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84章:喜欢也可以互换

第284章:喜欢也可以互换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59  |  更新时间:

诚如在竞标前预估的那样,刘香月只要正常发挥,就能够拿下这个大项目,毕竟刘家在这个领域的优势实在是太明显了。

在竞标结束后,北葵集团在现场就和刘香月签订了正式的合同。

当了背景帝的宋河洲和宋楚恒脸色那叫一个难看,柳飞都按耐不住想给他们拍张照留念一下了。

至于华夏商会主席陈正为,他倒是够大度,不仅主动上前恭喜了刘香月,而且还询问她在绑架案后的伤势情况。

刘香月现在俨然是完全把自己当成刘静月了,不仅回答得很得体,而且还显得很自信。

柳飞看到这一幕,真心为她感到高兴。

刘香月和他刚出了北葵集团大厦,便迫不及待地将拿下项目的事群发给家族成员了。

看得出来,她非常渴望得到家族人员的肯定和认同。

家族人员也陆续回短信了,十分兴奋的刘香月还主动拿给柳飞看,他们普遍没有刘香月表现得这么激动,可能是他们觉得这个项目本就该拿下。

不过,对于她早上应对黑哥攻击时的果断,他们都予以了高度评价。

回到别墅后院,刘香月见四周没人,突然张开手臂给柳飞来了一个熊抱,然后道:“姐夫,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要不是你,今天早上我可能就已经死翘翘了!”

柳飞刚想说话,突然看到柳静月站在不远处双手抱胸地看着他们呢,赶紧推了一下她道:“香月!”

刘香月此时俨然是小寒寒附体了,娇声道:“再让我抱会,我实在是激动得心情难以平复!”

“你姐!”

柳飞有些尴尬地说了一句,刘香月怔了一下,慌忙松开他,转头看了看,然后脸色微红地跑到刘静月的面前,拉着她的手道:“姐,你都不知道姐夫有多强大!”

刘静月有些生气地指了一下她的额头,郑重道:“我再说一遍,你不要再喊他姐夫了,羞不羞臊啊?而且我讨厌他!”

刘香月一脸不解地道:“可是你原来明明很喜欢他的。”

“有吗?你又乱说!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呢?你看起来倒是很喜欢他。”

一听这话,刘香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脸色微红地看了一眼柳飞道:“姐,你胡说什么呢?他……他是你喜欢的人!”

刘静月皱了一下眉头道:“你这丫头,还让我重复多少遍啊?他不是我的菜,你要是喜欢,随便你,不过事先声明,我就是不喜欢他,也不希望他成为我的妹夫!”

“随便我?妹夫?我的亲姐姐啊……”

刘香月听到这番话,直接被雷得一愣一愣的,她就是失忆,也不能让未来老公变妹夫啊,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柳飞听到这两姐妹的对话,也是醉了。

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敢问静月小姐,你到底讨厌我什么啊?”

刘静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站没个站样,坐没个坐样,而且看起来还吊儿郎当的,完全就是一副混混做派!”

柳飞以手扶额道:“好吧,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我的。”

扑哧!

刘香月娇笑一声道:“你们这是……越处越回去了?”

刘静月瞪了她一眼,气呼呼地离开。

柳飞则是十分无奈地耸了耸肩道:“算是吧!”

“我姐这到底是咋回事?怎么会莫名地讨厌你呢?”

“可能是失忆导致的情绪错乱,我有留意到,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有时候会拼了命地想,但是结果往往是抱着头显得很痛苦。这种越想回忆起却越难以回忆的状况让她需要个发泄的窗口,很明显,我就是!没关系,你姐几年前刚见到我的时候,也是对我各种不待见,我相信慢慢都会好的。”

刘香月抿了抿嘴道:“那……万一她真的回忆不起来了,你有信心让她重新爱上你吗?”<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柳飞笑了笑道:“你还是别问我这样的问题了,我在很多人眼里可都是一个自恋狂。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恢复记忆的。这眼看着你们俩的生日晚宴就快到了,你最近记得多给她说说这五年间发生的事,她既然不想让你提起我,那你就避开我。”

刘香月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会的。稳妥起见,在生日晚宴时,我争取让她变成我吧!”

听她这么说,柳飞再次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算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的好处吗?

刘香月知道他心里肯定挺凌乱的,微微一笑道:“你说的,非常时期,当行非常之事嘛。关于谁是内鬼的事,接下来该怎么办?”

柳飞道:“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无论内鬼是谁,宋家都肯定参与了。我最终决定不让你把茶中被动手脚的事告诉北葵集团的老总,也是怕宋河洲那只老狐狸察觉我就是柳飞,到时候反而会影响大局!这样,蝎子大概傍晚时分就会来到京城,到时候咱们三合计一下,争取尽快揪出内鬼!”

