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19章:人小鬼大,人心难测

第219章:人小鬼大,人心难测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9  |  更新时间:

顾渔的案子来得快,去得也快。

柳飞和蝎子、柳玉莲等人把酒庆祝一番后,自然没有忘记另外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夜深人静,柳飞和李云柔一起来到黄唇鱼培育室旁边的草地上。

柳飞席地而坐,李云柔也是紧挨着他坐下,然后道:“我去了解了一下情况,徐嫂真的特别特别爱亮哥以及他们的儿子。今天早上我到他们家的时候,还无意中看到……”

说到这,她脸上泛起了一道红晕。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看到什么?这就我们两个人,有什么不好说的?”

李云柔咬了咬牙道:“我看到徐嫂骑在亮哥的肩膀上,他们……他们……”

“咳咳!”

柳飞已经脑补出一副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了,他轻咳一声,然后道:“那照这么说来,柳亮心里还是有徐嫂的,他这属于脚踏两只船?”

李云柔点头道:“我估摸着是!他和陈嫂的事,徐嫂很明显不知情。而且我还用言语试探了一下,徐嫂是一个家庭观念特别强的人,自尊心也特别强,如果让她知道亮哥背着她和陈嫂有一腿的话,我估计她会伤心死。”

柳飞叹了一声道:“柳亮太过分了!明明幸福美满的家庭,他为什么要整这么一出?”

李云柔摇头道:“我也想不通。大壮哥那边我也去了解了一下,他对陈嫂那真是好得没话说,绝对不允许别人说半点她的不是!他见到我后,还嚷嚷着准备请你到他家吃顿饭,帮他们夫妻俩好好地检查一下身体,他们准备要个小孩呢。”

顿了顿,她继续道:“大壮哥太老实,太实诚,也太好骗了,我都差点忍不住把陈嫂和亮哥之间的事告诉他了。”

柳飞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作为一村之长,对于这两对夫妻,他都有一定的了解。

眼下很明显是亮哥及陈嫂背叛了婚姻。

无论他怎么帮忙挽救这两个家庭,避免产生悲剧,柳大壮和陈嫂肯定都享有知情权,而且也拥有原不原谅他们的权利。

只是什么时候告诉他们很关键。

抬头望着皎洁的明月,沉默了好一会儿,柳飞转头看向李云柔道:“我看这样吧。”

说完,他附在李云柔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李云柔大惊失色道:“这……这样能行吗?”

柳飞苦着脸道:“除了这个办法,我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当然,我会充分尊重徐嫂的意见。”

李云柔刚想说话,寒寒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突然张开手臂从背后抱着他们俩道:“先生,云柔姐姐,你们俩在这偷偷说什么呢?”

“啊……”

李云柔惊呼一声,连忙闪到一边,拍了好几下胸口,待看清是寒寒后,她才哭笑不得地道:“你怎么走路连个声音都没有,吓死姐姐了!”

别说李云柔,柳飞也是吓了一大跳。

凭借敏锐的听觉,周围很小的动静他也能听得到,这小寒寒是什么时候跑到他们背后的,他怎么一点察觉都没有?

寒寒直接将身体一歪,歪到柳飞的怀里道:“这和我没关系,是你们聊得太入神了!”

李云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你也不能这么吓我们啊!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而且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跑这来了,这黑布隆冬的,你不害怕啊?”

寒寒笑嘻嘻地道:“云柔姐姐,你明显心虚了,你刚才和先生是不是……”

“去去去,小屁孩,你胡说什么呢?”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我……”

“看吧,分明就是心虚了,嘿嘿。”

李云柔指了指她,随后又脸色微红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这小丫头要么不说话,要么就是伶牙俐齿的,真是要人命,姐姐说不过你,姐姐走人还不行吗?你在这和你的先生腻歪着吧,小心喂蚊子!”

说完,李云柔慌里慌张地站起身,迅速回屋。

说走了李云柔,寒寒又一脸好奇地看向柳飞道:“先生,云柔姐姐脸红什么啊?我好像也没说什么。”

柳飞干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道:“你啊你,真是人小鬼大!”

寒寒咯吱咯吱地笑了几声,将柳飞的胳膊紧紧地抱在怀里道:“先生,我问你哈,玉莲姐姐和云柔姐姐你更喜欢谁?”

看她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柳飞忍不住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最喜欢你,这下满意了吧?”

寒寒捏了一下他的下巴道:“先生,你耍滑头!你就说说嘛,我求你了!”

柳飞万分无语地道:“你这让我怎么回答?我拒绝回答,不准再问!夜深了,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走吧,回屋睡觉。”

寒寒撒娇了一会儿,突然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由他牵着手,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旁往家走。

柳飞稍微敛息便听到了她的脚步声,不由地皱了皱眉头,暗想难道刚才真的是他和李云柔聊得太入神了?

