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88章:是时候亮出身份了

第288章:是时候亮出身份了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941  |  更新时间:

“是被你奶奶和你二|奶奶那两个老妖婆联手逼死的!”

刘迅见刘香月不吭声,几乎是咆哮着自己回答了。

刘香月对这些事明显不清楚,所以显得异常震惊。

柳飞和蝎子则是显得颇为淡定,都说“无恩怨,不豪门”,这豪门恩怨有时候比外人争斗残酷多了。

而且有不少还是说不清,道不明,累积已久的,这其中的是是非非,外人真的很难评判。

刘昊见父亲情绪激动,安抚了几句,然后看向刘香月道:“香月,在你奶奶去世前,你被迫害成那个样子,你竟然还可以活得那么乐观,活得那么没心没肺,说实话,真特么是另类!”

顿了顿,他继续道:“怎么说呢,无论承不承认,我们都是刘家的一份子,所以肯定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但是有个问题必须要先问清楚,这事除了你们三,还有谁知道?”

柳飞隐约猜到他这是什么意思,十分干脆地道:“除了我们三,没有其他人知道,包括刘总的二叔和三叔。怎么,你们这是要谈判吗?”

刘昊阴笑一声道:“很好!看来香月你做事还是留有一线的,没想把我们父子赶尽杀绝!这样,只要你服下我给你的药,然后怪怪回医院躺着,待我们拿到几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以后,我就给你解药!没上市的公司也是归你所有,你看怎么样?”

说完,他走进一间房间,没过多久,他拿了一个小锦盒出来,然后打开,里面静躺着一粒黄豆大小的黑色药丸。

刘香月缓缓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很是痛心地道:“你们是要拿几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作为补偿吗?”

刘昊冷笑一声道:“什么补偿,这本来就是我们父子应得的!我们一无所有,辛辛苦苦创业,你们却坐享其成,凭什么?”

刘香月用手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摆手示意道:“别说了,我明白了!我再问一句,我姐上次被绑架,你们有没有插手?都这个时候了,卸下伪装,痛痛快快地给句实话不会死吧?”

上次姐姐被逼服了毒药,这次她也要遭受相同的手段,这怎能不让她怀疑?

刘迅直接道:“你姐身边确实安插有我们的人,但是你姐可不是你,她既精明又强势,在家族内的地位也高,我们是有这个计划,但是很明显不是现在,你姐被绑架纯属意外,也算是上天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良机!”

这个回答可以说完全是在柳飞的预料之中。

因为绑架一案背后还牵扯着盗墓案,刘迅和刘昊父子很难涉及这么深。

不过,有个问题,刘香月不问,他实在是摁耐不住了,遂盯着刘迅道:“你们是不是还和宋家勾结了?”

刘迅再次打量了他一番,忽然厉声道:“就是勾结了,又能怎样!今天我可以不伤她,但是你们俩……必须得爬着出去!”

柳飞和蝎子相互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

刘昊见他们俩似乎完全没有把他们父子,把这么多的保镖放在眼里,勃然大怒道:“笑什么?活腻歪了是吧?”

柳飞淡淡地道:“确实活腻歪了,而且想杀我们的人也贼多,但就是死不了,你说咋办?”

“那我现在就送你们死!”

刘昊何曾见过这么猖狂的人啊,当即将手一摆。

“等等”,柳飞和刘香月对了一个眼神后,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问一句,能到院子里打吗?我怕误伤到你们父子俩!”

“卧槽,干死他!”

刘昊见他一个小小的保镖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吊儿郎当的样子,哪里还能忍,抄起桌子上的杯子就砸向柳飞。

“年轻人,乱扔什么东西啊,还你!”

柳飞漫不经心地接住,手往上一仰,刘昊快速低头,柳飞则是嘴角一勾,手臂突然下压,朝着他的鞋面砸了一下。

“啊……”

刘昊蠢中虚招,当即抱着一条腿哀嚎了起来。

柳飞干咳一声道:“不好意思,误伤了,还请多担待!”

“你祖宗的!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杀了他!”

刘昊再次咆哮,众保镖相互看了一眼,一起大吼着冲向柳飞和蝎子。

柳飞和蝎子几乎是一起扭了扭脖子,然后闪到人群之中。

“嘭嘭嘭!”

<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啊啊啊……”

战斗来得很慢,但是结束得很快,但见柳飞和蝎子一左一右,手脚狂飙,不一会儿的功夫,十几个保镖全都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俨然不够他们俩热身的。

刘迅和刘昊父子见状,惊得嘴唇半张,全身发抖。

而就在这时,一个保镖突然起身从背后袭击柳飞,柳飞眼神一凌,一个侧身,十分麻溜地反擒住他的双手,然后用脚一踹,他就像是一辆坦克一样冲向刘迅和刘昊,直接把他们父子给撞翻在地。

“不好意思,好像又误伤了!”

柳飞拍了拍手,来到刘昊的面前,一把夺了他手中的锦盒,然后拿出毒药闻了闻道:“慢性毒药,和静月被逼服下的那毒药的毒性不相上下,你们父子好歹毒啊!”

这也能闻出来?

刘昊异常震惊地道:“你……你们到底是谁?”

