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86章:一吻一誓两人情

第286章:一吻一誓两人情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27  |  更新时间:

求婚!

而且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在绝大多人看来都很陌生的男子,以这种方式向刘香月求婚,偌大的会客厅顿时炸开了锅。

正在和宾客交谈的“正主”刘香月看到这画面,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不过她反应极快,很快意识到柳飞这是随机应变,不然她和她姐身份互换的事情可就要在这么多商界名流面前暴露了!

到那时,刘家麾下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势必又将遭受一轮跌停,损失难以想象。

而这,还是次要的。

刘家的威信肯定会饱受质疑,这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

所以尽管这一幕显得很突然,很滑稽,但是刘香月还是在心中默默支持着,更是渴望姐姐能够稳住情绪,配合着点。

蝎子作为柳飞多年的老搭档了,对彼此也是甚为了解,当看到这画面时,他也是被雷得够呛,不过他绝对是除了柳飞之外,反应最快的那一个。

在那刻意刺激刘静月的男子刚站起身,准备继续揭穿的时候,他已经以保镖的身份窜到他的身旁,一把捂住他的嘴道:“适可而止吧!”

说完,他没费什么力气就干净利索地把他给拖出了会客厅。

“啊……”

“啪!”

……

已经被震惊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的刘静月缓过神来后,尖叫一声,朝着柳飞就是一巴掌,然后捂着脸发了疯似的往外跑。

反正有假面皮掩盖着呢,柳飞也是完全豁出去了,没羞没臊地追着她大喊道:“香月,你到底怎样才肯接受我?我对你真的是真心的!你就是让我死,我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那你就去死吧!”

柳飞本来就是想说得深情点,尽可能地转移众人的注意力,让大家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谁曾想一直往外跑的刘静月竟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向已经回到会客厅的蝎子使了个脸色,然后大吼道:“想验我的真心是吧?那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说完,他一连推开几个想抓住他的保镖,然后奋力地往墙壁上撞去。

“你个混蛋,别啊……”

刘静月虽然不知道这个陌生男子是谁,但是看到他真的撞,也是吓得半死,赶紧制止。

可是为时已晚,柳飞已经像是离弦的箭一样撞向墙壁,不过就在他将要撞到的时候,一个宽厚的胸膛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紧接着一声闷哼响起,蝎子无比幽怨地小声道:“卧槽,你敢再大点劲吗?”

“谢谢!”柳飞小声嘀咕了一句,突然朝着他咆哮道:“为什么要拦我?我和你拼了!”

“找死!”

蝎子一脚将他扫翻在地,然后朝着他一阵拳打脚踢,看着怪吓人的,但是其实没怎么用力。

“别打了!”

刘静月的心地本来就很善良,站在她的角度上来说,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丢了那么大的人,被打也是活该,但是不知怎的,看到他刚才真的撞墙,她又于心不忍。

可是蝎子很明显是想配合着柳飞把戏给做足了,所以根本就没听她的。

刘静月咬了咬牙,冲着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道:“我让你别打了,你听见没有?”

蝎子有些尴尬地收了手。

柳飞则是趁机站起身,一把抓住刘静月的玉手,十分激动地道:“你这是相信我对你的爱了吗?”

刘静月刚要张口说话,柳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堵住她的嘴,当着众人的面疯狂地亲了她一会儿,然后也不顾她的反对,拉着她就往外跑。

众保镖阻拦,刘香月以手扶额,大声道:“让……让他们去吧!”

说完这话,她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了。

缓了缓,她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诸位来宾,实在不好意思,吓到诸位了!我这妹子向来古灵精怪,行事大胆,她刚才可能只是想和那位先生闹着玩的,但是那位先生追我妹妹四五年了,可能是受到她生日氛围的触动,很是失态,在这我也一并向大家道歉,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一老板率先道:“刘总,没事,现在的年轻人嘛,都是疯起来怪吓人的,和我们这些老古董不一样,哈哈哈……看他们刚才那样子,算是成了吗?如果成了的话,那今天这是双喜临门啊!那小子能够娶到香月,也算是他一辈子的福分!”

说话的是孟家的掌舵人,由于刘静月、刘香月两姐妹向来和他们孟家走近,之前还专门到他们家聚餐消弭谣言,所以他知道她们姐妹俩的身份是互换的。

他这么率先开口,风淡云轻地说着,其实就是给这事一个先入为主的定调,避免被胡乱议论。

以他在华夏商界的威望,他这么一说,自然是引得很多人附和。

而且很多人心里也明白,这是人家姐妹俩的生日晚宴,他们受邀前来是他们的荣幸,管得太多或者说得太多有失宾客身份。

见局面终于稳定下来,刘香月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请众宾客入座,然后赶紧找到刘静月和柳飞。

当看到刘静月被柳飞强逼着吞了两颗宁心静气的药丸,正满脸杀气地看着柳飞时,她连忙拉住她的手道:“我的好姐姐啊,他是柳飞!”

