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90章:悬丝诊脉,妇女之友

第190章:悬丝诊脉,妇女之友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54  |  更新时间:

关于切脉验孕,不仅华夏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说法,从西医的角度来说,孕妇血液的循环受到妊娠的影响,在理论上可能会出现脉搏的变化。

所以即使站在西医的角度上,从事西医研究的人也没有彻底否定中医的这种验孕方式。

这也就意味着要是真拿这个比的话,比的肯定不是能不能实现的问题,而是准确率。

西医凭借各种科学手段来确定一个人有没有怀孕,出错的概率实在是太小,用这个比的话,西医肯定是要占据一定优势的,而且也没有太大的挑战性。

所有当宋天枢说这个的时候,柳飞直接想到了难度可能要更高一些,只是有点尴尬的比赛内容。

宋天枢留意到他的表情后,笑了笑道:“看来我说的这比赛内容你不满意,你的想法是?”

想到大家都是医生,这其实也没有可比不可比的,他轻咳一声道:“通过诊脉来确定一个女子还有几天来月经是不是比切脉验孕还难一些?”

宋天枢先是一怔,随后笑了笑道:“你能有多准确?”

“准确到天的话,似乎还不够难,要不准确到若干个小时范围内?”

宋天枢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你不要看着我,如果你真的可以实现的话,这个也许可以入得了那老古董的法眼,而且说不好你会从此成为‘妇女之友’。”

柳飞尴尬一笑道:“您老人家又打趣我了,这不是尽量增加难度嘛。至于切脉验孕,这也是咱们中医的传统项目,我想要是人为增加点难度的话,也是可以拿出来较量!咱这比的不仅是内容,还有中医的风采不是?”

宋天枢皱了一下眉头道:“你小子不是要搞悬丝诊脉吧?那个可是很容易玩砸的!”

柳飞道:“看来还是您了解我啊,没错,我是有这个想法,我觉得完全可以挑战一下。”

“这可不是挑战不挑战的问题,而是绝对不能输,你要记得这次你代表的可是咱们中医!”

“输不了,输不了……”

见柳飞这么信心满满的样子,宋天枢完全惊呆了,这才几年不见,他的医术造诣到底是达到了何种境界了?

他犹记得几年前他们俩初次见面简单切磋时的情形,那个时候的他虽然医术已经非常好了,但是明显有点底气不足,哪像现在从骨子里散发着一股强烈的自信啊。

想了想,他道:“如果你有把握的话,我当然支持!毕竟这个平时也只会在电视中才能看到,看起来还是很酷炫的,很利于咱们中医的宣传。”

柳飞点头道:“比试当天,尽量在户外,但愿有风,再增加点难度吧。”

一听这话,宋天枢险些吐出一口老血出来,这家伙是要无限增加难度,绝杀宫泽应晖,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吗?

其实这只是方法,最终的结果才重要,在这方面,西医可以说是有着天然的优势,因为他们有各种器材辅助啊,柳飞这只是通过诊脉的方式,本身难度就挺大的,再这么不停地增加难度,万一搞砸了,那可就是被反杀了!

柳飞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笑了笑道:“您就放心吧,那宫泽应晖不是对咱们中医各种不服吗?那我这次不仅要赢他,而且还要赢得漂亮,赢得体面!除了这两项比试外,第三项就是征集一些疑难杂病的患者,先经过医院的权威诊断,然后由我和他分别诊断,给出诊断报告,再然后根据我们各自判断的治愈率,所需治疗时间等指标决定由谁来诊治,这个所需要的时间周期可能要长一些。”

宋天枢皱了皱眉头道:“你这是要比‘诊治合一’?”

柳飞点头道:“没错,一个顶级的医生是完全可以把诊断报告做成治疗结果报告的,我们既然给出了诊断报告,那就要对诊断全方位负责,说是多少天治好,那就要多少天治好!许时更短者,必须要兑现承诺。”

宋天枢若有所思地道:“我明白倒是明白了,但是治病是一个系统的过程,对于一些疑难杂症来说更是如此!这个难度太高了……”

柳飞道:“不难怎么让宫泽应晖心服口服?”

宋天枢指了指他道:“你这太霸气了,要是让我和你只用中医的手段比的话,我心里恐怕都会不停地犯嘀咕!行,如果你已经决定了,那我肯定无条件支持你。”

……

柳飞要和岛国神医宫泽应晖进行中西医擂台赛的消息传出后,一时间医学界众多的专家以及媒体记者齐聚凤凰市,都想亲眼目睹这场已经被媒体包装为中西医王者之间的对决了。

同样从事中西医研究的董祥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把晋墨雨叫到办公室道:“中西医擂台赛,你肯定听说了吧?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让柳飞输!”