刘香月道:“好,我都听你的。还有一件事,据我派去监视二叔的人说,他确实去了医院,从医院回到别墅后,他就没有出别墅。这……我怎么感觉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呢?”

柳飞道:“你二叔也是老江湖了,他肯定意识到什么,这么做,要么不是明哲保身,静观其变,要么就是坦荡示人,以显清白!咱们再看看吧。”

……

傍晚时分,先是京城警方传唤刘益帆在刘家引起轩然大波,紧接着蝎子来到京城,直接向警方提交了黑客攻击以及三个内鬼拦截他的证据。

他交了证据,配合警方调查一番后,又于晚上八点的时候来到京城国际机场,不过他并没有真的回海鸣山,只是晃悠了一圈,刻意制造假象而已。

在刘静月姐妹俩的别墅后院,柳飞见到了蝎子,他听说了刘家内部现在的状况后,干笑一声道:“有点乱啊!不过刘副总被警方那么一传唤,现在他肯定会成为被重点关注的焦点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如何解释的?”

刘香月道:“他就一句话,他兢兢业业为刘家工作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样吃里扒外的勾当,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不是还有个三叔吗?家族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有什么反应?”

刘香月长叹一声道:“别提了。他向来不过问公司的事,今天在家族会议上,他也只是说既然现在是我掌管刘家,那我就应该调查出真相,揪出内鬼!”

柳飞愕然道:“没了?”

刘香月道:“没了,他醉心古玩很多年了,其他事根本就让他提不起兴趣。”

柳飞微微摇头道:“越表现得事不关己,越有可能有问题,蝎子,交给你了。”

蝎子伸了个懒腰道:“行,今晚我就好好地监视他。”

……

晚上九点。

蝎子突然打电话给柳飞说看到刘香月的三叔刘益航带着一大帮人从别墅出发了。

很快,刘香月接到电话,到老宅开会。

她看了一眼柳飞,柳飞道:“这个时候开会,应该是有大事发生,带上你姐吧!”

刘香月点了点头。

柳飞跟着他们一起来到刘家老宅后,看着设计巧妙,非常豪华的大四合院,暗叹不已。

不过当看到刘益帆和刘益航两兄弟竟然带着两拨人,摆开架势像是要打架时,他哪里还有心思欣赏这些啊。

他们两兄弟互不待见由来已久,但是平时更多的是口头上交锋,像这次这样直接带着各自的保镖,要和对方干一架的情况实属罕见。

刘香月见状,连忙道:“二叔,三叔,都是一家人,打架成什么样子,有什么事拿到台面上说!”

刘益航二话不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照片道:“行,既然当家的说话了,那咱们就台面上说,你们都看看吧,这是谁和谁!”

众人拿起照片看了看,顿时一片哗然。

照片明显不是在正常环境下拍摄的,显得很模糊,但是依然可以看到刘益帆和宋河洲互相致意,互拍肩膀的画面。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宋河洲穿着一身黑衣,耳边还挂着口罩呢,可以推断出这次的会面很仓促,很神秘。

而每张照片下方显示的时间也很引人瞩目,昨晚十点!

想到今天早上的黑客攻击事件以及刘益帆突然缺席北葵集团的竞标会,似乎说明他就是内鬼。

“益帆啊,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到底想干啥啊?昨天香月不是把公司的管理权交给你,但是你死活不肯要吗?”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颤巍巍说了一句,看得出来,她在家族内部的地位应该非常高。

刘益航讥讽道:“要?在静月出现如此意外的情况下,他敢直接了当地要吗?我看他分明就是想先让香月在我们面前威望全失,然后他再在大家的苦劝下接受,这完全就是古代皇帝‘禅位’的那一套啊,如此才名正言顺,二哥,你玩得可真溜啊,不过你这么做对得起大哥吗?对得起父亲吗?”

刘益帆嘴唇发抖地指着他道:“你放屁!昨晚老宋是出席活动,顺便经过我的别墅,然后下车和我寒暄了几句,又询问了一下她们两姐妹生日晚宴的事,绝不是你想得那样!”

刘益航笑了笑道:“呵呵……顺便?寒暄?为什么是在后门啊,为什么选在那么昏暗的地方啊?你好能狡辩啊!我可是听说今早你是死活拒绝香月的朋友获得内网权限的,而三个技术部的内鬼还让你帮忙求情呢。你当时竟然直接以墨守成规搪塞了过去,真有你的啊,你当我们刘家上上下下都是傻子吗?”

“你!”刘益帆咬牙切齿地看着他,随后冷声道:“我是清白的,我自问对得起大哥!倒是你,这照片哪来的?”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