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83章:照样赢

第283章:照样赢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79  |  更新时间:

“如果是他,那这个人太可怕,如果另有其人,那么那个人更可怕!”

柳飞让刘香月说了一下他去抓三个黑客之后,刘益帆在公司的反应,沉默了一会儿,给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并没有轻易下结论,虽然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刘益帆的嫌疑是最大的,但是他已经尽心尽力辅佐了刘静月那么多年,刘香月把公司的管理权送给他,他都不要,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夺啊。

当然,也不排除他这使用的是欲擒故纵之计。

现在在局势还不太明朗的情况下,就直接锁定他,无疑会干扰到他们后面的判断。

而如果不是他,那么这个人能够悄无声息地隐藏那么多年,还在公司安插了工作十年以上的员工,隐忍力实在是大得惊人。

刘香月也明白柳飞的意思,她摇头道:“我也难以相信这些都是他做的,这些年来,他对我们姐妹俩都非常好。昨天家族内部又拿我是灾星说事的时候,他还帮我说话了呢。”

柳飞吐了一口粗气道:“这场争斗应该才刚刚开始!不过相信蝎子露了这么一手,幕后之人肯定会严加提防我和蝎子的,我也有必要再演一出戏了!”

刘香月道:“什么戏?”

柳飞笑了笑道:“真假美猴王!”

……

上午十点,柳飞以刘香月助手的身份和他一起来到北葵集团大厦。

原本刘益帆是要跟着刘香月一起到竞标现场的,但是在出发前,他却突然告诉刘香月,他吃坏肚子了,实在撑不下去,必须要到医院看看,所以就不跟她一起来了。

他还说她只要正常表现,就一定能够拿到项目。

刚出了黑客攻击的事情,现在他又光明正大地拒绝同去,这不得不让人议论,更是不得不让人狐疑。

但是他越这样,反而给人一种他也许并不是幕后之人的感觉。

哪个幕后之人会在这个当口,傻了吧唧的表现得这么明显啊……

他是没来,不过刘家的两个主要竞争对手,宋家和陈家却是来了大人物压阵了,看起来皆是志在必得。

宋家,宋河洲、宋楚恒父子一起出动;陈家,陈家的掌舵人,现任商会主席陈正为竟然也亲自来到现场了,这可是不多见的。

柳飞见苗头不对,小声对刘香月道:“如果内鬼和外有勾结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这两家了。”

刘香月信心满满地道:“你放心,不管他们谁来,今天这个项目我拿定了!这次北葵集团招标涉及的领域可一直都是我们刘氏集团当成标杆来做的,我们的优势还是十分明显的。”

柳飞点头道:“对,正常发挥即可,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海鸣山那边也正在举办一个活动,果业公司和农户代表签订一百亩地的租赁合同,这些地将全部用于种植海鸣山小西瓜,我会出现在现场。”

刘香月怔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道:“这就是你说的真假美猴王?我明白了!”

柳飞道:“蝎子帮我演完这出戏后会来京城向警方提供黑客攻击的证据,然后和我联手揪出内鬼!”

刘香月点了点头,随后抿了一口茶,低头看方案。

在招标正式开始后,现场进行了抽签,刘香月所抽的签位位于中间靠后一点的位置,算是不错的签位。

宋家和陈家则是一个在她的前面,一个在她的后面。

当一个个企业代表上台讲解自家公司的方案之后,刘香月的脸色却是变得越来越苍白,额头也隐隐有冷汗冒出。

柳飞以为她可能是太紧张了,连忙小声道:“放轻松点,你一定可以的。”

刘香月咬了咬牙,苦撑了一会儿,突然起身从后门走了出去。<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见众人突然都看向他这个方向,柳飞虽然很相信自己的伪装术,但是也是怕露陷啊,遂连忙低头翻了翻方案。

过了一小会,他见刘香月还没回来,联想到她刚才的表情,忽然意识到她可能并不是紧张所致,当即将方案一合,也是弓着腰离开了会议室。

来到厕所,他抬头看了一眼女厕所,又四周看了看,见没人,小声喊了一声。

刘香月听到他的呼喊后,十分痛苦地应了一声,柳飞哪里还管那么多,当即闪进女厕所,然后把门一关,来到刘香月所在的隔间前。

当刘香月打开隔间的门以后,他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她已经软趴在他的怀里,胸口飞速跳跃。

而就在这个时候,柳飞突然听到两个女子边说着话边往厕所这边走来,他连忙抱着刘香月闪进隔间,然后把门关好,帮她把了一下脉。

刘香月咬着薄唇苦撑了几秒,实在撑不住了,突然掀开马桶盖,然后将裙子一撩就坐了上去。

不过,看到柳飞还在看着她后,她满脸羞红地向他使了个脸色,柳飞连忙转身,心都要跳出来了。

如此尴尬地和一个女子同处在女厕所里,他这还是第一次。

过了一会儿,听到厕所里没声音了,柳飞忍不住道:“你……你还没好吗?”

