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89章:傲慢与偏见

第189章:傲慢与偏见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89  |  更新时间:

给人寄信用砒霜,这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是满满的恶意。

李云柔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送信的男子,又看了一眼风淡云轻的柳飞。

她就搞不懂了,柳飞怎么看到这玩意就像是看到普通的药物似的,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说他已经提前猜到对方的来意了?

柳飞直接将砒霜包好,装回信封,看了一眼男子道:“你所尊称的宫泽先生和山本大康是什么关系?”

男子颇为惊讶地看了一眼柳飞道:“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们和山本大康有关系的?”

柳飞耸耸肩:“这还用问?宫泽一听就是你们岛国人的姓氏,而我回到柳家村后,只和一个岛国人发生过正面的较量,那就是山本大康!听闻他有一个对中医藐视到极点的恩师,不会就是这位宫泽先生吧?”

男子一边鼓掌一边道:“真是够聪明,够淡定!没错,宫泽先生的全名为宫泽应晖,是现在岛国医学界泰斗级的人物!山本大康之死对他的打击很大,再加上之前他诸事缠身,所以他一直没能抽出时间来华夏会一会你,此番有媒体建议搞一场‘中西医擂台赛’,他便来了!”

“中西医擂台赛?”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看来你们是万事俱备,只差我的加入了?”

“我觉得应该换句话说,你无法拒绝!”

“为何?”

“首先,你是宋神医的徒弟,和他一样肩负着弘扬中医的重任;其次,你现在成立了一家制药公司,听闻投入不菲,你需要这个平台为你以及你的公司做宣传;最后,作为一个从事中医研究的人,我相信你不会想看到西医在你们华夏的国土上击败你们中医的!”

男子的话说得可谓是有理有据,确实让人无法拒绝。

不过那老头子直接寄来砒霜,火药味十足,那也就意味着这可不仅仅是一场擂台赛那么简单。

他想了想道:“他已经到守成镇了?”

男子道:“在你们凤凰市,另外我们还带了十几家媒体前来!我们宫泽先生的意思是你必须要接受挑战,另外到市里去见他一次。”

这老头,架子还挺大嘛!

柳飞直接道:“砒霜是毒药,但也可以以毒攻毒,他是够毒,但我也不弱!所以如果想让毒性中和,大家伙还能站在一个擂台上比赛的话,让他来请我!”

“你……”男子指了指他道:“你没这个资格。”

诚然,无论是地位、阅历还是名声,柳飞都没有这个资格。

但是柳飞向来就是一个刺头,这些东西在他这里向来没有什么卵用,既然是宫泽主动来找他较量的,那他必须要用请的!

不然又是砒霜,又是传唤的,他以为他是皇帝老子啊?说句不客气的,宋神医亲自来凤凰市了,都会主动来见他,而不是让他去凤凰市!

看了一眼有些生气的男子,柳飞将他的手指往一旁一推,扛起门旁的铁锹,往他的面门前扫了一下道:“资格什么啊?让他老老实实来见我,我还要种地,很忙的好嘛,哪里有功夫去见他啊?哦,对了,如果他想用这一招向媒体宣传我不敬长辈,目中无人的话,那就让他省点力气吧,因为……华夏人都知道。至于你们岛国人知不知道,管我鸟事?”

“噗!”

李云柔实在受不了他这“蛮横无理”的样子,直接笑出了声,小寒寒也是从她背后抱着她,将小脸贴到她的后背上,咯吱咯吱地笑个不停,不一会儿的功夫,小脸已经红成了小苹果。

男子大怒,就要出手,柳飞将身体一转,让铁锹再次从他面前一扫而过道:“咋滴啊?欺负庄稼人啊?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再不走的话,信不信我铲死你?”

“柳飞!”

男子面目涨红地指了指他,转身就走,走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柳飞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装有砒霜的信封重新塞到了他的口袋里……

“哈哈哈!”

“哈哈哈!”

……

男子十分憋屈地离开后,李云柔和寒寒直接抱在一起笑了起来。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放下铁锹道:“这家伙终究还是太年轻,他难道不知道农民会武术,神都挡不住吗?更何况我还会医术!”

李云柔满脸红晕地指了指他道:“你刚才真是把你混混的本质展现得淋漓尽致,不过很过瘾,我和寒寒都挺你!他们岛国人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总是要搞得高人一等?”

柳飞道:“你有所不知,岛国人就这样!他们只尊重比他们强的人,比他们弱的,只有被各种看不起和被踩的份!好了,本来这段时间挺无聊的,既然有人约战,那就玩玩呗。”

李云柔道:“你不是怕出名吗?”

