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98章:真正的较量

第198章:真正的较量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86  |  更新时间:

海鸣山速效止血丸的推出,让柳飞彻底火了起来。

接不完的电话,推不完的订单,拒不完的来客,谈不完的合作……

凡是有些名气,又有实力的大医院似乎都在围着他团团转,这种众星拱月般的感觉无疑很爽。

如果再加上各大新闻媒体的争相报道的话,那真是比时下最火的大明星还要炙手可热。

不过柳飞却保持着足够的清醒。

他个人其实并不喜欢太过张扬,眼前的这一切更多的都是服务于他撒的这张大网的。

而他有种强烈的预感,马上就要到捞鱼的时候了,能够捞多少鱼上来,又能不能捞上大鱼,这些才是他最想看到的。

李云柔、柳玉莲等人见柳飞天天在外各种应酬,几乎不沾家,心里也都十分担心。

因为她们已经知道了他的全盘计划,她们真的很担心他突然有一天就彻底消失了。

这天,当浑身散着酒气的柳飞回来后,李云柔赶紧用湿毛巾帮他擦了擦脸,柳玉莲则是一边帮他按着肩膀一边道:“目标还没出现吗?”

柳飞看了一眼腻歪在他怀里,一脸幽怨的寒寒,笑了笑道:“快了!目前咱们的海鸣山速效止血丸凭借着过硬的质量,再搭配上海鸣山止血丸和海鸣山止血膏,几乎是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整个止血药市场!”

打了一个响嗝,他继续道:“另外,我让制药公司那边将咱们的海鸣山创可贴的价格降到了三毛钱一张,你觉得现在还卖八毛钱一张的云巅创可贴搭配什么卖能补回这个差价?而且我保守估计,云巅制药在止血药市场已经至少损失上千万了,在我这种逼迫下,他们肯定玩不下去了!”

柳玉莲还没有说话,寒寒嘟了嘟嘴道:“先生,你说的这些我听不懂。只是你今后可不可以别每天都不沾家啊?”

柳飞划了一下她的鼻子道:“等先生忙完这阵子好不好?到时候先生天天陪着你!”

“不许耍赖,拉钩钩!”

“还要拉钩钩啊?”

“哼,你说呢?”

见她把嘴嘟得老高,柳飞也是没辙,和她拉了一下,然后先后看向李云柔和柳玉莲道:“你们都不用担心,我肯定会没事的。至于你们自己,虽然说有人在暗中保护你们,你们也要多加小心!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我也会在第一时间赶到的。”

柳玉莲送他一个大白眼道:“你以为我们都是傻瓜啊?如果那几波黑衣人都是晋墨雨派的话,那么说明他是一个很直截了当的人,他要是想杀你,肯定是集中火力对付你!你现在不呆在海鸣山,而是天天都往外面跑,其实就是在故意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有机可趁……”

“呃……”

柳飞没想到她竟然看出了这一点,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知道现在无论是董祥,还是晋墨雨肯定都对他恨之入骨,以他们一贯的作风和自身的实力,首要目标肯定是他,他要想让柳玉莲、李云柔、李姗姗,乃至李争一、莫玉等都不卷入这场生死决斗中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卖破绽给晋墨雨等人。

海鸣山可是他的地盘,他回到柳家村以后不知道有多少歹徒闯进来,但哪个不是损失惨重?

所以晋墨雨即使有直捣黄龙,掀翻他老巢的想法,估计也会忌惮几分。

在这种情况下,柳飞只能主动离开老巢,主动给他们创造机会了。这也使得他这个向来不喜欢应酬的人最近整天“找应酬”。

当然,以他现在的名气,自然也不缺应酬。

想了想,他站起身道:“我就回来看看你们,待会还有一个夜场应酬,还是在市里,我马上又得走!”

“我不让你走!”

寒寒直接抱着他哭了起来。

柳飞拍了拍她的头,哄了一会儿,然后给柳玉莲和李云柔使脸色,她们俩虽然心里都是忐忑不安,乱糟糟的,但是也知道柳飞的脾气,他决定了的事,是没有人能够轻易改变的。

而且有一些事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她们也看得出来,这次的事非同小可,可远远不是他和云巅制药之间的较量那么简单……<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柳飞叮嘱她们几句后,走到大门口,看似无意地向远处挥了挥手,似乎是在向藏着暗处的某些人告别,又像是在提醒,随后便哼着小曲离开了海鸣山。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风一阵接着一阵,像是强弩之末,又像是狂风还在酝酿阶段。

柳飞抬头望了一眼夜空,发现乌云早已遮蔽了星空,他弯腰上了出租车,然后嘀咕道:“但愿今天能下一场及时雨,不然这么应酬下去,我也要疯了!”

