆颇为忐忑地道:“亨利先生的评估小组回去后,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是不是代表没戏了?”

柳飞笑道:“恰恰相反!在我来的路上,我打电话咨询了一下玫瑰,她说亨利先生对你们刘家麾下的产业很感兴趣,这两天就会做出最终决定,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

一听这话,刘益帆十分激动地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我已经察觉到刘家的动静了,一旦我们刘家麾下几家公司重新开盘,他们势必会有大动静,而如果亨利介入的话,基本上不用担心这些了。”

柳飞道:“我也售卖了黄唇鱼,准备好两三个亿的资金了,所以无论刘迅、刘昊的那些盟友怎么整,我们都不用怕!刘迅和刘昊父子一事,警方有没有对宋河洲父子展开调查?”

刘益航道:“被叫去警局问话了,他们父子俩自然是推得一干二净,可能是觉得还可以依仗他们,刘迅和刘昊父子也没有拉他们下水。不过,他们宋家竟然敢祸乱我们刘家,这笔账岂能就这么算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已经让人放出消息了,目前京城的商界圈已经传开了,说的就是他想搞垮我们刘家一事,也算是让大家伙都看看他们父子的嘴脸,接下来我们还有后招,即使最终不能把他们怎么样,那也得让他们感觉到疼!”

柳飞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作为华夏商界的六豪门之一,刘家的实力在那摆着呢,想像对付凤凰吕家和凤凰孙家一样对付它,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事急不得,还得慢慢来。

交流完,柳飞以请刘香月到海鸣山帮助刘静月恢复记忆为由带着她离开了京城。

刘香月自然是听说了黄泉六鼠之事,所以在飞机上,她小声道:“他们就那么可怕,那么狡猾吗?”

柳飞道:“不然何至如此啊,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再钻了空子。我知道现在你们家离不开你,但是你的个人安全最重要。你尽量通过远程办公吧,然后让你二叔多忙碌一些。”

刘香月听了这话,心里暖暖地道:“没想到你没把我遗忘在京城的角落里,嘻嘻……放心吧,现在各个公司都已经稳定下来,对于几家上市公司重新开盘后将要生的事,我们也做了充足的预案,所以我没你想得那么忙。”

“那就好!”

柳飞带着她们姐妹俩回到柳家村,两天后,刘家麾下的几家上市公司同时开盘,不过刚开盘就出现很多股东集体抛售股票的情况,柳飞直接拿出两亿四千万购买,亨利先生则是拿出了五个亿。

如此大的资金投入,再加上又是柳飞和亨利两人同时介入,所以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出现了特别有趣的一幕,在眼看着就要跌停的情况下,很快竟然涨停了!

这样的重磅消息直接惊动了整个华夏商界。

当然,他们关注的不是涨停本身,而是这背后隐藏的东西。

柳飞花钱购买抛售的股票,倒也在众人的预料之中,但是一下子买这么多,确实有点出乎人的意料。

至于亨利的介入,他们则是完全没想到。这完全就是撒手锏,刘迅、刘昊以及宋家的“盟友们”再怎么集体抛售,有这座级大山在,他们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啊……

就在这时,柳飞又添了一把火,宣布海鸣山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和海鸣山水产品养殖公司同时增资扩股,注册资本都增加为两千万,刘香月和刘静月姐妹俩作为刘家的法人代表各持两家公司百分之十的原始投资。

至此,华夏商界的精英们这才意识到柳飞和刘家的战略合作绝对不是一句空话,现在俨然是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双方的实力毫无疑问都上了一个台阶。

这本来是很值得庆贺的事情,但是柳飞却高兴不起来,究其原因,还是那六只该死的老鼠!

转眼间都好几天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