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52章:溶洞阵,生死劫

第252章:溶洞阵,生死劫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83  |  更新时间:

都说人生如梦。

然而当梦中的一切都那么真实,那么清晰可辨的时候,又何尝不是梦如人生?

面对着菜刀,柳飞还是慌了,他连忙向后仰了一下头,然后冲着柳玉莲怒吼道:“你疯了吗?”

柳玉莲满脸通红地道:“你才疯了呢!你竟然敢娶这个妖精,我现在就杀了你!”

说完,她又是一刀砍向柳飞。

柳飞再次躲了一下,就要出手制止,这才发现他全身上下绵软无力,而且好像还不会武功了。

“不是吧?”

眼看着自己就要成为菜刀下的冤魂,他彻底慌了,连忙裹着被单滚下床,然后往门外跑,可是还没到门口,李云柔竟然也拿着菜刀冲了进来,也口口声声嚷嚷着要杀了他。

柳飞不得不转头在房内快速地绕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是大汗淋漓,就快跑不动了。

可是莫玉也拿着菜刀出现了,这明显是越渴越给盐吃!

望着她们一个个像是完全丧失理智一般,柳飞慌忙道:“你们这都是怎么了?”

莫玉一字一顿地道:“怎么了?你娶了她,那就必须得死!”

说完,她带头砍向他,其他两人则是一左一右从旁协助,柳飞躲了一会儿,不知不觉间竟然被逼到了墙角。

他一再嚷嚷让她们住手,可是她们不但不听,反而没有任何犹豫地举起了手中的菜刀,一起砍向他。

看着三把明晃晃的菜刀一起落下,一向让别人感到绝望的柳飞强烈地感受到一股从内心深处窜出的绝望,这种绝望很奇怪,相当于是让他主动放弃了反抗,当然,这种反抗是精神上的,因为在动作上,他此时是没有能力反抗的。

可是,他并没有被砍死。

“噗!”

“啊……”

只听几声惨嚎声,鲜血四溅,韩颖软趴在了他的面前。而莫玉、柳玉莲和李云柔根本就不管这些,还一刀又一刀地砍向韩颖。

“小颖!小颖!”

看到韩颖在自己面前被活活砍死,柳飞暴吼一声,愤怒到了极点,他缓缓地将韩颖放在地上,然后青筋暴起,一拳打向莫玉,莫玉却是突然收起刀,将眼睛一闭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吗?你还记得你承诺过要保护姐的吗?”

听她这么说,他和她以往相处的那些经历立即浮现在面前,柳飞的拳头悬在了她的面前,再也难以向前。

莫玉忽然眼神一凌,一刀砍向他的胳膊,柳飞大惊之下,堪堪躲了过去,随后一脚将她踹到一边。

不过,李云柔的刀又来了,他再次闪躲道:“云柔,你怎么也变成这个样子了?”

李云柔泪眼朦胧地道:“你还记得我们在路灯下的那个拥吻吗?你还记得你在大礼堂阻止我结婚时的情形吗?我本以为你会给我一辈子的幸福,没曾想你却娶了这个妖精,我只能杀了你,然后殉情!”

说完,她一边大哭着一边砍向柳飞。

而在柳飞缓过神来时,他忽然发现柳玉莲不知道什么时候挡在了他的面前,然后被李云柔给砍得遍体鳞伤!

“不!”

柳飞抱着奄奄一息的柳玉莲,完全不能接受这是事实,柳玉莲颤巍巍地道:“飞哥哥,在很小的时候你就说过,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我也说过,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你让我的心都彻底碎了,我真想杀了你,但是我真的下不了手。”

说完,她的双手落在了地上。

“玉莲!”

听着她说犹在耳畔的童年誓言,再看着她那死不瞑目的样子,柳飞的内心瞬间崩溃了。

不过,李云柔和莫玉却根本没打算放过他,又一起杀向了他,柳飞气急之下,也不知道突然哪里来的力气,一拳一脚祭出,两人皆是飞了好几米,一人的后脑勺磕在了桌子上,一人的头部则是撞在了墙上,瞬间都奄奄一息。

李云柔用手指着他道:“飞哥,你好狠心!前不久,你才刚开玩笑说我谋杀亲夫,把你当成我的丈夫,现在却亲手杀了我。”

莫玉则是道:“姐曾经说过姐的一切都是你的,命自然也是你的,只是你怎么能忍心对我下手?我恨你,我恨你永生永世!”

