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80章:重操旧业,斗智斗勇

第280章:重操旧业,斗智斗勇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34  |  更新时间:

不腐女尸!

搏命群蟒!

食人怪鱼!

……

蝎子和幽狐虽然都没有进一步追问细节,但是听到这些骇人听闻,有点颠覆他们认知的东西,他们已然在心中做了某种决定。

像他们这种生活在枪林弹雨中的人,有时候好奇反而会高于生死,沉默反而是更加可怕。

柳飞见寒寒的小脸蛋变得都有些发白了,弯腰将她抱在怀里,安抚道:“不怕,不怕!只要咱们不去招惹它们,它们难道还会从墓中跑出来不成?”

寒寒嘟了嘟嘴道:“我是有点害怕,但是先生,我也为你担心啊,我都难以想象你是怎么出来的。”

柳飞道:“九个人去,就我一个人回,不可否认,我这次是捡了一条命回来……”

“姐夫!”

想到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姐姐,刘香月轻呼一声,忍不住抱住了柳飞。

柳飞像哄寒寒一样拍了拍她的后背道:“香月,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可一定要撑住,你放心,我们都会和你站在一起的。”

刘香月点了点头,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异常坚定地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以及我姐失望的。”

她在外留学那么多年,回来后也只是当刘静月的助手,这猛然让她挑大梁,压力肯定不是一般的大。

柳飞想了想,竭力帮她减压道:“上市公司那边确实容易受到负面消息的影响,但是只要稳定住大小股东们的情绪就会好很多!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你一定要沉得住气,像你姐一样运筹帷幄。”

刘香月攥了攥粉拳道:“我会的!”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柳飞带着幽狐和蝎子来到细柳河边。

蝎子开门见山地道:“此事干系重大,又死了那么多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想要严守海鸣山古墓的秘密,尽可能不要更多的人知道,蝎子所说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

但是这在柳飞和幽狐这里却根本就不是问题,只因他们特殊的身份。

柳飞看了一眼幽狐,很是干脆地对蝎子道:“这个你不用太担心,我们会暂时想办法给压住的。这次的事情,其实就是一起普通的绑架勒索案。一个居心叵测的人潜入到刘静月身边当保镖,由于能力很出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了刘静月的器重,随后他在刘静月查看仓库的时候,买通另一保镖,将其绑架,索要赎金。”

蝎子上下打量了柳飞好几遍道:“哥,你给句实话,你到底有没有退出组织啊?我怎么感觉你一直都在组织里呢?只是身份比较特殊而已。”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我现在就一个身份,商人!”

“那你如何让京城警方按照你说的做?”

“这不是有幽狐吗?而且你们不是说那头目的同伙对于盗墓的事绝口不提,两个保镖则是根本不知道盗墓一事嘛,现在头目已死,八个和我一起下墓的人也全死了,知道内情的就我一个。我们不是要让京城警方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就是定性为绑架勒索案,不要进一步扩展即可!”

蝎子摇了摇头道:“我算是看明白了,现在是你们俩一起搅基,把我给完全晾在一边了。咱还是兄弟吗?”

“瞧你这说得是什么话!”

柳飞反驳了一句,赶紧看向幽狐。

幽狐想了想道:“蝎子,要不这样吧,我向上面推荐你一下,让你加入到我的组织中来,但是呢,考核可是极其严格的,你必须得通过考核才能加入。你可否愿意接受这个挑战?”

蝎子干笑道:“干什么玩笑,你能通过,我为什么不能通过?那就麻烦你帮我引荐一下吧。”

幽狐摇头道:“真刀真枪地干可向来都不是你的强项,你要是真想通过,恐怕要进行魔鬼训练,然后由飞哥亲自指点一二才行。”

蝎子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吓唬我是吧?你觉得我会怕?”

幽狐看了一眼柳飞,没有再多说什么。

柳飞盯着海鸣山主峰望了很久之后,不无感慨地在心中嘀咕道:“也许自从走上这条路开始,认知注定是要被不断刷新的,但愿不要再连累到身边的人了。”

……

休息调整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柳飞实在不忍心将刘静月给直接打晕,遂用自己自制的汤药让她昏迷过去,然后帮她驱毒。

驱完毒,他又亲自购买了很多的中药材帮她熬制,结果让他吐血的是她不但不愿意喝,而且根本就不愿意看到他。

无奈,他只得让刘香月哄着她喝。

可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毕竟刘香月要回到京城处理公司的诸多事务呢,不可能一直在海鸣山呆着。

刘香月帮她喂完了药,接了一个电话后,脸色突然变得很苍白。

柳飞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道:“是不是又有新的谣言出来?”

