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14章:杀鸡焉用宰牛刀

第214章:杀鸡焉用宰牛刀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7  |  更新时间:

看着刘香月那伴着银铃般的偷笑声,快速消失的背影,柳飞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他的耳旁响起了叶美萱唱的那句歌词:“我可以征服全世界,却唯独征服不了你……”

是啊,他可以让敌人胆寒,让歹徒肝裂,让对手跪服,却唯独收拾不了这个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威胁也威胁不了的家伙!

这次的事虽有误会的成分在,她做得也确实过分,不过不知怎的,他就是生不起来气。

这固然有无奈的成分,又何尝没有宠爱的成分?

……

同样想起叶美萱的那句歌词的还有宋楚恒,宋家别墅内,宋楚恒极其疲惫地靠在沙发上,仰天长叹。

他也纵横商界很多年了,什么样的对手没有遇到过,他何曾败北?但是这次真是被柳飞的三次针锋相对的反击给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他就纳了闷了,柳飞不是明明喝得酩酊大醉吗?怎么会突然变得很清醒,给田跃等人拍下那样不忍直视的照片?

难道说他又是装的?可是他就是海量,在喝了那么酒的情况下也扛不住啊!

同样想不通的还有田跃,他这会儿的脸色极其难看,双拳紧握不说,鼻梁更是不时地抖动几下。

宋楚恒看了他一眼,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道:“我也没有想到他会反过来整这么一招!你先消消气,他既然给我发来了那些照片,网上也没有出现,那就说明他只是想警告我们,并没有想把这事闹大。”

田跃咬牙切齿地道:“可是那些照片还是在他的手里啊,万一他哪天不高兴直接发网上了,让我怎么见人?他奶奶的,老子现在就去宰了他!”

“站住!”见田跃气冲冲地往外走,宋楚恒摇头道:“昨天一连吃了那么多次亏,你对他还没有更加深刻的认识?你觉得你会是他的对手?”

“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也没有让你咽下这口气!”

一听这话,田跃连忙走到他身旁坐下道:“你又有对策了?这次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啊,我可不想再被坑了,这被一而再地反杀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宋楚恒看了他一眼,可能是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和那几个大男人赤果着身体拍的各种照片了,不由自主地往一旁挪了挪,和他刻意保持点距离道:“你不要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更不要着急,这事我先和我爸商量一下,看看他的想法。”

田跃大跌眼镜道:“你还要把这些事告诉你爸?”

见他紧张到不行,宋楚恒沉声道:“当然不是!我这一时半会也和你说不清楚,总之你在这等我的消息吧,我很快就会回来!”

说完,他起身来到后院,找到了正在练太极锻炼身体的宋河洲,他还没有说话,宋河洲直接收起双手,接过一保镖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水潭道:“你和我一起到水潭边走走吧!”

两人来到水潭边,宋楚恒刚要说话,宋河洲却先是发问道:“你知道这水潭有多深吗?”

宋楚恒道:“我记得好像是六七米的样子……”

“更准确点呢?”

“不清楚。”

宋河洲笑了笑道:“水潭有多深其实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只要还在眼前,只要还在咱们宋家别墅内,咱们随时都可以知道它的深浅!”

宋楚恒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宋河洲走了几步,继续道:“其实这和驾驭之术以及对敌之策是一样的,当一个人还可以把控在手的时候,他就是再怎么翻浪花,那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可是一旦他脱离控制,亦或者他反过来将你给把控在手,那你想击败他可就太难了!”

听到这,宋楚恒已经知道他是在说他和柳飞之间的事了。

这果然是姜还是老的辣啊,他来找他都没有说什么,他已经猜出了他的意图。

他很是谦卑地道:“您说的是,我来这就是想向您请教我和柳飞之间的较量。”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让他真心实意佩服的人的话,那就是他的父亲了。

他纵横商海一辈子,合纵连横,妙计横出,很少败北,这无论是经商的经验,还是对敌的经验,无疑都是异常的丰富。

宋河洲看了宋楚恒一眼,很是干脆地道:“你觉得他可能成为我们的朋友吗?”

宋楚恒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反问道:“您觉得呢?”

“哈哈……”宋河洲指了指他,笑道:“你昨天暗中对他使绊子的事我已经看出来一些端倪了,既然已经做不了朋友,那就消灭在萌芽状态吧,我希望未来五年你能够独掌华夏商界的‘牛耳’,而不是与别人共掌,亦或者更惨!”

什么是更惨?

当然是被别人踩在尸体上,死不瞑目地看着别人执掌。

都说商场如战场,其实商场就是这么残酷,而以他和柳飞的性格,肯定都不愿意和彼此一起共掌,那这场较量自然变成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较量了。

宋楚恒略思之后,点头道:“我想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宋河洲摇头道:“柳飞现在是已经羽翼渐丰,但是杀鸡焉用宰牛刀?”