柳飞耸了耸肩道:“我暂时只能告诉你我吃过的毒药比你接触过的毒药不知道要多多少!”

说完,他看向刘香月,意思再明显不过:接下来的一切需要你来定夺!

刘香月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将眼一闭道:“带他们走,立即召开家族内部会议!”

刘迅一听这话,慌忙道:“香月,你这是要铡草除根吗?”

刘香月看着他道:“迅叔,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说这话吗?我瞒着其他人前来,意思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是你们父子怨念太深,一错再错,怨不得别人!”

柳飞和蝎子对视了一眼,也不管他们父子的谩骂,直接押着他们跟着刘香月一起来到了刘家老宅。

当家族内有话语权的人都到齐后,刘香月直接宣布内鬼就是刘迅和刘昊父子,并亮出了证据。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刘益帆不停地摇头道:“老迅,真没想到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干的,你……”

说到这,他已经说不下去了。往日里,他们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他也佩服他的能力,但是他真没有想到原来那些都是伪装。

刘益航的情绪明显比他还激动,他怒指着刘迅咆哮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故意利用我和老二的矛盾挑起争斗,祸乱我们刘家,用心何其险恶!要我说,必须得让警方介入,让你们父子付出应有的代价!”

刘迅有恃无恐地道:“警方介入?老三,你这是玩古玩把自己玩成了猪脑子啊!我和小昊密谋那么长时间,你觉得会这么束手就擒了?别的不说,这个名单上的股东可都是我们的朋友,只要我和小昊出了点事,他们集体抛售股票,到那时,呵呵……你们就等着看着红彤彤的钞票从你们手里蒸发吧!”

“你!”刘益航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道:“你还是刘家的子孙吗?”

刘迅冷笑一声道:“别和我说这些,没用!除了这些股东外,我能说刘家麾下所有公司都有我的人,而且光管理人员就足够吓你们一大跳吗?你们要是想闹个鱼死网破,那咱就试试!既然得不到,那我就亲手毁了这个让我恶心了一辈子的家族!”

一直没有吭声的刘香月紧紧地攥着粉拳,厉声道:“还执迷不悟呢!作为刘家现在的当家人,我已经决定了,报警!”

刘益帆和刘益航相互看了一眼后,难得一致道:“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支持!”

一个年纪很大的男子道:“待警方查实,清除族谱,不入祖坟,我们刘家和他们父子再无联系,就这样吧!”

说完,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突然咳出了一口血,引得众人大惊,不过他却摆摆手,用沧桑至极的语气道:“死不了!”

刘迅和刘昊显然没想到他们下手会这么狠,不停地怒喷狠话,不过没有人再理睬。

在他们将要被关起来前,刘迅异常愤懑地瞪着几乎被忽视的柳飞和蝎子,咬牙切齿地道:“你们俩到底是谁?”

柳飞看了一眼蝎子道:“看来我们是时候亮出身份了!”

说完,他将假面皮一撕,蝎子也是照做。

看到众人皆是无比震惊地看着他们俩,柳飞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柳飞,这位是我的好兄弟,也就是前些日子帮你们化解黑客攻击的那个技术高手。”

嘎!

所有人都震惊了。

他就是柳飞!

他竟然是柳飞!

他已经在他们眼皮子地下转悠了那么多天,他们却毫无察觉……

刘迅双瞳放大,难以置信地道:“不……这不可能!你在香月身边多久了?”

柳飞耸了耸肩:“自从她们姐妹俩回到京城,我就一直在保护着她们。”

刘迅顿觉胸口像是被锤子砸了一般,他摇头道;“这不可能!你不是还出现在海鸣山的那个租赁土地的仪式上吗?”

柳飞往蝎子身旁站了站,先指了指他们几乎一模一样的身高,又指了指他们相差不多的体形,最终指了指被他们丢在地上的假面皮,什么也没说,但是所有人都懂了。

“你这个坏我好事的王八蛋,我和你拼了!”

说着,他声嘶力竭地冲着柳飞怒吼,但是柳飞就当是什么都没听见。

刘迅不甘心,立即指着刘香月和刘静月两姐妹道:“你们看到没有,她们姐妹俩才是吃里扒外的败类!”

杨昊亦是道:“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让我们同室操戈,我不服!不服!”

“带下去!”

刘香月实在听不下去了,怒喝了一声,他们二人被迅速带走。

刘益航看了一眼柳飞,哭笑不得地道:“香月,这你怎么解释?”

刘香月反问道:“三叔,你先说说你为什么偷偷打听我病情的真假?”

意识到她患急性阑尾炎是个局之后,他就知道她早晚会问这个问题,他有些尴尬地道:“我就是一时好奇,想看看你有没有在用计,我敢对着列祖列宗发誓,真的别无他意!倒是这柳飞,你无论如何也得给大家一个交代吧?”

刘香月咬了咬牙,看着柳飞和刘静月道:“他早已和我姐私定终身,另外,不知道你们还记得几年前的那个特大贩毒案吗?小龙为了救我姐死了,但是还有一个救我姐的人,就是他!”

听到这话,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刘静月突然很是失态地大喊道:“香月,你胡说什么呢?谁和他私定终身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