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68章:大鱼出,阎王现

第268章:大鱼出,阎王现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27  |  更新时间:

“麻痹,你是谁?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有什么资格插手?”

“竟然敢打我们,哥几个,削他,往死里削!”

“对,我们何曾被人这么打过,今天非得打得他满地找牙喊爷爷不可!”

……

几个痞子被揍了一顿后,又被训斥了一番,哪里受得了这口气啊,当即大吼着冲向柳飞。

柳飞突然抬手道:“等等!”

一痞子咆哮道:“怎么?就这么认怂了?”

“呵呵……”柳飞冷笑一声道:“我的意思是你们确定要打吗?”

“放你他娘的狗屁,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敢装逼,哥几个,上!”

几个痞子怒火冲天地冲向柳飞,柳飞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是他们主动找打的,和他可没有什么关系。

他抽了一下鼻子,紧攥双拳和他们打了起来,出招很缓慢不说,而且完全少了那股凌厉劲。

围观的村民们见状,皆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这是替人强出头啊,肯定要挨揍了!”

“刚才上来的时候那么凶悍,现在看来也就这样,他很快就会被打得鼻青脸肿了。”

……

牛气见柳飞完全处于被“围殴”的状态,心都提到了嗓门眼上,不过很快证明他多虑了。

只听几声哀嚎,几个痞子竟然相继被柳飞给打趴在了地上。他看到这一幕,才总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虽然说过程曲折了一些,但是最起码这个正义心很强的家伙并没有挨揍。

几个痞子自然不服,又爬起身来打向柳飞,但是很快又被柳飞给打趴下。

这可让他们纳闷了。

因为从交手的情况来看,柳飞的身手并不比他们强到哪去,他们利用人数优势,完全有取胜的可能,可是为什么就打不过他呢?

一痞子缓缓地站起身,指着他道:“你是谁?”

柳飞耸了耸肩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帮牛大爷还债的!”

痞子一听这话,皱了一下眉头道:“他可是欠了我们三十万呢,你还得起吗?”

柳飞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用手指了一下门口停着的那辆宝马车。

痞子眼前一亮,慌忙道:“呦吼,有钱人啊,早说嘛,只有能还钱,一切都好说。”

“包括让你们当孙子吗?”

“你!”

“好了,想要钱的话,先给老奶奶赔礼道歉!”

一男子听不下去了,怒吼道:“你刚才不是打了我们了吗?”

柳飞转头瞥了他一眼,嘴角高翘道:“那是你们咎由自取,和这事有毛线关系?我已经问你们确定打了吗,是你们非要打的,这能怪我?”

“王八蛋,你耍我们啊?”

“嘴巴放干净点,还想要三十万的欠款吗?”

“欠款要,你也要跪下!”

“小滔!”

为首的痞子见自己的兄弟又要和他干架,太不理智了,连忙制止,然后冲着柳飞赔笑道:“别介意,我这兄弟就这脾气。那三十万?”

柳飞道:“你们先在这等着,我去和他们说几句。”

“你不会耍什么花招吧?”

“你们是痞子吗?我耍花招,宝马车不是在那停着吗?你们拼命砸好了!”

痞子一阵暴汗,随后连忙道:“你牛!那你们去吧。”

柳飞带着牛气夫妇走进房间,见房间里的家具、桌子等都已经被砸得面目全非了,他叹了一声,赶紧帮牛气的老伴把了把脉,确定他没事后,小声道:“我和你们商议一件事。”

待他说完,牛气夫妇考虑了好一会儿。

柳飞道:“既然悔过,那就要和过去一刀两断,重新来过!”

牛气道:“我想你误会我们的意思了,我们是担心你有危险啊!”

柳飞笑了笑道:“我既然敢这么做,那就是有充足把握的,看他们那样子,应该不知道我的身份,你们千万不要说,一切都听我的安排!”

牛气咬了咬牙道:“我都这把老骨头了,求了那么多人,都没人愿意帮我,既然你愿意帮,那我也豁出去了,全听你的。”

“那就好!”

柳飞点了点头后,带着他们俩回到院子中,然后道:“走吧,跟着我到银行去取!”

为首的痞子道:“离这二十里地的县城就有。”

柳飞道:“行吧,既然欠你们的钱,那就理应还,我们走!”

他向牛气使了一个脸色,然后带着他上了宝马车来到县城。

来到柜台前一口气取了一百万,柳飞拎到痞子们的面前道:“看到没?不差钱!”

为首的痞子伸头看了一眼,异常震惊地道:“真……真土豪啊。”

柳飞也没有再说什么,径直往宝马车旁走。

痞子见状,顿时慌了,连忙带着一帮小弟跑到他身旁道:“土豪,钱,还钱……”

柳飞万分鄙视地看了他们一眼道:“老子这有一百万,还会少你们的三十万?带我去!”

“什……什么意思?”

“呃……你脑袋被驴踢了吗?还能有什么意思?”

说完,柳飞搓了搓手。

痞子心领神会,连忙道:“稍等,我马上去打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他异常高兴地回到柳飞的面前道:“我们福哥有请!”

柳飞漫不经心地道:“你们福哥的那点钱够我赢的吗?”

痞子道:“够,绝对够!我们福哥也是个土豪,而且最喜欢交像您这样的大土豪了!”

