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06章:再次认错,苍蝇横扫

第206章:再次认错,苍蝇横扫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91  |  更新时间:

虽全身瘫痪,但此时的宫泽应晖很乐观,也很和蔼。

看到他这状态,柳飞也很高兴,中西医擂台赛是他赢了,可是除了输赢以外,还有很多东西一样重要,或者说更重要。

更何况他也知道,如果要不是他体内含有五行之气,单凭医术造诣的话,他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是对手,但更是益友!

这才是他最想看到的,而现在也确实如此。

他看着宫泽应晖道:“我前些天也帮患有早期肝癌的那位患者检查了一下,他吃了你给配的药后,病情并没有出现恶化。”

他这话听着不像是在夸人,但是稍微了解这个病的都明白,想治疗它必须要先稳住它,不然一旦病情恶化将会很麻烦。

所以这足以说明宫泽应晖在治疗癌症这块还是很有心得的。

听他这么说,宫泽应晖笑道:“我会让我的几个徒弟继续按照我的想法控制住他的病情,然后让其出现好转的,而一旦我这边好点了,我也会亲自帮他治疗,反正我就是豁出了这条老命,也一定要把他的病给治好!”

这是一个医生该有的执拗!

也是一个选手对比赛的尊重!

柳飞点头道:“我相信您肯定没问题的。”

……

转眼间又过了几天,柳飞穿着一身西服,外套黑色风衣来到京城。

当他看到同样穿着黑色风衣,站在法拉利跑车旁,笑如玫瑰的女子后,他第一感觉就是这个肯定是刘静月,遂加快步伐走到她面前。

他刚想开口说话,女子笑着挽住他的胳膊道:“姐夫,你终于来了,看来我们俩撞衫了!”

柳飞先是怔了一下,随后一阵冷汗,在心中暗自嘀咕道:“尼玛,又差点认错人了,这个竟然是香月,她什么时候喜欢穿黑色调的衣服了!”

他苦笑着指了指她道:“今天这太不是你的风格了!”

女子嘟了一下嘴,剜了他一眼,突然冷若冰霜。

柳飞心里咯噔了一下,很快反应了过来,连忙道:“静月,你……你什么时候也这么……”

女子面沉如水地道:“我听香月说对于我们姐妹俩,你一直都是傻傻分不清,刚开始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柳飞以手扶额,欲哭无泪地道:“这个……这个还不是因为你们俩长得太像了?”

“是吗?莫非你对我们俩的感觉都是一样的?”

“轰!”

听到这话,柳飞顿觉头顶天雷滚滚,直接捏了一下女子的俏脸道:“香云,你……你想玩死我啊?”

“哈哈哈!”

“哈哈哈!”

……

刘香月捂着嘴笑了好一会儿后,索性直接趴在他怀里笑了起来,柳飞忍不住又打了一下她的脑袋道:“香月,再说一遍,下次不许再这么玩了,不然的话……”

“不然怎么了?”

“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都还没告你状呢!”

……

刘香月不停地抬头噘嘴,漆黑的眸子里全是“威胁”,不过不知不觉间,她那泛着唇彩的薄唇也送到柳飞的嘴前了。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立即嗅到一股勾魂的香气,他万分凌乱地指了指她的额头,然后看了一眼四周,往车上一坐,徐徐地吐了几口粗气。

刘香月窜到车上,冲着他盈盈一笑道:“好啦,好啦,姐夫最大人有大量了,别和我一般见识嘛,我这不是闷得发慌,想逗你玩嘛。”

柳飞摇头道:“你是开心了,我可是被整得提心吊胆的。”

“你提心吊胆啥啊?莫非是心里有鬼?”

“我……我能有什么鬼!开车,开车!”

坐车来到刘家别墅,柳飞和刘静月寒暄一番便开始准备晚上的嘉年华活动。

由于柳飞暂时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俩交往过密,免得给她们姐妹俩招惹麻烦,所以这次嘉年华活动,他肯定不能和她一起进进出出的。

在临分开前,刘静月抿了抿嘴道:“你每次都是活动开始当天来,不累吗?”

柳飞无奈一笑道:“还不是被太多人盯着,不放心,我这也是又让蝎子帮我看着了才跑来的,那家伙还让我付工资呢,一次一百万!”

刘静月摇头道:“那家伙还好意思管你要钱!他帮你隐瞒我的事,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柳飞连忙道:“不提这个了,不提这个了,我先开溜!”

他刚迈出步伐,刘香月突然一把抓住他道:“姐夫,听说这届嘉年华活动,新晋‘歌后’叶美萱也会到场献唱……”

柳飞道:“叶美萱?我向来不关注娱乐圈。你不会是她的歌迷,想让我帮你要签名吧?”

刘香月当即道:“我是让你管住你的眼啊!”

