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62章:碰瓷高手,守株待兔

第262章:碰瓷高手,守株待兔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57  |  更新时间:

以柳飞现在的名气,竟然还有人敢围他,租赁小组的成员们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们够柳飞热身的吗?

不过,柳飞可不这么认为,这倒不是因为他打不过这些年轻小伙,而是他愈发觉得这葛犇就是冲着他来的。

他再次用言语试探道:“何苦呢?”

葛犇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口气!我们都知道,你贼能打,但是那又何妨?你敢把我们都给打死吗?一句话,今天这草你是拔还是不拔?”

“葛犇,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这是没事找事,我们柳总不跟你们一般见识并不代表你们可以为所欲为!”

“我们还就不拔了,看你们能怎么样!”

……

葛犇如此嚣张,租赁小组的一些成员也是看不下去了,立即嚷嚷了起来。

殊不知葛犇就是在故意激怒他们,他当即将手一摆道:“不拔草是吧,兄弟们,把他们给我拔了!”

七八个年轻人见状,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柳飞刚伸手阻拦,一年轻人却是直接捂着脸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尼玛,堂堂企业老总竟然出手打我们庄稼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兄弟们,把他给我往死里揍!”

葛犇怒吼一声,带头冲向了柳飞,柳飞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男子,暗想他这会儿很有可能在偷笑,这故意碰瓷的本事真是出神入化啊。

面对他们的攻击,为避免他们再次碰瓷,柳飞将双手往口袋里一插,然后不断地闪躲了起来。

可是饶是如此,他们还是做着各种夸张的动作,给人一种被揍了的错觉。

“服了!”看到围观的父老乡亲们已经开始指指点点起来,对他多有不满,柳飞突然大喝一声道:“都给我住手!”

葛犇将手一摆,示意手下先暂停道:“咋滴?要玩真的了?我告诉你,我们就是贱命一条,今天你要是不给我道歉,不拔草,我就是豁出这条命也会和你死磕到底!”

柳飞抬起手,随后猛然将头一低道:“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我拔,不就是几根草吗?”

葛犇等人愣了一下,皆是仰天大笑了起来。

“让你欺负人,这下怂逼了吧?”

“我早就说过,咱们葛家村的人不是好惹的,现在你们柳家村是有钱了,那又如何?咱们完全不怵你们!”

“既然怂了,那就麻利点,这一场的草可有得你们拔得!今后但凡有人来这,咱们可以指着这场说,柳大总裁曾经在这拔草忏悔,多有面子啊!”

……

见他们还蹬鼻子上脸了,租赁小组的成员都看不下去了,柳总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啊,这几个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

柳飞见他们一个个皆是怒气冲天的,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然后拿了院子里的一把铁铲,径直走到场上,暗运体内的五行之气于手掌之上,随后狂甩铁铲,犹如削豆腐一般,不一会儿的功夫,一大片杂草竟然被他给清除干净。

围观的村民们见他腾空、翻转、回旋、横摆几个动作来回轮替,除个草跟玩杂耍一般,情不自禁地喝彩了起来。

租赁小组的成员虽然很佩服他这锄草技能,但是都有点看不下去,这明显给人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

葛犇见状,嘴角微勾,邪笑一声,待他把场上的杂草都清除得差不多了,他才一边鼓掌一边道:“柳总,果然是好身手啊,佩服,佩服!不过你是没长耳朵,还是脑袋被驴踢了啊?我说的是拔草,不是锄草!你特么当了几天大老板,把自己的老本行都给忘了?”

租赁小组的成员们听到这话,一个个气得肺都要炸了,不过从柳飞今天一再隐忍的风格来看,他们已经对他的反击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然而,柳飞就是柳飞,他永远让人猜不透。

他突然将手中铁铲一掷,那铁铲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随后直接插在了葛犇两脚前几厘米的位置。

在葛犇惊惶未定之时,柳飞拍了拍手,走到他面前,将头一歪,小声道:“别蹬鼻子上脸!我要杀了你,连根手指头都不需要动!”

说完,他带着租赁小组的人离开。

葛犇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铁铲,嘴唇剧烈抖动了好几下,突然瘫坐在地上叫骂道:“父老乡亲们替我做主啊,这个王八蛋恫吓我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杀了我,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柳飞头也不转,直接大声回应道:“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报警是吧,去吧,我在海鸣山随时恭候着!”

“你!”

……

离开了葛家村,一员工十分不解地道:“柳总,您刚才掷铁铲那一下实在是太吓人了!您不是一直隐忍吗?为什么在最后爆发了?”

另一员工道:“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这换成谁也受不了他们那样,他们分明就是无理取闹,故意博取同情!”

柳飞深有意味地道:“所以说,既得让村民们觉得我们一再隐忍,没有仗势欺人,又让他们觉得我们也不是好惹的,不会让葛犇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们十分不解地道:“这是为什么?”

柳飞突然扫了一眼周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人一直在跟踪我们?”

他们皆是慌忙向四周看了看。

柳飞哈哈大笑道:“逗你们玩的,你瞧你们一个个紧张的样子,这些天你们也都够累的,都回去休息吧,不出意外的话,明天这八十亩地就可以租到了!”