一听这话,刘静月怒气更盛了,立即嚷嚷着要杀了他,柳飞赶紧把假面皮一撕道:“静月,你冷静一点,我刚才那么做也是情非得已啊,若是你们姐妹俩身份互换的事被那么多商界名流知道了,造成的影响难以想象啊!”

刘香月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对啊,姐,你昨晚还说会好好配合我呢。而且这事我最冤好不好?他是在向刘香月,也就是我求婚啊,我这今后是没脸见人了,反观你,好像并没有什么损失。”

“我没有什么损失?”

想到被柳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了两次,刘静月简直要抓狂了。

刘香月很快也意识到这一点,连忙道:“反正之前又不是没亲过!”

“你这丫头……”

刘静月攥了攥粉拳,气得吐血。

柳飞则是哭笑不得地道:“静月,我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你竟然是第一个打我脸的人,咱们算扯平了,好吗?”

“你做梦!”

刘静月见他还吊儿郎当的样子,像只母老虎一样凶神恶煞地盯着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扑向前,撕了他。

刘香月道:“好了,姐,你赶紧稳定一下情绪,和我一起去款待宾客们。现在这出戏咱们是无论如何也得演完了!”

刘静月缓了好一会儿道:“算了,等晚宴结束我再找他算账!”

听她这么说,刘香月赶紧挽着她的胳膊往外走,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转头指着柳飞道:“我今后若是嫁不出去,你负责!我的形象啊,呜呜……”

晚宴结束后,刘家家族内部人开始发难。

“成何体统,这成何体统啊 !”

“我们刘家的颜面真是被丢光了。那个求婚的臭小子呢,揪出来,乱棍打死!”

……

听到这些狠话,早已换了面皮和衣服的柳飞抽了一下鼻子,一脸的淡定。

刘香月连忙安抚道:“大家听我说,那人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为避免你们向他发难,我已经偷偷将他送走了,他知道我们姐妹俩互换身份的事,当时他也是急中生智,演了那么一出,不然你们有谁承担得起后果?”

见他们不说话,刘香月让人把故意吓刘静月的男子押出来,然后厉声道:“说,谁指使的你?你又是如何混进大厅的?”

男子抬头看了一眼刘益航,刘益航顿时慌了,连忙道:“你……你看我干什么?难道还想说你是我派的不成?”

男子将头一低道:“你们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

一年纪很大的人忍不住道:“老三啊,她们姐妹俩生日晚宴的宾客邀请以及安保工作都是由你来全权负责的吧?别的不说,你让这么一个人溜进来,难辞其咎吧?对了,还有那个求婚的臭小子……”

刘益航意识到情况不妙,慌忙道:“栽赃,这绝对是栽赃!肯定是老二搞的鬼!不是说好生日晚宴结束后,处理内鬼的事吗?他分明就是想逆转,把脏水都泼到我身上!那个故意吓唬静月的人混进去,我承认,是我失察,我会严格调查,给大家一个交代!但是那个臭小子,是香月直接带进去的,和我无关。”

刘香月不偏不倚地道:“没错,有一个是我带的,但是另外一个我毫不知情。这事必须得严查,不过肯定不能由你来调查了,迅叔,你来查吧!”

一直沉默的刘迅一听这话,连忙道:“我最近都在忙公司的事,对这块的情况不了解,我查明显不合适。”

“你向来公正,我相信由你来查,三叔会服,咱们家族的其他人也会服。”

刘益航看了一眼刘迅道:“没错,老迅,还是你来查吧,尽快还我一个清白!”

刘香月想了想道:“三叔,这次生日宴上闹出这样的笑话,根源还是在于你负责的工作做得不到位,所以……”

她还没说完,刘益航主动道:“所以你还是让我继续研究我的古玩吧,我之前就说了,我真不是干这些的料,这不,第一次负责这么大的事就险些酿成大错!”

他的坦然让刘香月很是震惊,不过这事总是要有人出来负责的,所以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散会后回到别墅,刘香月直接趴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捶了好一会儿,柳飞知道今天这件事把她给黑惨了,他轻咳一声道:“香月,我虽然是事出从权,但是也确实是我没有想到更好的处理办法,所以还是我对不起你,这样吧,我今后尽全力补偿你,你看怎么样?”

刘香月猛然坐起身,指着他道:“这可是你说得哈,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反正今后我的事业,我的婚姻,我的名声等等,你统统都要负责,哼!”

柳飞一阵暴汗道:“这么狠!”

刘香月嘴角高翘道:“怎么,这么快就要耍赖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话说飞哥,我也听你的,把三叔的职位给卸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怎么隐隐感觉你现在又怀疑上迅叔了呢?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他是内鬼啊!”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目前,你二叔、三叔,还有这个迅叔,嫌疑依然是最大的,所以他们三个,我依然都怀疑,只不过是有所侧重罢了。接下来你装病撂挑子吧,这个狡猾的内鬼该浮出水面了!”

“啊?”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