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56章:成了跳梁小丑

第256章:成了跳梁小丑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26  |  更新时间:

柳飞既没有以牙还牙,更没有出手打人。

他看着曾超,很是认真地道:“曾总,我看您舌苔发黑,中医认为这是热极化火所致,是病机的一种。西医则认为是一种慢性病的表现,通常为肾病症状。”

嘎!

曾超惊呆了,其他人也惊呆了。

这小子没毛病啊,别人都把他给骂成这个样子了,他竟然还好心给人看起病来了。

刘静月也是搞不懂,不过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她发现曾超的面颊都有些发红了,这当众以德报怨和以怨报德的效果可是不一样的,现在柳飞无疑是用他那高尚的医德暂时堵住了他的嘴。

曾超要是继续骂人,那就是没教养,若是不骂,心里肯定憋屈,所以柳飞这似乎又像是在掌握主动权,故意折磨他,这要比曾超直接用言语攻击要高明多了。

不出刘静月的所料,曾超真是有点懵,他遇到了和刚才许馨一样的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往下继续嘲讽了。

不过,当他想到这是宋河洲交给他的任务后,他一咬牙,继续朝着柳飞怒喷道:“放屁!你这是咒我生病呢?柳飞,别以为你打着神医的头衔就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为所欲为了,你这样的人实际上才是最可恨的!”

柳飞也没有对他的话进行回击,而是不慌不忙地科普起了医学知识。

“当精神高度紧张,熬夜,抽烟时会出现舌苔发黑这样的症状;肠胃有毛病的人,容易生寒湿,也会出现这种症状;有一些慢性疾病,比如说恶性肿瘤、尿毒症等,在病情出现恶化的时候,也会出现这种症状!”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曾超道:“在曾总刚才说话的时候,我有留意到你的舌苔的颜色很像是一些慢性疾病恶化后出现的症状,所以你若是听劝的话,最好到医院做一个详细且全面的检查,万一患上了恶性肿瘤或者尿毒症……”

“柳飞!”

听到这,曾超完全听不下去了,朝着柳飞很是失礼地咆哮了起来。

柳飞却是直接往座位上一坐,翘起二郎腿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信不信由你!我可没有咒你的意思,如果你非要往这方面想,那只能说明你有自虐倾向,也该看看医生了。”

“你!”

曾超指了指他,恨得咬牙切齿,不过他心里也是有点怕啊,因为柳飞的医术他是早就有所耳闻的,万一他说得都是真的,那他岂不是很危险?

坐在他们不远处的魏胜天本来是想加入到许馨和曾超的阵营中一起对付柳飞的,但是看到柳飞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另辟蹊径把他们俩都给整得够呛后,他愣是没敢掺和。

很快,华夏六大豪门的掌舵人相继走进了会场,他们像是事先商量好似的,直接来到了柳飞的面前。

宋河洲道:“柳总,珍品会准备得怎么样了?之前我们宋家收到你的口头邀请了,但是鉴于我和我儿子接下来一个月的日程都排满了,所以很遗憾不能参加,在这和你说一下,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举办这次活动的。”

华夏六大豪门之一,同时也是京城陈家的掌舵人,现任商会主席陈正为更为直接地道:“柳老板啊,我也没法去,在这也像宋老板一样祝福你了,好好加油!”

他话音刚落,又有三个豪门的掌舵人当面“婉拒”了柳飞之前的邀请。

同样作为六大豪门之一的京城孟家的掌舵人孟永哲没有说拒绝,也没有说接受,只是深有意味地拍了拍柳飞的肩膀。

对于他这举动,柳飞也明白,因为孟家和刘家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他现在明显是被其他五家豪门给逼着站队,得罪一帮豪门和得罪一个小虾米,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可以说,他这样已经是很顾及刘家的面子了。考虑到目前并没有太多人知道他和刘静月之间的关系,柳飞估摸着这应该是刘静月提请给孟永哲打了招呼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是个人恐怕都看得出来六大豪门这举动是什么意思。<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以柳飞的身份、地位、阅历等等,就是被拒绝,他也绝对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他们这样反常地当众表态,其实更多的是在向整个华夏商界表态,我们六大豪门都不参加,你们敢去?

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宋家在其中周旋,让他们达成了一致,不然柳飞和其他五家豪门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他们犯不着这么做。

不是每个人都心狠手辣,也不是每个人都诡计多端的,作恶的都是那一小撮人,而他们整人的能力还往往很强大。

不得不说,宋河洲的这一招确实够狠的,他带着他们这么一表态,也就注定柳飞的珍品会开不下去了。

而选择在他都筹备得差不多的时候才一起作出这样的表态,无非就是想让他损失惨重而已。

这其实就是明目张胆,赤果果地打压!

