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63章:顺利得可怕

第263章:顺利得可怕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69  |  更新时间:

柳飞和韩颖嬉闹归嬉闹,在将歹徒押到警局后,他还是把韩颖拉到一边说起了自己的推断。

首先,他在到葛家村找葛犇商谈之前,其实就已经专门派人打听过葛犇这个人怎么样。根据打听到的消息,葛犇这人在村里的人气很不错,也很喜欢帮助村民。

在听到这些时,柳飞就觉得他这次的表现有些反常了。

当然,也不排除他有很强的仇富心理,看到柳家村摘掉贫困的帽子,迅速富裕起来了,心里不爽,决心扛他们一把。

所以柳飞最终决定亲自到葛家村试探一下他。

到葛家村以后,柳飞在前期还是很耐着性子和他沟通的,但是随着沟通的深入,他越来越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是以他“口无遮拦”地说了那么一句容易让人多想的话,结果葛犇立即揪着不放不说,还让村里和他关系很好的年轻小伙动手,企图把事情给闹大。

到这里,柳飞已经基本可以肯定这家伙是受人指使,故意针对他,不仅要搅局,而且还要把他的名声给搞臭。

至于他为什么一再隐忍,到最后却突然朝葛犇投掷铁铲,并且还走到他面前威胁他,其实这也是给幕后之人做样子看的。

他白天的时候就和租赁小组的成员说过,既不能让葛家村的村民们觉得他们耀武扬威,仗势欺人,也要向他们表明他们并不是任人宰割的,可以说是刚柔并济。

其实他还少说了一点,那就是特意制造一种他有杀人动机的假象,看看幕后之人上不上钩。

现在看来,幕后之人真的上钩了。

当听到幕后之人是马明之时,他忽然有种回到他刚赢下中西医擂台赛,晋墨雨就对宫泽应晖下黑手时,故意抹黑他的感觉,这两个案子其实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这样的计策,说实话,很简单,老谋深算的人恐怕都不屑于使用。

为什么呢?

因为空有杀人动机而有悖常理啊,柳飞都已经赢了宫泽应晖了,还杀他干什么?找死吗?柳飞白天刚光明正大地拜访葛犇,晚上就动手杀人,这不是相当于告诉全天下的人,人是他杀的吗?谁有这么蠢?

但是这样简单的计策又往往让人有口难辨,很无奈,最容易起到抹黑的效果。

想当初,宫泽应晖要是直接被杀或者彻底成为植物人,那个凶手又逃之夭夭,在似是而非之间,柳飞只能承担更多的揣测、议论和诽谤,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这次的案子更是如此,假如葛犇今晚被一把烧得面目全非了,凶手也销声匿迹了,结合柳飞白天和他起了冲突的情况,葛家村村民们直接想到的凶手肯定是他。

而在这案子悬而未果的情况下,即使这压根就不是他干的,这个黑锅也得他来背。

有时候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在明明有悖常理且说不通的情况下,不少人还是选择相信,只因没有真相,没有最终结果……

韩颖听柳飞说完这些,皱了皱柳眉道:“我听说那个段成名的老婆许馨对你意见也很大,甚至在年度商会上公开嘲讽你,你说这有没有可能是她指使马明干的?”

柳飞摇头道:“不可能!以我之前和马明及许馨交锋的情况来看,马明属于做事不带脑子的,许馨的阅历在那摆着呢,她要是真想摸黑我,甚至把我送进监狱,应该不会用这样的计策。”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且许馨对他这个宝贝外孙极其宠爱,可以说已经到了溺爱的程度,她怎么舍得把自己的外孙往火坑里推呢?不出我所料的话,她肯定会主动为马明顶罪的!”

听他这么说,韩颖唏嘘不已。

不出柳飞的所料,当马明被押到守成镇派出所时,段成名、许馨以及马明的父母都来了。

许馨看到柳飞后,直接咆哮着冲向他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待几名男警押住她后,柳飞摇头道:“许总,你这又是演给谁看呢?有这个必要吗?如果真的是你在幕后指使你的外孙的话,我相信警方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如果你想为你外孙顶罪坐牢的话,我也劝你省省心吧,警方依然会严查的!”

马明一听这话,立即大吼道:“外婆,我不需要你顶罪,都是我干的,我是打不过他,但是我就是要抹黑他,我就是要让他受到舆论的谴责,我就是要让他的日子不好过!等我出来,我还要想法设法地弄死他!”

“混账东西!”

脸色铁青,极其憔悴的段成名一听这话,扬起手臂朝着他的面颊就是狠狠的一巴掌,直接把他的嘴角打出了血。

马明痛呼一声道:“外公……”

段成名指了指他道:“你这个混账,不要喊我外公,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醒悟吗?你想在大牢里待一辈子啊?”

说完,他又指了指马明的父母以及许馨道:“都是你们惯的,都是你们给惯得啊……”

说完,他已经捂着脸蹲在地上抽泣了起来。

柳飞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就是明证!