他现在可是远近闻名的名人,所以他一上车后,司机便立即十分激动地道:“请问你……你是柳神医吗?”

柳飞笑着点了点头。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中年男子异常兴奋地道:“唉呀妈呀,我的荣幸啊!你现在真是太火了,我这车被你一坐,我要是说出去,恐怕很多人争着抢着要坐我的车!”

柳飞干笑一声道:“没这么夸张吧?”

“肯定是这样的。你去哪里啊?”

“市里!”

“得嘞。”中年男子调转车头,启动车子后,开了一会儿,突然又道:“柳神医,我就想不通了,你为啥不自己买辆车啊?”

“还不是买了就报废?”

“啥?”

“我的意思是没钱。”

“呃……您太能开玩笑了!”

……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偶尔齐声大笑,气氛不错,只不过好像都没有发现外面的风已经是越来越大了。

行至凤凰市一半的路程,出租车就像是原野中一直孤零零的兔子一般,虽一直跑车,但是似乎哪里都不对。

忽然,一阵撕扯夜空的车鸣同时从车子的前后方传来。

中年男子大惊。

柳飞则是嘴角一勾,直接起身朝着他的后脑勺给了一拳,将他给打晕,随后十分麻溜的把他给拽到副驾驶的位置上,由他亲自驾车。

而与此同时,他复制黏贴了一下早就编辑好的短信,发了出去并用软件共享了他所在的位置。

该来的终于来了!

他感觉心在跳,血在烧,精神在膨胀!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啊!”

察觉到外面风不仅越来越大,而且已经下起了雨,柳飞大吼一声,将车子向小路上一转,急速行驶了起来。

由于是泥路,再加上最近一直没下雨,所以车子所过之处,皆会掀起一片尘土。

不过饶是尘土再嚣张,在雨的拍打下,它们最终还是得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俯首称臣……

驱车疯狂行驶了四五里路,柳飞见四周漆黑一片,一咬牙,直接将出租车给开进了庄稼地里,然后打开车门,回到小路上,扯去西服外套和领带,挽起衣袖,直接向前迎了上去。

当一辆面包车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快速闪躲了一下,那辆面跑车急窜而过,然后忽然转头,和另外两辆面包车遥相呼应,把柳飞给夹在了中间。

很快,十五个戴着诡异面具的大汉从面包车上跳了下来,越下越大的雨滴打在他们的面具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更是让这场打斗显得波诡云翳。

柳飞笑了笑道:“什么武器都没准备,不愧都是崇尚武力的人!”

一个身形明显高大很多的为首之人向前一步,冷声道:“力量就是一切!既然都是练家子,那自然是要用练家子的方式解决问题,如果我们解决不了,那自然会有该出现的人出现。不过很显然,没这个必要!”

柳飞淡然一笑道:“哦?看来你们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还留有后手?”

为首之人扫了他一眼道:“这很重要吗?识相的话就乖乖束手就擒吧!”

“看来我猜得没错,你们的雇主是想活捉我给你们卖命或者当实验品啊,不过你们觉得可能吗?”

“你说呢?上!”

为首之人显然是要速战速决,所以也没有和他说什么废话,当即将手一摆,十五个彪汉立即将他给团团围住。

“嗷!”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大吼一声,提着双拳向南边冲了过去。

彪汉们见状,快速收缩包围圈,随后手脚齐出,拼了命地攻向柳飞。

柳飞面不改色,一拳拳直轰面门,一脚脚劈向心窝,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撂倒了三四个。

不过他们似乎都没有太把他这彪悍的战斗力当成一回事,继续前仆后继地攻向柳飞。

“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很有节奏的痛呼声,又是四五个彪汉相继倒在了泥水里。

彪汉们相互看了一眼,也没有乱,而是突然一起咬碎了嘴里的东西,然后一个个像是洪水猛兽一般攻向柳飞。

柳飞知道真正的挑战来了,当即大喝一声,体内的五行之气瞬间沸腾了,他的身体就像是刚熔炼出炉的精钢一样,大雨的浇灌不仅没有浇灭他这浓热的气息,反而让他周身变得杀气腾腾,爆燃十足。

与此同时,有一小撮人拿着特殊的武器从原野之中慢慢地向柳飞和彪汉们打斗的方向靠拢。而他们没有留意的是同样有一拨人在他们的身后慢慢地逼近他们。

冰块脸幽狐带着一大批荷枪实弹的人和搜查令突袭云巅制药公司总部。

网络怪才蝎子则是带着人以极快的速度搜查了董祥和晋墨雨的别墅。

一场真正的较量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但是在凤凰市地标性建筑,凤凰大厦的楼顶,有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则是在几个保镖的守护下悠然自得地品着红酒,这场激烈的较量和他有关,但好像又和他无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