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66章:此间有少年

第266章:此间有少年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44  |  更新时间:

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的神秘人屡次出手帮忙,而且还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这无疑引起了柳飞极大的好奇。

虽然目前可以肯定他是友非敌,但是柳飞还是想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想了想后,他心生一计,给幽狐打了一个电话,把自己的计策和他说了一下。

幽狐道:“说实话,我也很好奇,行,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柳飞笑道:“最近真是辛苦你了,寒寒那丫头呢?”

一提到寒寒,幽狐就立即变得头大如斗,他万分无奈地道:“她就站在我身边,给我扎鞭子呢!”

“哈哈哈……”柳飞大笑数声道:“你还有头发可扎?”

“滚!”

……

晚上,柳飞从海元城赶回守成镇,在李姗姗的住处换了身黑色的运动服,并将连衣帽盖在头上,戴上了黑色的口罩,悄然来到了海鸣山外。

他左右扫视了一番后,如同黑夜中的鬼魅一般快速地来到了自家门前,令他吐血的是小黑和小白似乎认出他了,不仅没有叫,而且还不停地摇头晃脑的,这可把他给气坏了。

不过,他也没管那么多,直接翻墙进入院子中。

两个干警察觉到院子里的动静后,立即冲了出来,然后万分慌张地用枪指着他道:“怎……怎么又是你!你……你不要动!”

柳飞二话不说,将手一甩,但见两把飞镖窜出,直窜他们俩,两人赶紧闪躲了一下,但是柳飞已经逼到他们的面前,随后手脚齐出,三两下便把他们给踹到了一边。

寒寒见状,连忙往卧室里跑,但是为时已晚,柳飞拦在了她的面前,把她往肩膀上一扛就往外走。

此时小黑和小白终于很配合地叫了起来,柳飞心中暗喜,他就不信那个神秘人还不出现。

寒寒看样子也是受到了幽狐的特别交代,拼了命地喊着、挣扎着,表演得很到位,柳飞扛着她走出院子后,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快速往山里跑,跑了好一会儿,神秘人还是没有出现。

这可让他郁闷了,怎么会这样?按理说如果像往常一样的话,他应该早就出手了才是。

他有些不甘心,又扛着寒寒跑了一会儿,但是神秘人还是没出现。

寒寒小声道:“先生,是不是我们露陷了啊?”

柳飞眉头紧锁道:“不可能啊,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我从海元城回来了,而且幽狐是察觉到山中有动静,才外出巡逻,我已经特别嘱咐,让他不要走远,把戏演得足一些,另外顺便看看神秘人有没有在附近。”

寒寒嘟了嘟嘴道:“可是他就是没有出现。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柳飞有些失望地道:“还能怎么办?回去看看!”

他抱着寒寒回到家中,当看到幽狐正拿着一张信纸盯着看时,他凑头看了看,发现信纸上竟然画着一张鬼脸,他彻底无语了。

一干警道:“那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是在你们俩一出一进那个间隙,甩进来一飞镖,然后带着这张信纸。”

“难道说他早就察觉了?有谁在外还带着信纸和笔啊?”柳飞十分狐疑地低头闻了闻,确定应该是刚画没多久的之后,苦笑一声道:“还是用毛笔画的,这家伙怎么不上天呢?”

幽狐摇了摇头道:“你们这海鸣山的很多东西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我也是服了!”

说完,他见寒寒在盯着他看呢,他立即指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道:“看什么看?也包括你!”

刚说完,他就意识到不该这么说的。

不过寒寒明显没多想,她笑嘻嘻地道:“大叔,你生气时的样子好可爱啊!”

“你!飞哥,你都看到了吧?你知道我这些天都是怎么过来的吗?赶紧把你家‘粘人精’给领走!”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我就纳了闷了,蝎子口口声声说你是个自带拒人于千里之外属性的,这小丫头不黏这两个警察蜀黎,为什么专黏你呢?”

幽狐万分无奈地道:“我怎么知道!”

柳飞看向寒寒。

寒寒微微一笑,模仿幽狐的语气回应道:“我怎么知道!”

听到这话,众人都笑翻了天,幽狐扬起手就要打她,但是最终也没舍得下手。

夜深人静,待寒寒入睡后,柳飞和幽狐各拿着一壶酒走到了家门口。

幽狐抬头看了一眼皎洁的明月,喝了一口酒道:“经过这次的事,我算是明白了,不在组织,比在组织累多了!”

柳飞笑了笑,和他碰了一下酒杯,喝了几口道:“还好!我们无论身在哪里,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想当初我决定回来之后,是很愉快且轻松的,这近一年的时间虽然经历很多,但也收获了很多。唯一可惜的是没有揪出晋墨雨的幕后老大,那早晚是个祸患!”

幽狐沉声道:“确实。咱们已经蛮久没遇到这样果断且凶残的对手了,他们能够忍痛割腕,直接弃了那么大的一家公司,看来野心不小,同时很有可能的是他们的技术不成熟,一旦成熟,后果不堪设想。”

柳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幽狐道:“那神秘人这边呢?要继续逼他现身吗?”