“不……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听着这些犹在耳畔的话,又看了看自己突然有了力量的双手,柳飞的神经一次次受到重创。

当他稍微缓过神来,看到房间里躺着的全是自己心爱之人的尸体时,他悲痛欲绝,忽然头脑一发热,直接撞墙而死。

可是当他睁开眼时却发现,他还是穿着一身红色长袍站在一个房间里,床榻坐着一个盖着红盖头的女人。

他缓缓向前,掀起红盖头发现还是韩颖后,顿时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进入到一个死循环了,他想逃离,他想挣脱,但是奈何根本就没用。

一切都还在按照之前的故事发展着,只不过故事变得更加立体、感性,那些昔日的记忆碎片也不停地从柳玉莲、李云柔和莫玉的嘴中窜出来,让他的内心一次又一次地受到冲击。

最终她们还是全死了,韩颖依然为他而死,不过这次替他挡刀的换成了莫玉,而在他失手杀了李云柔之后,柳玉莲竟然把他给杀了。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故事还在循环。

柳飞真是要疯了,他越来越感觉这就是一个会把他无数次折磨到死的梦, 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可是她们的言语、她们的神态以及那逼真的情感,让他情不自禁地相信。

也不知道循环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次,柳飞感觉自己已经渐渐地变得麻木了,机械式地重复着有些雷同,但是却又在不断丰富的剧情,不知何年是个头……

如果此时真有一把刀,让他可以彻底死去的话,他真的愿意一刀结果了自己,一了百了,毕竟这种感情的反复折磨实在是太摧残人了。

可是很显然,他死不了,也活不成……

就在他感觉自己的精神意志快要完全消散时,他那强烈的求生欲又突然唤醒了他,他开始主动破局,可是尝遍了无数方法,还是没能成功。

这无疑又对他的精神意志造成了极大的摧残。

当故事又回到了起点时,他就像是一个行尸走肉一样站在房间里,没有去掀红盖头,也没有离开房间,就这么一直站着,眼睛似乎都忘记眨了。

这要被冯闯、高万龙等人看到了,恐怕死都不会相信他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柳飞。

他就像是被遗忘在虚空里的可怜虫,没有生,没有死,不能活,难以灭!

一切似乎都结束了,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察觉到自己的胸口上方有种强烈的灼烧感,这种感觉同样无比真实。

当他低头看时,这才发现黑曜石貔貅吊坠竟然通体如火,然后硬生生地烙进了他的皮肤之中,不停地吸食着他体内的鲜血。

他拼了命地撕扯,疯狂地挣扎,可是根本就阻止不了它。

没过多久,那黑曜石貔貅吊坠通体鲜红,随后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紧接着,只听“嘭”得一声,柳飞所在的“空间”似乎被打碎了。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然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还在溶洞里……

与此同时,韩颖也醒了,她察觉到柳飞的手在动后,立即“呜哇”一声侧身扑到他的怀里,撕心裂肺地痛哭了起来。

柳飞紧紧地抱着她,并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心有余悸地道:“你也做了那个梦?”

正在哭泣的韩颖慌忙道:“你也做了?”

两人对了一下内容,瞬间惊呆了,竟然一模一样……

韩颖不停地摇头道:“在梦中我不停地告诉自己,那都不是真的,要逃离那里,但却始终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而且里面的感情流露都是直达内心,根本就无法抗拒。”

说到这,她的脸忽然滚烫无比,因为她想到了她和柳飞在梦中无数次洞房花烛的场景,到后来,她虽然一再想拒绝,但却总是在迷失。

柳飞察觉到她的心脏跳得特别快,隐约猜到她想起了什么,心里也是乱糟糟的。

别人玩精神恋爱,他这倒成了精神恩爱,而且竟然是两人都是有感知的,现在还依然清晰记得,他们今后岂能不尴尬?

过了一小会,他突然想起最后关键时刻出现的那一幕,连忙打开照明灯,拿起脖子间的黑曜石貔貅(pi xiu)吊坠看了看,吊坠有些冰凉,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呢?看来是我多想了……”

柳飞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放下吊坠,却忽然觉得胸口上方有点不舒服,他用手摸了一下,这么一摸,他几乎是一坐而起,震惊得不能言语。

韩颖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道:“怎么了?”

柳飞解开自己的上衣扣子,用照明灯往自己的胸口上方照了照,韩颖凑头看了一眼,立即看出他胸口上方有明显被烫伤的痕迹。

她似乎猜到了什么,磕磕巴巴地道:“难道是这貔貅吊坠把……把你给烫醒的?”

柳飞拿着貔貅吊坠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暗想这溶洞是封闭的空间,他们俩累乏了进入那梦境后,基本不会受外界环境的打扰,而打破那梦境的手段恰恰可能不是他们本身,而是这外界的环境。

柳飞虽然不太相信宝玉通灵一说,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呢,而且玫瑰赠他这貔貅吊坠的时候就说过它可以招财辟邪,如此看来是它通体突然发热,硬生生地把他给烫醒了。

而由于那梦境是他和韩颖共同编制的,两人都有参与,更是掺杂他们的无数记忆碎片,他醒了,梦境的架构也就破了,韩颖自然也就没有事了。

只是在梦中,这貔貅吊坠疯狂地吸食他的鲜血是怎么回事?

韩颖见他不吭声,连忙拽了拽他的胳膊,柳飞把自己想到的说了一下,韩颖心有余悸地道:“这么说来,还多亏了这貔貅吊坠了。这地方竟然可以引人如梦,实在太邪门了,我们必须得想办法赶紧出去啊!”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