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55章:坦荡得自己都怕

第255章:坦荡得自己都怕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0  |  更新时间:

受够了打压、抹黑和一些无畏的揣测,柳飞自然是要借次契机给一些人好好地上一课。

他成功研制出递进色带嘉兰的消息传出后,又在花卉市场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很多人都想尽早地看到他培育出的嘉兰长什么样,然而由于柳飞没有像先前一样召开新闻发布会宣传产品,所以他们注定是要等一段时间了。

柳飞在忙珍品会的诸多事宜的同时,也在炼制可以解嘉兰毒素的解药,因为国内已经有这方面的药物,他只需要炼制出更便宜、效果更好的解药也就足矣。

不知不觉间十天过去了,第一批嘉兰正式推向市场,他炼制的解药也有了眉目,不过由于是药,所以即使炼制出来,也必须要经过审批才能和嘉兰一起推向市场,所以他并不是太着急。

色彩绚丽,寓意吉祥的海鸣山嘉兰一出现在市场上,立即被抢购一空,完全就是供不应求。

有些人还故意多买,然后再转手高价卖出。

柳飞告知消费者尽量都在专卖店或者官网去卖,免得被宰以后,还承诺尽可能地扩大产量,满足大家的需求。

与此同时,在年度华夏商会召开的前夕,柳飞收到了大会的请帖,并请他作为青年企业家的杰出代表发言。

这种仓促的邀请和高规格的待遇让柳飞有些猝不及防。

冯闯一针见血地道:“这肯定是有人在背地里捣鬼,想带着商界大佬们一起看你的笑话啊,要我说,这个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你可一定要去!”

高万龙异常激动地道:“他们伸脸让我们打,我们不打白不打!咱们都隐忍那么久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是时候显山露水了!”

柳飞笑着看向请帖道:“这活动是哪家公司承办的?”

高万龙道:“是京城陈家麾下公司,陈老爷子现在是整个华夏商界的商会主席,而他又素与宋河洲交好,所以我料想这背后肯定有宋家的影子在。”

柳飞哈哈大笑道:“有意思!我本来还打算再隐忍一些日子的,宋河洲既然这么着急想看我给他特意准备的这出好戏,那我就满足他的要求。”

冯闯道:“我刚才打听了一下,和煦果业的曾超,馨馨果业的段成名以及胜天果业的魏胜天全部都在邀请之列,你正好可以让他们一起吐吐血。”

柳飞微微一笑道:“他们那什么狗屁联盟诽谤了咱们公司那么长时间,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肯定说不过去!你们这边继续按部就班地行动,我这就去准备。”

……

三天后,柳飞独自一人来到京城。

在年度商会现场,他看到了有些日子没见的刘静月,她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拿着白色的手包,还是那么雍容华贵,落落大方。

柳飞冲着她微微一笑后,坐在摆放着名位牌的座位上,他歪头看了看,这才发现他左边的名位牌上的名字是曾超,右边的是许馨,他对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但是对馨馨果业,对段成名可不陌生,这不就是之前和他在专卖店前有过交锋的那个老太婆嘛。

看来她是代老公段成名来了,而目的恐怕也是异常得简单,冷嘲、热讽、看笑话,目标自然是柳飞。

“这座位安排得……真特么是一绝啊!”

柳飞在心中暗自感慨了一句后,掏出手机,见是刘静月发来的微信,她先是恭喜他作为优秀青年企业家代表发言,然后再次询问他珍品会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可以他举办的最大型,也是最受关注的活动,柳飞却一直这么不温不火地推进着,她着急啊!

自从柳飞要举办珍品会的消息传出后,她就一直在询问,而且还隔三差五地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柳飞思虑再三婉拒了之后,一直说要送给她一个大惊喜,而很显然,今天就是最好的时机。

他想了想,先发出一条信息:“我左右坐的都是准备看我笑话的仇家,你说是不是因为我把大会主办方给得罪了啊?”

刘静月先是一连发了好几个冷汗的表情,然后道:“好可怜啊,你应该带一箩筐的黄金果来塞住他们的嘴,或者带一大捧嘉兰来,谁嚷嚷就毒死谁!”

这回轮到柳飞发冷汗的表情了,他道:“刘大小姐,我是不是该送你一个‘蛇蝎美人’的称号?”

刘静月发了一个发呆的表情道:“心好累,我这还不是在宽慰你受伤的心灵。”

发完,她还附带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看到这话语,再看到这表情,柳飞的第一反应是这特么不会是刘香月吧?这明显不是刘静月的风格啊。

他实在摁耐不住好奇想询问一下,但是最终也没问,万一又把她们俩给搞错了,那他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在他和刘静月聊得正起劲,而且嘴角还一直挂着笑容之时,许馨走到座位旁,然后猛然扯着嗓子大喊道:“哎呦呦,这不是柳飞柳大总裁嘛,没想到今天咱们坐一块,真是我的荣幸啊!”