柳飞道:“这次这么一整,估计他的警戒心会提高不少。既然他愿意暗中帮我,那也不宜逼之过甚,再等时机吧,免得弄巧成拙。”

……

四天后,首届世界花果珍品会的后续工作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柳飞正式带着柳玉莲、李云柔等人返回海鸣山,并在家中摆了家宴,盛情邀请浅野永泰、玫瑰、李姗姗、幽狐和蝎子等人。

看着一大桌子异常丰盛的饭菜,寒寒喜笑颜开地道:“好多的肉肉啊!”

蝎子二话不说,直接把一个鸡腿夹到他的碗里道:“小寒寒啊,这是大叔我特意犒劳你的,你这次干得实在是太漂亮了!瞧见没,坐在我身旁的这位大叔永远都是这副冰块脸,可讨人烦了,你这次能够把他给折磨得想自杀,我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此话一出,众人皆是笑得前合后仰。

寒寒咬了咬嘴唇道:“蝎子大叔,我怎么听你这话像是在骂人呢?”

“哈哈哈……”

众人再次大笑。

幽狐则是很有成就感地转头看了一眼蝎子道:“看到没有,她还是向着我的,你少在这挑拨!”

蝎子欲哭无泪地指了指寒寒道:“我从海元城回来给你带了那么多的礼物,都没能收买你?”

寒寒连忙道:“收买了,收买了。但是呢,这不一样好嘛,如果你像幽狐大叔一样永远一个表情地让我烦个十天半个月的,我也向着你。”

“我……好吧,你赢了!”

蝎子直接气得胃疼,其他人则是笑得肝疼。

柳玉莲打量了寒寒好一会儿,摇头道:“寒寒,你这么有幽默细胞呢,我真是才发现,这顿饭还没吃,我就已经笑饱了,哈哈哈……”

李云柔则是忍不住补刀道:“如果寒寒和幽狐组个组合,去演相声或者小品的话,我觉得一定会成为全国最受欢迎的‘老少组合’。”

蝎子见缝插针道:“嗯,老少组合,李支书,我给你点一万个赞!”

李云柔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道:“不不不,幽狐很年轻,应该是‘大小组合’。”

柳飞笑道:“好了,别只顾着说话了,饭菜都要凉了!”

说完,众人一起品尝柳飞的手艺,大赞好吃。

酒足饭饱之后,蝎子和幽狐在院子中教了浅野永泰一些华夏的功夫,柳玉莲、李云柔、李姗姗和韩颖等几个大美女则是和寒寒闹个不停。

柳飞带着玫瑰在海鸣山中闲逛了起来。

玫瑰不无感慨地道:“飞哥,你家里的氛围实在是太好了。还有就是小寒寒太可爱了!”

柳飞道:“她这段时间是活泼了很多,刚来的时候,可是连句话都不愿意说的。只是她的病,我目前还是束手无策。”

玫瑰道:“这么古灵精怪的小孩受这怪病的折磨实在是太可怜了!这样,我回国后帮忙问问米国的那些名医吧,看看他们对这病是怎么看的。”

柳飞道:“如此再好不过了。”

两人又并肩走了一会儿,玫瑰又道:“你们这海鸣山的空气和风景真好,我都想在这住一段时间了。”

柳飞笑道:“你觉得这有任何的问题吗?”

玫瑰有些遗憾地道:“我刚工作没多久,好多事都在学呢,太忙了,等将来有机会一定来这度假,你不会不欢迎吧?”

柳飞刚想回应,她却突然痛呼一声,直接歪向他,柳飞踉跄了一下,脚下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夹了似的,疼得他没有站稳脚跟,直接被玫瑰给扑倒在了地上。

而十分巧合的是这次玫瑰那烈焰红唇也是悬在了柳飞嘴唇上方一点的位置,简直和他们俩在米国时的那次亲密接触一模一样。

虽然柳飞当时醉酒,头脑有点不清醒,但他还是很清晰地记得她主动低头吻了他……

如今情景重现,他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唾沫,而玫瑰那跳跃的胸脯则是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他的胸膛,让他难以把持。

两人就这么彼此凝视了一会儿,玫瑰忽然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他一下,然后满脸羞红地翻过身,曲起腿道:“这……这是老鼠夹吗?”

柳飞也是有些凌乱地坐起身,看了一眼,连忙帮她拔掉,然后也把自己脚上的给拔掉,又在附近找到了五六个,眉头紧锁地道:“不对啊,这一片这么空旷,谁会在这里放老鼠夹?难道是……”

说到这,他并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了,因为他联想到了玩具蛇,又想到了信纸上画的那张鬼脸,这搞不好都是那神秘人所为,就是要作弄他的!

不过,这完全就是小孩子的做派,难道那神秘人还只是个童心未泯的少年?

人在少年,如果武功就已经达到了如此造诣,那无疑很可怕!

可是,他要真是一个少年的话,怎么整得像是长年累月都住在海鸣山一样,这有点匪夷所思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