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61章:入赘就同意

第261章:入赘就同意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0  |  更新时间:

建设制药公司,举办珍品会,建设断崖货运电梯,租赁三百亩田地,可以说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同时去做这么多的事情,但是柳飞做到了。

这不仅是他日益壮大的实力体现,也是他“齐头并进”思想的最直观体现。

现在的他可以说是进入到最繁忙的时间段,一旦成功忙完了这段时间,一些东西必将发生极其明显的变化。

所以他这段时间就是一个字:拼!

……

这天,他亲自来到海元飞机场迎接浅野永泰、玫瑰等一行人的到来,为他们接风洗尘。

宴会上,浅野永泰道:“我和我爸都有关注你们华夏商界的动态,在临出发前,看到你在华夏年度商会上的表现后,我和我爸都惊呆了,你这玩得实在是太溜了,佩服,佩服!”

玫瑰盈盈一笑道:“兰尼先生和我爷爷也有留意到,难怪你会选择在年度商会举办当天投放宣传vcr呢,原来一切都在你的安排之中。”

柳飞笑了笑道:“这个中缘由,等找个时间,我再和你们一并细说吧。总之,非常感谢你们配合我,支持我,这杯我敬你们!”

浅野永泰连忙道:“柳总,您太客气了,只要您愿意教我几招华夏功夫,一切都好说!”

玫瑰则是蓝眸一眨道:“我这边你就不用客气了吧?”

众人听了浅野永泰的话后,都正在开怀大笑呢,玫瑰却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人想入非非的话,众人笑得更欢了。

玫瑰意识到问题所在后,俏脸瞬间通红,想解释些什么,但是想到柳飞之前说尽量不要在太多人面前提起那桩绑架案后,她最终也没有过多地解释。

柳飞自然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众人都误会了,他也是有点小尴尬,连忙转移话题。

吃完饭,他带着他们进入海元城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内,让他们先休息。

他告别前,玫瑰一再犹豫后,还是把他喊进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在刚下飞机的时候她就有留意到他一直带着自己送他的那个黑曜石貔貅吊坠呢,并没有给“雪藏”了或者直接扔了,内心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她看了两眼他脖子间的吊坠,抿了抿嘴道:“飞哥,你……你最近怎么样?”

柳飞低头看了一眼吊坠,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道:“你送我的这吊坠是从哪里得到的?”

玫瑰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皱了一下眉头道:“之前和你说了啊,是有人送给我母亲的,然后我母亲请大师开了光。”

“谁送的?”

“不清楚!母亲只是和我说是一个多年的好友送的。这个吊坠本身是挺普通的,送的主要是心意!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柳飞本来还想继续追问的,但是看她一脸疑惑的样子,他也不好把他和韩颖在溶洞里遇到的一切告诉她,只得道:“这块吊坠确实是吉祥之物,自从戴上它以后,我这财源滚滚不说,而且还能逢凶化吉!”

“哈哈哈……”

一听这话,玫瑰直接笑弯了腰,别提有多开心了。

柳飞通过她那因俯身而微张的裙口看到一些隐秘的风景后,轻咳一声,赶紧转头道:“我说的是真的!”

玫瑰像是小鸡叨米般点了点头道:“嗯,总之你喜欢且它能够保佑到你就好!看你似乎对这吊坠的来历很感兴趣,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问一下我的母亲?”

柳飞慌忙道:“如此再好不过了!”

玫瑰拨通电话问了几句,然后笑着看向柳飞道:“问到了,是一个经营玉器的老板送给我母亲的,他是个华夏人,只不过现在已经在米国定居了,经营着一家玉器坊,里面的东西呢,也都不是太贵,但是都是华夏风格的,如果今后你再去米国,我可以带你去!”

“玉器坊?”

听到这,柳飞这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如果是从玉器坊而来,那么很有可能是批发销售的,它的来源也就没有太多的秘密可言了。

可是它又为何会如此神奇呢?

这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玫瑰见他有点魂不守舍的,举起雪白的藕臂在他面前挥了挥手道:“飞哥,你想什么呢?没事吧?”

柳飞连忙道:“没事,没事。”

两人又单独聊了一会儿,柳飞离开酒店,返回柳家村。

转眼间又是十天过去了。

柳飞除了将之前“卖一贷一”时欠买家的那三十多条黄唇鱼正式交给他们外,又额外卖了十条,获得四千多万的资金。

珍品会那边的筹备工作一切顺利,蝎子和幽狐也得到了组织的批准,一起来到海鸣山帮忙。

除此之外,由于柳飞给的价格很公道,也很有竞争力的原因,土地租赁的工作进行得比柳飞想象中的要顺利一些。

然而,不出所料,还是遇到了一些“刺头”,而这些刺头之中,最难缠的当属葛家村的葛犇(ben),他这些年响应国家的号召,先后承包了八十亩田地,在这一带,是个不折不扣的农业大户。

而十分巧合的是他这八十亩田地绝大部分都是位于柳飞这次要租赁的范围内。

从租赁小组和他接触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是一口回绝!

