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53章:暖香浮,永相随

第253章:暖香浮,永相随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84  |  更新时间:

逃出梦境,并不代表就逃离了死亡。

柳飞当然明白这一点,他们现在完全被困在这诡异的溶洞阵之中,有二次入梦的风险不说,而且还很有可能被活活地困死在这儿。

他撑起身体,拿着照明灯在溶洞里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可是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无奈,他只得蹲下身,凭借着自己的记忆,用石子在浅滩上将他和韩颖经过的溶洞给标记出来,然后试图确定方位,可是最终也没能成功。

韩颖抿着嘴道:“这暗河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不是天然形成的了,如果说圆井是上面的通道的话,那么这人工暗河就是下面的通道。圆井那有乱石阵,这儿有溶洞阵,都是很厉害的阵法,这两个阵法之间有没有关联呢?”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如果从上到下,整个构造是连为一体的话,那阵法之间应该有关联,若是不是,应该是相对独立的。我现在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韩颖连忙道:“什么猜测?”

柳飞道:“这虽然是个溶洞阵,但是最重要的是什么?还是水!你应该发现了,这里的水和圆井里的水一样,并不是腐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溶洞阵虽然表面上看是封闭的,但是却是被流动的河水给串联起来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水既然是流动的,那肯定有入水口和出水口。”

韩颖托着香腮走了几步道:“照这么说来,那这个溶洞阵是不是有可能是由众多一模一样的人工溶洞依托暗河组成的一个圆形的封闭空间,如此一来,我们肯定是怎么走也走不出去了。”

柳飞打了一个响指道:“没错,很有这个可能!我们按照这个进一步推测的话,我觉得搞不好这是在天然暗河之外修建的一个人工暗河,而这个暗河并不长,只是自成一个封闭的系统,形成这个阵法!”

韩颖皱了一下眉头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平心而论,刚下暗河的时候,她还能对水流和水温等有一定的感知,但是在暗河里游得晕头转向的之后,她对这些都是近乎麻木的状态了,更别说分辨出人工暗河和天然暗河之间的区别了。

而且这个似乎并不重要,因为即使是天然暗河,经过改造,尤其是对溶洞的改造后,也能够形成这个阵法。

她觉得这个阵法是封闭的,圆形的,其实也是联想到细柳河绕海鸣山主峰转了一圈。

大自然的威力向来是无穷的,也是不可思议的,有些时候,人只需要稍微改动之下,那就是妙之又妙。

她把自己的这些零零散散,看起来不是太系统的想法告诉了柳飞,柳飞惊呼一声,十分激动地抓着她的香肩道:“我的天呢,这个大构造是一体的,是一体的!我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

看他激动的样子,韩颖道:“什么重要的事情?”

柳飞连忙道:“你还记得之前被抓的那群盗墓贼说海鸣山的主峰和断崖遥相呼应吗?我之前在启动的乱石阵中也是根据这个原则,找到了两块一高一矮的石头,并最终确定机关。”

缓了缓,他继续道:“你刚才不是说细柳河绕着主峰转一圈嘛,那就是圆形的啊,按照之前的这种对应法则的话,那这个溶洞阵的构造肯定也是由暗河串联,呈圆形状的!咱们再进一步分析,细柳河的源头在主峰之上,那相当于一个入水口,不就相当于那个圆井吗?细柳河沿主峰而下,绕主峰转了一圈,从一个岔口处一直向东汇入大海,那岔口处就是出水口,如果对应到这溶洞里来……”

稍微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内心,他道:“这也是刚才我为什么说我们所在的位置是天然暗河之外的人工暗河了,除了这里的水流像主峰周围的水流一样不紧不慢外,这种对应的关系太让人不可思议了,绝对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

听他这么一说,韩颖豁然开朗,她慌忙道:“那岂不是意味着咱们只要找到出水口,也就是人工暗河和天然暗河的那条连接通道,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柳飞点头道:“应该是这样!我们现在先不要受这暗河中各个溶洞的影响,先把细柳河绕海鸣山主峰一圈这个情景给整个小模型出来,然后确定入水口和出水口。”

说完,他根据记忆用小石子堆砌了出来,然后标出出水口。

韩颖这会儿虽然十分兴奋,但是她也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两者即使存在着对应关系,他们俩现在在这封闭的空间里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好像根本就没有具体的参照物,这要怎么对应?

