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02章:别开生面的拍卖会

第202章:别开生面的拍卖会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83  |  更新时间:

一纸无字书信,勾起多少遐想。

别说幽狐和蝎子,柳飞也觉得这女子有点意思。

一张白纸代表了无限可能,这是让他来绘,还是留着由她来绘,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他现在也确实没有心思去琢磨这些。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董祥已死,晋墨雨还活着,云巅制药的背后还有一个实力更为强大的超级大老板,而且这个超级大老板做事果断,心狠手段,甚是无情。

诚如幽狐和蝎子所说,这次他们是棋逢对手了。

不过对方既然主动“断腕”切断线索,那就说明不想和他们发生正面较量,这对他们可谓是有利也有弊。

有利的方面,对方显然是来头不小,他们可以有更充足的时间去调查和准备。

不利的方面,敌在明,他们在暗,敌方随时都有可能冷不丁地从背后捅他们一刀,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可不好受。

也许是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了,所以虽有没能一锅端的遗憾,但是柳飞也接受这样的现实,既然暂时拿不下,那咱就缓缓,总有一天,他们还是要被揪出来!

让幽狐和蝎子向上面汇报现在的情况并派人继续深入调查后,柳飞回到了柳家村,继续忙碌自己的事业。

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冯闯、李姗姗等人开了一个会,这是一个不得不开且承前启后的会,可以说对他麾下几家公司未来的发展都非常重要。

冯闯还不知道晋墨雨还活着,更不知道云巅制药背后还有更牛逼的存在,所以他开门见山地道:“现在董祥、晋墨雨已死,云巅制药垮掉,对于海鸣山制药公司来说可是难得的发展机遇,咱们如果抓住了这个机会,有望凭借海鸣山止血药系列产品取代云巅制药,一举成为海元省省内最大的民营制药公司!”

冯闯这话说得其实是一点都没错,不过恐怕他自己都可以感觉到他说这话时明显底气不足。

究其原因,无外乎一个“钱”字。

他们现在真的非常非常缺钱,也非常非常需要钱,可是他也知道柳飞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如果想打破当前的瓶颈,唯一的办法似乎就是引进财力雄厚的合作伙伴了,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除了柳家村的父老乡亲以及极个别的人外,柳飞是拒投资商于千里之外的。

因为这个,可是有不少人私下说他格局太小,搞独资,注定难以把企业做大。

可是冯闯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觉得柳飞种植九死还魂草、黄金果、大樱桃,养小河虾、鲈鱼、黄唇鱼等的技术是很难作价而且极具竞争力的,适宜搞小范围垄断且可以迅速赚钱,完全没必要和别人分一杯羹。

至于企业后期的发展,一旦有钱了,足以面向全世界,完全不用担心做不大的问题。

说白了,很多人说柳飞太封闭,其实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年头,谁不把好东西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里?

柳飞对于他的这番话未予置评,而是转头看向李姗姗道:“目前制药公司这边总投入多少了?”

李姗姗道:“三千五百万了!这几个月来,果业公司收入所得大都投入到这边了,有两千多万,剩下的近千万则是楚家的垫付款!本来按照之前海鸣山止血丸、海鸣山止血膏以及海鸣山创可贴的卖法,公司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好在你及时推出了海鸣山速效止血丸,现在公司已经快速盈利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只是现在几样药品全都是供不应求,要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咱们前期的投入也主要花在公司建设和设备引进上面,资金本来就短缺,现在海鸣山速效止血丸虽然能够迅速赚钱,但是成本也高,无疑进一步加剧了资金短缺的短板。”

柳飞手中转着笔琢磨了一会儿道:“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这几个月来,七七八八的加在一起,我已经负债近两千万了,如果没有一股强有力的资金注入,恐怕又要遇到瓶颈了。”

冯闯道:“是啊!再过一段时间就距离年关很近了,咱们的蓝seqing缘和七色爱恋势必又要大火一把,只是奈何受资金掣肘,新增专卖店的事宜已经陷入到停滞状态,单靠线上销售,压力也是非常大,完全是想扩大规模却有心无力啊。”<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柳飞用手摸了摸下巴,再次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长舒一口气道:“这还真是不当家不知道茶米油盐贵啊,真是什么都需要钱!这样,果业公司和花卉公司那边,水果和花卉专卖店合开的事宜立即提上日程,先拟开四家看看效果吧。制药公司这边,拟增四条生产线,公司建设这块肯定是要继续的。”

“啊?”

冯闯和李姗姗相互看了一眼,全都有些懵了,这不是正缺钱吗?他哪来这么多钱啊,这可不是耍耍嘴皮子就可以实现目标的,是需要真金白银投入的!

