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15章:既当爹,又当妈

第215章:既当爹,又当妈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69  |  更新时间:

蝎子来了,拎了一袋子的东西。

柳飞摊开自己绘制的地图,然后十分麻利地用红笔圈了二十多处道:“兄弟,辛苦你了!”

蝎子干笑道:“别和我扯淡,一百万给不?”

“一毛都没有!”

“靠,这么抠门?”

柳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咱能正经点呢?这次真是有惊无险啊,如果我那两百多条黄唇鱼被统统毒死了,别说一毛钱,你还得免费给我打工查凶手,搞不好还要豁出命!”

“算你狠!”

蝎子哭笑不得地指了指他,然后倒出一堆针孔摄像头捣鼓了一番,再装进去道:“你真的要废这么大的事?要我说,我们俩直接潜海里,把他们揪出来算了!他们一次不成,肯定会再次作案,目前也就渡口那儿好下手,我们在那守株待兔不就行了?”

柳飞摇头道:“这次的事给我提了一个醒,现在培育室附近是都装了摄像头,但是一些紧要的位置还是没装,我想趁机都给装上,实现二十四小时监控!而你也看到了,我还在细柳河上游圈了几个地方,这一方面是为了提防别人对鲈鱼和小河虾下手;另外一方面也是怕别人从这里入手,污染水源或者更有甚者投毒威胁村民们的生命安全。”

“还是你考虑得长远,那我们出发吧!”

两人快速走出门后,李云柔看了一眼柳玉莲道:“我怎么感觉他们俩像是特工似的?”

柳玉莲托着香腮道:“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他们俩之前当过特工,不对,更准确地说现在这个蝎子还在当特工!”

……

柳飞和蝎子跋山涉水安装好摄像头后,回到家中打开电脑,调出实时录像仔细观察了起来。李云柔和柳玉莲也是凑过头来看,忽然,一个画面中突然出现一男一女,两人竟然直接以地为床做起了那种事,犹如烈火遇干柴,很是疯狂。

柳玉莲和李云柔见状,尖叫一声,皆是面红耳赤地转过头。

蝎子则是打趣道:“飞哥,你可真会选位置啊,我看你安装摄像头不是为了抓凶手,而是为了看实时直播大片啊!”

柳飞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道:“胡说什么呢?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一个是亮哥,一个是陈嫂,他们都是有家庭的人了,尤其是亮哥,还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儿子,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

一听这话,柳玉莲转头看了一眼,随后目瞪口呆道:“我的天呢,还真是他们俩,这……这要是被嫂子知道了,那还不得哭死啊?柳亮这个渣男,嫂子那么贤惠,他怎么能背着他干出这样的事呢?还有陈嫂,大壮哥虽然长得有点丑,但是人憨厚老实啊,又那么疼他,前几天还和我说准备要个孩子呢,这……这……我真是凌乱了!”

柳飞将电脑一合,以手扶额,无语良久。

他安装摄像头是抓凶手用的,谁曾想上来就抓到别人出轨了!

在他的印象中,无论是柳亮也好,还是陈嫂也罢,两人的为人其实都很不错,如果这档子的事要是被爆出,搞不好会直接毁了两个家庭。

可是如果任由他们这样的话,那徐嫂和柳大壮岂不是太可怜了?

所以,这件事其实比他抓下毒的凶手还棘手,一旦处理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他看向李云柔道:“你对这事怎么看?”

李云柔抿了抿嘴道:“这……这事我也是第一次碰到,我倒是听过一些,结局也是各种各样的都有。我实在没想到在咱们柳家村也会发生这样的事……”

柳玉莲咬牙切齿地道:“这要是在古代,他们俩活该被浸猪笼!要我说,咱们绝对不能视而不见,必须要让他们俩受到惩罚不可!”

柳飞捏着下巴走了几步道:“惩罚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毕竟涉及到两个家庭。你们都严格保密,我再好好地想想办法。”

蝎子干笑道:“飞哥,你个小村长既当爹,又当妈的也就罢了,连这种事也要管,我真是服了!”

柳飞道:“他们都是柳家村的村民,既然看到了,肯定是要杜绝一切悲剧的发生。”

“可是这要怎么管?”

“先看看大壮哥和徐嫂知不知情,然后再看看两对夫妻婚姻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之后再想办法吧,云柔,这个事交给你去做吧,我真怕玉莲一生气把人给打了,你一定要慎之又慎!”

“啊?”李云柔十分惊讶地指着一下自己道:“我没经验啊!”

柳飞十分坚定地看着她道:“支书大人,你可以的!”