柳飞和她一样,也是看着模型犯起了难。

如果说整个溶洞阵的构造和细柳河绕主峰一圈的情形是遥相呼应的话,那么这些一模一样的溶洞则是额外出现的,很难和细柳河中的什么东西对应起来,这就相当于没了参照物,如此一来,想找到这个溶洞阵的出口那可就太难了。

一切似乎又都回到了原点,他们那原本兴奋的情绪也是被浇灭,死亡的气息似乎又腾生而起。

不过柳飞不甘心,他闭上眼仔细回想着细柳河绕主峰而流的画面,尽可能地去捕捉每一个细节,忽然,他睁开眼,然后万分激动地把韩颖给抱在怀里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既然溶洞没有参照物,那我们就拿这个圆形轮廓作为参照。我清晰地记得细柳河绕主峰那一圈中有一处是较为明显地凸出去的,而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在暗河中反复游的时候同样经过这样一个地方吗?”

顿了顿,他继续道:“更为可喜的是,那个凸出去的地方离细柳河汇入山下河径的出口处非常近,如果我们按照这个寻找的话……”

“我们有救了!”

韩颖也是万分激动地抱着柳飞,真是一刻也不愿松开。这一切都太梦幻了,但是那又如何?终究还是被他给找到出口了。

两人又稍微休息了一下后,也不想多呆,立即穿好潜水服,拿着照明灯潜入水中,十分幸运的是他们很快便找到了这个凸槽处。

柳飞用照明灯在附近找了找,待确定对应的出口处后,他拉着韩颖的手毫不犹豫地往前游,虽然游了好一会儿,他们也没有看到出口,但是他还是笃定信念,又过了一会儿,当他感觉到水温明显升高后,他回头看了一眼韩颖笑了笑,随后又加快了速度。

很快,两人从细柳河中冒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两人快速上岸脱了潜水服,然后换上衣服往一片草地上一躺,喘着粗气。

韩颖万分感慨地道:“如果不是亲眼经历这些,我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下面到底藏着什么啊,这构造太巧夺天工,太不可思议了。”

柳飞道:“确实。其实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们出来的时候没经过这个溶洞阵,进入的时候却经过了,这条暗河的水域并不是太大,我们虽然是逆着水流游的,按理说一直往里游,应该没问题。”

“难道是修建了一个可移动的,通往溶洞阵的通道?”

她这是脑洞大开,不过经历这一切后,柳飞再也不会否认这种可能性存在了。

他吐了一口粗气道:“暂时不管那么多了。这次经历这些,我愈发觉得藏在这下面的东西恐怕远不是我们想得那样,被我们发现,不知道是福是祸啊,我看今后还是以守护为主吧。带着好奇心应往里闯,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韩颖点了点头,看了一下周围,见四人无人后,鼓起胆量凑到柳飞的身旁,抿了抿嘴后,凑头吻了他一下。

柳飞本来就被那梦中不断重复的洞房花烛夜的情形给整得邪火焚身,她这么一吻,立即勾起了他体内的那股蓄而待发的冲动,他立即抱着她拥吻了起来,情到深处,两人已然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坦诚相见。

一阵晚风吹过,勾起无限暖香,那是情的气味……

当黑夜彻底笼罩大地,满脸红晕的韩颖见自己的身前一片通红,抿了抿嘴,穿上衣服,然后两腿有些别扭地往前走着,真是既羞且臊。

柳飞看了一眼地上残留的点点殷红,用手抚了抚脑袋,连忙跟上她,想说些什么,但是却不知从何说起。

刚才的那一切就像是他们在梦中时一样的疯狂,一样的情不自禁,按理说这完全是你情我愿的事,不过他却突然有种负罪感。

他就这样要了她的第一次,而且她还是他的徒弟,单从今天的经历来说,肯定不突然,但是放在日常生活中,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他们俩都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两人就这么肩并肩地走了一会儿,柳飞最终还是决定说点什么,他刚想开口,谁知韩颖却是咬着牙,娇羞万千地道:“飞哥,你……你下次可不可以稍微轻点?”

说完这话,她立即捂着脸跑出十几米,身后飘起了一阵香风和某种决心后的洒脱。

柳飞则是愣在原地良久,她这话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他恐怕得好好地消化消化才行……

回到家中,柳玉莲见柳飞和韩颖的神情都有些古怪,突然拿起菜刀冲到了柳飞的面前,柳飞的大脑中唰得一下浮现出那个梦中的画面,他惊呼一声,一跳而起,然后闪出三四米。

柳玉莲毫不客气地送他一个超级大白眼道:“你找死啊?想说我是母老虎也不用整这么夸张的动作吧?赶紧的,做饭去!都半天没踪影了,回来后还想我们把你当爷伺候着啊?”

一听这话,柳飞顿时耷拉下肩膀,苦笑了一声,那诡异梦境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是有多大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