柳飞十分无奈地道:“现在已经不是我怕不怕的问题了……”

听他这么说,李云柔才恍然大悟,是啊,这不知不觉半年多的时间,他早已是名声在外了,他就是再怎么低调也无济于事。

也许像他这样的逆天人才注定就低调不了。

与其怕着怕那的,倒不如坦然面对。而且现在无论是制药公司,还是海鸣山的其他产品,其实都需要宣传,如果这一战,他能够赢了宫泽应晖的话,那无疑会对他麾下的所有产业产生积极的影响,尤其是制药公司。

她刚想说点什么,柳飞已经掏出手机给宋天枢打去了电话。

宋天枢听说宫泽应晖亲自到了凤凰市,而且还让他参加中西医擂台赛后,立即十分激动地道:“我马上让人订飞机票,明天到!”

“……”

柳飞挂了手机后,看了一眼一脸好奇的李云柔道:“宋神医,呃不,师父明天就来。”

寒寒眨巴了两下大眼睛道:“先生还有师父?那我是不是要叫师公啊?”

李云柔连忙道:“哎呀呀,小寒寒好聪明,不仅你,你颖姐姐和姗姗姐都得喊他师公,这下热闹了。”

柳飞暴汗道:“这咋整得像是师徒满堂似的……好了,既然他徒弟的死都没有让他消除对中医的偏见,那我这次就让他这个老古董彻底服!”

李云柔道:“他会拉得下这个面子,亲自来吗?”

柳飞道:“他千里迢迢从岛国来华夏不就是为了一雪徒弟败给我的耻辱,继续藐视、诽谤中医吗?放心,他肯定会来的。”

……

果然不出柳飞的所料,第二天,宫泽应晖拉着脸亲自来到了海鸣山。

他比柳飞想的要年轻一些,看样子应该是刚六十出头,而且是属于保养有术的,不仅耳聪目明,声音洪亮,而且整个人神采奕奕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倔强的小老头。

宫泽应晖上下打量了柳飞好几遍,用一口流利的汉语说道:“借用你们华夏人的说法,你够拽!”

柳飞震惊之余,哈哈大笑道:“多谢谬赞!真是没想到你和山本大康一样,汉语说得这么流利。”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你们华夏呆过几年。”

“对中医的偏见就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

“不,天生的!”

尼玛,这和一个家伙往高台上一站,然后指着台下的人说你们都是垃圾有什么分别?

柳飞是想过这个小老头对中医很有偏见,但是没想到已经偏见到这种不可救药的程度了。

他摇头道:“你爱徒的死都没有让你对中医的印象改变一些?”

宫泽应晖瞥了他一眼道:“输给一个中医从业者,而且还输得心服口服,我虽然对他的死很惋惜,但是他已经不配当我的徒弟了!”

够绝!

柳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那看来这场比试没啥意思了,因为无论我怎么赢,你都不会认输。”

宫泽应晖很是嚣张地道:“你居然还想着你会赢?”

“……”

柳飞一阵无语之后,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我会赢!而且会赢得很痛快!”

“呵呵……”宫泽应晖冷笑一声,站起身道:“你这倒是颇有我年轻时的风采,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我年轻时的实力了!行了,我已相请,比赛内容你出,尽量难点,讲究实战,不然我可不会亲自出手的!”

说完,他带着人趾高气扬地离开。

他没走多久,一个满头白发的人走进了院子,柳飞一见是宋天枢和两个年轻人,连忙起身相迎道:“师父,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而且你怎么着也得给我打个招呼,让我去机场接你啊。”

宋天枢朗声大笑道:“本来应该是今天下午到的,但是我等不及,直接让人换了昨天夜里的飞机,我们到凤凰市稍微休息了一下后就赶过来了!刚才凑巧看到那个老古董了,那个家伙啊,还像以前一样,管他天大地大,反正他最牛!”

柳飞哈哈大笑道:“不错。不过,我只听山本大康提起过他,但是对他不了解,他的实力?”

宋天枢还没说话,寒寒主动跑到他面前,然后眨巴者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微微一笑道:“师公好!”

“师公?”

宋天枢愣了一下,随后拍了拍寒寒的头道:“小飞啊,这是你的徒弟?你还会收徒弟?”

柳飞干咳一声,点了点头,其实他这次让宋天枢亲自前来,也有让他帮忙看看寒寒这到底是什么病的意思。

得到肯定的答复,宋天枢越看寒寒越觉得可爱,他询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可是寒寒都不说,就在他很纳闷的时候,柳飞连忙向他使了一个脸色,他隐约明白了些什么,便不再问了,而是继续道:“这个宫泽应晖确实是目前岛国医学界泰斗级的人物,而且在世界范围内都有一定的声誉,只是他和我一样,都很古怪,也不太注重名声,所以在报纸上鲜见什么长篇累牍的报道。”

顿了顿,他继续道:“这次他亲自带着媒体记者前来约战,足以说明他对这个擂台赛的重视程度啊。他是不是让你出比赛内容?”

柳飞点了点头。

宋天枢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切脉验孕的技术怎么样?”

柳飞笑了,这个还行,不过咱最拿手的应该是可以通过诊脉来判断一个女子大姨妈还有几天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