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08章:迷之微笑,受虐倾向

第208章:迷之微笑,受虐倾向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69  |  更新时间:

柳飞吐完后,看着不惊不怕的美女,一脸懵逼。

他只是觉得她这身形有点面熟,但是他绝对敢肯定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张绝美的容颜。

这要是换成其他女子,对于他这一系列的无礼举动,即使不大叫,也早就趁着他呕吐的间隙逃之夭夭了,她这是把他当成了一只猫了吗?

女子见柳飞一直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十分迷人的酒窝,然后打开间隔门,伸头看了看,发现厕所里没人后,柔声道:“我帮你带路吧。”

说完,她头也不转,走了出去,柳飞略微迟疑了一下,赶紧跟上,当出了厕所后,他发现她一路小跑,快速消失。

“这美女有点意思!等等,刚才在厕所里那人喊她叶小姐?难道她就是那个大明星叶美萱?不会吧?哪里会有这种丝毫没有架子,而且对别人也没个防备之心,完全自来熟的大明星啊?今天宋家来了这么多的人,也许只是姓氏一样而已……”

柳飞嘀咕了一会儿,优哉游哉地返回,当回到房间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以及看到一群服务员在忙碌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暗笑一声,赶紧捏着鼻子冲出了房间,几经打听之下,他来到了距离较近的厕所。

远远地看到田跃等人站在厕所外低声议论,他径直走到他们身旁道:“你们怎么在这呆着?不嫌臭啊?”

几个二世祖见柳飞脸色红润,腰板直挺,似乎比刚才还精神,完全震惊了。

他是怎么回事?

杨英刚才从厕所出来的时候不是说什么自伤八百,伤敌一千吗?他是被自己给“误伤”得昏天暗地了,柳飞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难道说是他把下了泻药的红酒都给喝了,柳飞一杯都没喝?

这完全不可能啊!

就在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弓着腰,耷拉着肩膀,面色苍白的杨英再次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柳飞见他都快虚脱了,连忙走到他身旁道:“啊呀呀,杨总,您这是怎么了?你酒量这么好,肯定是装的吧?走走走,咱们继续喝去!”

说着,他对杨英连拉带拽的,杨英见他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也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指着柳飞支支吾吾地道:“你你你……”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我怎么了?杨总,这才多大会的功夫没见啊,你就不认得我了?这也太贵人多忘事了!待会你一定要自罚三杯!”

杨英看了一眼田跃等人,忽然五味杂陈,肚子疼得更厉害了,他转身就要冲进厕所。

柳飞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拉着他不放道:“杨总,您这是什么意思?您这是不给我面子啊!咱们刚才喝得那么嗨,聊得那么高兴,您怎么能这么扫兴呢?走走走,宋家这美酒实在是太多了,咱们今天一定要全给他喝个遍!”

“还特么喝个遍?老子现在喝口水都难!”

杨英无比痛苦地嘀咕了一句,然后赔笑道:“柳总,我……我这真不舒服,你让我先去趟厕所好吗?等我出来后,我一定再陪你好好喝!”

“你不是刚出来吗?”

“又来了!”

“你觉得我会信?话说杨总,你不会是怕了吧?你刚才可是自称‘千杯不醉’的,咱们这才喝多少?”

“你他娘的怎么这么多废话?”

“啊?”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行!求你让我先去趟厕所行吗?”

……

杨英已经哀求了起来,而且死命地掰柳飞的手,但是他发现柳飞的手就跟铁索似乎的,根本就掰不开。

以田跃为首的几个二世祖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起上前相劝,其实是一起去掰柳飞的手。

柳飞十分轻松地和他们周旋了一番,突然听到杨英放了两个奇臭无比的响屁,顿时眉头一紧,“踉跄”了几下并趁机卡位,然后将手一抽,只听几声惊呼,杨英率先趴在了地上,紧接着几个二世祖全部趴在了他身上。<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额……好臭啊!你们太有基情了,我不便打扰,先撤了!”

意识到杨英已经憋不住在裤内解决了,柳飞立即捏着鼻子一溜烟消失。

几个二世祖超近距离闻到这股臭味后,一个个简直要疯了,他们异常狼狈的捏起鼻子,全都闪了十几米远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有两个人实在受不了这种味道,慌忙窜到花坛边,吐了起来。

杨英看到这一幕,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异常羞愤地爬起身窜进厕所,过了很久,田跃拿来新衣服给他递到隔间后,他才换了衣服出来,一言不发地往别墅门口走。

“你不是说柳飞也喝了吗?他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你这是怎么办事的?没恶心到别人,先把我们自己人恶心到了!”

