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79章:欠下的情总是要还的

第279章:欠下的情总是要还的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03  |  更新时间:

无尽虚空、劫后释然、心神合一。最新最快更新

如果仔细推敲的话,就可以发现这虚空梦境竟是一个绝佳的修炼场所,而且柳飞在大难不死后的身心也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空旷与释然,这无疑为凝气突破提供了绝佳的外部条件和自身条件。

《庄子·齐物论》中有言:“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成功凝聚了两道暗合五行法理的真气之后,柳飞的内心通透,真有一种宇宙万物和我混为一体的感觉。

这种感觉异常得奇妙,只可意会,难以言传。

不过,高兴归高兴,他现在可依然被困在梦里呢。上次是黑曜石貔貅吊坠把他给烫醒的,这次还会是它吗?

事实证明,它并没有让柳飞失望,他想到这没多久就感觉到胸口上方的位置烫得很疼,紧接着他猛然睁开了眼。

快速打开手电筒后,他拿起手电筒照了照大水潭,发现那些怪鱼已经消失了,他又照了照自己的身体,发现身上的伤口都已经结疤愈合。

“难道是凝聚真气后,我身体的自愈能力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

看到如此喜人的画面,柳飞的嘴角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然而,当想到蝎子和幽狐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刘静月时,他的笑容瞬间消失。

现在跟着他一起下墓的八个人全死了,这要是被绑架刘静月的人知道了,刘静月定然会十分危险。

可是他现在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是先离开这鬼地方,再想良策了。

往水潭里扔了几块石头试探了一番后,柳飞小心翼翼地潜入水中,然后游了起来,当然,在这过程中,他一直都是东张西望的,唯恐那些吃人的怪鱼再次出现。

事实证明,他完全多虑了,当他确认自己已经游进溶洞阵中以后,那些怪鱼也没有出现。

如果说没有上次和韩颖一起从溶洞阵中逃脱的经历,柳飞搞不好又要被困在这里,但是现在对他而言,完全是轻车熟路。

他卯足了劲地往外游,在从细柳河中冒出时,他看了一眼朝阳,不免犯起了嘀咕,难道才过去一晚上的时间,这怎么可能!

甩了甩头后,他走到岸上,可是没走多远,他便感觉到眼前一片乌黑,紧接着一头栽到了草地里。

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率先映入他眼帘的便是刘静月的那张绝美的脸,他连忙坐起身,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喜出望外地道:“你被幽狐和蝎子救出来了?”

“姐夫……”

怀中的美人儿轻喊了一声后,已然抽泣,而柳飞的全身则是情不自禁地抖了起来。

姐夫?

这肯定是刘香月,那刘静月呢?难道……

想到这,柳飞连忙推开刘香月,然后扫了一眼站在床旁的蝎子、幽狐和柳玉莲等人,见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他的心像是瞬间被揪在了一起。

“静月怎么了?”

他几乎是咆哮着问了一句。

蝎子和幽狐皆是低下了头。

柳飞一把抓住刘香月的肩膀道:“香月,快告诉我,你姐怎么了?”

刘香月咬着牙,嘴唇发抖道:“姐……姐姐中毒了,是那种慢性毒药,以你的医术,我们都相信你一定可以帮她解毒,只是……”

柳飞连忙道:“别只是,快说!”

“她失忆了……把过去五年的记忆忘得一干二净。”

柳飞心里咯噔了一下道:“怎么会这样?”

蝎子十分愧疚地道:“这事怪我和幽狐,是我们俩没有能保护好她!在我们发现他们的藏匿点,但却迟迟没法和你取得联系后,我们便决定动手,她在打斗中脑部撞在了墙上,当时看着没大碍,谁曾想竟然造成了失忆!另外,在我们逼头目交出解药的过程中,那头目的头部磕在了桌子上,竟然直接死了,这也导致解药断了线索。”

顿了顿,他继续道:“那头目口口声声说他给她服下的虽然不是什么突然发作的剧毒,但是也会慢慢侵入她的五脏六腑,如果没有他的解药,她是很难撑过半个月的。”

可能是结果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柳飞吐了好几口粗气,竭力让自己冷静后,快速道:“我睡了几天了?”

李云柔道:“一天!”

“之前呢?”

韩颖心领神会道:“消失了三天!”

“三天?”

听到这个时间,柳飞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本来还以为他就在古墓里呆了一晚上呢,这还真是墓中不知岁月长啊。

幽狐略微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晕倒在草地里,另外你身上的伤口?”

突然在草地上晕倒,柳飞估摸着应该是自己在那梦境之中,凝聚两道真气之时,心神耗损太大所致。

想了想,他道:“这些我稍后再说给你们听,静月呢?”

李云柔道:“在我的卧室。”

“我先帮她解毒!”

