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44章:辨毒与品酒

第244章:辨毒与品酒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09  |  更新时间:

有亨利先生搭线,rose小姐又在芙罗拉园艺公司上班,柳飞忽然觉得拿下和兰尼先生的合作肯定要比浅野浩正要容易一些。

不过实际上好像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rose并没有直接载着他到她的家,而是来到了兰尼先生的别墅。

柳飞看了一眼满脸微笑的rose道:“rose小姐,亨利先生已经在这了?”

rose看了他一眼道:“你还是喊我玫瑰吧,我听说你通过技术成功让蓝色妖姬和彩虹玫瑰实现自然繁殖了,它们不都是玫瑰嘛,看来我们还挺有缘的。”

她这么一说,柳飞觉得还真是,遂又问了一遍。

玫瑰抿了抿红唇道:“我记得华夏有个‘鸿门宴’的说法,兰尼先生虽然口口声声说是贵宾宴,但是我感觉没这么简单,他对自己合作伙伴的要求向来都是非常高的。嗯,我好像只能提示这么多了。”

一听这话,柳飞无语了。

听她这语气,怎么感觉比浅野浩正安排的那一出还有难度似的。

不过人已经到这了,就是再难,那也得平趟过去啊。

他跟着玫瑰走进别墅,来到会客大厅,当看到饭菜已经准备妥当,亨利先生和一个五六十岁,看起来非常得和蔼可亲的男子已经在饭桌旁就坐后,柳飞笑着上前打招呼。

男子直接用流利的英文道:“柳先生,且慢!我就是米国芙罗拉园艺公司的兰尼。”

玫瑰刚要给他翻译,柳飞示意不用,然后同样用十分流利的英语道:“您好,我叫柳飞!”

“英语说得不错。”

“惭愧,惭愧!”

“请吧!”

兰尼将手一摆,一个人直接托着一个托盘走到了柳飞的面前,托盘上放着三杯酒。

三杯酒的颜色分别为红黄蓝,闻着三股从杯子中溢出的淡淡的花香味,柳飞基本可以肯定这是用花酿的酒,平时可是很难喝到的。

酒宴已经安排妥当,他人也来了,却是直接不让入座,而且还端出了这三杯酒,肯定不是让他先干为敬那么简单。

柳飞笑着看了一眼一直微笑着的亨利,又看了一眼同样在微笑的兰尼,问道:“兰尼先生,请问这是何意?”

兰尼不慌不忙,很是客气地说道:“柳先生,您不要误会。我只是听说您是一个特别有能耐的人,而我这人是最喜欢和有能耐的人交朋友的,所以想亲眼看一下你的本事,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眼前的这三杯酒全部都是由花酿造而成的,不过一杯有毒,喝下即死;一杯酒烈,号称‘三步倒’;一杯有色而无味。我想看到你在不利用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在两分钟之内把这三杯酒给辨别出来,同时做出选择,喝下其中的一杯。”

尼玛,毒酒都用上了,你说咱来谈个合作容易吗?

柳飞在心里苦笑一声,不过整个人还是颇为淡定的。兰尼先生这显然是在考验他的能力。

这要是对一般人来说,可能难度不小,但是由于他体内有五行之气的原因,柳飞向来就不怵这些毒啊,酒啊什么的。

他扫了一眼三杯酒,拿起来就要喝,亨利和兰尼都没有多大的反应,甚至连玫瑰都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这可能是在玩心理战。

但是当三人看到他真的把酒杯送到嘴边,就要仰头喝下的时候,兰尼终于开口了,他并没有阻拦,而是提醒道:“柳先生,以身试酒的结果可能会非常惨,你可要想好了!”

柳飞嘴角微勾,喝了一口,吧唧了两下嘴,然后又快速品尝了其他两杯,指着它们道:“红色的为烈酒,黄|色的也是烈酒,至于蓝色的,虽然品起来无味,但是后劲很大,也是烈酒!所以,这三杯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毒酒。”

兰尼十分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不过很快恢复平静,一脸较真地道:“你知道如果你在商场上这么做,会招致什么样的后果吗?”

说白了,他是觉得他太大胆,太冒进了!年轻人敢闯敢搏是好事,但是如果不计成本,不计后果的话,是难成大事的。

柳飞的公司目前规模普遍都不大,如果有一家能够达到芙罗拉园艺公司这样的高度,他如此冒进,势必是要付出甚为惨重的代价的。

可以说,兰尼虽然表面上是让他辨酒,实际上是在看他身上的一些特质以及这些特质是否会对他的事业产生重大影响。

就目前看来,他对他采用的方式并不满意。当然,他也无法否认,柳飞实在是太有胆量了。

柳飞也很快意识到了兰尼的意图,心平气和地道:“我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也从来不做最坏的打算。”

对于他的这个说法,亨利和兰尼都表示好奇,连忙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柳飞道:“关于前半句,我想很好了解,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成功是赋予准备好的人的。至于后半句,我做事之前会尽可能地规避最坏的可能,如果规避不了,那不如不做!说句很自负的话,我目前还没有因为规避不了而主动放弃做的事。”

顿了顿,他指着三杯酒道:“说句冒昧的话,在不利用工具的情况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辨别出这三杯酒,在你们看来也许是很有难度的,但是对于我而言,可谓是毫无难度。”

兰尼摇头道:“毫无难度?”