宋楚恒皱了一下眉头道:“您的意思是?”

“借刀杀人!柳飞的黄唇鱼不是大火特火嘛,你去找一下同样搞水产品养殖的顾渔顾老板,稍微煽风点火一下,不怕他没有行动!我可是听说他有一个高深莫测的手下,兴许可以拿下柳飞!”

宋楚恒仔细琢磨了一下,随后笑道:“此计甚妙,我还是太嫩了……”

宋河洲笑了笑道:“你知道就好!切记,不到自己出手的时候别急着出手,咱们宋家是怎样的存在?还怕没牌打?”

宋楚恒很是惭愧的附和了一声,然后回到前院对田跃道:“这次柳飞死定了!”

……

当刘静月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回到别墅后,柳飞自然又把昨晚发生的两件事和她解释了一下,令他哭笑不得的是刘香月竟然还主动帮起了忙,不知道是心中有愧,还是又想玩什么幺蛾子!

而由于手头上的事情太多,他和她们姐妹俩一起吃了午饭后便急匆匆地赶回了海鸣山。

蝎子、李云柔、柳玉莲等人自然也是看到了他和叶大明星之间的绯闻了,柳飞免不了又是头大如斗地解释了一番。

其实他到现在也没有想通,他和叶美萱素昧平生的,她为什么会主动邀请他跳舞。

难道是想借机炒作?

说实话,还真存在这个可能!

这小村长和大明星之间闹绯闻,绝对是爆点十足,再加上她现在红得发紫,柳飞在华夏商界也是炙手可热,他们这一“结合”,肯定可以在短时间内吸引无数眼球。

不过,从她主动给他拍后背的举动来看,柳飞又不觉得她不太可能这么做。

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这个恐怕只有交给时间来回答了!

……

不知不觉过了四五天,这天,柳飞一边督促工人们加快进度,一边指导一些村民给黄唇鱼换水。

考虑到黄唇鱼的数量在不断地增加,一个培育室已经满足不了需求了,所以柳飞又雇人在旧培育室旁边开建一个新的培育室。

当几个村民用扁担挑着海水从他身旁经过时,一个村民可能是脚下踩空或者踩到石子了,竟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柳飞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他道:“没事吧?小心一点,你这要是磕到了,我没法跟嫂子交代啊!”

男子看了一眼洒在地上的一些海水,笑道:“没事,经常挑水,哪能不洒水啊?下次我注意点就行了。”

说着,他继续挑着水往培育室走,就在此时,小白突然凑头闻了闻洒在地上的河水,突然狂吠了起来。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连忙蹲下身,用手指沾了点海水闻了闻,随后慌忙跑进培育室,喊住几个正准备往水池里倒海水的村民道:“等等,先别倒,这海水有问题!”

“啊?”

几个村民面面相觑,皆是一脸的不解,这些海水和往常一样,都是由专门守在断崖下方渡口处的人灌到水桶里,然后再利用滑轮拉上断崖的,怎么会有问题呢?

柳飞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给柳玉莲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柳玉莲拿着几条活着的小鲈鱼和小河虾走进培育室,柳飞示意她丢进水桶里,结果不一会儿的功夫,小鲈鱼和小河虾全死了……

几个村民看到这一幕,全都惊呆了,然后纷纷表示不是他们干的。

这一条黄唇鱼可是能卖好几百万呢,如果把二百多条都给毒死了,他们根本就赔不起不说,而且很有可能会坐牢。

柳飞连忙道:“我相信你们,黄唇鱼的换水工作一直是你们负责的,一直都没有出问题,自然不是你们干的。我问你们,你们在从断崖边挑水到培育室的这段路程中,有没有暂时把水桶放在一旁,然后去解手什么的?”

一村民道:“这个倒是有,但是我们这么多人呢,一般都是有人看着的,我们也知道这黄唇鱼太金贵了,你给我们那么高的工资让我们干这个,我们肯定会倍加小心的。这次真不知道是怎么了,难道是海里被下毒了?可是海那么大,那一带海流还是很湍急的,下毒的话很快就会被海水给稀释了吧?”

柳玉莲托着香腮道:“那如果是有人穿着潜水服潜在渡口下方,瞧准机会,在专门负责往水桶里灌水的村民灌水的时候再趁机投毒呢?”

柳飞点头道:“目前看来,这个是最有可能的。”

柳玉莲一把拉住他的手道:“那你还在这等什么?咱们一起下海灭了那王八羔子去!”

柳飞想了想道:“不急!这样,你们几个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也不准告诉任何人,然后继续去挑水,只不过挑来的水不能倒进水池里,我会扯个水管出去,你们倒在水泥凹槽里,然后让海水经由水管流到不远处的那片低洼地里去。”

柳玉莲皱了一下眉头道:“你这是要引他们上门,守株待兔?他们会上当吗?”

柳飞笑了笑,迅速给蝎子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带上“工具”来一趟海鸣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