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18章:老婆孩子热坑头

第218章:老婆孩子热坑头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24  |  更新时间:

柳飞报了警。

触及法律的事,自然是要由法律来解决,这是他的原则。

而由于有不少第一手资料,再加上骷颅男这特征太过显眼,使用的手段也是太过狠毒,是以京城警方很快便查出了他的真实身份,他是华夏警方重点通缉犯!

至于顾渔,除了他此番下毒毒杀黄唇鱼外,警方还很快圈定了两个疑似和他有关的悬而未决的大案,皆是涉及到水产品养殖行业的利益纠纷的。

可以说,这初步调查结果既在柳飞的意料之中,又在他的意料之外。

在顾渔的别墅经过那场惊心动魄的较量后,他对顾渔以及骷颅男都有了非常深刻的认识,这对组合就是干出再见不得光的事那也不足为奇。

因为他们是极端的“唯利主义者”和“贪婪主义者”,而且他们也有足够的实力支撑他们的野心。

可是顾渔作为水产品养殖行业的大亨,竟然在暗地里和通缉犯搅合在一起,更让他培训一帮名义上是“保镖”,实际上却更像是“杀手”的人,这还是太骇人听闻,让人匪夷所思。

……

京城宋家。

当宋河洲突然听到顾渔被捕的消息后,他手臂一抖,手中的茶杯“嘭”得一声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你说什么?柳飞把顾渔和他的那个神秘助手都给送进大牢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尽管已经听得非常清楚了,但是宋河洲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颤巍巍地站起身,双目圆睁地看着宋楚恒,眼睛里写满了惊愕与疑惑。

宋楚恒虽然已经勉强消化了这个让他震惊到极点的消息了,不过还是难以接受。

他苦着脸道:“我刚才接到的消息,警方不仅直接到顾总的别墅把十几个人都给带走了,而且很快便查出他引以为傲的那个神秘助手是警方重点通缉犯,顾总之前干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也被搬了出来!顾总家族的人虽然在绞尽脑汁地想办法,但是这次恐怕……”

宋河洲睁眼欲裂,忽然向后踉跄几步瘫在了椅子上,勉强用手撑了撑,方才让身体不至于滑下椅子。

他喘着粗气缓了好一会儿,抬头看向宋楚恒道:“细节呢?更多的细节呢?他怎么就突然进去了?老渔是何等存在?那柳飞就是有通天的能耐也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地把他给送进大牢啊!”

这也难怪一向镇定自若的宋河洲这么大的反应。

那顾渔是什么人?

华夏水产品养殖业大亨级的人物,在商海摸爬滚打几十年,击败无数竞争对手,近些年更是通过一笔笔震惊商界的并购操作不断地吞并实力强大的竞争对手,叱咤水产品养殖业。

可以说,绝对是要财力有财力,要手段有手段的存在。他宋河洲在他的面前还得礼让三分呢!

而柳飞呢?

他是经过一系列独辟蹊径的举动立足于海元省商界,冲向了华夏商界。

但是他充其量只是一个商界新人,而且麾下企业资产加起来恐怕都没有超过一个亿,和顾渔的财力压根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所以这无论怎么看,也应该是顾渔把他给送进大牢,怎么反过来了?而且他还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这绝对算得上“一波流”和“秒杀”啊!

宋楚恒咬了咬牙道:“更多的细节我也不太清楚,我听说柳飞孤身一人闯进顾家别墅,将顾总、十几个保镖以及那个通缉犯给一举拿下,而且还掌握了关键证据。柳飞是当着他们的面报的警。”

“这样也行?”

宋河洲异常无语地摇了摇头,双手揉着太阳穴,再次沉默。

宋楚恒道:“我听到这细节后,也是完全不敢相信,但是那人说这是千真万确,好像那通缉犯的毒对柳飞根本就不起作用。”

宋河洲用手抚着胸口顺了顺气道:“可怕,太可怕了!我本来以为老渔拿下他根本就不会费多大功夫呢,现在看来我们还是太小瞧这个神通广大的小村长了!纵观整个华夏,敢只身闯到老渔家去拿人并且成功的,除了他,恐怕就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宋楚恒虽然很不想这样认为,但是现在事实就在眼前摆着呢,他不想承认也不行。

他现在突然觉得他在嘉年华活动上对柳飞所用的那些计策很幼稚,很可笑,对于这样一个变态的存在,那些小打小闹的手段恐怕都不够给他挠痒痒的。

他也很庆幸听了父亲的话没有和柳飞发生直接冲突,不然谁晓得现在呆在大牢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想了想,他有些担忧地看向宋河洲道:“顾总会不会把这事和我们牵扯到一起?”

宋河洲道:“他能说什么?你只是去煽风点火了一把,是他自己太贪婪,想得到柳飞那神秘的养鱼技术而已。这样,如果顾家的人来求助,我们宋家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只是切记,不要太热情,也不要太无情。”

他之所以要借刀杀人,就是不想引火上身,顾渔作为他的私下好友,他出现这种情况,他肯定不想看到,但是为个人乃至整个家族考虑,眼下该过河拆桥还是要过河拆桥,绝对不能太怜悯,或者还头脑发热横插一脚,不然搞不好他们宋家也会受到牵连。

宋楚恒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办,只是柳飞那边……”

他不甘心啊!

