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94章:命犯桃花

第194章:命犯桃花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59  |  更新时间:

躲过一波又一波记者的围堵,柳飞好不容易才回到柳家村,结果发现家门口同样聚集了很多的记者。

他以该说的都已经在擂台赛上说了为由拒绝再发表其他的言论,然后闪进院子里,把门一关。

穿着白色小伞裙的寒寒见他终于回来了,一蹦三跳地扑到他的怀里。

柳飞弯腰抱起她道:“怎么样,今天先生的表现你给打多少分?”

寒寒眨了两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突然歪头亲了一下他的面颊道:“满分!”

“哈哈哈……”

柳飞见她整个人越来越开朗了,心中欢喜得很,他用手勾了一下她的鼻子道:“那我也给你这些天的表现打满分!”

柳玉莲挤过李姗姗、韩颖等人道:“让一让,都让一让,咱们的李支书准备的小红花新鲜出炉了,柳村长,你想要几朵啊?”

柳飞见她两手空空,哭笑不得地道:“这个梗你打算用多久?”

李云柔微微一笑道:“同时消遣我们俩,她巴不得呢!飞哥,我们看新闻说你和宫泽应晖到医院去救一个怀孕的女子,结果你成功保住了他们母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柳飞快速地和他们说了一下。

李姗姗道:“难怪网上对你的评价那么高,比赛就是表现得再怎么出彩,也不及你这一出手就避免‘一尸两命’的悲剧发生啊。飞哥,我以前对你的医术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只觉得非常非常厉害,但是经过今天你这一系列的表现,我发现你这医术已经远超厉害的范畴了。”

韩颖道:“对啊,师父,这世上还有你治不了的病吗?”

听到这话,柳飞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闪烁。

他又想起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小龙在他面前痛苦死去,他却无计可施的情形。

他是人,不是神,虽然他的医术来源于高深莫测的《元气五行诀》,但是在生老病死面前,他依然会显得很无奈。

这就像是一个封闭的大轮回,世间的任何人都处于这个大轮回之中,没有人能够逃脱。

心细的李云柔发现柳飞的脸色不对,知道肯定触动了他的什么心事,遂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饿了吧?想吃什么?今天我们几个下厨做饭好好地犒劳你!”

柳飞干笑道:“你们确定是犒劳而不是惩罚?”

柳玉莲当即踢了他一下道:“贱人就是矫情!我们不就是做饭没你做得好吃吗?又不是不能吃!信不信惹怒了我们,我们把你关父老乡亲们的猪圈里去?”

柳飞一阵暴汗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那就辛苦你们了,你们做什么我都吃,这还不行吗?”

柳玉莲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这还差不多了。”

她们一窝蜂都去了厨房,柳飞抱着寒寒来到沙发上坐下,寒寒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道:“先生,你的医术好厉害,我也想学。”

柳飞见她一脸较真的样子,哈哈大笑道:“只要你听我的话好好吃药,你想学什么,我都教你。”

“真的啊?那拉钩钩……”

看她伸出了小手,而且声音还显得很稚嫩,柳飞真不敢相信她已经是十五六岁的少女了,他很是配合地和她拉了一下钩,拍了拍她的头道:“你放心,先生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

寒寒嘟了嘟嘴道:“先生,为什么你们都说我有病呢?我明明没病。”

“呃……”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道:“对对对,你没病,先生有病,要不你帮我把把脉?”

“好耶,好耶!”

寒寒有模有样地把手放在了他的脉搏上,然后若有其事地道:“先生,我诊出你的病了。”

柳飞笑道:“什么病?”

“命犯桃花!”

“……”

柳飞无比吃惊地看了她好一会儿,见她强忍着笑容,捏了捏她的娃娃脸道:“谁教你的?”

寒寒盈盈一笑道:“我听几个姐姐说的,嘻嘻!先生,看你这反应,是被我说中了吧?”

柳飞以手扶额,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没过多久,李云柔等人做好了晚饭,而且还打开了几瓶红酒。

柳玉莲将酒杯都给倒满后,看了一眼死盯着酒杯看的寒寒,指了指她面前的饮料道:“别看了,小孩子不准喝酒!”

寒寒瞥了瞥嘴道:“你才是小孩子。”

“嘿,你……”

李云柔摇头道:“好了,好了,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小颖和寒寒斗嘴才有意思嘛,你怎么和她斗上了?来,我们一起敬飞哥一杯!”

看着几个大美女齐刷刷举杯,柳飞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连忙举起酒杯道:“也谢谢你们给我加油助威!”

几人全都喝完后,吃了一会儿菜,已经在制药公司工作有一段时间的李姗姗率先道:“飞哥,以你现在的势头和表现,我觉得这次宫泽应晖是输定了,而考虑到最终的结果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公布,这舆论效应肯定会持续一段时间,很可观,咱们不是刚刚到位三条生产线吗?是不是应该立即投入生产啊?”