柳飞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四周指手画脚的人,有些慵懒地站起身道:“许总,你好!”

许馨和他握了一下手,十分关心地道:“听说你筹办珍品会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了,不知道场馆确定了吗?咱们海元城的那个会展中心批给你了吗?要我说,他们真是瞎了眼了,你是谁啊?你可是屡屡创造奇迹,让无数人目瞪口呆的柳飞,举办的又是横跨两个行业的盛会,选他们那几十万平方米的展馆都是看得起他们了!”

“……”

听到她的这番寒暄,柳飞彻底无语了。

尼玛,上来就是场馆,上来就是嘲讽,连个酝酿都没有,而且是麻溜得一口气说到底,真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写了大纲或者背了内容了。

这要是换成脸皮薄的人听到她的这么一番话,再辅以周围人的大笑声,那造成的伤害得有多大啊?

不过呢,咱不怕,咱脸皮厚啊,咱都被嘲讽惯了,完全免疫了!

所以,面对着她这句句锥心的攻击,柳飞不咸不淡,很是实诚地道:“多谢许总关心,其实我也很纳闷,为什么就不审批给我呢?难道是因为我不够格?”

“呃……”

刘静月听到他这话,以手扶额,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人家这么嘲讽他,他一点也不反击也就罢了,怎么能帮着她嘲讽他自己呢?没病吧!

一群围观的商界精英们听到柳飞这傻到家的话,齐刷刷地在心里回了一句“你就是不够格”后,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许馨看到这情形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她之前可是和柳飞有过交锋的,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所以在得知柳飞将参会,而且她的座位还会被安排在他的旁边后,她便心领神会地做了充足的准备,什么先扬后抑、句句毒舌、针针见血等的招数她都给演练了一遍,力求好好过过嘴瘾的同时让柳飞丢尽颜面,彻底抬不起头。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柳飞这个傻缺不仅没还击,而且还主动配合,自我抹黑,这搞得她心里都有点小忐忑啊。

她上下打量了柳飞一番道:“柳总,您今天出门是不是忘记带什么东西了?”

周围人一听,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

柳飞很是坦荡地道:“你不就是想说我没带脑子来参会嘛,没关系,带稿子来就行了!而且这不是有你这个前辈坐在一旁嘛,我是第一次来参会,还请您务必要多多指点,回去后,我一定送您几株嘉兰。”

“……”

许馨怔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那旺盛的战斗力被浇灭了一大半,他这么坦荡,还有啥意思啊,这样嘲讽起来多没成就感?

就在她冥思苦想柳飞这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时,曾超也来了,他十分殷勤地和柳飞握了握手道:“柳总啊,可见到您了,不知道您那珍品会的邀请函发放了吗?您可一定要给我留一张,我听说很抢手,一票难求啊!”

“呵呵……”柳飞在心中冷笑一声,然后大声道:“曾总啊,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想帮您预留的,但是按照活动制定的邀请标准来看,您好像有点……”

还真是个耿直boy!

许多看热闹的人听到这话,齐刷刷地看向曾超,都想看看他会是什么反应。

许馨则是再次大惊,柳飞今天这是吃错药了吗?他刚刚被送了一个“不够格”,这会儿又在大庭广众之下送别人一个“不够格”,这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硬生生地把曾超逼到自己的对立面吗?

曾超的脾气本来就不好,刚才上来寒暄的那一段也更多的是虚与委蛇,暗中嘲讽,谁曾想柳飞竟然要明着干,他指着他勃然大怒道:“你以为你那举办的是国际性的盛会啊?别说你给我发邀请函,你就是到我家门口哭爹喊娘地央求三天三夜,我也不稀罕!”

缓了缓,他涨红着脸继续道:“人要脸,树要皮!我是看在你是海元省商界一员的份上,才忍不住说你两句,你看其他的人鸟你吗? 你以为打着一个举办全国性的盛会的由头就可以在商界耀武扬威了?谁接受你的邀请了?你的场馆呢?你的合作商呢?你的资金呢?呵呵……”

顿了顿,他继续道:“说白了,你就是一个专门搞噱头的跳梁小丑而已,如果你还知道‘丢人’二字怎么写的话,那就老老实实罢手,乖乖回海鸣山去当你的乡巴佬吧,咱们华夏商界不需要你这样不要鼻子不要脸,自娱自乐自己嗨的人!”

他说完,会场内突然变得一片寂静,众人纷纷看向柳飞,揣测起他的应对来。

这曾超可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他,把他骂得如此狗血淋头,他会唇舌相讥?亦或者直接动手打人?

然而,柳飞做出的应对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