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13章:降服不了的那个她

第213章:降服不了的那个她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40  |  更新时间:

柳飞可耍流氓,可斗痞子,可拼歹徒,但是一旦牵扯到发乎于心的感情之事,他就觉得剪不断,理还乱。

说白了,他还是不太善于处理感情之事,像这种夹在她们姐妹俩之间的感情,那就更不善处理了。

他昨天虽然通过上厕所的方式,利用体内的五行之气硬生生地逼出了很多酒,可是毕竟喝得太多了,多少有点“断片”。

如果说他被送到小宾馆的时候,他还刻意保持警惕,想再给宋楚恒等人来一波反击的话,那么回到刘家别墅后,他是一点儿警惕心都没有了,再加上酒劲翻涌,用五行之气实在压制不住,他完全是熟睡的状态。

对于之后发生的事,别说只言片语了,他根本就是毫无印象。

所以面对刘香月这突如其来的“秋后算账”,他不仅很凌乱,而且还很懵!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一脸认真地看向刘香月,安抚道:“香月,你……你先别哭,我昨天回来的时候,我不是记得我倒头就睡了吗?”

刘香月用手抹了一下眼泪,脸色微红道:“你是倒头就睡了,但是下半夜的时候,我起来上厕所,怕你把被子蹬掉着凉了,所以就特意来你房间看看,谁曾想你突然抓住我的手,还一把捂住我的嘴,然后……”

说到这,刘香月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柳飞虽然知道她们家别墅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但是她这么哭,早晚也会把刘静月给引来啊,到时候岂不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加凌乱?

所以,他有些心虚地捂住她的嘴,说道:“我的姑奶奶啊,先别哭!我……我真的做出那种事了?一直以来,我醉酒以后都是很老实的,而且这应该是早上了吧,你……”

按常理推断,如果他真的在下半夜把她给那个啥了的话,她肯定不会在他的房间一直呆到天亮啊,这有点说不过去。

刘香月闻言,一把推开他的手,随后用手摸着后脑勺,十分委屈地道:“还不是你这个王八蛋神经,把人家那个了,竟然还说我要什么没什么,各种混账话,最后还一拳打在了我的后脑勺上,把我给打晕了,我也是刚醒,呜呜呜……”

听到这话,柳飞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什么没什么?

这不是我羞辱那两个要和我制造艳照门的女子时说的吗?这怎么变成说她的了?而且我怎么会出手打她呢?她虽然古灵精怪,经常给我挖坑,但是我一直都是很疼她的啊!

难道说稀里糊涂地把她和那两个美女搞混了,然后两个场景也是乱入?

还别说,真特么有可能!

柳飞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以手扶额,心情极其沉重地道:“香月,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

知道了这些细节,柳飞不想找说辞,更不想找理由,错了就是错了。

刘香月眨了眨微微发红的美眸道:“一句对不起就行了?你赶紧想办法,我姐可是随时都有可能进来,如果要是被她看到这一切,你后果自负!”

柳飞也是穿梭花层的人,什么样的女人都遇到过,什么样的狗血的剧情也都碰到过,但是那或是为了执行任务,或是虚与委蛇,并没有掺杂太过的真实情感。

现在不一样,他和刘静月、刘香月都是交心的挚友,和刘静月之间还有无法忽视的情愫,这事要是处理不好,不仅很有可能把她们姐妹俩伤了,而且搞不好还会反目成仇。

可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办法。

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别说刘香月不同意,这是严重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根本就不是他的风格。

娶了刘香月,那刘静月呢?一个是她的妹妹,一个是她苦苦追求的男人,那她还不得伤心死?

刘香月见柳飞眉头紧锁,脸色苍白,微攥的手都是发抖的,她抽了一下鼻子催促道:“你想到办法没有?如果你没有的话,我给你指条明路!”

柳飞慌忙道:“什么?”

“我虽然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但是骨子里还是很保守的,我早就说过我的第一次只会交给我的丈夫,所以你现在要么娶我,要么就看着我死在你面前!”

“你姐呢?”

“那是你的事!”

“就不是你的事了?”

“啊啊啊……那你一死百了吧!”

刘香月突然咆哮一声,然后将头扎进被褥里,全身都在发颤。

“香月,香月……”

看到刘香月肝肠寸断的样子,柳飞也是心如刀割,他拍了几下她的后背,隐约听到了浅笑声,当即脸色大变,然后恍然大悟,一把拽起她,欲哭无泪地大声道:“刘香月,你太过分了!”

已经憋得满脸通红的刘香月指了指他道:“柳飞,你什么意思?你难道还想耍赖?”

“还装!”

