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07章:搬石头砸自己脚

第207章:搬石头砸自己脚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58  |  更新时间:

田老板的反应让几个二世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柳飞也很吃惊。

在他的印象中,这好像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问由头地教训自己的宝贝儿子,整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宋楚恒也是明显不想让此次嘉年华活动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所以也没有问缘由,直接了当地道:“既然是误会,那就过去了,你们都是我的朋友,自然也是朋友。”

年轻人田跃听到宋楚恒也这么说,心里那叫一个堵啊!

柳总?

华夏商界什么时候冒出柳总这号人物了?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老爸和楚恒这是怎么了?

他就是再牛逼,能有你们俩牛逼吗?你们为什么对他如此客气?

越想,田跃越觉得来气,他跟个怨妇似的一脸幽怨地看向宋楚恒,宋楚恒似乎猜出他要说什么了,直接把他扯到一旁,小声道:“他就是上次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我和你们说的那个海鸣山的柳飞!”

嘎!

听到海鸣山,再听到柳飞,田跃浑身一紧,不过很快他又紧皱眉头道:“那小子就是近来呼风唤雨,风头正盛的乡巴佬?擦,他就是有点本事,老爸也不能这么对我啊!这让我面子往哪搁?”

宋楚恒见田老板正在和柳飞沟通,轻咳一声道:“你忘了凤凰孙家和吕家的事了?”

“呃……”

一听这话,田跃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知道老爸和凤凰吕家的吕应雄关系不错,有些私交,这次反应这么大估计是想到了之前柳飞一锅端了吕孙两家的事情。

他看似在教训他,实际上是在保护他和田家,免得得罪了这尊“杀神”。

只是他还是觉得老爸做得有点太过了,吕家是吕家,田家是田家,他能端了吕家就代表一定能端了他们田家?

而且明明是柳飞先惹事的,都欺负到头上了,结果他还打自己的儿子,有这么当爹的吗?

吐了一口粗气,他看向宋楚恒道:“楚恒,咱们是一起玩了那么多年的好兄弟,我爸怕他,我可不怕,我相信我们那几个兄弟也不怕!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现在又是在你家,你看着办吧。”

宋楚恒是何等聪明,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咱们是兄弟,这些还用多说吗?只是现在你爸正在气头上呢,你老实点,不要真被他给赶回家了,明白?”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田跃自然也明白,他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咱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可以可了劲地玩他,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

宋楚恒微微一笑道:“不管是对是错,先去和你爸认个错吧,其他的都好说。”

田跃叹了一声,只得走到老爸的面前忏悔,顺便向柳飞道歉。

其实到目前为止,他都不清楚到底怎么惹到柳飞了。

就他们谈论刘静月姐妹和叶美萱的那点事?

拜托,哪个男人不色啊!而且刘静月姐妹俩和叶美萱和他有毛线关系,他好意思整得像都是他的女人似的?人家认识他是老几啊!

柳飞见几个二世祖离开后,微微摇了摇头,宋楚恒主动走到他面前,笑道:“柳总,我刚才也了解了一下,就是误会,您别生气!非常感谢您忙里抽闲来参加商界领袖嘉年华活动,我代表我们宋家由衷地感谢您。”

他变得比打电话的时候还客气,柳飞当真有点不适应,他咧嘴一笑道:“你太客气了。”

宋楚恒道:“应该的,应该的。那个……今天来了很多宾客,我先去忙,你先随意,咱们抽空再聊。”

“去吧!”

柳飞摆了摆手,没过多久,一个长得又矮又胖,很有喜感的男子突然满脸笑容地走到他面前道:“哎呀呀,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柳神医吧?可找到您了,我叫杨英,从事房地产开发的,最近听说了很多有关您的传闻,您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在这见到您太高兴了!来来来,今天必须得和您好好地喝几个,不然我恐怕会后悔死!”<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被一个明显比自己年长的人称为“偶像”,而且他还像追明星一样对待自己,柳飞也是不适应。

不过盛情难却啊,他一边和他聊着一边喝了起来。

两人聊得倒也投机,不知不觉已经是五六杯红酒下肚了,突然,柳飞捂着肚子看向杨英道:“杨总,不好意思,我不胜酒力,去一趟厕所!”

说完,他慌不择路地往前走,杨英邪笑一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柳总,您太谦虚了,这才哪跟哪啊,我可是一直听说您是一个特别实在的人,咱聊得这么投缘,您好意思把我晾在一边吗?来,继续,继续!”

看他这样子,柳飞差点开骂,不过还是忍住了!

他微微一笑道:“看来杨总是海量啊,那我若是不相陪的话,岂不是显得很没有礼貌,行,咱们继续!”

杨英怔了一下,随后笑着打了一下响指,服务员又端来一盘红酒,柳飞一口气喝了四杯道:“这样喝似乎才比较有意思,杨总,您说是不是?”

