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11章:一山更比一山高

第211章:一山更比一山高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38  |  更新时间:

柳飞相信自从他被邀请走上这个舞台之后,无论他捐两万,二十万,还是两百万,宋楚恒都会大作文章。

在明明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他是绝对不可能捐两千万的情况下,宋楚恒还授意主持人出现那样让人啼笑皆非的“失误”,其实已经把他的用意给彻底暴露了出来。

说实话,接受这种别人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审判”,真的让人有口难言。

再加上宋楚恒这前前后后对他的拔高以及对他的爱心的渲染,说他现在处于极其被动的状态一点儿也不为过。

不过他既然敢走向这个舞台,那自然是有心理准备的。

他见许多人还在对他进行言语攻击,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大声道:“各位,请安静一下,听我说完!我一直觉得能力和责任是成正比的,我目前还没有从麾下的几家公司拿过一分钱的利润,所以这两万块钱的确是我的极限了!”

说到这,他话锋一转道:“不过呢,我的企业肯定是爱心企业,我捐这么多,并不代表企业也捐这么多!我看刚才很多人捐款都是捎带上公司名的,鲜有以个人名义捐个几百万的,所以大家先别忙着指责,咱们这捐款的定位是不一样的。”

田跃迫不及待地大声嚷嚷道:“你行了吧,少在这找借口了,吝啬就是吝啬,我就不信你的企业会捐两千万?”

听到这话,宋楚恒默默地给他点了个赞,干得漂亮!

柳飞不慌不忙地道:“在说捐多少之前,我先说一下大家存在的一个误区,我的海鸣山速效止血丸之所以定那么高的价,完全是因为成本高,如果可以降低成本的话,我当然愿意降低价格,进行更大规模的推广。”

说到这,他开始详细地算起了“经济账”,其中就包括炼制海鸣山速效止血丸的一些贵重药品的市面价格。

有些人直接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结果发现还真是。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不满,你这瞎嚷嚷相当于是给自己的企业免费做宣传了,捐款呢,企业到底捐多少啊?

柳飞看了一眼强忍着笑容的宋楚恒,笑了笑道:“我这次捐款是特别征求了小宋总的意见,得到了他的高度认可的。考虑到大家捐的都是现金,为了更好,更直接地服务于灾区群众,我决定以海鸣山制药公司的名义向灾区捐价值超过三百万的海鸣山止血丸、海鸣山创可贴、海鸣山止血膏和海鸣山速效止血丸!”

顿了顿,他继续道:“小宋总说了,大家捐款一般都是购买生活保障物品,我的制药公司完全可以利用自身的优势走不同的路线,来为灾区群众的身体健康保驾护航。”

“我……”

宋楚恒听到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人也太不要脸了,他什么时候和他商量这些了?

这是在往他脸上贴金的同时,死命地宣传他的制药公司和产品,这要是让他办成了,那他岂不是适得其反,反而帮了他的大忙了?

所以他当即要拆穿,只是他可能忘了,他刚才也是这么对柳飞的,他说宋家和柳飞联手号召此次活动的时候,和柳飞商量过吗?没有!

柳飞这明显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而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见到宋楚恒要嚷嚷,柳飞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大声道:“小宋总还建议,让我以自己的医术多多地造福灾区群众,我思虑再三后,同样决定以海鸣山制药公司的名义施行‘护英计划’!”

顿了顿,他继续道:“既然名为‘护英’,那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让青少年健康成长!我打算利用三年的时间帮助一千名患有疑难杂症的青少年进行治疗,医疗费全免并由我带头亲自诊治,而这一千名患者现阶段优先面向灾区的青少年。当然,这目前只是一个预估数,毕竟我的制药公司的

实力还很有限,如果公司强大起来,这个数字可能会变成两千,五千,乃至一万等。我还是那句话,我也会像宋家一样矢志不渝地做慈善,不过会量力而为。我想宋家一直也是秉持这样的原则的,小宋总,您说是不是?”

被反杀了!

宋楚恒脸色极其难看地支吾了两声,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他还能说什么呢?

人家先是向灾区供给价值三百万的药物,后又施行这个“护英计划”,这听起来简直比他们宋家捐款两千万还体面!

而且柳飞这明显是把这个舞台当成他进行慈善事业的绝佳平台了,他这岂不是又一次为他作嫁衣裳了!

别说他,几个二世祖也完全傻眼了。

这么大好的局势也能被扭转,这特么还有没有天理了?

他怎么会说得那么溜,难道说他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就等着宋楚恒主动上钩?

这怎么可能!