一晚无话。

第二天,柳飞以交代一些工作事务为由单独将徐嫂约到家中。

徐嫂听说自己的丈夫和别人的媳妇背地里有一腿后,根本不愿相信,柳飞给她看了监控录像后,她立即抱着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还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为什么。

很明显,当下没有人能够回答她这个问题。

柳飞示意柳玉莲和李云柔安抚安抚她,然后语重心长地道:“徐嫂,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必须要面对。我们几个其实也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担心万一被你们发现,可能会酿成悲剧,所以我们还是决定先告诉你们,大家一起想办法。”

徐嫂泣不成声地道:“他……他怎么能这么对我和儿子?我真是不想活了!”

柳飞连忙道:“徐嫂,你先稍微冷静一下,如果我和云柔的观察没错的话,亮哥心里肯定是有你和儿子的,这一点应该不用质疑!至于他为什么会和陈嫂发生这种关系,这个中原因恐怕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最清楚了。其实我们现在更想听听你的想法,这样我们也好帮你。”

徐嫂摇头道:“这个你们能怎么办?说实话,孩子还小,我也一直很爱他,如果他能够迷途知返的话,我可以原谅他,可是现在……”

柳飞其实等的就是这句话。

她连忙把自己的计划和她说了一下,徐嫂大惊道:“这……这……”

柳飞道:“你别害怕,有我在,肯定没事。我们很多人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我相信通过这一招,狠狠地刺激他一下能够让他迷途知返。”

徐嫂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一咬牙道:“为了这个家庭,为了孩子,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柳飞当即走进卧室拿出一样东西递给她,然后让柳玉莲跟着她离开。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一条震动整个柳家村的噩耗传来,柳亮的媳妇和他的儿子在细柳河上游湍流处失足落水,双双溺亡了!

听到这个消息,大批的村民赶到事发地点。

柳亮看到躺在岸边,脸色苍白,全身湿透,已然没有了呼吸的老婆和孩子,双瞳急速放大,随后趴在他们的“尸体”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周围的村民看到这悲剧,有的偷偷地抹眼泪,有的则是根本看不下去,侧头叹息。

柳飞和李云柔火急火燎地赶到后,柳亮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跪到柳飞面前道:“小飞,呃不,柳神医,你不是神医吗?求求你可怜可怜我,救救他们母子吧,不然我也活不下去了!”

柳飞瞥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的陈嫂,见她掩着面,根本就不敢看徐嫂和她的孩子,也没有多说什么,连忙蹲下身帮徐嫂和小孩把了把脉。

柳亮见他眉头紧锁,一边抹着鼻涕一边道:“小飞,他们俩还有救对不对?你一定能救活他们的对不对?你只要能够救活他们俩,你让我永生永世给你当牛做马都行!”

柳飞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有说什么,而是拿出银针,快速帮徐嫂和孩子针灸了起来。

柳亮看了一眼后,突然挪了几步,朝着柳飞用力地磕头,不一会的功夫,他的额头都磕出血了。

这像是在哀求,但又何尝不是赎罪?

柳飞面沉如水地帮两人针灸了好一会儿,突然将银针一拔,徐嫂和孩子皆是倒吸了一口气,随后忽然睁开了眼。

“活了!救活了!”

“又是起死回生,这就是华佗在世,也比不过他的医术啊!”

“神医就是神医啊,小飞太牛了,咱们柳家村能够出这么一个人才,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

听到村民们的议论,柳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扶徐嫂和孩子坐起身。

柳亮直接跪行到两人面前,一把将他们抱在怀里,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柳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他们俩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好好珍惜当下人。”

说完,他带着李云柔等人回到家中。

柳玉莲迫不及待地道:“你那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呈现假死状态的药丸还有吗?可不可以给我一颗啊?”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你要那干什么?”

“假死几次吓唬吓唬你,看你会不会像柳亮一样伤心啊!”

“你敢这么玩,我肯定直接掐死你!”柳飞朝着她的脑袋拍了一下后,继续说道:“这种药我是不到迫不得已不会用的,而且一般是用才会炼,没存货,所以你就别打它的注意了。”

“哦,人家就是开个玩笑嘛,看你较真的样!”

柳玉莲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则是美滋滋的。

李云柔道:“看他刚才哭成那样,他这下该迷途知返了吧?”

柳飞道:“人心难测,还不好说。”

两三个小时后,柳飞正在院子里教寒寒辨识药材,柳亮突然拿着菜刀冲进院子里,朝着他就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