“是吗?带路吧!”

柳飞将拎包往宝马车里一扔,然后让牛气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跟着他们来到一栋小别墅前。

进了别墅走了一会儿,也没有见到个人影,柳飞这心里不免有些狐疑。

当他们通过别墅的一个偏房进入到一个异常宽敞的地下室时,他暗笑了一声。

没走多远,他便看到了一个大圆桌,一个戴着金项链,而且还打着耳钉的男子坐在那里,看样子应该有三四十岁,他的身后站着十几个戴着墨镜的“保镖”,看起来气场十足。

柳飞见牛气有些害怕,向他使了一个脸色,让他不要怕后,径直走到圆桌前道:”“你就是福哥?”

万福让人点上两根雪茄,自己拿了一根,让人给了他一根道:“没错,请问你怎么称呼?”

柳飞道:“我明显比你小,你喊我小九就行了!”

万福笑道:“听他们说,你特别有钱!请问你打算怎么一个赌法?”

“当然是要把我这表舅输的几十万给赢回来!”

“这样啊,那可要看你的本事了!先还钱,我就用三十万的赌本和你赌!”

“你这也太瞧不起人了。”

“拿出本事让我正眼看!”

“哈哈哈……我让你特么正眼看个够!”

柳飞猛然伸手从拎包中拿出两沓红彤彤的钞票,直接甩在了他的脸上。

“福哥!”

众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气得火冒三丈,蠢蠢欲动!

万福看了柳飞一眼,用手抹了一把脸,忽然将雪茄往他面前一甩,猛拍了一下桌子道:“老子混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用钱砸老子,你有钱拽得是吧?今天老子让你拽个够!给我上!”

柳飞躲过雪茄,忽然大喝一声,用力将桌子一推,万福猝不及防,“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十几个人见状,齐刷刷地亮出了匕首,一起走向柳飞和牛气。

牛气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啊,两腿已经哆嗦得快站不住了。

柳飞让他闪到一旁,沉声道:“看来你们早有准备啊!”

万福在几人的搀扶下站起身,厉声道:“你揍我的兄弟,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竟然敢先动老子,真是活腻歪了,今天我一定让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给我上!”

见他们蜂拥而来,柳飞再次举手道:“等等,你们确定要打吗?”

“又来!”一痞子怒不可遏地看了他一眼道:“你的身手也就那样,我们十几个人还打不过你一个?受死吧!”

“那这就是你们自找的了!”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大吼一声,主动冲向他们,在一连躲过了两把匕首的袭击后,他一脚将一人踹飞四五米远,随后又左右各一拳把两人砸翻在地。

“这身手……”

众人看到这画面,腿下突然重了很多,是谁特么说他的身手很一般的,这叫一般?

万福见状,也是吓了一大跳,不过他就是再能打,也不可能赤手空拳打过他这十几个手下啊,所以他赶紧给他们鼓劲道:“别被他给吓到了,一旦他没了这口气,你们都可以把他给踹成烂泥!全都给我上,拼了命地打,谁要是能划他一刀,我奖他一万!”

众人听到他这话,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咆哮着冲向柳飞。

一时间刀影交错,拳脚如雨,看着让人眩晕,牛气又向后退了五六米后,全身都在发抖。

“把你们的看家本领都使出来吧!”

柳飞剑眉一横,像是暴走的狮子一般在人层中竖砸横踹,所向睥睨,没过多久,十几个人全都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一痞子欲哭无泪地看着柳飞道:“你……你他娘的耍诈!”

柳飞朝着他的胸膛给了一脚道:“不耍诈,不故意示弱于你们,怎么能钓到大鱼?”

“你……你是警察?”

万福万分紧张地看向柳飞,整张脸都变得有些狰狞。

柳飞道:“我不是,但是我可以把你们送到警局。”

“你以为你还有这个机会吗?这可都是你逼我的!”

万福咬了咬牙,突然从后腰处掏出一把手枪,不过他都还没拿好呢,柳飞便将手一甩,一把银针直接插在了他的手面上,他惨叫一声,枪支落地。

他刚想弯腰去捡,柳飞一边走向他一边道:“这次是手,下次可就是脖子或者心脏了!哎,你这本来搞地下赌场的罪名还要看聚众人数、规模、金额等等而定的,我还不确定你会被判得多重呢,但是现在好了,你又自己加了一条,私藏枪支,怪不得别人。”

“你……”

看到柳飞一脸的邪笑,万福都想哭了,这是何方的神圣,身手如此逆天也就罢了,这银针耍得竟然也这么准,他现在除了认栽,好像也只能认栽了!

一个痞子看到银针,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万分惊恐地指着柳飞道:“你……你就是阎王,呃不,柳……柳飞!”

柳飞走到万福面前,一脚将他踹到一边,然后拿起手枪看了看道:“阎王?这是谁给起得外号?我有那么可怕吗?”

见他自己承认了,痞子磕磕巴巴地道:“你……你真的是柳飞?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们冒犯了您,求您把我们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他虽然之前没有和柳飞打过交道,但是现在凤凰市混混界谁没听过柳飞的大名啊,他之前还觉得吹嘘得色彩更浓些,这次亲眼见识到了,他不想承认都不行了。

柳飞扫了一眼周围道:“我的屁没那么多!”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