就是诸葛亮在世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啊。

细品之下,田跃不停地摇头道:“这个人的应变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以他的公司的实力,眼下让他捐个两千万根本就不可能!他倒聪明,先拿出三百万实际的,而且直接是产品,这既可以做慈善,又可以宣传产品,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啊!更让人吐血的是他还画了一个大饼,整出这么一个计划来。以他制药公司当前的发展势头,三年一千人,还不跟玩似的?这无疑减轻了当下被道德绑架的压力。”

他身旁一人干笑道:“你这是在夸他吗?”

田跃欲哭无泪地道:“你以为我想啊?只是他这做得实在是太绝了,不得不让人称赞!我本来以为宋兄此计牛逼上天,谁曾想一山更比一山高……”

“但是好歹也让他出血了,他不是负债两千万吗?让他在这个当口出三百万,也是肉疼啊!”

“可名声和宣传效应是特么长远的啊,你觉得他会亏?宋兄这俨然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他是比我们玩的高级,但是更虐心,他乃至宋家的风头又被柳飞给抢跑了!”

“……”

面对着喜笑颜开的柳飞,宋楚恒此时真有一刀捅死他的冲动,他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方才万分不甘地道:“这个……我们宋家也是觉得每年只捐款没什么新意,所以就向柳总提了这个建议,柳总也是够大方,够有爱心……”

心口不合地说了一大堆,宋楚恒也知道想搬回此局不可能了,只能尽可能地往自家脸上贴金,不过他也知道,这金贴得肯定是微乎其微,柳飞现在全身上下都是“金”啊!

看到很多人都对柳飞赞誉有加,宋楚恒想了想,主动邀请柳飞到人群中逐一介绍,和他一起把酒言欢。

几个二世祖也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不过他们敢肯定宋楚恒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他很有可能是在进行着另外一个计划。

前有两大女神邀舞,后有大手笔慈善,柳飞在本届嘉年华活动上的名气可谓是达到了顶点。

别说他主动和人把酒言欢,主动来请他喝几杯,寒暄寒暄的人都要排队了!

对于刚才柳飞的神奇表现,刘静月也是十分佩服,然而看到他这么喝,她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难道他对宋楚恒丝毫没有戒心了?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

目经捐款活动整个经过的宋河洲等人也是端着酒杯走动了起来,讨论的焦点自然是柳飞和宋楚恒。

一老板十分不解地道:“老哥,楚恒这到底唱得是哪出啊?”

宋河洲干笑一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们两个若是能联起手来,整个华夏商界恐怕也都会抖三抖。”

话虽这么说,但是宋楚恒是他的儿子,他对这个儿子实在是太了解了,自然看到了

更深层次的东西。

他是经历过无数大场面的人了,这一个活动的得失在他看来根本就微不足道,但是柳飞的表现真是让他拍案叫绝,他愈发觉得这个人太厉害了。

如果他不能和宋楚恒合作的话,两人将来肯定会斗个你死我活,甚至直接威胁到他们宋家的豪门地位,而作为这家豪门的掌舵人,他肯定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的。

他是一个喜欢把所有威胁都消灭在萌芽状态的人,他觉得如果和儿子沟通之后确定了他的一些猜测的话,他们宋家是该有所行动了……

不知不觉到了深夜时分,不知道去了多少趟厕所,更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的柳飞又和宋楚恒勾肩搭背地喝了一会儿,然后往后一躺,彻底睡着了。

“喂,喂……”

田跃走进屋看到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忍不住踢了他两脚,然后看向同样有七八分醉的宋楚恒道:“现在怎么办?我真想一刀宰了他!”

宋楚恒揉了揉太阳穴,瞪了他一眼后,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卡片交给他并在他耳旁嘀咕了几句,田跃闻言,立即眉飞色舞地照办。

凌晨一两点的时候,柳飞被送到一家小宾馆前,两个身材高挑,容颜俊俏,穿得极少的女郎一起把他给架进房间,然后把门关死,伸手就去脱他的衣服。

柳飞低声嚷嚷了一句,猛然大手一扬,朝着一个女子的丰臀就是一巴掌,随后又将脚一蹬,另一女子直接被他给蹬下了床。

“他奶奶的,都醉成猪了竟然还不老实,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老娘才不愿意来伺候这个酒鬼呢!”

“姐姐,别生气,赶紧把衣服脱了,然后摆拍走人!”

……

两人嘀咕了一句,再次去脱柳飞的衣服,结果柳飞就像是一个磨盘似的在床上翻滚了起来,开启“碾压”模式,这其中不知道占了多少便宜不说,两个女子也是硬生生地被逼到了床下……

一女子痛呼着站起身,看着打着呼噜的柳飞道:“这什么人啊?醉酒不色心大起,反而‘开坦克’推人,一看就是光棍!”

另一女子附和道:“就是,本来看他长得帅气,姐还春心萌动,想温柔点对他呢,谁曾想这样,这是逼姐动粗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