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93章:妙手救母子

第193章:妙手救母子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99  |  更新时间:

“太匪夷所思了!”

贵宾席上,看到自己“得意弟子”的惊人表现,宋天枢同样是啧啧称奇。

当柳飞和他确定悬丝诊脉、切脉预月经等比赛内容的时候,他那时就觉得如果他能够展现出来,必定会给人带来很大的震撼。

而当他真正完美地展示出来的时候,他觉得这一切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而是梦幻。

尤其是第三局,肝癌、类风湿性关节炎、肾衰竭,这哪一个不是棘手的病啊,就是让他来治疗,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更何况还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患者的病治好!

可以说,一旦柳飞在他自己给出的治疗时间内将类风湿性关节炎和肾衰竭的患者给完全治好,那将基本奠定他在中医界举足轻重的地位,“神医”的美名自然也是跑不了了。

当然,要说他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他担心年轻人太心高气傲,太年少轻狂,太冒进!万一他没有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两个患者的病给治好,那么这一局的输赢倒还在其次,他搞不好会亲手砸了自己的声誉和饭碗啊……

连他对柳飞的医术那么了解的人都这么想,其他观众和宫泽应晖质疑,甚至不信那就纯属正常了。

宫泽应晖听了柳飞这大言不惭的话后,摇头道:“年轻人,话不要说得这么早,不然丢得可是你自己的人!你既然这么厉害,那我就拭目以待好了!”

柳飞淡然一笑道:“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的!”

说完,他看向钱会长道:“钱会长,这算起来,是不是可以验证一下那五个女子中其中一个的结果了?”

钱会长看了一下时间,点了点头,大声道:“看大家的兴致都这么高,那咱们就先验证一个。”

他话音刚落,一个女工作人员突然急匆匆地跑上高台,附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他先是脸色大变,随后哈哈大笑道:“咱们的柳先生还真是如有神助啊,结果出来了,那位女子……来了!”

他虽然没有说完,但是谁都知道他说的来了指的是那个女子的大姨妈来了……

柳玉莲听到这话后,嘴唇半张道:“不是吧?这么准?他还真成妇女之友了啊?我这今后得面对多少敌人啊?”

李云柔同样十分震惊地道:“这……他还有这本事?可怕啊!”

“可怕?”

柳玉莲和李姗姗皆是一脸好奇地看向她。

李云柔意识到说错话了,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赶紧把脸埋在了双膝之间。

莫玉隐隐听到了他们的聊天内容,轻咳一声,将身体一歪,然后冲着她们道:“确实挺可怕的,这今后谁要是当了他的女友或者老婆,想以大姨妈来了的由头来敷衍或者搪塞他,结果他直接把她还有几天来大姨妈说出来,是不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咳咳咳……”

柳玉莲、李姗姗等人一听这话,皆是重重地咳嗽了起来,尤其是李姗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俏脸竟然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大苹果,要不是她有意遮挡,不免又要被打趣。

“这……”

一直觉得柳飞太过自大的宫泽应晖听到这个消息,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怎么可能通过号脉就可以预测得这么准,这也太假了吧?

按照规则,虽然他们俩都预测那个女子今天就会来大姨妈,但是柳飞预测得更加准确,所以在第二局的较量中,他已经领先了。

而考虑到第三局这三种病的治疗周期都是蛮长的,一旦第二局柳飞也赢了的话,那还正如柳飞所说,第三局的胜负已经不重要了,他可以安心给肝癌患者治疗了,到那个时候,那恐怕就是“尊严之战”了。

当他进行“尊严之战”时,那毫无疑问意味着耻辱啊。

柳飞见宫泽应晖的脸色有些难看,安抚道:“还有四个人呢,你还有机会!”

宫泽应晖咬了咬牙,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

钱会长大声道:“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两位神医的精彩诊断!”

在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消失之后,他继续道:“考虑到第二局和第三局所需要的时间都比较长,所以为保证公平,公正,第二局剩下的四个女子以及第三局的三个患者都将由主办方统一照顾,避免受到外界的干扰,另外一有结果,我们会立即通过报纸、微博等渠道第一时间向大家公布的,还请大家关注!多谢大家前来欣赏这中西医对决的美妙时刻,我相信你们肯定是一生难忘。”

钱会长说完,几万名观众以掌声送柳飞和宫泽应晖下了高台。

当两人从贵宾通道走出奥体中心,准备各自离去的时候,李争一突然气喘吁吁地跑到他们面前道:“二位神医,请留步!我刚接到电话,有一名孕妇被送到我们医院,不停流血,很有可能变成大出血,母子可能都保不住了,我们医院的专家正在极力抢救,还请二位移步看看能不能保住他们,毕竟是两条人命啊。”

