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92章:我会负责

第192章:我会负责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08  |  更新时间: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 ()

望就是看,对患者进行全方位的观察;闻就是嗅,嗅气味、嗅呼吸、嗅体味、嗅分泌液的气味等;问自然就是询问患者的病史、症状等;切也就是切脉,又称“号脉”。

一般情况下,中医看病,这四者都会用到,但是考虑到宫泽应晖是用医疗机械给患者做全身的检查,而他还自诩帮人看病,从来不需要患者说任何话,所以为了体现公平,柳飞直接抹去了“问”这个环节。

其实以他的医术造诣,他现在很少用问的,有没有病,有什么样的病,他把脉一号,基本上都会有个大概的了解。

一些患者如果对自己的病状表述不清的话,反而会影响他的诊断。

诊断进行的很顺利,两人把三个患者都给诊断完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在宫泽应晖还在分析各种数据的时候,柳飞已经是唰唰唰,十分麻溜地写完了诊断报告,交给了钱会长。

钱会长接过诊断报告看了看,完全惊呆了,他竟然比机器还快!

奥体中心也是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当宫泽应晖略显疲惫地将他的诊断报告交给钱会长后,他看了一下时间,又看了一眼柳飞道:“你倒是够快。”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我们的拖延便是患者的痛苦。”

“好,这话说得太给力了!”

“他这是要成为新一代男神的节奏啊,太有气魄,太有魅力了!”

“中医诊断哪家强?海鸣柳家找柳飞!”

……

听到各种赞扬与段子齐飞,莫玉笑着看向李争一道:“您觉得这一局柳飞会赢吗?”

李争一虽然对柳飞的医术深信不疑,但是那宫泽应晖在岛国也是出了名的神医啊,而且他的岁数在那摆着呢,治病救人的经历实在是太丰富了,所以他还是比较保守地道:“这一局的规则很特殊,是看他们对治病率、所用治疗时间等的综合评判,这其中又以所用时间为主,这也就意味着谁对自己的医术更自信,那么就会拿下帮病人治病的治疗权。而如果一方又能够在他预测的时间内把患者治好,那肯定就是赢了,若是没有,那就是输,所以无论怎么看,这都不仅仅是对他们医术的考验啊。”

莫玉蹙了一下柳眉道:“这……这听着很变态啊!”

李争一道:“倘若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帮病人把病治好,这无疑是非常好的。但是治病是个非常复杂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想准确而不冒进地给出一个在他们能力范围内的最短时间,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顿了顿,他继续道:“以柳飞和宫泽应晖的秉性,我觉得柳飞很有可能会更冒进一些,拿到治疗权,但是如此一来,压力肯定全在他这边了,若是不能在他预测的时间内治疗好患者,他就输了。”

莫玉吐了一口粗气道:“这三个人的病都不好治吧?”

李争一道:“对于普通的医生来说肯定都有些难度,但是对于像他们这个级别的医生来说了,我感觉问题应该不是太大。”

他话音刚落,只听钱会长拿着话筒大声道:“下面我们看第一位患者的病情,根据四家医院联合给出的权威结果,该位患者的病情为肝癌早期,治愈率百分之一百,考虑到该患者的身体状况,四家医院联合给出的治疗时间是四个月。”

说完,他拿起宫泽应晖的诊断报告说道:“宫泽先生给出的诊断结果是肝癌早期,治愈率百分之一百,治疗时间是……是两个月!”

他此话一出,整个奥体中心内一片哗然。

他这治疗时间竟然比四家医院的专家们给出的时间整整少了一半啊,而且还是肝癌这样的病,这也太厉害了。

钱会长有些激动地看向宫泽应晖道:“您真的只需要两个月就可以让他痊愈?”

宫泽应晖微微一笑道:“实不相瞒,肿瘤和癌症等正是我这些年主要的研究方向,我比较擅长治疗这个,两个月是保守起见,我想真正治疗起来的话会用时更短。”

钱会长点头道:“那看来我们这位患者太幸运了。下面我们来一起看一下柳先生给出的诊断报告,他给出的病情和治愈率和权威诊断报告一样,只是……”

说到这,他突然不说了。

刹那间,奥体中心几万人一起催促他说。

钱会长看了一眼依然是气定神闲的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他没写。”

“我去,不是吧?他这是要弃权吗?”

“看来还是不行啊,遇到这棘手的疾病就信心全无,束手无策了!”

“他再怎么着也得写个时间啊,真是够笨的,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他这得有多丢人?”

……

隐隐听到一些议论,柳飞直接拿起话筒道:“是的,我弃权了!这个患者的治疗权由宫泽先生获得,我在比赛前也做了一些功课,知道他很擅长这个,本着对患者负责的原则,我觉得他比我更合适。”

“弃权还能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太不要脸了!”

“哼哼,你小子不是嚣张吗?这下栽了吧?我看你的脸往哪搁!”