一听这话,他们一个个全都傻眼了。

今天都闹成这样了,那葛犇还会把地租给他们?怎么可能!

柳飞见他们不停地问,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回到柳家村稍微休息了一下,吃了晚饭,柳飞便带着韩颖出了海鸣山。

韩颖十分疑惑地道:“飞哥,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道:“嫌报警麻烦,所以就带着你喽!”

“你真讨厌!”韩颖无比娇羞地打了他一下,然后柔声道:“抓贼吗?”

“聪明!”

说完,他带着她火速来到葛犇家附近,然后直接窜上一草垛,脱下外套往上面一扑,和韩颖一起趴在上面。

韩颖盯着葛犇家的院子看了一会儿,皱着眉头道:“这就是传说中死活不愿意租你土地的那个刺头?我们来监视他干什么?”

柳飞道:“等事情发生以后再说。”

韩颖抿了抿嘴道:“嗯,我都听你的。”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

不知不觉四个小时过去了,院子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韩颖困得都要睁不开眼了,柳飞也好不到哪去,韩颖略微犹豫了一下,突然凑头吻了他一下,柔声道:“给你提提神!”

柳飞见她含情脉脉,勾人无限的样子,邪笑一声,突然将手伸进她的上衣,然后覆在她身前的壮观上道:“这样才能提神!”

韩颖低嘤一声,满脸羞臊地看着他,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但是最终也没有推开。

两人就这样边調着情边等着,但还是撑不住,眯上了眼。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韩颖突然惊呼一声道:“飞哥,你快醒醒,有火光,好像着火了!”

柳飞抬头看了一眼,慌忙带着她一起跳下草垛,冲到院子前,当看到有一个蒙面人从院子里跳出来后,柳飞连忙让韩颖去救人,而他则是去追蒙面人。

蒙面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会在这里埋伏,大惊之余拼了命地跑,然而柳飞很快便拦在了他的面前,沉声道:“你怎么才来?我可是恭候多时了!”

蒙面人蹙了一下眉头,大喝一声,挥舞着双拳打向柳飞,柳飞一躲再躲,见他的身手挺普通,连续虚闪了两下,一个扫堂腿将他扫翻在地,随后一脚揣在他的胸膛上,扯了他面前蒙着的黑布,往他嘴里一塞,押着他往回走。

当他来到院子前,韩颖连忙给歹徒上了镣铐道:“飞哥,你快看看他吧,他还有鼻息,但是昏迷不醒。”

柳飞帮葛犇把了一下脉道:“应该是被打晕了,并无大碍,你看紧歹徒,我喊村民一起来救火!”

说完,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很快,很多村民跑来,没过多久,火被扑灭。

柳飞拎着一桶冷水走到葛犇面前,朝着他就泼了一桶。

“啊!”

葛犇大叫一声,一坐而起,用手抹了一把面庞,见自己还活着,竟然像是孩童一样鬼哭狼嚎了起来。

柳飞实在看不下去了,也懒得理他,而是走到歹徒前,扯了他嘴里的黑布,一把捏住他的下巴道:“谁派你来的?老实交代的话,我身旁的这位警官是见证,兴许可以考虑为你减刑,不然的话,你懂的!”

男子看了一眼韩颖,大惊失色道:“你……你是警官?”

韩颖朝着他的后脑勺拍了一下道:“你梦游呢?我不是警官,这镣铐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男子欲哭无泪地道:“警官,我……我也是受人指使的。”

“你少废话,谁指使的你?”

“马……马明……”

“马明是谁?”

韩颖不知道这个马明是谁,但是柳飞知道啊,他直接代他回答道:“是馨馨果业老总段成名的外孙!这家伙还真是贼心不死,无孔不入啊,这次他完蛋了!”

韩颖一听这话,立即打电话给所里,让去抓人。

已经哭得嗓子都沙哑的葛犇似乎终于意识到什么了,连忙起身走到柳飞的面前,往他面前一跪道:“柳总,都怪我贪图那三十万,听了他们的怂恿,还差点赔进去了自己的小命,今天要不是你,我就死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葛犇的再生父母,别说租给你那八十亩地,你就是让我给你当牛做马,我也愿意!”

说完,他竟然磕起了响头,直接把额头都给磕破了,葛家村的村民们看到这情况,都是唏嘘不已,他在白天的时候可是还把人家给整得狼狈不堪,颜面扫地呢……

柳飞扶起他道:“他们这是要烧死你,然后嫁祸于我。不可否认,钱是个好东西,但是钱也是个夺命刀,不要再有下次了,不然谁都救不了你。”

葛犇用手抹了一把眼泪道:“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韩颖冲柳飞招了招手,小声嘀咕道:“你是怎么知道他们肯定会来杀了他的?”

柳飞瞟了一眼她的身前,韩颖立即娇嗔道:“你个大色|狼!”

柳飞伸手扯掉她身前别着的一根稻草道:“你想什么呢?”

“你……”

韩颖见他贼笑的样子,顿时都想哭了,咱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