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81章:谁是内鬼

第281章:谁是内鬼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49  |  更新时间:

夜幕中,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戴着黑色口罩的人在两人的贴身保护下,来到了宋家。

宋河洲听说他来了后,十分热情地来到后门迎接,然后道:“让您走后门,真是委屈您了!”

男子摆了摆手,跟着他来到一间偏房,然后把门关好。

宋楚恒亲自给他们倒满茶后,有些遗憾道:“本来是想用大狼狗刺激刺激一下刘静月,拍点照片来打警方的脸,谁曾想被一个保镖给搅局了,那保镖身手非常不错,我们得提防着点。”

男子沉声道:“那保镖是刘香月直接从海鸣山带回来的,应该是柳飞的人,我实在没想到那柳飞竟然敢堂而皇之地插手我们刘家的事务。”

宋河洲干笑道:“毋庸置疑,这肯定是获得她们姐妹俩的同意的,在她们眼里,你也许还不如一个外人。”

男子攥了攥拳头道:“无妨!这次我一定会把我曾经失去的全部都给拿回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柳飞肯定是想办法让警方帮助他们了,他的能耐倒还真不小。”

宋河洲抿了一口茶道:“能够让亨利、兰尼、浅野浩正这些大腕和他做朋友的人,会简单吗?柳飞近来一直都没有在公众场合露面,而这次营救刘静月的活动,他肯定也有参与,我估摸着他肯定是隐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而能让警方也帮着隐瞒,看来干系重大啊!”

男子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进一步评论,或者换句话说,现在形势对他非常有利,他根本就懒得去关心这件事背后的一些东西。

宋楚恒小声道:“从购买刘家麾下公司的股票,到派保镖保护刘静月和刘香月返回京城,看来柳飞是蹚定这趟浑水了,只是让人有点费解的是他自己为什么没来京城呢?”

宋河洲深有意味地道:“他可能来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也有可能真的没来,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们大可以将其困在海鸣山!”

他说到这,宋楚恒嘴角抹过一丝笑容,瞬间明白了。

他这是准备继续拿海鸣山藏有宝藏的事做文章,一旦海鸣山被搅得鸡犬不宁了,他哪里还有心思顾及这边。

男子似乎也想到了什么,颇感兴趣地道:“话说传闻像是真的一样,难道说海鸣山真的有宝藏?”

宋河洲和宋楚恒相互看了一眼,全都大笑了起来。

现在这谣言传得竟然让这个老狐狸都半信半疑,这充分说明他们派出去散播谣言的那些人的工作做得到位啊!

男子从两人的笑容中也秒懂了一些东西,他指了指他们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那柳飞那么神秘,你们这一招真是要让他烦不胜烦啊,佩服!既然你们能够把柳飞给困在海鸣山,那我这边可就好办多了,我会先给刘香月来一个下马威,然后再让她接连失败!”

顿了顿,他继续道:“一旦她让家族内部的人彻底失望,她还想执掌刘家的权柄的话,那几乎不可能了!”

宋河洲笑道:“没错。她可要比她姐好对付多了。要不是她从国外留学回来,我差点都要忘记这个小姑娘了。以你在刘家内部的地位和威望,完全可以兵不血刃地把权利从她的手中夺回。只是,刘静月那边你也要提防啊,万一她哪天恢复了记忆……”

男子哈哈大笑道:“宋总,你多虑了!那小丫头片子刚回京城就和我说她姐姐体内的毒尚且需要时间去解呢,让她恢复记忆更是暂时无望!况且,只要我坐上了她们姐妹俩的位置,刘静月即使恢复了记忆,你觉得她还会有机会吗?”

宋河洲拿起茶杯示意了他一下道:“你隐忍那么多年,是时候亮剑了,我相信只要你想夺,完全就是唾手可得!你放心,如果柳飞敢掺和,我们宋家一定倾尽所有帮助你!另外,在你和那小丫头片子较量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宋家的一切资源也是随你使用。”

男子抿了一口茶后,将双拳一抱道:“宋总今日支持之恩,他日我必当重谢!”

宋河洲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后,男子离开,宋楚恒眉飞色舞地道:“本来眼看着刘家和柳飞走近,我们束手无策了,谁曾想竟然出了这档子事,这真是天助我们!”

宋河洲邪笑一声道:“好戏才刚刚开始,如果这次能够成功,咱们宋家在华夏商界的地位和影响将更上一层楼!”

……

由于受到两条大狼狗的惊吓,回到别墅后,柳飞让人熬制了宁心安神的药让刘静月喝下,刘静月才勉强入睡。

刘香月把柳飞拉到一旁道:“姐夫,有你这样乔装易容地陪在我们姐妹俩身边真好!刚才要不是你,估计直接就露馅了,看来我们刚回京城就被盯上了!”

