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01章:楼顶奇缘,无言书信

第201章:楼顶奇缘,无言书信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900  |  更新时间:

“我就是柳飞!”

见他在那瞎嚷嚷,柳飞看不下去了,摘下墨镜和口罩,看向男子。

男子有些愣神,不过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指着他道:“你……你可不要骗我,不然后果自负!”

柳飞道:“难道还用我把身份证、户口本、高清自拍照等都交出来你才信吗?你有什么仇冲我来,立即放开人质!”

被挟持的女子看着柳飞,内心突然变得非常得激动,不知道是因为紧张的,还是因为想到了什么。

不过柳飞现在关注的焦点可不在她的身上,云巅制药事件已经死了太多的人了,他绝对不允许再有无辜的人死去。

所以他尽管言语上说得轻巧,甚至还有戏谑的意味,但是他那双凌厉的鹰眼一直在盯着男子看,寻找任何的破绽和可趁之机。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柳飞,直接了当地道:“我知道我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但是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垫背!你不是想救这个女子吗?简单!立即从这楼顶跳下去,也就八楼而已,你那么神通广大,肯定摔不死!”

尼玛,也就八楼而已……

他这是把别人都当三岁小孩吗?

柳飞眉头微皱道:“你就这么恨我?”

“我就是恨你,就是想让你死,一句话,你跳还是不跳?”

“……”

柳飞本来还想趁机问出点什么呢,谁曾想男子口风极严,现在一门心思想拉他垫背了。

他见身后的众多干警严阵以待,向他们使了一个脸色,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然后和男子谈判道:“只要你放了人质,我们就放你走!”

男子咬着牙,情绪异常激动地道:“不用!今天你必须要一命换一命,不然这个小娘们必死无疑!”

“没得谈?”

“谈你麻痹啊,你到底是跳还是不跳?”

男子说着,也不含糊,直接把女子给拽到楼顶边缘。

而就在这个时候,幽狐和蝎子都上来了。

柳飞故意重复道:“等等,等等,我又没说我不跳,我还非跳不可了?我跳了你真的会放人吗?我若是跳了,你也带着人跳了该怎么办……”

婆婆妈妈地说了一大堆,柳飞无疑将男子给彻底惹怒了,他咆哮一声道:“你真他娘的烦人,你觉得我真不敢现在就杀了她吗?”

“别别别!”

柳飞连忙摆手,依然戴着口罩的幽狐和蝎子已经在他刚才说那一堆废话的时候看到了他的手势,匆忙下楼。

柳飞吐了一口粗气,有些难为情地道:“那个……哥们,和你商量一个事呗,我这人特怕脑袋开花,**横流之类的,你……可不可以让我换个体面点的死法啊?”

男子冷笑一声道:“体面的死法,你特么还想体面的死法,行,那你跪下来求我,认我当你祖宗啊!”

柳飞强忍着心中的怒气道:“兄弟,做人留一线,鬼门关好相见!”

“呵呵……相见?你一个注定下十八层地狱的人有什么资格和我老子相见?传闻中你不是特别不怕死,特别有本事吗?现在看来怎么就是一彻头彻尾的怂货啊?我再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我喊三声,你要是再不跳的话,我就立即让这小娘们香消玉殒!”

说完,他用匕首的表面拍了拍女子的脖子,嘴里一直啧啧有声。

女子虽然没吭声,但是两腿一直在发抖,看得出来,她也十分害怕,只不过她很理智,不想用自己的一些无畏的动作激怒了歹徒,从而破坏了警方的营救计划。

而且自从看到柳飞的这张坚毅而帅气的面孔后,也不知怎的,她的心里突然变得很踏实,她相信他一定可以救她的。

“一!”

“二!”

……

男子也没任何的酝酿,立即喊了起来,柳飞大惊失色,突然朝南而跪,噗通噗通地磕了几个响头,如泣如诉地道:“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没有带领海鸣山的父老乡亲们彻底摆脱贫困,发家致富,唯有来生再实现这个目标了!”

说完,他站起身用手抹了一把眼泪,看向男子,实际上是看向他背后几十米外的另外一栋高楼,然后腿下一软,哀求道:“兄弟啊,能不能换个死法啊?我是真的不想跳楼!”<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男子万分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你真的是柳飞?”

“童叟无欺,货真价实!我给你看看我的身份证!”

说完,他慢悠悠地掏出身份证,让男子确认了一下,男子摇头道:“尼玛,真是没见过比你还怂的,那些人都是瞎了眼了,你有什么不好对付的?还不是要老老实实跪着喊我爷爷?”

擦,这标准是给脸就上天了!

柳飞剑眉微横,主动向他面前走了走道:“那个……兄弟,要不这样,我看你的飞镖耍得很溜,而且飞镖上好像还带有剧毒,要不你直接给我一飞镖,让我一死百了行不行?我是真的不想摔得**横流啊!”

男子哈哈大笑道:“柳飞,你也有今天?想死在我的飞镖下是吧?可以啊,举起手,再向前走一点,和我保持四到五米的距离!”