……

宫泽应晖听到自己的几个徒弟在小声议论着,转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看向柳飞道:“柳先生,你可真是够大度的,不过这一局你可就要输了,我一定可以在两个月内把他的肝癌给彻底治好的。”

柳飞笑着提醒道:“我当然希望如此!不过我得提醒您一下,这局是三个患者,还有两个呢。”

“你觉得你还有机会?”

“为何没有机会?”

其实柳飞已经听出了他话中的含义,他故意装作不懂。接下来的两个患者的病说棘手也不棘手,说不棘手也棘手,就看两人谁的信心更足了。

钱会长见火药味又升,笑了笑道:“大家都稍安勿躁,下面揭晓第二位患者的病情,四家医院给出的诊断是类风湿性关节炎,治愈率百分之三十,治疗时间短则一年,长则一辈子。”

观众们听到这治疗时间顿时各种吐槽,不过了解这种病的都明白这种病的病因至今都不明了,是一种慢性综合征,而且还会反复发作,在四家医院给出百分之三十的治愈率的情况下,想给出一个具体的治疗周期基本不可能。

钱会长也理解大家的心情,他示意众人安静,拿起宫泽应晖的诊断报告道:“宫泽先生的诊断结果是类风湿性关节炎,治愈率百分之一百,治疗时间为六个月!”

他话音刚落,整个奥体中心都沸腾了,百分之百的治愈率,六个月的治疗时间,这也太逆天了吧?难道说他已经掌握了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有效方法?这不大可能啊,医学界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大动静。

宫泽应晖深有意味地瞥了一眼柳飞,拿起话筒大声道:“我给出这样的诊断结果并不是说我可以彻底治愈各种类风湿性关节炎,而是根据患者的综合情况判断的,是个例,谢谢!”

他这么说,在很多人看来依然是很了不起啊,因为这种全身性、系统性的免疫病一直都是让医生们头疼,能在半年内完全治愈,绝非易事。

可以说他这诊断报告一出,再结合柳飞刚才首个就弃权,很多人都觉得柳飞这局已经输了。

但是当钱会长宣布完柳飞的诊断报告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诊断的病情、治愈率和宫泽应晖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治疗时间只需要十五天,对,半个月!

听着这完全不可能的治疗时间,连宫泽应晖都干笑着不停地摇头,因为他觉得这压根是不可能实现的事,这小子为拿到治疗权,已经完全疯了,这一局他赢定了!

钱会长平复了好一会儿的心情,赞叹道:“今天真是彻底长见识了,佩服,太佩服了!毫无疑问,该患者的治疗权归柳先生!下面我们看第三位患者的诊断报告,他的病情是肾衰竭,治愈率百分之二十,治愈时间是少则两年,多则一辈子。”

听到“肾衰竭”三个字,观众们都沉默了,毋庸置疑,这又是一个很棘手的病,现在就看两个神医能不能治了。

首先公布的还是宫泽应晖的诊断结果,病情这方面依然是没任何出入,治愈率又是百分之一百,而治疗时间则是一年。

听钱会长念完,奥体中心内再次沸腾了,无论这局谁胜谁负,现在宫泽应晖无疑成为大家心目中的神医了。

肝癌能治,类风湿性关节炎能治,肾衰竭还能治,而且给出的治愈率都是百分之一百,这还有谁?

然而,当钱会长公布柳飞的诊断报告后,众人直接被惊得半死,前两项依然没问题,治愈时间,他直接给出了三个月的时间,对,连宫泽应晖这种级别的神医都尚且需要一年,他却只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这下宫泽应晖直接看不下去了,他一脸鄙视地看向柳飞道:“柳先生,柳神医,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们这不仅是在比赛,而且是在帮患者看病,你这么故意压缩治疗时间,获得治疗权,是对患者严重得不负责任!”

柳飞微微一笑道:“宫泽先生,你可以怀疑我的能力,但是请别怀疑我的医德!我既然敢给出这个时间,那自然会负责!还有,患早期肝癌的那个病人,我其实也可以治,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合适,直接弃权,这又何尝不是对患者负责?”

顿了顿,他继续道:“说句很自负的话,这一局的输赢根本不重要,因为我敢断定,第二局你也会输,既然我已经胜了两局,这第三局咱们好好为这三位患者看病又有何不可?”

“你!”

宫泽应晖对这个狂妄上天的家伙彻底无语了,结果都还没出来,他就敢认为自己赢了,谁给他的自信?

“如果他真能赢,那就是神,如果他赢砸了,那就是小丑!”

虽然奥体中心观战的大部分人都希望中医能够战胜西医,但是他们可不想看到柳飞为赢而做出有损医德,不对患者负责的行为,他们想看到的是他堂堂正正地赢,所以一个观众突然嚎出的这句话很快便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这倒不是他们不相信“自己人”,而是柳飞这第三局的表现远远超出常人的范畴,若他真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治好两位患者,真不知道要秒杀多少“神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