柳飞再次确认道:“没错。您可能忘了,我不仅是个医生,而且还是一个特别喜欢炼药的人,目前已经成功炼制出了止血药和减肥药。我对毒品和酒都是颇有研究的,这酒有没有毒,我哪怕闻不出来,放在嘴边稍微抿一下就可知道。如若毒性太烈,没有关系,我是医生,随身带着银针呢,我能以最快的速度解毒。”

说到这,他咧嘴一笑道:“而且我是真心实意来和您谈合作的,即使真有毒,您也会给解药,总不至于把我给毒死在您的别墅里吧?所以综合来看,这个环节的重点不是辨毒,就是品酒而已!”

“哈哈哈……精彩!精彩!”

听他这么一说,兰尼、亨利和玫瑰都鼓起了掌。

柳飞微笑致意,继续道:“我知道您设这个环节不仅是考验我的胆量以及临时处理事情的能力,还想看看我做生意的潜质。这三杯酒可以代表‘冒进即死’、‘扩展债重’、‘混吃等死’三种状态,这其实和我当前的状态特别像。”

缓了缓,他继续道:“我目前的实力并不允许我搞这样的珍品会,而且又有国内部分同行的抵制,可以说风险极大,搞不到一晚就回到了解放前,压力非常大;而我如果不举办这个珍品会,继续扩大规模的话,负债会进一步增加,压力也不小;当然,我还有混吃等死的选择,反正目前公司发展的还可以,这辈子是不会饿着了。”

说到这,他突然反问道:“但是我为什么还要选择压力最大的这一个呢,是因为我看得很长远,野心也很大,而且即便‘硬实力’不行,但是论起‘软实力’,我觉得这个珍品会还是可以搞起来的,而且还可以搞得很成功。实不相瞒,我已经说服岛国东和集团的浅野先生和我一起合作举办这个世界性的珍品会了!”

兰尼听他这么说,心里暗叹还真是小瞧这个家伙了,联想结合得倒是很不错,不过他并没有在口头上赞扬他,而是指了一下三杯酒道:“再给你一次自我评估的机会吧,你要是觉得你的酒量很好,你就把这三杯烈酒全给喝了,如果……”

他话刚说到这,柳飞立即快速拿起酒杯,一口气把三杯烈酒全都给喝完了。

“这……”

兰尼瞬间惊呆了。

亨利和玫瑰也惊呆了。

柳飞一连走了四五步,来到饭桌面前道:“这个环节可以直接跳过去了吧?”

太牛叉!

太霸气了!

玫瑰缓过神来后,看着他的眼神流露出不一样的神采。但是她也有点为他担忧啊,这些酒虽然用花酿造,但是酒劲大着呢,他即使没三步倒,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以她对亨利先生的了解,他肯定会拿这个做文章的。

亨利看了两眼柳飞,说道:“你的酒量太好了,喝了三杯,竟然还没三步倒,但是你可知道,你做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我的时间可是很忙的,这次用餐可以说是你和我商谈的唯一机会,如果你待会倒在了饭桌上或者无法说服我,那你可就毁在喝酒上,白跑一趟了!”

柳飞淡然一笑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无论我喝几杯,您都会出相应的考验项目来考验我!这么说吧,我不会倒下。”

“这么自信?”

“正如刚才我所说的那样,我不会做最坏的打算,因为要么是直接不做,要么是没有有必要,而这个环节显然是没有必要!”

亨利朝他竖起大拇指道:“很有意思!那请入座,咱们边用餐边谈,你可要保持你头脑足够的清醒,我这人在和别人谈生意的时候可不喜欢别人废话。”

柳飞笑道:“当然,只是在此之前,可否允许我去洗把脸?”

“哈哈哈……”

亨利笑着摇了摇头,他本来就觉得他能撑住的可能性很低,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待他离开后,他看向亨利道:“人是非同一般,就是太过自信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亨利道:“他就是一个在不断创造奇迹的人,我是体验过你这酒的厉害,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以我们的水准来衡量他,兴许他真能扛得住!”

两人聊了一会儿,柳飞在厕所用五行之气逼出体内的三杯烈酒后,脸不红心不跳地回来了。

他刚坐定,亨利神情有些严肃地道:“在咱们正式谈合作之前呢,我想我有必要和你说一下,我和浅野浩正可是生意上的死敌,若是我们谈妥的话,我们两人中你只能和一人合作。”

“啊?”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亨利先生,他对二十年前的那件事可是了解得很清楚。”

一听这话,柳飞无力吐槽了,这眼看着两个都要谈妥了,怎么眨眼间就变了天呢,要不要这么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