柳飞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无妨,他们盯得越紧,咱们就越有可能查出内鬼。我也不好一直呆在你们房里,我出去到院子里帮忙站岗了,你照顾好你姐。”

刘香月点了点头道:“嗯,只是这样也太辛苦你了。”

柳飞笑了笑,来到院子里,然后掏出一包上好的烟,走到几个正在站岗的保镖面前道:“哥几个,辛苦了,抽一根!”

一人冷声道:“两位大小姐可是早有规定,谁要是敢在别墅里抽烟,一律解雇。看得出来,两位大小姐对你都很器重,你又来自柳总的身边,有些东西咱们就不点破了,但是不能坏了规矩啊!”

柳飞笑道:“我又没说现在抽,给个薄面,先收下。”

几个保镖见他还挺谦卑的,相继收下,然后饶有兴趣地问他在柳飞身旁呆了多久,工资待遇如何之类的。

柳飞不慌不忙地道:“我在柳总身边呆了小半年吧,待遇肯定没得说,只是我想你们都误会了,柳总那身手,你们可能都听说过,哪里需要别人保护啊,我其实是花果公司、花卉公司以及制药公司保安队的队长,这也是承蒙柳总器重,所以才有机会保护两位大小姐。”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们也看到了,我们柳总和两位大小姐关系非常好,本来他是想亲自来的,但是刘家那么大的一个家族,他终究是一个外人,来京城掺和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另外,柳总自己也是忙得分身乏术,听说他最近又在研制一味新药,我都很难见到他人。”

一保镖看了一眼四周,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小声道:“话说兄弟,海鸣山宝藏的事,你听说过没有?到底有没有啊?”

柳飞挠了挠头道:“这个怎么说呢,真真假假的,我也不好说!柳总这次没来,也和这个有关系,因为这个,我听说海鸣山这段时间一直都是鸡犬不鸣的,尤其是到了晚上,大批三教九流之人涌入,警方都抓了好几批了,也没见他们收敛,都是一帮要宝藏不要命的家伙。”

一保镖摇头道:“那看来你们柳总被折腾得够呛!我们几个都是香月小姐亲自挑选出来,在公司干了很多年的老保镖了,现在看到刘总这个样子,我们也着急啊,本来我们还想着柳总能够亲自来帮香月小姐减轻点压力呢,现在看来够呛。”

柳飞道:“目前看来,也就是花点钱买点股票,提振一下股东们的信心,至于其他的,我还是刚才那句话,他就是想帮,刘家的其他人也会抵制啊,外人和自家人终究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他这么一说,几个保镖纷纷附和。

又和他们闲扯了一会儿,一个保镖要上厕所,让柳飞帮忙顶一会儿,柳飞欣然答应……

第二天早上,刘香月早早地就到刘家老宅去开家族内部会议了,回来时,她眉头紧锁,脸色有点难看。

柳飞看到这情景,几乎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趁着给刘静月端药的当口走到她身旁道:“挨批了?”

刘香月抿了抿嘴道:“不知怎的,家族的人突然一起发难,先是怪我没有通知他们就擅自让你购买股票,大有让你介入我们刘家内部事务的意思,然后又说我没有什么管理经验,让我暂时把公司的管理权交给二叔。”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你二叔?”

刘香月道:“没错,我爷爷有三个儿子,我爸排名老大,爷爷去世后,刘家一切事务由我爸做主,我爸去世后,由于我姐能力出众,在商界又很有名声,所以我们刘家就理所当然地由她做主。其实,我二叔和三叔的能力也都不差,这些年为家族做的贡献,大家也都看在眼里。”

顿了顿,她继续道:“只是呢,我三叔这人的精力主要在古玩上面,对公司的事过问甚少,我二叔则是一直心甘情愿地给我姐当副手,一直都是兢兢业业的,毫无怨言。按理说我姐出现了这种状况,我应该把公司的管理权交给我二叔才是。但是我三叔和我二叔之间一直有矛盾,两人向来互相不服,这个时候交出去,家族里恐怕又起波澜!另外,我二叔他也是死活不愿意要,直言会像辅助我姐一样辅佐我,一起度过这难关。”

说到这,刘香月突然撅着嘴沉默了。

柳飞见她眼睛有些发红,小声道:“你们家族里的人为了让你交出权利,是不是把你奶奶搬出来,说你是灾星了?”

刘香月咬着牙道:“没错,我本来以为不会再有人提这事了,但是谁曾想……”

柳飞连忙拍了拍她的香肩道:“别理他们!听你这么说,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你们家族里有内鬼,目的就是夺权,不过现在还不能确定是谁。”

刘香月道:“我也越来越有这种感觉了!对了,在我二叔的强烈要求下,家族的人愿意给我机会,首先就是必须要拿下明天的一个金融合作的大项目!这个项目涉及金额五个多亿,在我姐被绑架前就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按照正常情况,应该可以拿下。”

柳飞微微摇头道:“这样反而更有难度,你明白吗?”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