“呵……呵……”

杨英万分惊讶地笑了笑,也是喝了四杯,结果柳飞又来了四杯,他一咬牙,跟了!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俨然有比赛喝酒的意味了,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柳飞突然打了一个响嗝,再次捂着肚子,咧嘴一笑道:“真撑不住了,我去趟厕所,回来继续喝!”

杨英暗笑一声道:“小样,你还敢跟我斗?太嫩了!在厕所里老实呆着吧!”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他还是对柳飞百般“纠缠”,大有就是不让他上厕所的意思。

以柳飞的身手,如果他不愿意,谁能缠得住他啊,所以虚与委蛇一番后,他连续两个麻溜的闪身躲开,杨英似乎也意识到拦不住,遂指着他身后的门道:“这其实是一个通道,进去后直走一两百米,就可以看到厕所了。”

“多谢!”

柳飞将双拳一抱,然后捂着肚子、弓着腰打开门,闪了进去,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顺手把门给反插上了……

杨英看他这个狼狈样,悄悄地冲着服务员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大摇大摆地往外走,但是没走多远,他突然放了一个响屁,四周正在三三两两攀谈的宾客纷纷看了他一眼,或是侧头捂鼻子,或是直接往外走。

“我……”

杨英刚想说些什么,又是一个响屁,看到周围那些大老板诡异的眼神,他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他吐了一口粗气,硬着头皮低头快步走,不过没走多远,他又放了一个响屁不说,而且肚子突然非常疼,他大脑中忽然飘过刚才和柳飞觥筹交错的画面,猛得拍了一下额头,暗自嘀咕道:“我不会也喝了带药的酒了吧?不可能啊,柳飞喝了那么多都没这么大反应,我就是喝错个一两杯,也不至于这样啊……”

想到这,他哪里还敢多耽搁,立即弓着腰捂着肚子追随柳飞而去,不过到门前他才发现门竟然被反锁了。

害怕再次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他也不好意思敲门了,立即转身往外跑,没跑几步,他又是一个响屁,而甚为不堪的是这次伴随着响屁而来的似乎还有其他的东西,一时间无比豪华的房间内顿时变得臭气熏天……

那些正在品酒的,赶紧捏着鼻子逃窜!

那些还在吃自助餐的,直接呕了几下,快速消失!

杨英恐怕永远也忘不了他们离开房间前纷纷向他投来的眼神,他真想疾呼一声,我只是吃坏肚子了,不过很显然,这些名流贵人们可不关心这个。

你搅了大家的兴,而且还是在吃饭的场所,又是一个四肢健全,刚才还和人家谈天论地,八面玲珑的人,干出这么丢人的事也只有被鄙视的份!

一直在等待结果的田跃等人见杨英迟迟不出来,一起来到房间,当闻到那股刺鼻的臭味时,他们也是纷纷败退。

正在气头上的杨英满眼含泪地指了指他们,低着头一路狂奔,直冲厕所。

他知道他今晚没脸再留在这了,他也知道他帮了别人,坑了自己!虽能拿到他们许诺的好处,但是这绝对是得不偿失啊……

现在唯一让他稍感安慰的是他自伤八百,势必也会伤敌一千,柳飞今晚注定是要往返于各个厕所之间了。

穿过造型独特的走廊,早已憋得难耐的柳飞一头扎进了厕所,一声女子的尖叫彻底让他清醒了过来,尼玛,进错厕所了!

他看了一眼面前妆容完美,穿着白色短裙的曼妙女子,一时间看呆了。

她瓜子脸、丹凤眼、卧蚕眉,双眼如皓月,朱唇如花瓣,一张无比精致的脸蛋似乎找不到一丁点的瑕疵,从哪儿看都漂亮。至于她那两条长到晃眼的大美腿,绝对在柳飞见过的所有女子中排第一。

“你……”

吓得花容失色的女子看清是柳飞后,漂亮的眸子轻眨了一下,刚想说话,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柳飞慌忙收敛心神,随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捂着女子的嘴,把她带到了厕所的隔间里。

“叶小姐?叶小姐?”

隔间外,一个女子不停地喊着,柳飞看了一眼无形之中被自己给“壁咚”了的美女,有些尴尬地向后退了一下,女子则是指了指他的手,然后又指了指外面。

也不知怎的,看着她真诚的眼神,柳飞竟然相信了,主动松开了手,只听她道:“我没事,很快就好,你先出去吧。”

“吓死我了,您在这就好。”

听到脚步声远离,柳飞实在撑不住了,立即掀开马桶盖吐了起来,令他万分诧异的是女子不但没有出去,而且还主动地拍着他的后背,以关心朋友的语气道:“喝这么多的酒干嘛?多伤身体!”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