说完,他直接带着女子踩到了楼顶边缘的凸槽上,又拿出一个备用飞镖,然后看了一眼楼下,见楼下并没有气垫出现,他当即威胁道:“你要是敢躲,她下一秒就会死在楼下!”

柳飞连忙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道:“直接这里,爽快点,我绝对不躲!而且咱们距离这么近,你有两个飞镖,又挟持着人质,我不但躲不了,而且也没法躲啊……”

“呵呵!你知道就好!再把双手举起来,举高点!”

见柳飞老老实实地照办后,男子心中那叫一个爽啊。

他不是所向睥睨吗?

他不是目空一切吗?

他不是嚣张霸道吗?

今天还不是如待宰的羔羊,刀俎下的鱼肉一般任他宰割?

活了那么多年,他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是的,他们那么多人都没有搞死他,今天他以一人之力让他死得没脾气!

“你奶奶的,去死吧!”

“砰!”

……

男子咆哮一声,用力一甩,与此同时,枪声响起。

他的飞镖甩得确实极好,而且换手的速度非常快,这边飞镖刚耍完,那边飞镖几乎就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能给柳飞第二波进攻。

然而,幽狐的子弹也是足够快,而且枪法极准,在男子看到柳飞竟然不守信用,十分麻利地闪躲之后,他还没反应过来呢,一颗子弹便从他身后几十米的大楼处疾驰而来,打中了他的后脑勺。

他的第二把飞镖终究还是没有扔出来,不过他用仅留着的最后一口气推,呃不,更准确地说是带着女子跳下了楼。

“啊……”

听到女子的尖叫声,柳飞眼疾腿快,或者换句话说他早就有了应对的预案,当即快跑几步,纵身一跳,一手拽住了女子的素手,另外的一只手则是死死地扣在了楼顶边缘的凸槽处。

他向下看了一眼女子道:“让你受惊了,已经没事了,闭上眼!”

女子看着他那勾魂摄魄的微笑,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闭上了眼。

柳飞将手一松,直接带着她落在了蝎子刚刚推出的气垫上。

两人手牵着手在气垫上躺了一会儿,似乎谁都没有松开的意思,蝎子看不下去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冲上气垫弯腰给他戴上墨镜和口罩道:“大哥,便宜沾点就行了,你还指望人家以身相许啊!”

柳飞瞪了他一眼,连忙站起身,然后扶起女子,女子含情脉脉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直到她那哭得梨花带雨的同伴将她抱到怀里,她的眼神都没有离开……

幽狐拿着狙击枪回来后,神情冷峻地道:“这个地方我们不宜多呆,还是先去搜那法医的家吧!”

柳飞和蝎子点了点头,赶紧撤离。

他们三人和几个干警来到法医的住处搜查了一番,也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只得来到海元警局。

此时,重新进行的DNA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董祥是真的,晋墨雨则是被移花接木了……

幽狐托着下巴道:“放弃一个大老总,救下一个小专家,这是什么意思?”

柳飞道:“很显然,在他们看来,董祥已暴露,该死,至于晋墨雨,他是个医学天才,对他们肯定还有用,所以要留着!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董祥和晋墨雨这次出手对付我,肯定是抱着必须拿下的心态,向他们幕后的老板请求支援了的,幕后老板表面上是答应了,实际上是忍痛割腕,弃车保帅,阴了他们!”

蝎子道:“你的意思是他们这幕后老板很有可能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柳飞道:“不排除这个可能。好不容易残留一个线索,现在又断了,这帮人做事可真是够绝的!”

幽狐走了几步道:“你们发现没有,这帮人要么被洗脑,要么是被药物控制,全都不怕死,这很让人头疼啊!”

他话音刚落,海元警局的局长走进房间,递给他们一项资料道:“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那名法医体内含有剧毒,银行卡上也出现了不明来账,很明显是被对方恩威并施,逼迫配合的。他今天出门应该是要拿解药,而你们的行踪被发现后,对方直接杀人灭口。”

说完,他又将一个信封递给柳飞道:“这是你救的那名女子写给你的信。”

一听这话,蝎子不乐意了,他皱了一下眉头道:“不是吧,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劲救了她,她都不愿意当面说声谢谢?”

局长连忙道:“我想你们误会她的意思了,她其实是非常非常感激你们的,只是碍于身份,不方面露面,而且她也是受害者,我觉得得尊重她的意思。”

柳飞点头道:“您说得没错,她还是不要露面,不要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份的好。”

蝎子无奈一笑道:“我们都不行?向来都是我们向别人隐瞒身份,这次倒好,竟然碰到一个向我们隐瞒身份的。”

局长干咳一声道:“三位,她确实有苦衷,她说了,她有机会一定会感谢你们的,还请你们见谅。”

蝎子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提了!”

说完,他立即盯上了柳飞手中的信封,柳飞一阵暴汗,转头打开看了一眼,蝎子再次凑头,幽狐也是扫了一眼,柳飞索性将信纸摊到他们面前道:“想看是吧?好好看吧!”

“卧槽,空的?一个字都没有?这妞有点意思……”

蝎子看后再次吐槽,幽狐则是笑着摇了摇头,暗自感叹他柳飞也有被人吊的时候啊,不容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