柳飞连忙道:“别,千万别!”

他这话一说,几个美女都懵了。

这是什么意思?

在眼前这种大好的形势下,都不用宣传了,不继续扩大生产规模不是浪费机会吗?

柳飞留意到她们的眼神,干笑一声道:“你们是还嫌我亏得不够多吗?”

一听这话柳玉莲就来气,她当即在桌底下用腿蹬了他一下道:“泥煤,你还有脸说啊?我们几个可是一直说定那么低的价格,亏了,亏了,结果你就是不听,现在又后悔了?我看你分明就是欠揍!欠踹!欠打!”

柳飞抿了一口红酒,不慌不忙地小声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天下哪有人会做亏本生意啊?我之所以选择亏,还不是为了多赚?这里的‘赚’不一定是钱,还有名声、影响力等等方面。对于像我这种涉足多个产业的人来说,这些是很重要,也很容易形成良好的连锁反应的。”

他这么一说,几个美女恍然大悟。

李云柔连忙道:“这搞了一圈,你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我昨天碰到冯闯的时候,他和我说最近大樱桃、黄金果等完全就是供不应求,而且消费者反响都非常好。十分喜人的是还形成了一大批‘自来水’,说什么看在你低价卖药的份上也要多多支持你的产品。”

李姗姗托着香腮若有所思地道:“这么说来,飞哥,你是打算以低价新药来换取名声和影响力,然后来带动其他产品的销售?”

柳飞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不过只是一个方面。”

“啊?还有其他方面?”

柳飞略显神秘地道:“你们不用着急,反正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这是一个一石三鸟乃至四鸟的计策。”

李姗姗道:“可是既然已经花高价买了那些生产线了,在你没有其他新药的情况下,放在那岂不是浪费了?”

柳飞仰头大笑道:“怎么会浪费呢?而且谁说没有新药了?你们再耐着性子稍微等些日子,我一定给你们所有人一个大惊喜!好了,不谈工作了,吃饭,吃饭!”

一帮人酒足饭饱之后,柳飞把床让给了韩颖和李姗姗,而他则是带着寒寒睡沙发。

结果在半夜时分,寒寒又突然全身冰冷,柳飞给她裹了两床被子,然后又抱着她,她才稍微好点。

翌日,宋天枢来到柳家村,柳飞让他帮忙诊断了一下寒寒的病情,结果他也是没有诊断出个所以然来,这无疑让柳飞很头疼。

不过也有好消息传来,那就是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中西医擂台赛第二局剩下的四个女子中又有一个女子来了月经,和柳飞的预测相差无几,宫泽应晖虽然也圈定了一个比较小的范围,但是终究还是没有柳飞的误差小,所以柳飞在这一局已经是二比零领先了,如果他再赢一个,宫泽应晖不仅将输了第二局,整个擂台赛也将输了。

得到这个消息,宫泽应晖十分心慌,同样心慌的还有董祥。

他死气沉沉地道:“无论是擂台赛,还是保住那母子都已经让柳飞出尽了风头,而第三局的三个患者的治疗周期又那么长,这也就意味着他的这股热度会一直保持,这对我们太不利了!”

晋墨雨也是十分不安地道:“看这趋势,柳飞很有可能拿下第二局,宫泽应晖将最终落败,到时候肯定一举奠定了他在中医界的声望和地位。我想我们该出手了。”

董祥漆黑的眸子中抹过一层浓浓的杀意道:“那老东西真是白顶了神医的名号了,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他既然年纪那么大了,经过此事估计也要灯尽油枯了,不利用利用剩下的那点价值太可惜了。这样,你立即去准备,派个人伪装成柳飞的样子杀了他!”

晋墨雨神情一凌,沉默了好一会儿道:“您的意思是让柳飞和整个岛国医学家对立,然后利用宫泽应晖之死给他的胜利笼罩一层阴影,削弱他的影响?”

董祥指了指他,哈哈大笑道:“看来还是你最懂我啊!柳飞现在是占据明显优势,没有杀人的动机,但是只要宫泽应晖不明不白地死了,而且死得很惨,死得很吓人,死得让人可怜和同情,那么柳飞就撇不清关系!他的武器不是银针嘛,让人在宫泽应晖的命门上插上一根,记得做得利索点,不要留下什么线索。”

晋墨雨点头道:“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这次一定派实力最强的过去,给他服下的药也将是最新研制成功的。”

董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吧,就当是实验了!那柳飞不是想扬名立万,提高他制药公司的知名度嘛,那我偏要泼他一盆冷水不可,让他嚣张!”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