配合警方调查完以后,天已经大亮了,葛犇虽然还被押在派出所,但是他已经承诺把位于柳飞租赁范围内的那几十亩田地都租给他了。

柳飞直接把这个消息打电话告诉了租赁小组的组长,他听说后,竟然震惊得好一会儿都没有憋出一个字来。

回到家中,柳飞往沙发上一歪,睡了一个回笼觉,当他醒来发现寒寒竟然歪坐在他身旁帮他捶背后,他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道:“真是没白疼你啊!”

寒寒笑嘻嘻地道:“那是必须的!我也听云柔姐姐和玉莲姐姐说了,你最近特别忙,我虽然想让你多陪陪我,但是怕你太累了,你放心,这段时间我会很乖的。”

柳飞伸手抚了抚她的头道:“咱们的小寒寒真是越来越乖了,你放心,先生只要有时间呢,就会陪你玩的。”

“嗯!”

寒寒点了点头,笑嘻嘻地用脸蹭着柳飞的胸膛,还不断地发出“喵呜”、“喵呜”的声音,这可把柳飞给彻底逗乐了……

半个月后。

受到葛犇之案的影响,葛家村的那些“钉子户”全都把田地给租了出来,柳飞如愿以偿地租赁到三百亩田地并聘请葛家村的村民们劳作。

在直接领到三年的租赁金之余,还能参与到花卉和水果的种植中来,额外赚取一部分收入,这绝对是和柳家村村民们一样的待遇啊,所以葛家村的村民们全都都高兴坏了。

柳飞让他们帮忙一口气搭建了几十个实验大棚,从远处看,颇为壮观。

考虑到在自然种植环境下,大樱桃对采光和海拔有要求,所以海鸣山之外的这三百亩山地,水果方面,柳飞打算主要种黄金果和菠萝莓,至于花卉方面,则是蓝色情缘、七色爱恋和嘉兰一起养。

从这方面看来,三百亩的田地其实并不多,不过柳飞也没有想一口吃一个胖子,先把省内市场给彻底打开了,然后再进一步扩大规模,冲击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市场也不迟。

与此同时,首届世界花果珍品会在位于海元城内的华南商品交易会展馆(简称‘海元城会展中心’)正式举行。

会展中心正大门前不仅摆放着由几十盆盘栽黄金果拼接而成的黄金盘龙,而且还有蓝色情缘、七色爱恋和嘉兰组成的鲜花夹道,看起来真是美轮美奂,夺目异常。

有了东和集团和芙罗拉园艺这样的世界性公司的介入,又加上柳飞在年度商会上为首届珍品会赚足了眼球和噱头,如预想中的一样,占地达几十万平方米,展台众多的会展中心完全爆满,还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花果企业为了得到一个展台而绞尽脑汁,想尽办法,但是终究还是没辙。

一方面,这次的珍品会确实火爆;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柳飞和浅野浩正、兰尼等人特意提高了入展的门槛,力求所有展出的花果都是珍品且有自己的特色。

考虑到展会将持续五天,又是完全开放的,安保的压力非常大,所以柳飞和浅野浩正、兰尼商量之后,直接投入了六千个保安,力争实现会展中心各个地方全覆盖。

除此之外,省里也是让各地方抽调了大量的警力来维护会展中心以及会展中心周围的治安。

不出预料的话,这应该是海元省年内最大的盛会了,所以不仅是举办方,省里也是直接要求不准出现任何的闪失。

自从展会开始后,柳飞便处于忙不附体的状态,李云柔、柳玉莲和李姗姗全部给他当起了贴身秘书,轮流换岗帮忙。

他除了竭力向外宣传海鸣山的系列产品,签订意向供给合同外,还利用这个平台积极扩展自己的人脉,争取构筑稳固的商界朋友圈。

如果说从前他对这一块不太重视的话,自从六豪门联合打压他之后,他彻底意识到朋友圈的重要性。

以他个人的能力,他是可以以一打十,甚至打几十都没问题,但是在庞大的资本面前,这种单打独斗是很难长久的。

不知不觉三天过去了,一切出奇得顺利,不仅会展中心的交易额不断攀升,让人瞠目,海鸣山也是一直静悄悄的,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

但是越是这样,他心里越是不安。

蝎子见他有点儿魂不守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哥啊,你是不是太累了?亦或者担心你在海鸣山的那一亩三分地?放心吧,有冰块脸帮你守着家,谁敢去撒野啊?

柳飞看了他一眼道:“是不是太顺利了?”

蝎子哭笑不得地道:“你是不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了?你前期准备得那么充分,而且又有像浅野和兰尼这样有经验的大鳄合作,更有小弟我的全天候监控,能出什么乱子啊?你想多了!”

柳飞点了点头道:“也许吧,我去趟厕所!”

说完,他急匆匆地来到厕所,当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白裙,体型微胖的女子进入厕所的背影时,他皱了一下眉头,暗想这女人走路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呢。

不过想到蝎子刚才说的话,他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这是神经绷得太紧了,赶紧往男厕所走,没走几步,他便听到一声尖叫从女厕所里传了出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哪能逃得过他的听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