柳飞和宫泽应晖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多说什么,立即上车赶到凤凰大医院。

两人看了一下孕妇的情况后,宫泽应晖神情凝重地看着孕妇的老公道:“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也许可以保住一条命。”

本来是被告知两条命可能都保不住,现在变成了也许能保住一条命,虽然对他来说依然很残忍,但是男子还是看到了些希望,他嘴唇发抖地拉着他的手道:“我听他们说你和那位先生都是神医,保大人,保大人,如果你能够保住我的妻子,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

就在宫泽应晖招呼了一下自己的几个助手,准备做手术的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柳飞突然道:“等等,我想我应该可以把母子都给保住!”

“混蛋!”听到这话,宫泽应晖忽然勃然大怒道:“现在不是比赛,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自负了?”

柳飞一脸严肃地道:“我是认真的。”

男子一听这话,哪里还管那么多,直接跪到柳飞的面前,万分激动地道:“这是真的吗?求求你赶紧救救他们母子吧!”

柳飞也没拉他,直接转身,大声道:“李院长,还是麻烦您和我配合一下,另外还需要一个富有接生经验的女医生。”

李争一怔了一下,连忙亲自去准备。

两个小时后,当小孩啼哭的声音从急救室内传出来的时候,一直紧绷着神经的男子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急救室的门前。

很快,急救室的门打开,柳飞摘下口罩,微微一笑道:“恭喜,是个男孩,母子都保住了。”

男子一听这话,“呜哇”一声抱着柳飞的大腿哭了起来。

柳飞弯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赶紧去看看你老婆和孩子吧。”

同样在等候结果的宫泽应晖看到这画面,直接从凳子上站起身走到柳飞面前道:“都……都保住了?你……你是怎么止住血的?”

柳飞微微一笑道:“你应该听过我研制出了一种效果很好的止血药吧?”

宫泽应晖当即道:“我知道!但是那药并不足以止住她的血!”

这一看就是内行人,柳飞知道骗不过他,笑了笑道:“那再配合我的针灸术呢?”

宫泽应晖还是怀疑道:“以我这一辈子的行医经验,无论你的针灸术有多逆天,在两个小时前孕妇那么危及的情况下,还是不可能。”

“您觉得一个对中医极度偏见的人提出这样的质疑合适吗?反正我就是保住他们母子了,人在那躺着呢,你信不信与我何干?”

“你!”

柳飞见他不说话了,快速走进值班室,然后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

他刚想坐下,有几个护士突然涌了进来,又要求他签名,又要和他合影的,还好李争一赶来了,让她们先出去后,李争一慌忙把门关好,然后万分激动地道:“你给那孕妇吃的药丸到底是什么啊?止血效果怎么会那么好?简直不知道比你的止血丸强多少倍!”

稍微缓了缓,他继续连珠炮般地发问道:“还有,你既然研制出了这么神奇的药丸,为什么没有投入生产,就它这止血效果,你知道每年可以多救多少人吗?这简直就是那些需要做大手术患者们的福音啊!”

听他这么问,柳飞感觉头都要炸了,他缓了一会儿道:“李院长,这些我暂时真的不方便透露,您先按耐住好奇,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说实话,这药丸本来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内出现的,但是人命关天,我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李争一还是一头雾水地道:“你既然研制出来了,为什么不走审批,为什么不进行商业化运作?这有悖常理啊!”

柳飞干笑一声道:“这个……您又问了。一言难尽,再等等,我一定全部告诉您。今天让您配合我手术,也是为了这个,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暂时为我保守住这个秘密的。”

李争一见他没有丝毫说的打算,点头道:“行,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强,不过我真是太激动了,完全被那药丸的神奇效果给震撼到了。”

柳飞微微一笑,斜靠着沙发眯着眼,像是睡着了。

李争一也知道先是比赛,后是急救,把他折腾得够呛,他当即蹑手蹑脚地走出值班室,然后把门关好,吩咐任何人都不准打扰。

过了一小会,柳飞突然睁开眼,拨通了一个神秘号码嘀咕了一会儿,又给蝎子打去电话道:“我已经和上面说了,你和幽狐立即赶来凤凰市吧,这次绝对不会空手而归!”

蝎子有些质疑地道:“真的假的?上次我们查了那么久都没有查出蛛丝马迹,这次真的可以揪出那两拨黑衣人的幕后指使之人?”

柳飞微微一笑道:“你说呢?我布局了那么久,宁愿做赔本的生意,为的可就是这一天!”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