……

由于一些事还没有确定,所以这事暂时只能算是个小插曲,待估摸着他们俩已经完事后,柳飞重新打开电脑,继续监视,然而转眼间过了小半天,也没有见到人。

柳飞看向百无聊赖的蝎子道:“你还是继续去调查云巅制药背后的线索吧。”

蝎子道:“得,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及时呼叫!”

说完,他快速消失。

柳飞盯着电脑看了一会儿后,寒寒扭扭捏捏地走到他身旁,扯了扯他的衣袖道:“先生,要不我帮你看吧?”

柳飞笑道:“你确定你不会对电脑下黑手?”

寒寒撅了噘嘴道:“我很老实的好不好?你还要赚钱给我买肉肉吃呢,这样的小事还是我来吧,反正我最喜欢坐着发呆了。”

柳飞伸手捏了捏她的娃娃脸道:“整天张口闭口就是肉肉,你就是我们家最大的吃货,不过我可没亏待你哈!既然你想看,那就看吧,发现什么异常第一时间喊我。”

说完,他又向她交代了几句,便继续到培育室忙碌。

不知不觉到了夜里,考虑到他们很有可能在夜里出现,柳飞亲自蹲守到电脑前,守到凌晨左右,当看到两个人影出现在监控画面中以后,柳飞赶紧提了提神。

让他有点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并不是乘船来到断崖附近的,而是在距离断崖四五百米远的一个断坡处换上泳衣,顺着系在树上的绳子入水,然后再游到渡口处。

通过监控画面,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们这次并没有继续投毒,更像是在做进一步的“侦查”,为下一步的计划做准备。

他们在渡口处绕了一圈后,又返回原处,换上衣服,把潜水服、绳索等藏好,然后又先后到细柳河上游、入村口、海鸣山最高峰等好几个关键的位置查看了一番,不过一直都没有靠近柳家村。

看到他们查看的位置和自己安装针孔摄像头的好几个位置都是重叠的后,柳飞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来他们这是见毒死黄唇鱼不成,准备再次加码,干票大的。

他也没有迟疑,立即喊醒柳玉莲和李云柔,快速地交代了几句,然后出了家门,来到山口守着。

当两道黑影出现后,他并没有动手抓人,而是一路尾随,跟着他们来到了京城的一栋别墅前。

他用手机定了一下位,让蝎子帮忙查了一下,很快便得知这是搞水产品养殖的顾渔的别墅。

顾渔在水产品养殖行业也是很有名气,算得上是大亨,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不过柳飞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翻墙跳到院子里,然后像是幽灵一样窜到大堂前。

扫了一眼站在大堂门前的四个保镖,他用手抹了一下鼻子,突然窜出,以极快地速度将他们打趴在地,然后推门而入,看了一眼正在向一人汇报的两个男子,沉声道:“顾老板,你下手够狠啊!在我的印象中,我好像和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吧?”

穿着一身休闲的运动服,年纪大概在四五十岁,前顶全秃,显得很面善和平易近人的顾渔看了一眼他后,似乎对他的到来一点儿也不好奇,他指了一下他隔壁道:“柳总,您这亲自跟了一晚上外加小半天了,很累了吧?来,坐下喝杯茶歇歇!”

一听这话,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难道他早就被发现了?

他瞥到站在顾渔身旁的男子,发现他瘦得几乎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了,两只眼睛也完全陷了进去,似乎只能看到漆黑的眼球。

纵横黑白之间那么多年,柳飞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瘦的人,这简直是瘦得惊悚,瘦的让人发寒!

同时,他很清晰地感受到散发在他周身的那股诡异的气息,分明就是死亡的气息……

意识到反过来中计了,柳飞也没有紧张,他很是坦然地走到顾渔身旁坐下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顾渔笑道:“柳总的跟踪术实在是太好了,他们也是回到京城后才无意中发现的。他们本来是想带着你在京城兜几圈欣赏欣赏风景的,但是我觉得你们都太辛苦了,而且你大老远地从海鸣山来一趟也不容易,所以就授意他们带你回来了。”

“你倒是够坦荡!”

“你也是够胆大!”

“我这人就是这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是舍得一身剐,也要把他给拉下马!”

顾渔品了品茶,啧啧两声道:“这大白天的,柳总何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呢?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差点把我的二百多条黄唇鱼都给毒死了还叫没得罪?”

“我有干这事?”

“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你抵赖!”

“呵呵……抵赖向来都是对活人说的。”

顾渔波澜不惊地看了柳飞一眼,随后拍了拍手,很快,几个男子拎着几个箱子走了过来。

顾渔让他们打开,那一条条金灿灿的黄金瞬时映入眼帘,甚是夺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