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90章:重色轻友,虐出爱情

第290章:重色轻友,虐出爱情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77  |  更新时间:

提着双拳来串门,张口就是一个“杀”!

宋河洲和宋楚恒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感受不到他这戏谑语气下的浓浓杀意。

说真的,两人都有些害怕!

因为他们都知道,柳飞就是活脱脱一“杀神”,能够轻松把各种高手虐成渣渣,更别说他们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生意人了。

不过他们也不是被吓大的,而且都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人,所以调整得很快。

宋河洲见手下的众保镖全都围了过来,立即呵斥道:“你们眼瞎啊,不知道这就是闻名华夏商界的柳总吗?谁刚才骂人的,立即向他道歉,然后一律辞退!”

一听这话,众保镖一片哗然。

宋河洲再次道:“怎么,听不懂我说的话吗?赶紧的!”

五六个保镖相互看了一眼,一起走到柳飞的身后,然后一起弯腰说对不起。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暗想这老狐狸是让咱背黑锅啊,怎么办?

他抽了一下鼻子,转头看向几个保镖道:“你们的宋总果然名不虚传,治下甚严啊,不过我和他的风格不一样,我还是很宅心仁厚的,我接受你们的道歉,另外,如果宋总真把你们给辞了,海鸣山随时欢迎你们,我那边很缺人,只是记得把张嘴骂人的毛病给改了就行。”

说到这,他又转头看向宋河洲道:“我看宋总麾下这么多的保镖,估计马上又要换一批身手更好的,所以根本不会在意这几个吧?”

众保镖一听这话,哭笑不得。

宋河洲的脸色则是变得有些难看,他没想到柳飞竟然又这么堂而皇之地把皮球踢给他了,而且还顺便阴了他一下,真特么贱啊!

他在商界纵横了那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碰到一个大老总夜揍别人家的保镖不说,而且竟然还要当着人家主子的面光明正大地挖人……

若论另类,恐怕只此一家!

可是,他又能怎么办?这货太不好对付了!

想了想,他讪笑道:“柳总还是一如既往地幽默,可真会开玩笑。你们都下去吧,柳总是客,不必如此!”

柳飞连忙“得寸进尺”道:“下次应该没人再拦我了吧?”

“……”

宋河洲无语。

宋楚恒则是恨不得吐口唾沫淹死他。

正在准备离开的众保镖则是被雷个半死。

柳飞见他们一个个都是这反应,干咳道:“哦,我明白了。看来宋总是想让我帮着练保镖,这差事我可是最喜欢的,今后这事包在我身上了,而且免费!”

宋河洲干笑道:“柳总又开玩笑了。今后但凡你提前打个招呼,我们刘家的大门绝对为你敞开!不知道你深夜到访,有何贵干啊?你不是在海鸣山吗?怎么突然来京城了?”

听到这话,柳飞摇了摇头。

这装糊涂的功底真是了得啊,刘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他会毫不知情?

笑了笑,他道:“宋总,戏不要演得太真,糊涂也不要装得太深!你会不知道我为何而来?”

宋河洲依然是一头雾水道:“柳总何出此言啊,我真的毫不知情。我都已经睡了……”

“你毫不知情什么?”

意识到说漏嘴了,宋河洲连忙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咱有什么事进屋说吧。”

柳飞将手一摆道:“二位,不必这么假惺惺的,没意思!我这次来,就是给你们下战书的,你们私下做了什么事,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猛然抬起手,宋河洲和宋楚恒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向后退了一步。

柳飞则是抹了抹鼻子,然后哈欠一声道:“你们这里乌烟瘴气的,不宜人呆,告辞!临走前再说一句,小宋总,你是刚换的睡衣吗?扣子扣错了!记得早点睡,通宵想对策可是容易头炸的!”

说完,他转身就走。

宋河洲连忙道:“柳总,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你麻痹,等着遭报应吧!”

柳飞实在受不了他这假惺惺的样子,头根本没转不说,而且还直接爆了粗口。<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宋河洲站在原地怵了好一会儿道:“这个王八蛋,给脸还上天了,老子不灭了你,老子就不姓宋!”

宋楚恒沉声道:“看来这次不仅刘迅和刘昊父子要玩完,咱们安排在刘家的眼线也要全部被揪出来了!这家伙竟然戴着假面皮隐藏在刘家那么久,还是我们太大意了啊!”

宋河洲紧攥拳头,怒声道:“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我本来以为以你的能力,兴许可以勉强和他打个平手,现在看来,你根本就玩不过他!经过刘迅、刘昊父子一事,刘家势必会彻底倒向他了,我们这一局输得太猝不及防,输得太彻底了!走,继续商量对策!”

两人走进客厅,一保姆迅速拿来了西服外套给两人披上。

宋河洲摇头道:“我刚才就说了,没必要换睡衣,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这下你看到了吧?你还是嫩!”

宋楚恒干咳一声道:“我也没想到他堂堂公司老总竟然完全一副痞子做派,而且还不由分说,直接和我们撕破脸皮。”

宋河洲摆摆手道:“不说这些了,先想想如何避免被刘迅和刘昊父子的事给波及到,再给那柳飞和刘家一个下马威吧!”