之前都能帮韩颖解了那剧毒,现在修为大进,柳飞自然相信自己也能够帮静月解了这慢性毒药。

只是当他起身前往另一间卧室的时候,他发现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对,而且好像都欲言又止。

他皱了皱眉头,也没多想,赶紧走进卧室,当看到卷缩在角落里,目光呆滞,头发也有些凌乱的刘静月时,他感觉心头像是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他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转头看到他的刘静月像是见到了鬼似的,一边大叫着一边疯狂地朝他扔东西。

刘香月连忙冲进卧室,抱着她,安抚了一下她的情绪后,她才有所收敛,但是柳飞刚想靠近,她又立即让他滚……

想到之前刘静月那光彩夺人,雍容华贵的一面,柳飞这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他沉声道:“她这是怎么了?”

刘静月哭着道:“她头部受创后醒来就是这样了,我们带她看了医生,医生说可能是受到了恐吓。”

“他奶奶的,要不是他已经死了,我一定剥了他的皮!”

柳飞用拳头狠砸了一下桌子后,快速走到刘静月的面前,抓住她的手,帮她把脉,结果刘静月趴在他的胳膊上就咬了起来,很快,他的胳膊流血了。

刘香月看到这一幕,哭得更厉害了,连忙推着柳飞道:“姐夫,你傻啊,你快躲开啊!”

柳飞没有吭声。

刘香月又赶紧让姐姐松口,结果她死活不肯。

站在门口看到这画面,泪眼已经朦胧的柳玉莲连忙要上前帮忙,李云柔和韩颖同时拦住了她,然后摇了摇头。

寒寒则是嘟着嘴,紧攥着拳头,像是被咬的那个人是她似的……

刘静月咬了他一会儿,突然抬起头,一脸疑惑地道:“你为什么让我咬?”

柳飞道:“因为我没保护好你,该咬!”

刘静月皱了皱眉头,慌忙往刘香月怀里缩了缩,然后转头不再看他。

柳飞看了一眼正在流血的手臂,走出房间,拿出药箱包扎了一下,然后拎着药箱走进房间,直接把刘静月给打晕了过去,随后又让所有人出去,开始脱她的衣服,帮她针灸。

也没用多长时间,他帮她针灸完,逼出几口黑血,随后又用双手推拿,又逼出了几口黑血。

做完这些,他很是细心地帮她穿上了衣服,将她抱在怀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一直以来,由于迈不过小龙之死那道坎,他对她的感情一直都是回避的,但是经历了这次的事,他发现无论自己承不承认,他的心里都有她。

这是一个很有魅力,敢爱敢恨的女人,她可以满世界地找他,他自然也可以为她倾尽所有。

中毒了?没关系,帮她解!

失忆了,没关系,让她想起!

刘家失去了顶梁柱,也没关系,他会和刘香月一起面对。

这些都是他的责任,他无论付出多少,也一定让以前的那个刘静月归来!

刘香月见房间里迟迟没动静,敲了敲门后,轻轻地推开,当看到柳飞将她姐抱在怀里,痴痴地看着时,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柳飞将刘静月放好,站起身走到堂屋,抽了一下鼻子道:“她体内的毒虽然有点棘手,但是我一定会给逼出来,至于她失忆,目前看来并不是完全失忆,只是忘记了特定的时间段,等解毒成功之后,再想办法。至于她现在变得胆小,狂躁,是心理创伤,这个要慢慢来。”

顿了顿,他看向刘香月道:“你们家族麾下产业现在情况怎么样?”

刘香月道:“目前只有家族内部的人知道我姐现在是这种情况,我也跟着我姐这么长时间了,很多事情我也可以处理!只是十分诡异的是今天商界突然传出我姐重伤,我代替我姐主持刘家一切事物的消息,直接导致我们刘家麾下的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大跌……”

柳飞十分警惕地道:“怎么会这样?”

刘香月道:“我也完全想不通,不知道这消息是从哪传出来的。”

蝎子道:“那个头目死了,五个同伙以及那两个背叛刘大小姐的保镖也是不是死,就被抓进大牢了,由于你一直没出现,所以案子到目前为止还是保密状态,按理说没有外人会知道这个消息才是啊,难道是内鬼?”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道:“香月,你让人排查一下。”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刘香月心领神会,点了点头道:“我让二叔帮忙暗中调查一下。”

见幽狐和蝎子一直盯着他看,柳飞想了想,把他消失几天的经历告诉了他们。

两人听后,直接惊得目瞪口呆。

刘香月、李云柔、柳玉莲等人则是在万分震惊的同时,都心有余悸。

蝎子缓了好一会儿道:“按照你这么说,那个头目还不是这个盗墓团伙真正的老大?”

柳飞摇头道:“不是!他们肯定是个特大型的跨国盗墓团伙!我告诉你们这些,一方面是我绝对相信你们,也相信你们会和我一起守护这个秘密;另外一方面则是……”

说到这,柳飞不再往下说了。

幽狐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表示心领神会。

蝎子则是一头雾水地道:“都这个时候了,你们俩怎么还突然打起哑谜来了?”

柳飞说而不破地道:“这和一个计划有关,而你现在还没身在其中。”

听他这么说,蝎子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后猛然攥拳道:“那你们把我拉进来啊!你们俩到底谁说了算?”

说完这话,他意识到说漏嘴了,连忙道:“管你们怎么着,反正这事我是参与定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