“他奶奶的,完全被当猴耍了,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

听他们像是一群麻雀一样在自己耳旁叽歪个不停,杨英刚开始的时候没理,在快出别墅的时候,他才突然朝着他们咆哮道:“你们行,你们上啊,别在这瞎哔哔,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几个二世祖看他快速上车走人,相互看了一眼,一起来找宋楚恒。

宋楚恒听了事情的经过后,以手扶额道:“这样也行?不得不说,这很柳飞……他是如何做到的,我暂时也想不通。你们都先消消气,我也有安排!你们这也太简单粗暴了,还是看我给他准备的好戏吧!”

简单粗暴?

几个二世祖听到这话都想爆粗了,这还不是经过他的同意的?

舞台下,柳飞正拿着一杯酒十分惬意地品着,越想刚才的那一幕,他就越想笑。

想用泻药对付我?

老子毒药都不怕,会怕你的泻药?

其实在和杨英喝第一杯酒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酒中被下了泻药了,之所以还继续喝,也是仗着体内有五行之气,可以暂时对这些酒进行“隔离”,然后再逼出来,反正类似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干,早就有心得了。

至于杨英为什么腹泻不止,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他在后来喝得嗨的时候,都是几杯酒一起拿,有两次是趁着服务员和杨英分神趁机换了的。

看到杨英那样子,柳飞只想骂他一句活该!

……

很快,嘉年华的重头戏,新晋歌王叶美萱献唱正式开始。

当看到穿着一身蓝色露背薄纱长裙,披散着如瀑布般的秀发,恍如仙子的叶美萱提着裙摆,缓缓地走向舞台时,柳飞惊呆了。

这……这不就是在厕所里给他主动拍背的那个女子吗?

她就是叶美萱?

柳飞看了她好一会儿,又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最终确定她就是今天宋家邀请来的重磅级嘉宾,当今歌坛赫赫有名的大明星。

她长得这么漂亮,唱功又这么好,影响力毋庸置疑,现在便是最直观的体现。

由于嘉年华活动完全是开放式的,各种娱乐设施都有,也没有什么太多条条框框的束缚,任何嘉宾都是可以在各个“场子”之间随意走动。

但是一听说叶美萱要开唱了后,舞台前已经聚集了非常多的人。

叶美萱见这么多人捧场,笑着感谢后便清了清嗓子唱了起来,《最爱》、《那个人》、《烟雨红颜》等等一首首火遍大江南北的歌相继飘荡在空中,久久徘徊。

柳飞由于从不关心娱乐圈的事,也很少听歌,所以对这些歌都很陌生,不过他也觉得很好听。

尤其是当听到《那个他》中“我可以征服全世界,却唯独征服不了你”时,也不知怎的,他心下竟然随之悸动了一下,像是有着同样感慨似的。

不知不觉间,叶美萱载歌载舞了一个多小时,按照宋家的意思,她是要邀请一位贵客上台跳舞互动的。

距离舞台非常近的宋楚恒已经理顺了领带,挺直了腰板,郑重以待,他虽然在邀请她的时候没好意思说她要邀请他跳舞,但是他感觉以他们这些混娱乐圈的眼力劲以及他在这次活动上的身份和地位,她绝对会邀请他。

所以当漂亮的女主持人说叶美萱将走下台邀请一位男士和她伴舞,很多年轻的男士都非常激动时,他却露出了迷之微笑,微笑中满是自信。

叶美萱走下舞台后,也确实是一脸微笑地走向他。

不过,在来到他的面前,他已经迫不及待想伸出手的时候,她却是冲着他微微一笑,然后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

看到这情形,宋楚恒内心深处立即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他可是非常欣赏她的,一直视自己为她的最忠实,也是最大牌的粉丝,这次更是力排众议邀请她来,她就是这样对他的?

太气人了!

不过碍于身份,他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得表情僵硬地看着她去邀请谁。

当她一路往前走,距离远处的柳飞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不会邀请柳飞吧?

如果真是如此,那他岂不是给柳飞作嫁衣裳,又让他抢了风头,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都说怕什么就来什么,当叶美萱来到柳飞的面前后,她也露出了迷之微笑,然后十分优雅地伸出手,柔声道:“这位先生,您一定会答应我的邀请的,对不对?”

听到这“邀请”,再看着她这表情,柳飞心里咯噔了一下,她这是让他还厕所的“人情”来了?

不过当扫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尤其是刘静月还有些不悦时,柳飞也是无力吐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在厕所里那样对她,她怎么还主动邀请他跳舞,让他出风头?

难道这美女有受虐倾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