柳飞伸手就朝她的胳肢窝挠了几下,刘香月实在忍不住了,破涕为笑,那是肆无忌惮地笑,也是诡计得逞的笑,更是大仇得报的笑。

正怒火滔天的柳飞都准备动手打人了,但是看到她那裹着的被单因为她前合后仰而大幅下滑,从而露出的大片美景和深邃事业线后,他干咽了一口唾沫,连忙帮她往上扯了扯被单道:“我的大小姐啊,我和你多大仇多大怨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刘香月脸色通红地扯了扯被单,又用手摸了几把笑出的泪花,嘴角高翘道:“多大仇,多大怨?你还好意思问!”

柳飞依然是一脸疑惑地道:“我到底怎么了?”

“呵呵……”刘香月冷笑一声,端坐身体瞪着他说道:“我问你,你去参加嘉年华活动前我是怎么和你说的?让你不要看叶美萱,结果你不仅接受了她的邀舞,而且还和她闹出了绯闻,这一大清早的,我就看到娱乐报纸在说你们俩之间的事了!你这分明就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而且还敢当着我姐的面这么玩,我不收拾你收拾谁?”

柳飞道:“这事真的不是你们想得那样,你们听我解释……”

说到这,他眉头皱了一下,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道:“等等,既然你说的事压根就是子虚乌有,那你怎么会知道我说的‘你要什么没什么’?”

说真的,如果不是听到这句话,又听她说他打了她后脑勺,把她给打晕了,她就是说得天花乱坠,演得再逼真,他也不会完全相信。

刘香月看了他一眼,双手抱胸道:“如果说刚才是你的第一条罪状的话,那么这就是第二条!你口口声声说你昨晚回来后倒头就睡,其实不是!你是倒头在床了,但是压根没睡,嘴里一直嘀咕着‘艳照门’、‘两个美女’、‘你要什么没什么’、‘即兴发挥’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和我姐虽然听不太懂,但是结合你身上还残留的那些妖艳贱|货的香水味,完全可以确定和女人有关,而且还是两个女人!”

说到这,她怒不可遏地指着他道:“柳飞,你很有能耐啊,先是和叶大明星共舞,随后又去约炮,而且一约就是俩!昨晚要不是我姐拦着,我就直接送你去当太监了,这么整你都是轻的了!”

“我的妈呀……这误会闹大发了!”

柳飞有些崩溃地摇了摇头,刚想解释,谁知刘香月却是继续道:“误会?铁证如山,你还想怎么狡辩?下面说说你的第三条罪状,我下半夜的时候确实来给你盖被子了,你是没把我那样,但却一把抓住我的手,死活不放,差点把我害得冻感冒了,你说你是不是欠收拾?”

柳飞干笑道:“最后一条如果是真的话,我认,我也真诚向你道歉,但是前两条,我就是死也不能认啊!这样,你先去穿上衣服,我和你们详细地说说这两件事,对了,你姐呢?她知道你在这胡来吗?”

刘香月用手抹了一下琼鼻道:“她的心里全是你,我要是告诉她,她会让我这么干?公司有点急事,她一大早就去公司了。你要解释是吧?行,我给你个机会,但是你要是说服不了我,你就等着继续被收拾吧,而且到时候会加上我姐!”

柳飞哭笑不得地看了她一眼,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这是突然小宇宙爆发了吗?怎么想到个这么折磨人的计策?

说真的,她可真是掐中他的三寸了,也就是这事能够折磨到他,要是换成其他的,他恐怕都“免疫”……

两人都穿上衣服来到大厅,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柳飞把两件事都给详细地说了一下,刘香月摇头道:“第一件事,按照你的意思,叶大明星和你第一见面就‘倒贴’你,鬼信啊?第二件事,约炮能被说成整人,你确实是个人才。如果你想让我相信,那就拿出证据,不然休想骗我!”

柳飞略微犹豫了一下,快速打开手机,找了几张尺度不是那么大的照片给她看了两眼,刘香月惊呼几声,连忙用手捂眼道:“这……你还真这么干了!”

柳飞耸耸肩道:“你想过没有,如果让他们得逞,我将陷入怎样的境地?我这只是让那两个女子拍了一些,发给宋楚恒以示警告而已,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不然我把这些照片放到网上,那田跃等人还有脸见人吗?”

“真贱!”刘香月喜笑颜看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话锋一转道:“不过贱得够味!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就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了,那这个我相信了,你和叶大明星之间的事?”

柳飞见她就是不信,也是没辙了,索性直接举起手道:“我发誓,如果我所说有半句虚言,我就……”

“去去去……”刘香月一掌拍下他的手,磕磕巴巴地道:“我……我才不要听你发誓,你到我姐面前发去!行了,你吃早饭去吧,我去跑步锻炼身体了。”

说完,她扭头就往门外走,柳飞知道她心里有鬼,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站住!刘香月,我的事是完了,但是你的呢,你刚才那么玩我……”

他还没说完,刘香月像个做错事的小姑娘似的,低着头缓缓地转过身,不过在柳飞想继续“追责”的时候,她却忽然抬头挺胸,威胁十足地道:“怎么?你还想报仇?信不信我在我姐面前说你非礼我啊?哼!”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