柳飞留意到他们的表情,笑了笑道:“你们好好把公司运营好就行了,钱这一块交给我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对了,冯总,你记得让设计部那边对盘栽黄金果的造型多花点心思,多设计一些样式出来,比如盘龙状的,招财童子状的等等,另外可以逐渐考虑客户的个性化定制需求!至于如何实现这块,多招聘些专家,另外我也会亲自动手和把关的。”

一听这话,冯闯两眼发光,慌忙道:“现在公司的员工们都想干一票大的呢,看你这架势,指日可待啊,行,我马上就去安排!”

冯闯先行离开后,李姗姗道:“飞哥,这可是需要很大一笔钱的,保守估计至少千万,你除了借,哪弄这么多钱?”

柳飞微微一笑道:“你还忘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先试试吧,等我的好消息!我要出趟差,大概三天的时间,去京城,你帮我安排一下。”

李姗姗点头道:“好的!”

柳飞就这样消失了三天,三天后,他神采奕奕地回到了柳家村,而且是带着几十个人回来的。

他们钻进了柳飞门口的培育室里研究了老半天,然后又捉出几条处于各个生长阶段的黄唇鱼研究了一番,又向上面详细地汇报了一下,最终正式下达文件,批准了柳飞将黄唇鱼商业化的请求,不过稳妥起见,仅限于他培养出的黄唇鱼,而且需要做特殊标记。

当拿到文件,柳飞盯着文件看了很久,然后笑了起来。

柳玉莲和李云柔则是异常震惊地看着他道:“你……你是怎么实现的?”

在她们看来,柳飞是实现了黄唇鱼的人工繁殖,但是考虑到培育出的黄唇鱼的数量以及现在国内黄唇鱼的整体形势,国家对于黄唇鱼商业化这块肯定是慎之又慎,绝对不会轻易给予审批的!

他倒好,像是开了挂似的,突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拿到了正式的批准文件,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水到渠成而已!”

柳飞淡然一笑,做了最简单的回答,目前他已经在第一代黄唇鱼的基础上,成功人工繁殖出第五代黄唇鱼了,而且黄唇鱼的总量已经达到了二百多条,和小河虾以及鲈鱼相比,这个数量实在是少得可怜。

但是你可别忘了,它是黄唇鱼啊,本身就是濒临灭绝的物种,能够坐拥那么多,在国内绝对罕见。

所以他肯定是具有了将其商业化的基础了,从这方面来说是水到渠成一点也不为过。

但是他也隐瞒了很多东西,首先这次是他亲自到京城去公关的,充分利用了他庞大而神秘的人脉,才让相关部门放下心的。

其次,虽然得到了批准,但是相关部门还和他签署了一系列的文件,规范他对黄唇鱼商业化的种种行为。

说白了,就是虽然得到了批准,但是还有很多条条框框的约束,一旦他违反了,相关部门随时都有可能取消他的商业化运作。

更准确地说他现在更像是在搞试点……

对于他们这极其谨慎的做法,柳飞也能够理解,毕竟这黄唇鱼不是一般的东西,万一处理不好,不仅他们要难辞其咎,他也要受到社会舆论的指责。

柳玉莲拿着文件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眉飞色舞地道:“哇撒,我们发了,我们彻底发了啊!如果一条能卖三百万的话,二百多条,那岂不是……”

柳飞见状,当即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你想多了!只能捡已经成年而且已经产过两次卵的卖,而且你以为每条黄唇鱼都能卖三百万啊?这和它们的个头有很大关系的。”

柳玉莲笑道:“那也能卖不少啊!赶紧的,赶紧的,你现在不是负债累累嘛,赶紧开卖啊!”

一脸慵懒的寒寒走过来,眨巴了两下大眼睛道:“人家想吃怎么办?”

柳玉莲当即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道:“小屁孩,醒醒,那可是三百万啊,有了三百万,你想吃什么不行?”

柳飞看出来寒寒是在开玩笑,一把将其抱起,然后道:“卖东西也是有诀窍的,这么一条条卖没意思,咱们来点刺激的!”

寒寒将手一举道:“我知道,拍卖!”

柳飞十分震惊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十分高兴地和她顶了顶牛道:“你这么聪明,要不给我当小秘书吧?”

柳玉莲及时补刀道:“嗯,简称‘小蜜’!”

柳飞一阵暴汗道:“好了,不扯了,该抓紧时间准备了!”

……

一周后,一场别开生面的拍卖会在海鸣山正式召开。

海鸣山外停着很多的豪车,很多老板是边吐槽边步行进山的。

不过当第一条黄唇鱼被请出,拍卖正式开始的时候,他们完全没了吐槽的心情,都是死死地盯着那条上百斤重的黄唇鱼。

柳飞给出的起拍价很公道,一百万起拍!

但是傻子都知道,在这等稀罕物面前,起拍价都是骗人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