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87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第287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90  |  更新时间:

刘益帆的隐忍、刘益航的无所谓、刘迅的无懈可击,可以说这截然不同的三个人正在让内鬼一事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

现在刘益帆和刘益航相继被免职,表面上看刘迅成了最大的赢家,但是谁又能保证这个刘家家族内部的老好人没有陷入到别人给他挖的坑中?

想了想之后,柳飞看了一眼一脸惊讶的刘香月道:“既然看不透,那就让他们自己演变,目前看来,内鬼的目的就是夺权!你的这三个叔叔在你家族内部都是很有威望的人,如果另外两个人威望受挫的话,那么内鬼必定收益!至于让你装病,其实就是想试探一下内鬼,看看他接下来的动作是什么。”

刘香月道:“这整得有点像玩‘无间道’了。我要装什么病呢?”

柳飞笑道:“这个我也帮你想好了,急性阑尾炎!甚至连你要到哪家医院去就医也正在安排中,反正你就是走个流程。如果有人到医院去核查你病情的真假,那么搞不好这个人就是内鬼。”

“医院那边会露馅吗?”

“既然是我安排的,你觉得有露馅的可能吗?”

刘香月盈盈一笑道:“姐夫,你在我心目中真是无所不能!还有蝎子哥,也是一个BUG存在,他今天在会客厅的反应真是快极了!而且他戴上假面皮之后给人感觉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说到这,她突然奇想道:“话说你们都是在哪整得这像真的一样的假面皮啊?可不可以也给我一个,让我也伪装过过瘾!”

柳飞笑道:“当然可以,但是肯定不是现在,你现在就得站在你姐的位置上!你姐目前的神经还很脆弱,不能受到什么强烈的刺激,我争取尽快让她绷着的那根弦松弛下来。”

刘香月点了点头道:“嗯,我也感觉现在姐姐变得太敏|感,和她以前那处变不惊的状态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对了,姐夫,我突然想起来今天那个捣乱的男子说的话,那些名流大腕们肯定会结合谣言,多加揣测吧?”

柳飞走了几步道:“首先,你又习惯性喊我姐夫了,不怕你姐又发火啊!其次,这个问题我也在琢磨,当时那家伙直接拆穿你姐的身份,我虽然及时整了那么一出,但是当时周围也是一片哗然。”

缓了缓,他继续道:“毫无疑问,他们会结合之前的谣言多加揣测。但是你别忘了你当时和你姐的鲜明对比,你当时处变不惊,像极了你姐以往的样子,而你姐在我的牵动下很像你,你们姐妹俩对比差别那么明显,我想他们即使有揣测,看到那画面,也会打消很多。”

刘香月仔细琢磨了一番,也觉得他说得有理,当即笑道:“那这么看来,我被黑一次还是值得的,不然恐怕正中内鬼的下怀了!”

柳飞道:“没错,内鬼肯定是想彻底搅乱刘家,然后乱中取利!好了,你准备一下,待蝎子把医院那边安排好,咱们就立即演戏!”

……

当晚十一点,刘香月突发急性阑尾炎到医院“做手术”,手术成功后住院疗养。

这样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刘家家族内部一下子炸了,刘静月已经那样子了,她现在又住院,公司咋办?

刘香月倒是很果断,直接将公司的一切事务全权交给刘迅负责。

刘迅推脱一番后,实在推脱不掉,只得接受。

两天后,生日晚宴上男子故意刺激刘静月一事调查清楚,根据刘迅所查,原来是男子和几个守门的保镖相熟,打着见见世面,顺便帮帮忙的幌子,给他们一些钱,然后让他们把他给安插到生日晚宴现场的。

而那几个守门的保镖正是刘益帆的保镖,在生日晚宴时被借调到老宅帮忙的……

矛头再次对准了刘益帆,一直呆在家中的刘益帆听到这个消息后,再也难以淡定了,直接冲进医院,找到刘香月,申辩这是有人在故意栽赃陷害。

十分凑巧的是刘益航也在,一时间两兄弟竟然在医院闹得不可开交。

柳飞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们隔开。

当天下午,就有媒体爆料京城刘家目前正陷入激烈的争权内斗中,而且还附上了刘益帆和刘益航在医院大打出手的照片。<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此消息一出,刘家麾下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直接跌停……

待病房内无他人后,刘香月欲哭无泪地道:“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三叔向医生打听我的病是真是假了吗?怎么现在矛头又对准二叔了?今天我没把三叔私下打听我病情的事告诉二叔,不然估计他们俩会拼命!”

柳飞以手扶额道:“现在这局面也超出我的想象了,不过毋庸置疑,距离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

刘香月皱了一下眉头道:“你的意思是?”

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道:“耐住性子,再等等!”

又过了两天,柳飞拿着一长串的名单递给刘香月道:“你可以出院直接到他们家去聊聊了!”

