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05章:黄鼠狼给鸡拜年

第205章:黄鼠狼给鸡拜年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823  |  更新时间: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和莫玉在一起,柳飞总会感觉到身心异常轻松。

这是一个可以陪你疯、陪你闹、陪你折腾、陪你打情骂俏的女人。

她有霸道御姐的一面,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完全走进了柳飞的心里,绝对算得上是柳飞的红粉知己。

她这嘴上虽说不撩,但是实际上却是撩得让人把持不住。

望着她那娇艳欲滴的香唇,柳飞凑头亲了一口道:“别动,我真的是在给你治病!”

莫玉将嘴一嘟道:“小样,谁让你亲我的?不行,我要还回去!”

说完,她立即抱住柳飞热吻了起来。

两人吻了一会儿,柳飞利用五行之气帮她梳理了一下经络。

明显感觉身体好了很多的莫玉脸色微红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这还真是一双带有魔力的手,真是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要折服在你这双手上!”

柳飞道:“那剁了?”

“噗!”

莫玉娇笑一声,立即呈大字状趴在床上,然后抱着枕头道:“姐才不舍得呢,既然来了,那就帮我做一个全身按摩吧?”

柳飞道:“你确定是全身?”

莫玉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轻轻地蹬了他一脚道:“要不是我有病在身,今天我一定让你躺着出去!”

柳飞脸一黑:“这话听着好邪恶,玉姐啊,你是越来越不纯洁了!”

“切,还不是被你给带坏的!”

“……”

听到这话,柳飞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了。

有没有搞错,我带坏的?

我犹记得我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我在你的办公室里看到那些不该看的东西呢,虽然后来知道是那变态黑客所为,但是何尝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对我一路高能各种撩的?

摇了摇头,柳飞一边帮她按着后背一边道:“你们女人啊,真能颠倒黑白。”

莫玉十分傲娇地道:“怎么,你有意见?”

柳飞道:“你现在就是女王,咱有意见不也得保留着不是!”

莫玉咯吱咯吱地偷笑了好一会儿,满脸的幸福,这种被宠溺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找个世外桃源和他这样过一辈子。

想到早上看到的新闻,莫玉道:“小飞飞啊,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和你比赚钱,你赚钱赚得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六条黄唇鱼卖了近四千万啊,连姐姐都想说你是开黑店的!”

柳飞哈哈大笑道:“百年黑店,童叟无欺,我也没否认!不过玉姐,我这次虽然通过商业化运作赚了一笔,可是欠你的钱暂时还是还不起。”

莫玉道:“姐突然有种锤死你的冲动,你赚了近四千万,还不清我的百万?”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我还负债近两千万呢,这笔钱需要继续扩大投资,不然无论是果业公司、花卉公司,还是制药公司,都很难发展起来。”

莫玉点头道:“好像也是,你赚得多,花得也惊人!话说让你这个超级大土豪欠我钱,这要是说出去也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那就继续欠着吧,哈哈哈……”

柳飞笑了笑,继续帮她按摩。

也许是按得她太舒服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她竟然睡着了,柳飞扯过被子给她盖上,然后侧身躺在她的身旁,用手撩了一下她额前的发丝,静静地看着。

越看,他越觉得她长得真美。

越看,他越觉得她真的很与众不同。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也是睡着了,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嗅到饭香四溢,莫玉已经准备好了晚饭。

他下床道:“我竟然睡着了……”

莫玉盈盈一笑道:“你不会是恋上姐的床了吧?”

柳飞指了指她,苦笑一声道:“你这还撩得没完没了了!看来今后我再来你这得从头到尾一直念‘清心寡欲咒’才行。”

“德行!赶紧洗脸,吃饭了,尝尝姐的手艺。”

<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柳飞洗了把脸,和她面对面坐着,一边聊着一边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看他这样子,莫玉也是满心的欢喜。她此次生病了,其实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但是她也知道这家伙最近太忙了,她不想给他添乱,所以也就没有告诉他。

谁曾想他自己来了,而且又是帮她治病,又是帮她按摩的,举手投足之间满满的温情,让她赫然有种两口子一起过日子的感觉。

她太喜欢这种感觉,太想把时光停留在这一刻了……

柳飞见她像是犯花痴一样呆呆地看着自己,敲了敲她的筷子道:“喂,魂还在吗?”

“去你的!”

莫玉脸露红晕地看了他一眼,低头吃饭。吃完饭,两人又海侃了一会儿,莫玉依依不舍地送走他,然后往床上一躺嘀咕,抱紧枕头道:“我不管,这辈子老娘跟定你了!”

……

柳飞其实也喜欢这种感觉,但是奈何现在手头上的事情太多了,再加上六条黄唇鱼卖出了惊人的高价,势必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海鸣山呢,所以他也不可能留在她家过夜。

坐在出租车上,突然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柳飞接通电话,只听一人道:“柳总,好久不见,请问您收到邀请函了吗?”

