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23章:吹牛的功底

第223章:吹牛的功底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28  |  更新时间:

员工被打,这在柳飞成立几家公司后还是破天荒头一回。/>

他也没有任何的迟疑,赶紧到凤凰市坐飞机直达海元省的省会海元城。

还没出飞机场,他便碰到了一个老熟人,他带着一个助手,拎着一个公文包,看样子也是在出差。

自从经历了毁约、果贸会展台风波、挖人等事件以后,他和他几乎是再无联系,这算起来,他也是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魏胜天显然也是没有想到会在机场遇到他,他笑了笑道:“柳大总裁,好久不见!”

柳飞道:“确实好久不见。不过你之前毁约的情形似乎还犹在眼前。”

魏胜天争锋相对道:“你当时所说的只用一年的时间,就可以占据凤凰市果业百分之五的市场,我也犹在耳旁!这再过几个月好像就到一年了,不知道你的目标实现了吗?”

柳飞反问道:“我实现了吗?”

魏胜天哈哈大笑道:“柳总撒的网实在是太大太大,凤凰市这么小,哪里容得下你的胃口啊。”

他说得很委婉,但是柳飞已经听出来了,他肯定做了统计,得出他还没有实现目标的结论。

其实要是他不说,他都快忘记这个了。

一方面他的目光确实不仅限于凤凰市;另外一方面,他的大樱桃也好,黄金果也罢,都是面向全国市场的,凤凰市也只有两家专卖店而已,再加上凤凰市的整体消费水平较低,而他的黄金果和大樱桃的价格又很高,所以达不到这个比例也很正常。

不过,饶是距离“一年之约”还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他也并不怕实现不了这个目标。

想了想,他看向魏胜天道:“魏总,既然您都这么说了,如果我要是不提高点目标的话,那岂不是显得格局太小了!这样吧,等到咱们的一年之约时,我争取让我的果业公司占据海元省果业市场至少百分之十的份额吧,您看怎么样?”

一听这话,魏胜天惊呆了。

之前的目标是占据地级市果业市场百分之五的份额,现在的目标不仅是面向全省,而且份额也由百分之五变成了百分之十,他是只把这些当成数字游戏了,还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他都奋斗几十年了,现在也只是勉强让自己的果业公司占据海元省果业市场百分之十的份额而已,他竟然只打算用一年的时间实现这个目标,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柳飞留意到魏胜天身旁的小助手一直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笑了笑道:“别这么急着鄙视嘛,收起来等几个月后吧!”

魏胜天摇头道:“柳总,你这野心真是越来越大了,但是我奉劝你一句,别狼吞虎咽,免得噎死!”

柳飞道:“多谢提醒,你就等着瞧好了,我一定会让你为之前的毁约行为痛心疾首,追悔莫及的!”

魏胜天道:“我既然做了决定,那自然就不会后悔!倒是你,现在撒的网那么大,我真是为你担心啊。”

“担心什么?”

“我想你心里很明白。好了,柳总,我还有事,先告辞了,三四个月以后,我坐在我的办公室里等着你来打脸!”

他的助手则是趁机补了一句道:“你若是实现不了就等着贻笑大方吧!”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没有再多说什么。

来到专卖店,看到几个被打得受了皮肉伤的员工后,柳飞大怒,直接来到了馨馨水果专卖店。

店老板似乎已经猜到他会来,早就带着四五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守在门口了。

柳飞看了一眼胳膊上纹着一条龙,染着黄发的年轻男子,沉声道:“谁给你的胆子!”

男子将手中的香烟一扔,用脚碾得粉碎道:“又是谁给你的胆子?你知道你的员工是怎么说我的员工的吗?”

柳飞身后一人立即道:“你不要在这颠倒黑白,我们只是一起到附近餐厅吃饭,然后闲聊,我们说的都是事实而已,你的员工却是不断嘲讽,随后还张口大骂,更让人无法容忍的是你事后竟然还带着人到我们店里打人,你这行径和流氓、土匪又有什么分别?”

男子斜跨在凳子上道:“骂你们?谁让你们吹牛逼,怂恿我的员工到你们公司的?你们就是真想挖人,那也得有点眼力劲啊,你们这公司算什么狗屁东西?有我们公司规模大吗?有我们公司待遇好吗?有我们公司市场占有率高吗?有我们公司产品齐全吗?”

说到这,他突然朝着柳飞吐了一口唾沫道:“都说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员工,难怪他们整天吹嘘公司,吹嘘你,我看也是拜你所赐!你说你在没有了解清楚情况的前提下,上来装什么逼啊?你叫柳飞是吧?有些人可能怕你,但是我不怕你,我们馨馨果业更不怕你!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能咋滴!”

柳飞扫了一眼他道:“你就是这家专卖店的经理?够年轻啊!”

男子昂着头,踮着脚道:“没错。”

“名字?”

“马明!”

“马鸣,也就是‘马叫’的意思。好名字,难怪这么咋咋呼呼胡的,有恃无恐。不过你这名字也有找骂的嫌疑啊,‘骂名’,‘骂名’,有意思!”