……

柳飞回到别墅,将自己夜闯宋家的事和刘香月、蝎子等人说了一下,然后道:“我基本可以肯定刘家内部还有宋河洲的眼线,要尽快揪出来!另外,我已经当面给他们下了战书,他们绝对不会一味‘防守”的,肯定会再出手,接下来的这场硬仗咱们要好好地打!”

刘香月点头道:“你放心,我这次一定彻底清除干净那些卧底、眼线什么的。只是公司的那些人该如何处理?”

如果真按照刘迅和刘昊父子说的那样,刘家麾下所有公司都有他们的人,而且数量还非常多,真的全部都处理的话,势必会引起公司的大动荡。

柳飞托着下巴走了几步道:“如果是员工的话,倒还好办,比较棘手的就是管理人员!我想你可以效法古人,召开一个管理人员大会,然后拿着一份名单,就说已经查清楚是哪些人了,但是只要今后尽心尽力为公司效力,你可以既往不咎,然后当着他们的面把名单给烧了。”

一直坐在一旁听着没说话的刘静月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轻声道:“在此基础上,可以再破格提拔一两个他们的人。至于如何确定是他们的人,自然是要调查。”

听到这建议,刘香月喜出望外地跑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道:“我的好姐姐啊,你终于愿意过问公司的事了?”

刘静月道:“我只是就事论事。”

柳飞笑道:“你这一就事论事就是惊喜啊!”

刘静月当即白了他一眼。

柳飞一脸无辜地道:“我又怎么了?夸你也是错?”

“话多!”

“……”

柳飞一阵凌乱之后,蝎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道:“冰山美人再次冰山起来,真的好可怕啊,若是你不能让她恢复记忆,我想你很快就会明白我为什么那么讨厌幽狐了!”

柳飞浅笑道:“你们那是虐出基情,我这是虐出爱情,有可比性吗?”

蝎子狠瞪了他一眼道:“贱!”

柳飞哈哈大笑道:“好了,你好人做到底,查出几个他们父子安插在公司的管理人员的事就交给你了。”

蝎子道:“行吧,记得给我你水产品养殖公司百分之五十的原始投资!”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喂,你不是应该睡了再说这话吗?”

“你……重色轻友!我撤了!”

蝎子快速消失,刘香月则是立即伸出藕臂搭着柳飞的肩膀,笑得前合后仰道:“我发现蝎子哥有时候蛮可爱的!”

闻着她身上散发的勾人体香,柳飞干咳一声道:“这话千万别被他听到,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一听这话,刘香月笑了更欢了,曼妙的身段都贴着他的身体了。

刘静月看不下去了,很是严肃地道:“香月,你看你这成何体统?”

刘香月怔了一下,连忙松开柳飞,然后窜到她面前道:“姐,你……吃醋了?”

刘静月剜了她一眼道:“你这丫头再胡说,我决不饶你!”

“嘻嘻……分明就是,看来某人的魅力杠杠的啊,这么快就让你改变对他的印象了。”

“你……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让你乱说!”

刘静月猛然起身,追着刘香月打了起来,刘香月在房里跑了几圈后,突然绕着柳飞跑了起来,忽然,她将刘静月往柳飞怀里一推道:“姐姐,我可没和你抢哈!”

“啊……”

窜到柳飞怀里的刘静月缓缓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柳飞后,像是触电似的踉跄了几下,然后直接向后倒去,柳飞一个闪身,伸手勾住她的柳腰,把她往怀里一拉。

刘静月双手覆在他那健硕的胸膛上怔了怔,再次慌乱,柳飞则索性将她抱在怀里道:“你放心,我一定让你恢复记忆,让那个自信、大方的你上演‘凤凰’归来!”

正在朝着他乱打的刘静月听了这话,突然安静了些,不过只是短短几秒后,她便忽然低头咬了他一下。

柳飞轻呼一声,连忙揉着胸脯松开她。

刘香月留意到姐姐咬的位置后,都替她感到不好意思了。

刘静月见状,赶紧捂着脸闪进了房间。

柳飞无比凌乱地摇了摇头,暗想她要是成了他的女人,非得咬回去不可,她要不要用这么大的力气啊……

两天后,刘香月在让几家上市公司统统停牌的基础上,召开公司管理人员大会,然后按照柳飞和刘静月所说破格提拔了两个刘迅的人,又当众烧毁了“名单”。当然,名单上其实并没有名字。

事实证明,效果很不错,刘家麾下所有公司都很快稳定了下来。

柳飞又帮忙把潜伏在刘家的几个宋家的眼线揪出来,然后带着刘静月回到海鸣山,一开始刘静月是死活不肯的,刘香月苦苦劝说,并说自己隔天也去海鸣山,她才勉强同意。

不过一路上,她一直和柳飞保持着距离,而且永远是一张冰块脸。

这让柳飞恍然有种给冰山总裁当保镖的错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