为此,唐昌琦甚至还派人专门游说了,但是还是不行。

这家伙喜欢爆粗口,处处“碰壁”刁难租赁小组的成员也就罢了,而且完全摆出了一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和他们死磕到底的决心。

考虑到他这八十亩还不是连成片的,相当于把三百亩土地给分割成很多块了,既然是要搞培育种植基地,一大片水果和花卉中心还种植水稻什么的,那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所以,这事还挺让人头疼的。

租赁小组把这些告诉了柳飞后,柳飞带着他们亲自来到葛家村。

长得五大三粗,躺在躺椅上,悠闲地磕着瓜子的葛犇见柳飞终于来了,也没有起身,直接道:“呦,老总来了呀,不好意思,我这尊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还是请回吧,这事没得谈!”

柳飞很是耐心地道:“犇哥,与人方便,自己也方便。你既然承包了那么多的土地,我相信你在承包的过程中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咱们将心比心。”

葛犇仰天大笑数声道:“不好意思,我还真没遇到,因为这一带正好是咱们葛家村的田地所在地,咱们葛家村的父老乡亲们还是很看得起我葛犇的,我当时一说我要机械化种植,他们就答应了,就这么简单!”

说到这,他的眼睛突然眯成一条线道:“别忘了,你是外村人,你要是本村人,咱们一切都好商量!要不,你入赘我们葛家?”

“葛犇,你不要太过分了!”

柳飞的一个员工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指了他一下。

脾气火爆的葛犇立即用力地拍了一下手边的矮案子道:“咋滴啊,在我家里还敢这么嚣张?信不信我去游说其他村民,让你们一分地都租不到啊!这土地租赁向来讲究你情我愿,我就是不租,你们又能奈我何?报警抓我啊?”

柳飞拉了一下员工,然后继续心平气和地看向他道:“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吗?”

葛犇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朝他面前吐了一下瓜子壳,十分不耐烦地道:“你们在这叨叨叨,烦不烦人?就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老子就是不租,除非你们把老子给杀了!”

他的嗓门本来就很大,再这么一乱嚷嚷,很多村民赶来看热闹。

柳飞实在没想到他的态度会如此决绝,不过他肯定不能放弃啊,所以想了想,他道:“如果你愿意租的话,只要条件合理,我们都可以答应!”

葛犇二话不说,直接走进屋子里拎出一个袋子,然后往柳飞面前一倒,一堆红彤彤的钞票散落在柳飞的面前。

他指了指钞票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是以为老子故意就地起价讹你们是吧?老子承认你们很有钱,但是老子也不缺钱好吗?看看,这些红彤彤的都是钱,都是老子努力种地赚来的!老子一没抢别人的,二没偷别人的,又是孤家寡人一个,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滋润了,为什么要看你们的脸色行事?”

柳飞低头看了一眼钞票,有点哭笑不得了,这还是别人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炫富,真特么是简单,粗暴啊!

要是一般的恶棍、混混什么的,他肯定直接朝他脸上甩几张银行钻石卡过去了,但是现在肯定不行。

葛犇本来就是故意死杠,这样容易激怒他不说,再加上这么多村民看着呢,他不能给人留下仗势欺人的印象啊,不然这土地也不用租了……

葛犇见传闻中嚣张跋扈的柳飞被自己给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他很是得意地笑了笑道:“柳总,怎么样,现在无话可说了吧?我知道现在村里还有一些人没有把地租给你,他们也都是和我一样,咱们真的不图你的钱,就是想安安分分地种地,能有口饭吃,仅此而已!可不像你野心那么大,像是要把整个守成镇都给租下来似的。”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话里有话地道;“安分是好事,就怕不安分,容易引火上身。”

葛犇怔了一下,随后抄起铁锹就冲到他面前,咄咄逼人道:“你他娘的是啥意思啊?给脸不要脸了是吧?今天你要是不和我说清楚,别说我这八十亩土地你租不到,还会有大批的村民反悔,你信不信?”

柳飞很是淡定地道:“你这有点反应过度了吧?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能有什么意思?你想多了!”

“呵呵……你这是认怂了?传闻中只会让别人认怂的柳大总裁原来也有认怂的时候啊,我是该荣幸呢,还是该荣幸呢?”

柳飞道:“你高兴就好!”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葛犇连忙窜到他面前,直接拦住他道:“柳总,你口无遮拦地扔下那么一句话,毁我清白,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啊?你把我们葛家村当什么地方了?看到我门口场上齐膝的杂草了吗?想走的话也可以,你们帮我拔了再走,不然的话,哼哼!”

说完,他突然将手一摆,七八个年轻小伙立即跑过来将他们给围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