刘香月看了一遍,不停地摇头道:“怎么会是他们?这怎么可能?”

柳飞知道她难以接受,拍了拍她的香肩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藏得可真深,若不是有人彻底耐不住性子,想抓住机会,一举拿下几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的话,我相信肯定是你二叔先遭殃,紧接着是你二叔!”

刘香月缓了好一会儿,咬了咬牙,将被子一掀道:“我们走!”

戴着假面皮的蝎子像是幽灵一般出现在病房门口,双手抱胸道:“这些可都是我动用人脉在很短的时间内搜集到的铁证,怎么能不带上我?”

柳飞道:“你来得正好!就我们俩陪着她去。”

蝎子明白他的用意,点了点头。

刘香月换了身白色长裙,然后带着柳飞和蝎子直接来到刘迅的别墅。

正在吃晚饭的刘迅和他的儿子刘昊看到刘香月后,直接站起身道:“你不是在医院养病吗?”

刘香月二话不说,直接把名单表往他们面前一扔。

刘迅看到名单后,嘴唇微微抖了一下,然后和蔼可亲地道:“香月,我想你误会了!这不是最近股票跌得太厉害,小股东们非常不满,纷纷卖掉嘛,我就靠个人关系联系了一些信誉好、有实力的公司以及一个资产雄厚的个人买了股票,这不,今天尾盘的时候,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就小幅回升了。”

刘昊道:“对啊,我们本来也想第一时间告诉你的,但是这份额也不大,而且你又在养病,所以就没说。”

刘香月干笑一声道:“份额不大?这些数量众多的公司和个人购进的股票加起来已经快达到百分之十五了,这还不大?如果我再晚知道几天,你们让他们持续购买,然后再联合家族内部持有较大股份的人,公司是不是就变成你们的了?迅叔,我一直特别特别尊敬您,但是我实在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刘迅依然是不慌不忙地道:“香月,我想你真的误会我了!我和小昊这完全是为了公司好啊!你难道这是怀疑我是内鬼吗?你自己觉得可能吗?我和小昊这些年自己创业,我们公司的市值都有十几亿了,没必要侵吞刘家的固有财产吧?”

蝎子没想到他如此淡定,他笑了笑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以你这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的性格,这股票购进应该是你这宝贝儿子沉不住气购买的,对于你来说,等刘总的二叔和三叔在刘家内部彻底失去威望,没了地位,没有人能够和你竞争了,才是你光明正大夺权的时候,我说得没错吧?”

刘迅终于怒了,他瞪着蝎子道:“你一个保镖在这胡说什么?”

蝎子道:“胡说?难道还非要刘总把这名单上的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一一盘查吗?你和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我可是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了!”

说到这,蝎子一连说了好几家公司的老总和他们的关系以及近来刘昊接触的一些人。

刘迅和刘昊听后都十分震惊,毕竟这是绝密啊,他是怎么查到的?

蝎子看到他们的表情,风淡云轻地道:“你们是不是还要说你们和他们碰面就是为了劝说他们购买公司股票,提振股东们的信心啊?我想刘总没这么好骗!”

顿了顿,他继续道:“另外,我还调查到一个十分关键的线索,那个在会客厅捣乱的男子其实是你的人!是你在利用刘总二叔和三叔之间的‘宿怨’,让他们之间的争斗白热化,你好坐收渔翁之利,好手段!对了,那男子的老婆目前在我的手上,如果你还要狡辩,我可以立即让她过来说说你和那男子在刘总生日晚宴前的秘密谈话!”

听到这,刘迅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实在没想到他连这都调查到了。

他那和蔼的笑容已经荡然无存,整张脸都显得很阴冷。

“你到底是谁?”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悄悄地向站在门口的保镖做了个小手势,柳飞和蝎子其实都有留意到,不过他们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蝎子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是内鬼!”

柳飞道:“据我所知,你是刘总二爷爷的私生子,是他第二个孩子,你原本在家中备受冷落,但是在你大哥早早去世后,你得到你父亲的重视。这段经历可能会对你的心理产生一定的影响,我说得对吗?”

“你知道得太多了!”

刘迅突然将手一摆,十几个保镖涌了进来。

刘香月见他面部狰狞得有些可怕,很是心痛地道:“迅叔,你这是要杀了我吗?”

刘迅冷笑一声道:“香月,其实我挺同情你的,你一直被你奶奶视为灾星。实话告诉你,那老太婆也是这么看我的,她和你二奶奶就是一个德行,各种看不起我,贬低我,这也就罢了,竟然害怕我参与你爷爷这一脉的公司事务,就像是防狼一样防着我!”

咬了咬牙,他继续道:“凭什么!刘家能有今天,我父亲也有一半的功劳,为什么好处全部被你们给占了!难道就是因为我是私生子?那要怪也要怪那老东西没拴紧自己的裤腰带,他犯的错为什么要我和我妈来背?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吗?”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