现在他们在止血药市场的明争暗斗正处于关键阶段,他可不想看到柳飞赢得这场比赛,哪怕是代表中医出战,那也不行!

因为一旦柳飞赢了,带来的舆论效应恐怕是难以想象的,到那个时候,不仅柳飞的制药公司生产的止血药不用宣传了,恐怕今后生产的其他新药也不用宣传了,显然会危及到云巅制药的地位啊,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真的要这么做?”

晋墨雨听到他这话后,面露难色,他虽然和柳飞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关系,但是他也是一个狂热的中医研究者,自然希望柳飞能够战胜不可一世的宫泽应晖,帮中医扬眉吐气。

“你说什么?”董祥听到他这话后,相当得震惊,他上下打量了他好几遍道:“你没问题吧?我知道你对中医痴迷,咱们的止血药也是基于中药研制出来的,但是你要明白,现在不是站队的时候,我们的利益高于这一切!”

晋墨雨沉默了一会儿,咬了咬牙道:“行,我一定让他输!”

董祥转怒为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要明白,本来应该是你代表中医和那个宫泽应晖比赛,是柳飞抢了你的风头!你放心,这次他输了就输了,等将来有机会,我来组织一场真正的巅峰对决,让你好好地为中医扬眉吐气!”

晋墨雨笑道:“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这次一定完成任务!”

……

转眼间一周过去了。

宫泽应晖虽然带着一帮岛国的媒体记者来了,但是各种比赛事宜最终还是由凤凰市中西医研究协会主办,凤凰市各大医院协办,地点则选择在能够容纳五万人的凤凰市奥体中心内。

当然,对于举办这样备受瞩目,而且注定话题不断的赛事,他们也是乐意为之。

一切准备就绪后,这天,凤凰市首届中西医擂台赛正式开始,凤凰市奥体中心内早就是人头攒动,人满为患。

身穿长裤、衬衫的柳飞和宋天枢刚走进场内,整个体育场便欢呼了起来。

柳飞还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抛头露面”过,他向众人挥手示意后,又冲着坐在贵宾席上的李姗姗、李云柔、寒寒、柳玉莲、韩颖、莫玉、李争一等人笑了笑,然后走到正中间的高台上,等待着宫泽应晖。

很快,宫泽应晖带着五六个徒弟走了进来,他都没有向周围看一眼,直接走上高台,往椅子上一坐,然后拿起话筒冲着凤凰市中西医研究协会的钱会长道:“让他先开始吧!你们中医向来喜欢故弄玄虚,搞得花里胡哨的,我们西医从来不玩这一套!”

他这话通过话筒扩散到体育场的每个角落,立即引得众人一片哗然。

柳飞也没生气,示意了一下钱会长后,拿出一根红线系在穿着旗袍,走到高台上的女子的手腕上,然后走出十米远,稍微撩了一下红线,直接在一张纸对应的选项上勾了“没怀孕”一项。

他这么一勾,整个奥体中心都沸腾了。

“我的妈呀,这是悬丝诊脉,而且还这么快,他是要逆天啊!”

“这……这怎么感觉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似的?他这也太不认真了!怎么着也得谨慎点啊,这不能在家门口输了啊,不然可不仅是丢他的人啊!”

“太轻敌,太轻敌了,中医切脉诊孕什么时候这么准了,他这吊儿郎当的不是开玩笑吗?我感觉他第一轮就要输了!”

……

别说他们,正在京城看网络直播的刘香月看到这画面,直接把刚喝到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然后无比震惊地看向刘静月道:“这……这就诊出来了?这体育场上面可是空的,明显有风吹动,难道不影响他的诊断吗?”

刘静月也是眉头紧皱道:“确实是太快了,比搭脉诊断还快,我也是头一次见。”

就在无论是奥体中心的观众,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时候,柳飞已经诊断完了第二个人,她小腹平坦,还踩着恨天高,看着根本就不像是怀孕的人,但是柳飞却是十分肯定地在怀孕选项的下方勾了一下……

这次连一直在优哉游哉品茶的宫泽应晖也震惊了,第一个他只用了八秒的时间,而这一个他只用了五秒啊,这特么是什么概念?

红线刚系在对方的手腕上,他意思意思地撩两下就结束了,这要比他用工具测不知道要快多少倍,太恐怖了!

当然,这也让他对柳飞诊断的准确性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这么快能诊断个啥出来,他不会就是瞎蒙的吧?

就在他琢磨间,柳飞一口气诊完了十九个人,在诊第二十个人的时候,他足足诊了一分钟,而且一直眉头紧锁。

宫泽应晖留意到这一幕后,暗笑不已,暗想小子唉,你还是太嫩了吧?现在是不是后悔诊那么快了?你以为诊孕是走流水线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