刘香月没吭声。

他又忍不住问了一句,结果她还是没吭声。

这可把他给吓坏了,他一咬牙,转头看了一眼,赫然发现刘香月抱着头似乎昏迷了过去,而她那粉红内内还挂在膝盖处呢,两条雪白的大美腿似乎也有冷汗冒出,看着更加得晃眼。

“这……”

事急从权,柳飞也管不了那么多,赶紧把她的裙摆往下扯了扯,遮住他不该看的东西,然后用手勾住她的香腮,让她抬起头,快速用银针帮她针灸了几下。

很快,刘香月倒吸了一口气醒来,她看了一眼柳飞,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羞得张嘴就要叫,柳飞一把捂住她的嘴,摇了摇头道:“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你赶紧收拾好,我帮你把体内的东西给逼出来!”

刘香月脸红如血地说道:“那……那你转过身啊!”

柳飞干咳一声,转过身体,听着她手忙脚乱整理衣服的声音,他这心里也是凌乱得很。

待她整理好,柳飞直接侧身往马桶盖上一坐,然后拽住她的手,把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拉。

刘香月惊呼一声,一把勾住他的脖子,磕磕巴巴地道:“你……你要怎么逼?”

“你放松!”

柳飞快速将体内的五行之气聚集于手掌之上,然后放在她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处,一路上推,在来到她胸脯下方的时候,他尴尬了。

刘香月自然也十分尴尬,她万分紧张地道:“一……一定要这样吗?”

柳飞当然不想留下公然耍流氓的罪过啊,更别说她还口口声声喊他姐夫呢,他吐了一口粗气,拿出五根银针道:“还有一种方法,不过你要忍着点,可能会很疼,而且需要的时间蛮长!”

刘香月点了点头。

柳飞手起手落,几根银针插在她的身前,他快速捻动一番,又拔出前移,如此过了好一会儿,当他的手掌放在她的锁骨处,猛然前推的时候,她将头一歪,呜哇一声吐了一大口的秽物,柳飞再推,她再吐了一大口。

如此重复了几次后,她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干净,绵软无力地抱着柳飞的腰,像是彻底瘫了一般。

缓了一小会,她有气无力地道:“姐夫,我这是被下药了?”

柳飞道:“除了烈性泻药,还有让人打瞌睡昏迷的药,对手可真是够狠的,看起来似乎是倒茶的那个阿姨所为,但是我又感觉不像,咱们出去后,暂时先别打草惊蛇,招标结束后再见机行事。”

刘香月道:“我明白,在这个当口,如果闹得招标进行不下去,我们的方案就是做得再好,恐怕也拿不下这个项目了。姐夫,幸亏有你,不然我恐怕连上台的机会都没有。”

柳飞见她趴在自己怀里像个小孩子似的,似乎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哭笑不得地道:“好了,赶紧的,估计快到我们了,你切记不要再喝会议室的茶了!”

刘香月点了点头,脸色微红地站起身,然后打开隔间的门看了看,先走出了女厕所,确定没人后,她轻喊了一声柳飞。

柳飞也快速走出了女厕所,松了一口气后,和她先后回到会议室。

此时,宋楚恒正意气风发地对着PPT讲着他们宋家给出的方案呢,看到刘香月跟个没事人一样回来后,他明显有些诧异。

同样有些诧异的还有宋河洲。

他仔细观察了一番坐在刘香月身旁的柳飞,又看了看他安插在海鸣山一带的手下给他发来的短信,不由地犯起了嘀咕,柳飞明明在海鸣山出席活动呢,刘香月身旁的这个男子是用什么办法让她像个没事人一样回来的?

这世上除了柳飞那神奇的医术能够做到外,好像找不到第二个人了,这特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过了一会儿,刘香月微笑着站起身走到前方,开始讲解方案。

看到她落落大方,娓娓道来,似乎一点儿也不怯场的样子,柳飞差点把她当成了刘静月,事实证明,如果她们姐妹俩真的想让她们无论是内在,还是外在都一模一样的话,似乎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刘香月讲完,会议室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她回到座位上,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宋家父子,笑得更加迷人了。

你们不是玩阴的吗?本姑奶奶照样赢你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