“……”柳飞指了指她道:“那我当睁眼瞎还不行吗?好了,不扯了,先走了!我倒是要看看那宋楚恒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说完,他速度离开刘家别墅,来到宋家别墅。

此时占地极广的宋家别墅内已经是流光溢彩,热闹非凡。

柳飞看了一眼造型独特的大理石门,又看了看两旁刻着的栩栩如生的石雕浮画,暗叹顶级豪门就是顶级豪门,这档次和品味不知道比凤凰孙家和吕家高到哪里去了。

他出示了一下邀请函后,一个穿着白色青花旗袍,长得十分俊美的女子十分热情地带着他走进了院子。

看到院子里亭台相呼,楼阁相应,各种奇花异草遍布,入眼处皆是大气磅礴而不失婉约的“汉唐风”,柳飞道:“漂亮!”

旗袍女子盈盈一笑道:“这还只是一角,咱们宋家别墅是京城出了名的园林别墅,风景也是一等一的,每年举行这个嘉年华活动的时候,很多宾客都是流连忘返,我相信您也很快就会喜欢上这里的!”

柳飞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走了一二十分钟,柳飞忽然觉得面前豁然开朗,原来是一个大型的广场,广场上此时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娱乐设施,一个高端大气的舞台也已经搭建完毕,有一些工作人员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柳飞啧啧两声,继续跟着女子往前走,随后来到一个雕梁画栋的房间里,房间里早就摆好了一字长桌,长桌上摆着自助餐以及各种酒。

女子示意柳飞慢慢享用后便离开了。柳飞从一个服务员的托盘上接过酒杯,拿了几个果仁,看到周围的人都是一对一或者一对多地攀谈着,他直接走到颇为僻静的地方,一边品着酒一边看着。

很快,穿着一身红色晚礼服的刘静月来了,她一出现,很多人主动围了过去,和她交流了起来。

而她的眼神则是时不时地瞥向柳飞。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戴着口罩和墨镜,拎着挎包的女子在几个人的陪同下急匆匆地向柳飞这个方向走来。

柳飞感觉身影很熟,还没说什么呢,她身旁的一个保镖立即道:“这位先生,请您让一下,您坐在门前了!”

柳飞转头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赶紧挪了一下凳子。

戴着口罩的女子一连看了他好几眼,柳眉微弯,继续低着头走进了房间。

她前脚刚进房间,后脚就有几个年轻的男子走到门前议论了起来。

“包裹得挺严实的,不过再怎么样也逃不过小爷我的火眼金睛,这个就是今天注定要闪耀全场的叶美萱,叶大歌王,瞧她那身材,瞧她那屁股,若是能独处一晚,我少活十年也行吧!”

“拉倒吧你,就怕你三两下就完事了!要说极品啊,还是刘大小姐最极品,虽然高冷,但是够味啊,而且像这样的女人,也就是表面上看着冷,一到床上,估计热得让人癫狂,哈哈哈……”

“对啊,那个才最正点,不过我听说她还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啊,如果要是能把这对姐妹花搞到手,那就是少活三十年我也愿意啊!”

……

“啊!”

“啊!”

……

几个男子讨论得正嗨呢,突然相继痛呼了起来,他们一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膝盖,然后又四处看了看。

柳飞看了看手中残留的核仁,不咸不淡地道:“别找了,是我打的!”

“靠,你为什么打我们?”

“你谁呀,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小宋总都要给我们几分薄面,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我们和你没完!”

……

莫名被打,几个二世祖真是恼怒到了极点,柳飞依然是十分淡定地道;“打你们?谁打你们了?我只不过是实在听不下去那些污言秽语,随手拍了几只苍蝇而已!”

“卧槽,敢骂我们是苍蝇,哥几个,咱们何尝受过这种气啊,一起动手削死他!”

柳飞慢悠悠地品了一口酒,然后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确定?”

望着他那凌厉的鹰眼,也不知怎么的,他们的后背处突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就在一人咬着牙准备带头教他做人的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突然急匆匆地走了过来,然后一把拽住他的手,万分客气地看向柳飞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犬子不懂事,打扰到您了,还请您别生气!”

那人一听这话,震惊之余,甚是恼怒地道:“爸,你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呢,他刚才不仅打了我们,而且还骂我们是苍蝇!”

“少废话,立即跟我走!”

“不行,今天他必须要给我们赔礼道歉不可,不然我非得弄死他!”

“你真不走?”

“我就是不走!”

“啪……啪……”

男子一气之下,左右开弓给了他几巴掌,然后怒瞪着他道:“你给我立即滚回家,不要在这给老子丢人现眼!”

“爸,他是你儿子还是我是你儿子啊,你怎么能黑白不分,直接就动手打人呢?他是谁啊?我们老田家怕过谁?”

“你……你这个逆子就是不听话是不是?”

田老板一言不合又要当众教训儿子,就在这时,宋楚恒急匆匆地走来道:“怎么了?”

田老板见儿子要指柳飞,慌忙摁住他的手,然后冲着宋楚恒微微一笑道:“没……没什么,就是我这不懂事的儿子和柳总发生了一点点小误会而已。”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