不过这个世界向来都是弱肉强食,柳飞目前在华夏商界的影响力哪能根宋家相比啊,被宋河洲怂恿众人在这个当口狠狠地捅了一刀似乎也正常。

只是让他有点没想到的是这事还没完。

一个三十多岁的老板可能是急着表忠心,忽然站起身道:“柳总,今天咱们华夏商界的精英和大老板们基本上都在这了,稍微有点名气的果业公司或者花卉公司的老总也都来了,要不你就现场统计一下吧,看看他们有多少愿意去的?”

柳飞低着头,没吭声。

男子笑着摇头道:“既然柳总不愿意统计,那就由我代劳吧,有谁准备去参加珍品会的?大家一定要听从内心的选择,如果实在没人去,柳总肯定就不办了,这样也相当于是给他省钱了,省得继续闹笑话,你们说是不是?”

“不去!”

“不去!”

……

随着几人率先大声表态,整个会场响起了此起彼伏的“不去”声,就没有起身或者举手的。

从正常的角度来看,以柳飞现在的发展势头,肯定也有很多人想巴结他,但是那主席台上坐着的可都是华夏商界六大豪门的掌舵人啊,他们都已经表态了,谁还敢反着来?这可是一得罪就得罪六个,把他们都得罪了,基本不用在华夏商界混了。

刘静月看着这一切,攥紧粉拳,就要站起身,不过柳飞似乎猜到了她要干什么,及时给她发来了一条微信制止。

她虽然没冲动,但是心里却是如刀割一般。他到底做错什么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对他?

他们不是口口声声要鼓励年轻人创业吗?

他们不是一直宣扬要创造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吗?

他们不是经常说利字头上还有义吗?

现在看来,这些其实都是标榜,都是做样子给世人看得而已,在错综复杂的利益面前,他们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

“飞哥,你一定要撑住!我相信你!”

虽然现在什么都不能做,而且心中还腾升起了万千怒火,很难受,但是刘静月还是在心里默默地给柳飞加着油,哪怕整个华夏商界都要与他为敌,她也会坚定地和他站在一起,共同面对。

年度商会似乎并没有受到这个小插曲的影响,一切照常进行。

当主持人说有请柳飞上台分享成功经验时,所有人都替他觉得尴尬,以为他不会上去。

在这种情况下还恬不知耻地上去,那意味着何等的羞辱啊?

不过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柳飞还是站起身,理了理笔挺的西服,然后拿着演讲稿径直走向主席台,不仅毫不尴尬,而且脸上似乎一点怒火都没有。

他还很是用心地准备了PPT和视频资料,在让工作人员帮忙将资料拷贝到电脑上之后,柳飞打开PPT,淡定自若地讲起了他回到柳家村之后的创业经历,可谓是声情并茂。

不过,在他演讲的过程中,整个会场一直都是乱哄哄的,而且还不断有嘘声响起,工作人员象征性地让大家安静之后,再也没有说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着柳飞十分钟的分享限时就要到了,宋河洲、许馨、曾超等人都满脸笑容,希望看着他把这份尴尬进行到底,柳飞却是突然清了清嗓子,大声道:“下面我宣布一件事,首届华夏花果珍品会由全国性的活动变成世界性的……”

“额……”

众多的老板在错愕声中稍微安静了一下,随后爆发出哄堂的大笑。

“我没听错吧?全国性的变成世界性的?这小子果然属于自嗨型的老板啊,真是还没长大!”

“我去,吓死我了,我对这种毫无预兆的爆炸性新闻向来都是毫无抵抗力的,不过他既然说了,为什么不直接说变成宇宙性的呢?”

“这家伙还真是一个奇葩,这样的话都有脸说出来,我真是彻底服了!这下好了,咱们华夏商界又要出现一个新的口口相传的段子了,柳老板的世界性盛会,哈哈哈!”

“不行了,不行了!是谁邀请他来参加今年的年度商会的,这哪里还是开商会啊,分明就是在看喜剧,太搞笑了,他说的每一句话几乎都成为笑点了!”

……

听着众人长达五六分钟的挖苦、讽刺,柳飞面不改色地看了一眼脸都笑得发红的宋河洲,又看了看已经笑趴在桌子上的许馨、曾超和魏胜天等人,又看了看冷若冰霜,瞪着他的刘静月,长舒了一口气,关上PPT,打开了一段VCR(视频片段)。

场内突然莫名地变得很安静,尽管大家现在都把他给当成了一个跳梁小丑,但是不知怎的,他们又都觉得柳飞搞不好会放大招,不过这也只是直观感觉而已,他已经跳进了这么大的一个坑中,还怎么填?

大罗神仙来了也帮不了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