柳飞越这样那就说明他越可怕!

留着这么一个人和他竞争将来商界的“魁首”,他真没什么信心。

更何况,人都已经得罪了,万一柳飞阴他们一下,那他们恐怕也有得受……

宋河洲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道:“你不要慌!先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都给了解清楚,咱们再想办法,这个柳飞是绝对留不得的!”

……

配合京城警方调查一番后,柳飞返回海鸣山。

已经收到消息的蝎子看到他后,当即连捶了好几下他的胸膛道:“飞哥,你现在也太彪悍,太逆天了吧?直接孤身闯到人家里,把他们全给抓了,而且那还是水产品养殖业大亨的家,我怎么感觉我像是在听童话故事呢?”

柳飞笑了笑道:“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这可能和顾渔没怎么把我放在眼里以及准备仓促有关,毕竟那两人是到京城才发现我跟踪他们,他们在那个时候通知顾渔,顾渔也只能调集身边的力量跟我下套,不然以顾家的财力,我恐怕很难从他们那全身而退。”

蝎子打了一个响指道:“这就叫兵贵神速,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一仗你打得实在是太漂亮了,肯定要轰动整个华夏商界了!现在想想,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干来的,也就是你艺高人胆大!”

柳玉莲十分生气地道:“什么艺高人胆大?他一见到歹徒就把自己的命都给抛诸脑后了,这多危险啊?”

李云柔附和道:“不可否认,结果确实让人震惊,但是这过程太危险了。你和我们说说在顾家别墅都发生了什么吧?”

蝎子扫了她们一眼,干咳一声,然后拍了拍柳飞的肩膀道:“你完了,两个大嫂都发火了!”

柳飞瞪了他一眼,然后看向柳玉莲和李云柔道:“我知道你们这也是担心我,但是我既然敢闯,那绝对是有把握的,你们不用想得太夸张。至于细节,其实也没什么细节,那顾渔是个直性子,我也是,我和他是一言不合就开打。他的那些手下身手也就一般般……”

柳玉莲道:“那不是还有个通缉犯吗?”

柳飞干咳一声道:“那个人就是个骷髅架子,喜欢用毒,而我对防毒、解毒早就有自己的心得了,他俨然是碰到了克星,他不被抓谁被抓?”

“可是……”

“没有可是。送那顾渔进大牢也好,反正咱们的水产品,包括将来可能养的海产品都要进军全国市场的,少了他这个大绊脚石,咱们的进军之路肯定更坦荡些。”

蝎子见两个“大嫂”终于不说话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那个……飞哥啊,你又帮警方抓到了一个通缉犯,你现在俨然就是“歹徒杀手”,小弟我佩服得很。”

柳飞轻咳一声,冲着他抹了一下鼻子,像是在说难道我以前就不是了?你这是什么记性!

蝎子会意,赶紧挤眉低头认错。

柳飞笑了笑。

柳玉莲见他们俩在这眉来眼去了,实在看不下了,瞪着柳飞道:“飞哥哥,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你们俩是基情满满呢?你这是要男女通吃吗?”

柳飞一阵暴汗道:“你脑洞敢不敢开得再大点?好了,好了,我去做饭,待会咱们好好地喝几杯庆祝一下。”

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的寒寒突然嘟了嘟嘴道:“先生,我要吃肉肉!”

柳飞用手划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好好好,肉肉管够,你也不怕胖成小肥猪!”

寒寒十分嘚瑟地道:“我就是吃不胖,没办法!不像玉莲姐姐和云柔姐姐,吃一顿肉要减三天肥……”

这仇恨拉的……

柳玉莲和李云柔相互看了一眼后,立即一起追着她打,结果她跑得比兔子还快。

蝎子见状,无比羡慕地看着柳飞道:“飞哥,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离开组织回来种地了,这恐怕不仅是要老婆孩子热坑头啊,而且还要大小萝莉一起收吧?”

“你可以滚了!”

柳飞将大门一指,随后走进厨房,蝎子慌忙窜进厨房道:“别介,别介,你缺个烧锅的,我帮忙烧锅还不行吗?”

柳飞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正色道:“那边还没有什么进展吗?”

蝎子一听这话,立即耷拉下肩膀道:“还是没有!你没看现在幽狐已经扎根在海元城了吗?现在上面已经发话了,再给我们一周的时间,如果还查不到什么线索,那我和幽狐就得先回去作详细汇报,然后从长计议!”

柳飞眉头紧锁道:“我总感觉一场更为激烈的狂风暴雨即将袭来,你们多用点心,千万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蝎子向外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小声道:“你这次遇到的事,那个姓顾的是幕后真正的大boss吗?”

柳飞道:“恐怕并非如此。”

蝎子以手扶额,往小凳子上一坐,无比郁闷地道:“看来我们要变成‘boss杀手’才行,这没完没了地抓小喽啰,何时是个头啊!”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只要有人在的地方,那就注定没完没了。”

蝎子想了想,苦笑一声,竟完全无法反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