竟然是宋楚恒!

柳飞实在没想到宋楚恒这家伙竟然会亲自打电话过来,他笑了笑道:“好久不见,宋总!”

宋楚恒哈哈大笑道:“受宠若惊啊,难得柳总还记得我!还请柳总一定要给个面子,来参加由我们宋家举办的第十届商界领袖嘉年华活动。上次在亨利晚宴上,由于很匆忙,又有不测事态的发生,所以也没有机会和您详聊,从那以后,一直希望能够有个机会和您把酒言欢,现在终于盼到了,还请您千万不要推脱。”

“咦……”

听到这话,柳飞浑身哆嗦了一下,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很是委婉地道:“小宋总,你知道的,我就是一个种地的小农民,根本不是什么商界领袖……”

宋楚恒直接打断道:“柳总,您这话说得让我们情何以堪啊?我们宋家举办这次活动前可是征求了很多人的意见呢,他们都拜托我们一定要请到您,您要是不来,他们肯定会对我们感到失望的。”

柳飞道:“小宋总,这帽子给我戴得太高了……”

宋楚恒道:“真的!我爸已经把请你的任务交给我了,如果你要是不来,那我可就亲自开车到海鸣山去请您了,如果您还是不为所动,那我索性就在你那蹭吃蹭喝蹭住得了!”

柳飞眼前飘过数条黑线,暗想你这家伙是嫌上次没被虐够,继续找虐呢,还是想反虐回去?

这明显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嘛!

就你在亨利面前表现出的那副样子,你会心甘情愿地屈尊这样请我?怎么可能!

不过,咱混迹商界也有段时间了,也没怕过谁,你要是真想挨虐,咱也可以全当消遣了!

想到这些,柳飞道:“小宋总,您这么客气,我要是太那个啥的话就是不识抬举了,这样,我看看时间冲不冲突,如果不冲突,我第一时间给你答复。”

宋楚恒连忙道:“柳总,我们宋家是真心实意邀请您的,请您务必要到,不然我真的会杀到海鸣山去。”

柳飞摇了摇头,又和他扯了几句,然后给刘静月打去了电话,刘静月颇为激动地道:“我也收到请柬了,既然他那么盛情地邀请你,那你就过来吧。”

他刚想说话,刘香月一把夺了她姐的手机,然后笑嘻嘻地道:“姐夫,你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难道还会怕他不成?这也是咱们华夏商界一个很有名的盛会,虽然非正式,但是他们肯定不会在明面上乱来的,至于玩阴的,试问天底下谁会是你的对手?”

柳飞万分无语地道:“香月,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刘香月盈盈一笑道:“自己领会,自己领会!记得,一定要来哈,这有段时间没见了,我……我姐都想你了,嘻嘻嘻……”

“香月!”

刘香月脸色微红地夺回手机,然后轻咳一声道:“这丫头一疯起来真是让人无语,你别听他的!那个……你还是来吧。”

这话说得是有多矛盾啊?

柳飞干笑一声道:“行,那我过去吧!”

笑着挂了电话后,柳飞回到家中。

……

几天后,柳飞来到凤凰大医院帮肾衰竭患者以及宫泽应晖看病,顺便帮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再检查检查。

自从中西医擂台赛结束以后,他可谓是诸事缠身,非常忙,但是也没有忘记承诺,一直在帮几位患者治病。

帮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检查完后,他笑道:“你的病已经痊愈了!”

“您真是神医啊!”

男子激动之下,立即带着家人跪在了柳飞的面前,柳飞连忙拉起他们道:“不用这样,不用这样,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们医生的本分。看到你的病好得这么利索,我这心里也高兴。”

男子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道:“我知道您除了是医生外,还是一位大老板,忙得很,可是尽管如此,这段时间您还是坚持给我治疗,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了!还有,您的针灸术和按摩术真的是太绝了,要不是亲自经历,我都不敢相信这些是真的!”

柳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真的不用这么客气。听我的,今后好好地生活,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到海鸣山来找我。”

男子一听这话,又是一番千恩万谢,柳飞送他们离开后,看了一眼乐呵呵的李争一,微微一笑道:“没让您失望吧?”

李争一笑道:“哪是失望啊,绝对是惊喜!这前前后后加起来,你也没用半个月,神,太神了,我都想拜你为师学针灸术了!”

柳飞道:“您就别折煞我了。我们去看看那位肾衰竭患者吧。”

来到病房,帮助肾衰竭患者针灸一番后,柳飞叮嘱了他一些事宜,然后来到宫泽应晖的病房,看到宫泽应晖脸色已经好了很多,柳飞先是帮他针灸一番,然后又将五行之气导入手掌之中,帮他按摩一番,微笑道:“您的情况在好转,我相信可以创造奇迹!”

宫泽应晖朗声大笑道:“虽胜负已分,但第三局你可又提前赢下了一盘啊,我这要是再不创造奇迹,那真是要输得惨不忍睹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