刘香月咬牙切齿地道:“这肯定有内鬼!外界怎么突然知道我姐中了剧毒,而且还失忆了?只不过他们说的是完全失忆,根本就无法处理公司事务,现在公司的事务都是由我这个毫无管理经验的菜鸟在处理。这个消息一出,我们家族麾下的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直接跌停了,蒸发达千万……”

以刘家麾下公司的体量,一下子蒸发千万倒并不是什么大惊小鬼的事情,但是自从刘香月执掌京城刘氏家族的权柄以来,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如果任凭这消息发酵,不仅会引起大小股东们的恐慌,恐怕还会引起公司员工们的不安。

而从现在这情况来看,这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人在背后搞的鬼,一旦被他们得逞,刘家这些年一直快速发展的势头不再不说,很有可能一蹶不振。

商海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

没有见缝插针的机会,他们会制造,有见缝插针的机会,他们绝对不会放过。

刘家崛起的这些年,势必也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更是让很多人眼红,被盯上,算正常,现在就看背后之人只是想搅乱刘家,还是有更大的企图。

刘香月也确实没这方面的应对经验,再加上姐姐这个样子,让她整天心神不宁的,所以她现在心里也是乱糟糟的。

她看向柳飞道:“姐夫,现在该如何是好?我二叔今天给我反馈了,他说他仔细调查了一番,确定家族内部的人,没有人透露这个消息!而且从常理推断的话,他们可都是持有公司股份的,透露这样的消息不相当于眼看着自己手里的钱蒸发吗?谁会干这样的蠢事?”

柳飞托着下巴,走了几步道:“我记得再过一个星期,是你姐的生日。你们俩是双胞胎,自然也是你的生日。我看要不这样,你现在就让家族那边向外宣布,一个星期后举办你们姐妹俩的生日晚宴,然后广邀商界精英参加!我尽量在一周以内把你姐体内的毒给彻底解了。”

刘香月想了想道:“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只是这毕竟是在七天后,还是难以打消外界的担忧和疑虑。而且外界已经对警方迟迟不公布案情进展多有议论……”

柳飞道:“今天应该就会公布,就是一起普通的绑架案,有人负隅顽抗死伤,被绑架的刘静月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仅此而已。”

他估摸着警方一旦宣布了这个消息,别有用心之人肯定制造舆论让刘静月和刘香月姐妹现身证明刘静月确实没事了。

以刘静月现在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让她开个新闻发布会说明,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想了想后,柳飞道:“我还是重操旧业吧!”

刘香月皱了皱眉头道:“你的旧业是?”

柳飞凑到她面前小声嘀咕了一句,刘香月干咳一声道:“姐夫,这是不是有点委屈你了?”

柳飞道:“这有什么?现在是非常时期,当行非常之事,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内鬼给揪出来!”

当天下午,京城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了刘静月被绑架一案的进展情况并辟谣了一些谣言。

翌日下午时分,刘静月和刘香月两姐妹悄悄地返回京城。与此同时,刘家麾下几家上市公司突然涌进了一位备受瞩目的买家,他不是别人,正是柳飞。

柳飞斥资三千万,直接买了几家公司的股票,虽然说金额并不是太大,但是引起的连锁反应却是出奇的大。

这几天一直都在跌的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突然在尾盘的时候拉升,虽然幅度并不是太大,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好的转变。

在这种情况下,刘静月和刘香月两姐妹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在五六个保镖的保护下十分高调地步行到京城孟家吃了顿晚饭,然后又步行返回。

只是在回到别墅门口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两条大狼狗,竟然发了疯似的冲向刘静月和刘香月。

本来神经就很脆弱的刘静月看到这一幕,张嘴就尖叫的同时,差点倒在地上,刘香月反应极快,直接抱着她跟着尖叫了起来。

一个长得人高马大的保镖见状,快跑几步,将两手一甩,两把锃亮的匕首飞出,两条大狼狗瞬间毙命。

对面大楼中一个拿着望远镜的年轻人看到这画面,惊呼一声道:“擦,被这臭保镖给搅合了,不过身手确实够绝啊,竟然隐约有柳飞那混蛋的影子在……”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