“王八蛋,你说什么?”

马明一怒而起,直接逼近柳飞,朝着他的面颊就是一巴掌。

不过柳飞却是伸出食指和中指,十分轻巧地捏住了他的手掌,随后右脚一扫,直接将他扫翻在地。

“哎呦!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

马明重重地摔了一下后,赶紧招呼几个手下一起上,柳飞躲了几下,一把抓住一人的胳膊,脚下再扫,将他送到了刚准备起身的马鸣的后背上,马鸣再次哀嚎一声。

柳飞瞥了他一眼后,觉得不解恨,手脚齐出,把另外几个人也相继扔到马明的后背上,玩起了“叠罗汉”。

分店的员工们看到这一幕,全都是嘴唇半张,他们虽然都听说过老板的身手特别厉害,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如今亲眼看到他如此轻松的摆平他们好几个,他们真是激动不已。

柳飞转头看了他们一眼,走到几个叠罗汉的男子面前,猛然将腿一仰,像是砸面包似的直上直下地砸了几下,直砸得几个男子惨叫连连。

柳飞有点听不下去了,摇头道:“叫什么叫啊?你们没听说我还是一个医生吗?你们这一个个年纪轻轻的都病得不轻,我是在帮你们舒经活络!”

马明咬牙切齿地道:“柳飞,你个王八蛋,有种你就杀了我啊!”

嘴还这么硬……

柳飞一把将他后背上的人都给推开,然后揪起他,突然和颜悦色地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有胆量杀了你。而且这多大点的事啊,别张口闭口地就说杀,大家都是开门做生意的,多不吉利啊!”

马明见他认怂了,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那还不带着你的人滚!你们在这严重影响我们做生意,我们的损失你们赔啊?”

柳飞笑道:“赔!我们赔!这样,医药费的钱,我就帮你们免了,你看可以吗?”

马明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咔嚓”一声,他感觉胳膊断了,立即哀嚎了起来。

柳飞抓着他手臂的手再次用力,又是一声脆响传来,然后道:“你还真学马叫啊?我就是看你刚才被压得胳膊脱臼了,帮你接上而已,能有多疼?你看你这人……”

“你祖宗的……啊!”

马明还没骂出口,柳飞手起手落,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他脱臼又接上。

马明浑身哆嗦了好几下,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柳飞道:“你……我要报警!我一定要让你这个流氓坐牢不可!”

柳飞十分坦然地道:“那你就报啊,我是帮你看病,你是带人打了我的人,这是非曲直,一目了然,你们说是不是?”

“是!”

柳飞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员工,他们一起附和了起来。

“不是!”

就在马明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嗓门很大,穿得很贵气的妇女走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有六七十岁了。

马明看到妇女后,立即跑到她身旁道:“外婆,您可来了,您要是再晚来一点就有可能再也见不到您的外甥了!”

“有我在,我看谁敢欺负你!”

妇女厉声说了一句,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柳飞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柳总,你一个大老总欺负我的小外甥,合适吗?”

柳飞干笑一声,指了指马明道:“小外甥?他还小,成年了吧?都是店长了啊!是他动手打了我的员工,你们不赔礼道歉能行吗?”

马明立即指着他道:“你还动手打人呢?”

“谁先动的手?而且如果我真和你们一般见识的话,你觉得你们几个够我一脚踹的吗?”

“你!”

“好了”,妇女将手一摆,然后看向柳飞道:“大致情况我在来的路上已经了解了,我代他向你以及你的员工道歉,医药费也包在我身上。只是柳飞,他说得没错,你和你的手下都太能吹牛了!你的果业公司在省内算老几啊?能排得上号吗?”

马明见外婆终于替他出气了,立即附和道:“就是!也不知道你们是哪来的脸,一个产值几千万的公司有什么资格在我们产值早就过亿的公司面前吹嘘?就你这样子,也只能在你们这样瞎忽悠人,整天整那些稀奇古怪产品的公司当个总经理,要是来我们馨馨果业,你给我们当部门经理都不够格!”

柳飞笑了笑道:“是吗?但愿你记住你说的这些话。”

马明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怎么?你别告诉我你一气之下就要吞并我们公司,然后当我们公司的大老板,狠狠地打我的脸?我好害怕啊……”

柳飞很认真地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这果然是一整个公司的人都在吹牛逼,我说咱们海元省的牛咋都没了呢,原来都是被你们给吹飞了,你们说是不是?”

一听这话,马明的几个小跟班立即附和了起来,嘲讽、挖苦无所不用其极,反正现在公司的二把手在这呢,而一把手又是她老公,他们还怕他什么啊。

别说他们,连妇女也看不下去了,她十分鄙视地看了一眼柳飞道:“你还想蛇吞大象啊?孩子,醒醒吧,现在天还大亮着呢!”

别说他没这么能力,他就是有这个能力,她不卖,他又能怎么样?说白了,这就是吹牛逼不打草稿,满嘴的胡言乱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